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0 幼苗
  扶桑岛的消失,确实是让陆森有些惊讶。

  但也让他清楚了,即使这个世界的灵气枯竭,也依然保存有一些奇特的能力,或者事物。

  “天机门!”杨金花站在船舷边上,惊叹道:“能把那么大一个岛转走,真是厉害啊。”

  “应该是扶桑树的能力吧。”陆森想了想,说道:“那颗树给人的感觉确实不一样,似乎是有灵智一般。”

  杨金花露出奇怪的表情:“就是一棵很大的树罢了,我看不出哪里有半点灵智,它又不会口吐人言。”

  “并不是不会说话,便没有灵智的。”陆森右手轻轻拍着木制舷沿:“之前笼罩在岛外边的灰雾,应该就是那棵扶桑树的奇特能力之一。”

  “不是自然形成的吗?”

  陆森摇摇头:“而且更为奇特的是,岛上的那些人,都有些古怪。”

  “我看他们很正常啊,怎么古怪了。”

  陆森笑道:“等你实力再厉害些,应该就能看得出来了。”

  杨金花顿时不再追问,数天前她才被自己娘亲责骂了一顿,说她们三个没有本事,那么好的机遇也不舍得努力,现在连孩子都怀不上。

  三个人被骂得垂头丧气,不敢反驳。

  现在她们听到‘实力’这词,都有点后怕来。

  没有办法,在北宋此时,男人若是无疾,再无所出,那必定是女子的错。

  宝船返航,陆森也没有用飞行器回去,偶尔和妻子一起在海上行舟,看着海天一色,吹着凉凉的海风,也是种难得的浪漫。

  但在快回到杭州的时候,却看到天际线上有艘船影。

  起先他们没有觉得奇怪,毕竟海洋上有其它船只航行很正常,虽然这里并不是真正的贸易航线。

  但过了会,潘志命令宝船半帆缓行,自己则来到陆森面前,说道:“姑爷,前面艘船,我估计是出问题了,要不查靠过去看看?”

  潘志海是赵家的人,自然也称呼陆森为姑爷。

  “你决定就好。”陆森笑笑。

  潘志海点头,命令水手们转向,往那艘船靠过去。

  虽然说大海无情,人心比大海更加险恶,但也总有些人秉持着正义和良善的。

  像潘志海就是其中之一,而这也是他有管理着这艘大船后,才会有的心思。

  若还是以前那样,自己只有艘小船,并且手下只有十来个,他才不会去管那艘小船是不是出了问题。

  万一是陷阱怎么办?

  但现在他开着的是巨型仙家方舟,手下近三百人左右,就算那艘船上载着一船的人,能下来一百个,他也不虚。

  船靠了过去,很快就和对方接触了。

  然后潘志海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真是一船的人,而且还是女人多。”

  船上的人都被救了上来,大部分都快被晒得脱水了,给他们喝了水,吃了些黄豆芽和面糊后,这些人都醒了过来。

  然后叽里呱啦地跪在地上,向潘志海道谢。

  这些都是东瀛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把脸涂得白白的,牙齿黑黑的东瀛女人。

  潘志海听得脑袋都大了,叫道:“别说了,吵得我头痛,谁会说宋语,站出来给翻译一下。”

  此时一个穿戴明显华贵过其它人的女子站了出来,用有些口音的宋话说道:“多谢西方神国神使救命之恩,我等是来自平安京的女子,仰慕西方神国的光芒,特来侍奉。”

  潘志海这听明白了:“哦,原来你们是来借种的啊。”

  这女子低头,似乎有点羞涩:“嗨!”

  “那你们去最底层的船舱住下吧,记着,别把这艘船弄脏了。”潘志海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这东瀛双眼中露出些喜意,然后她对着后边跪着的东瀛人说了些话,很快这群人便欢呼起来。

  然后这女子抬头看着潘志海,说道:“尊贵的神船主人,小女子是平安京在原家族后人,感谢船主的救命之命,愿以身相报,还请阁下垂怜。”

  这女子宋话说得不错,虽然有点点口音,但谈吞很流利,看得出来,应该是大家之后。

  只是潘志海却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不是船主,我只是帮人开船的。这船是我们姑爷的,你要报恩得找他去。而且也是姑爷同意了,我们才敢把你们捞上来。”

  这东瀛女子愣了下,问道:“请问真正的船主是哪位?”

  潘志海指了指远处船头,正在和杨金花说笑聊天的陆森:“那白衣美男子,便是我们姑爷。”

  东瀛女子向潘志海弯腰感谢,然后挪着小丈夫步,走向陆森。

  而潘志海则喊道:“把这些人都带到底舱,好好招待一下就行了,她们都是肉身菩萨,给我们宋家儿郎送快活来的,要好好把她们送到杭州城去,明白了吗?”

  “哇哦!”

  一群粗壮的水手们,开心地欢呼起来。

  “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潘志海的视线扫过所有的水手:“这艘船是仙船,是姑爷的船,我们能上来,就已经是天大的福份了。都给我管好自己那条虫子,谁敢在船上搞些污秽的事情,我直接给他去势,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明白了吗?”

  “俺们都晓得的。”

  “我们会带着她们下船的。”

  一群人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潘志海这便放心多了,然后他的视线看向陆森那边,轻轻地笑了下。

  “倭人的王裔都过来借种了?真有意思。”

  潘志海毕竟是海人,他对周围海洋小国的情况,也是了解一些的。

  倭人女子来大宋借种,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常能见着,他自己都奉献过精华出去。

  感觉上还行,虽然腿短了些,但胜在够温柔和主动。

  而这个叫在原的女子,虽然没有骗人的话,应该是倭人王族分支的成员。

  虽然说宋人看不起倭人,但怎么说对方都是王族,潘志海可不敢乱来,只得推给陆森处理了。

  这姓在原的东瀛女子靠向陆森,人群中也有几个头顶光光的男子低头跟随在其后,却又不会靠得太近,一看便是下人,或者侍卫。

  这东瀛女子走到陆森身边,跪坐下来,然后俯身大拜,轻声说道:“小女子在原良美,多谢船主救命之恩。”

  陆森回头,见到个穿着和服的女子……应该说是穿着吴服的女子。

  这时候还没有‘和服’这个说法。

  他摆摆手,语气不冷不热地说道:“无妨,你先去休息吧。”

  这东瀛女子见陆森没有也自己说话的兴致,便很乖巧地退后了,跟着去了船舱中,什么话都没有说。

  杨金花则看着下这女子的背影,说道:“脸涂得太白,看不出来漂亮不漂亮,但这身段还真是不错,快能比得上碧莲了。”

  陆森有些惊讶,碧莲暂时是陆森见过的,身材最好的北宋女子了,居然能有人和她不相上下,那真是厉害了。

  “要不要试式?”杨金花调笑道:“反正是来借种的。”

  她只是开玩笑的,要是陆森真想找这女子欢好,她会不高兴,也会忍着,然后等陆森厌了之后,便会把这东瀛女子送走。

  没有打死,就已经是杨金花这个大妇很善良了。

  另一边,这在原良美下到船舱之后,被分到了一间房子,毕竟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的身份似乎挺尊贵的。

  宝船下层的空房间极多,给她一个单间没有什么。

  在原良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里摸摸,哪里摸摸,虽然脸上涂着一层白粉,但依然能从她的眼睛中,看到浓浓的惊讶之色。

  “这艘船如此巨大,居然是用一块块方木头拼起来的?”她用东瀛语叽里咕噜自言自语:“用什么方式粘合的,居然能经风迎浪而不会散架?”

  她疑惑着的时候,房门那里响起来了敲门声,三短三长。

  她到木板床上跪坐着,直起了腰,严肃地说道:“进来。”

  四个头顶秃秃的倭人男子走了进来,齐齐跪下。

  在原良美说道:“那位船主的情报,你们要想办法打听到,等下了船,左近去联系我们的人,右近去跟踪这位船主,看看他家住哪里,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与他偶遇。”

  名为右近的男子低头问道:“公主是看上了这位船主,打算与他连理?”

  在原良美轻轻点头:“人长得极好,我们东瀛无一男子能与他相较。况且他还有这艘巨大的,像是仙船一样的大舟,若是等到到这舟的使用权,我们还怕橘家的人吗?”

  “属下明白了,我们誓死为公主制造缘份。”

  “不用,留着有用之身,为未来在原家的新家主效力,不是更好吗?”

  在原良美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虽然她还是处子,虽然只见了陆森一面,但她已经决定了,自己以后的孩子,未来的在原家主,必定是她和那位白衣美男的孩子。

  她就是这事而来的,否则干嘛要冒着被风浪吞没身亡的危险,千里迢迢跑到大宋来。

  现在在原家已经弱势,未来的家主的父亲,如果没有显赫的身份,必定会被皇家除名。

  而一位声名赫赫,或者极有权力的宋人父亲,给至少庇护未来在原家,至少一百年。

  船开了两天,这东瀛女子与少量的倭人武士,都很听话地待在下舱中,直到快靠岸的时候,她们才被请了上来。

  “在原氏,我们已经快到杭州了。”潘志海指了指前边的地平线,笑道:“你们可有住处,要不查让我的下属们,护送你们一程。”

  在原良美收回四处打量的视线,她刚才已经看到陆森在不远处站着。

  她笑着回复道:“我听阁下的安排,我的朋友和侍女们随你们处置,只要别伤害她们就行。至于我本人……”

  “这我明白,接下来的话不用再告诉我了。”潘志海笑笑。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东瀛女子是冲着自家姑爷去的。

  这事他不能管,也不敢管。

  这时候,在原良美整整衣服,正要上去与陆森说说话,借着道谢的机会,询问些对方的情报出来。

  但她刚走出几步,便看到陆森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蛋型的玩意,杨金花也一样。

  然后在她惊讶的目光中,两人走进蛋型飞行器,升空而去,不多会便成黑点,最后消失在蓝天白云之上。

  在原良美和旁边数个武士,都瞪圆了眼睛。

  好一会,在原良美指着天边,口齿不清,断断续续地问道:“阁下,那,那是怎么会事,飞……”

  宁话本来就不是她的母话,这受惊过多,一下子就说得不连贯了。

  而潘志海则是用得意地眼神看着这个东瀛女子,仿佛在笑话对方没有见过世面:“我家姑爷是术法有成的修行者,大神通,迟早是要成仙的人。”

  说完话后,潘志海就走了。

  他也打算去试试那些东瀛女子的味道,回味一下当年的感觉。

  至于眼前这个,不是他的,也不敢碰。

  而在原良美呆呆地看着天空好一阵子,随后双眼反而迸发出更耀眼的光芒:“若是能得此仙人的精华,未来的在原家主必贵不可言,甚至当上天皇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她这哼哼自语声不算低,顿时吓了周围的几名武士一跳。

  但随后他们看看天空,下意识地将装作没有听到在原良美说了些什么。

  陆森并没有在意借种的事情。

  此时北宋虽然军事不强,但文化成就已达历史巅峰,软实力那是杠杠地强。

  别说倭人来借种,就连辽国的大臣,都暗中派人过来借种。

  不稀奇。

  他回到洞府中后,便到山顶,围了一亩的系统空地出来,然后锄草,划格子,再把从扶桑岛弄来的果核种了下去。

  系统的规则很强,只要是系统的田地,只要是种子,种下去都能生根发芽。

  陆森也在堵一这个特性,所以才拿了个果核回来。

  果然,系统很给力,在第二天的时候,种子生芽了。

  并且陆森的系统中,突然多了个系统页面,上面显示着这样一个名称:

  ‘世界树幼苗已发芽!’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