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1 爱信不信

0171 爱信不信

  看着新冒出来的系统页面,陆森微屏眉头。

  不是扶桑树吗?居然真名叫世界树?

  他再细细查看页面上的信息,发现上面的内容不多。

  也就是当前这棵叫世界树的幼苗状态情况。

  比如说饥渴度,肥料度,光照值等等。

  看起来,似乎和普通的游戏种植系统没有什么区别。

  但陆森还是找到了一个奇怪的数值。

  亲密度:1

  亲密度,也就是说,这世界树,或者说扶桑树,果然是有意识的吗?

  陆森走到世界树苗前,蹲下察看。

  一般的树苗芽,应该都是嫩绿色的,但这世界树的幼苗,却是淡金色的。

  陆森有些疑惑,他记得清楚,约三天前在扶桑岛时,看到的扶桑树也是绿色树叶的。

  怎么到了这树苗,叶子就变成淡金了的?

  难道小树苗时颜色是不同的?

  陆森暂且只能这么认为。

  此时赵碧莲从旁边走过来,然后抱着手臂,撒娇说道:“官人,我想去街上走走,你能陪我吗?”

  香玉满怀,陆森有些奇怪地问道:“金花和梅儿不陪你去吗?”

  赵碧莲摇头,无奈地说道:“她们说要苦练术法,争取给你生娃儿。”

  陆森听到这话,觉得有点好笑,可一想到这个时代的女子,把这看得很重,又不太笑得出来。

  “那你为什么不练术法?”陆森打趣地问道:“难道你不想帮我生娃儿?”

  “当然想啊。”赵碧莲开心地用脸蹭着陆森的肩膀:“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和官人独处,就偷下懒呗。”

  不得不说,虽然赵碧莲没有梅儿以及金花那样漂亮,但她这毫不做作的‘茶气’,其实也挺吸引人的。

  直男几乎都好这口。

  也包括陆森。

  “那好,就一起出去走走。”

  赵碧莲开心地跳了起来,亲了下陆森的脸:“官人最好了。”

  因为是要逛街,两人都没有开飞行器出去,毕竟那样子太招摇了。

  冬天的杭州城虽然冷,但陆森和赵碧莲两人都算有‘神异’在身了,也不觉得什么。

  赵碧莲和杨金花不同,她逛街更喜欢吃吃玩玩,而杨金花则更喜欢去看布料和胭脂,庞梅儿则喜欢看些奇珍异物。

  所以和赵碧莲在一起,陆森感觉逛街并不是那么累,因为能吃吃喝喝,停停走走。

  他们还抽空去看了下碧天阁,瑶瑶和琨琨两人每天合成足够的巨人稻种子后,便会休息。

  虽然偶有人想着接近她们,但暗中保护她们两人的力量,将所有的窥探以及恶意,全挡在了外面。

  况且陆真人徒弟这身份,也让很多‘大人物’有所忌惮。

  越是大人物,底蕴越是丰厚的人,做事就越会三思而行。

  陆森看到自己两个徒弟做事挺认真的,满意地点点头,又和赵碧莲继续去逛街。

  但这次没有闲逛多久,然后便被人拦了下来。

  两个孔武有力的汉子齐齐抱拳,其中一人小声说道:“陆真人,我家王爷有请,务必请与他见一面,有要事想商。”

  陆森的家将们,也在收集着周围的情报,根据他们反馈上来的信息,这襄阳王做事,似乎有点不对劲。

  似乎有反意。

  陆森不想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当下说道:“麻烦你们和襄阳王说声,我有事要处理,待我有空闲之时,必上门去拜访。”

  这两个汉子表情有些为难。

  但也就在这时候,陆森右手边的酒家二楼,突然有个人探出头来,喊道:“择日不如撞日,这位朋友,何不上来聊聊。”

  陆森抬头,发现这人赫然就是襄阳王。

  对方趴在二楼栏杆处,笑得很开心。

  他没有直接喊陆森的名字,就是不想让太多人注意到他们两人。

  否则只要随便喊一声‘陆真人’,街道上那么多行人,必定会引起轰动的。

  陆森叹了口气,对着赵碧莲说道:“看来不能陪你继续闲逛了,和我上去吧。”

  赵碧莲笑道:“没事啊,反正官人都陪我逛了那么久了,现在到我陪陪官人了。”

  说罢,她就立在了陆森的身侧,一副乖巧的模样。

  虽然赵碧莲几乎没有什么心机,但她和杨金花,还有庞梅儿两人认识了那么久,在她们的教导之下,也是懂得什么时候得给自家官人挣脸面的。

  两人上到二楼,进到一间厢房中。

  厢房里只有襄阳王和一个青年人……说是青年人也不太对,大约十四岁左右,属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纪。

  陆森进门就抱拳笑道:“没想到能与襄阳王在这里偶遇,真是缘份啊。”

  其实陆森很清楚,估计自己进城后,就被襄阳王的人给盯上了,然后他们猜测和监视两人的行踪,估计出他们大概的闲逛路线,然后襄阳王早一步到这里,制造出‘偶遇’的情况。

  不是不说,对方也算有心了。

  这也是陆森愿意上来和襄阳王聊聊的原因。

  “确实是缘份。”襄阳王没有一丝王爷的架子,他很热情地哈哈笑道:“主要是陆真人神龙见首不见龙,想要见一次太难得了。”

  陆森坐下,轻笑道:“话不是这么说的,主要是方外之人,偶尔出来闲逛一下就可以了,毕竟大多数时间,还得待在洞府里,练练丹,采采气。”

  “所以说仙人逍遥啊。”襄阳王很是向往地说道:“本王也曾想放弃家财,去寻仙修道,可家里的担子我不能扔了,就只能在俗世间沉浮。”

  “若是王爷这样的人,都只能算是俗世沉浮,那天底下就没有几个人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襄阳王的身份地位,还有家财,在整个北宋来说,都是极少见的。

  若他都过得不开心,那底层的苦哈哈们,估计都没法活了。

  事实上,现在的苦哈哈们,也快开始没法活了,所以陆森这才把巨人稻弄了出来。

  有足够的粮食,就能让底层的人民好过一些。

  襄阳王哈哈大笑,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还觉得陆森是在夸自己。

  笑完后,他问道:“陆真人,听说前段时间,你送了个大功劳给吕府尹?”

  “不算是算,是他自己努力挣来的。”

  “确实,吕府尹是很有本事的人。”

  虽然说嘴上夸着,但襄阳王心里却是不太爽的,吕惠卿在内政上有一手,这他承认。但关于战事这方面的,吕惠卿他懂个屁。

  要不是现在还不是起事的好时机,襄阳王觉得自己随便带上百来人,就能把杭州城给打下来了。

  “也不知道,陆真人可否也带带我这老头子?”

  说这话的时候,襄阳王的身体微微前倾,眼睛微眯,脸容虽然笑着,但眼中更多的却是审视和观察。

  他在看陆森的表情。

  陆森很奇怪地反问道:“襄阳王你已无官可升,无爵可加了,我怎么带你?”

  这话说得就很有意思了,况且陆森的表情假笑非笑,给人一种意有所指的感觉。

  襄阳王立刻又大笑起来,他拍拍桌子,说道:“陆真人说的也是,我的官身已到尽头了。这事是我失言,我先饮一杯。”

  说罢,襄阳王就把自己身前的酒杯端起来,一口闷了。

  闭眼将酒里的辣意压下去,襄阳王将杯子放在桌面上,此时旁边站着的小年轻,或者说少年立刻端起酒壶,给襄阳王满上了。

  而也趁着这机会,襄阳王向陆森介绍道:“这是犬子,排老八,单名‘诺’,暂时还没有字……主要是没有找到足够德高望重的人,给他取字。要不陆真人,给我这不成器的取个?”

  在北宋的文人界中,帮人起‘字’,特别是帮后辈起‘字’,本身就有着提携和帮衬,以及认可的意思。

  一般这么做了,都会默认被起字的后辈,至少是他的半个学生。

  而襄阳王此举,也表现得很明显了。

  陆森摇摇头,脸上满是歉意:“此事恕难从命。”

  “陆真人是觉得这小子,以后没有前程?”襄阳王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听说陆真人能掐会算的,可是知道了我家这小子的命数?”

  “那倒也不是。”陆森摆手说道:“主要是我懂起字。我自幼修习的就是一些与法术有关的学识,孔孟大义,我可没有读过几本,亦不知道诸多典故,乱起名字只会牵强附会,让人发笑。”

  “那陆真人可帮这小子,起个道法,或者是修行的法名,如何?”襄阳王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说道:“这小家伙从小聪慧,打从五岁起就请名师教导,君子六艺皆有涉猎,别说女子,同龄男子这天底下,也没有几个人应该能出其左了。”

  这少年站前半步,直视着陆森,一脸地骄傲。

  襄阳王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就是希望陆森收下自己的儿子当徒弟。为此甚至还拐弯抹角地说,自己儿子绝对要天才过陆森的两个女徒弟。

  陆森笑了起来:“那我就看看。”

  随后他装模作样地上下打量着少年,好一会后,他扭头对着襄阳王说道:“想来襄阳王应该是听说过我在朝堂上,与官家说过的话吧。凡能修行者,必是天道的漏网之鱼。而贵公子明显不是。”

  襄阳王颇是遗憾地说道:“这样啊,那太可惜了。”

  “是啊。”

  襄阳王站了起来,抱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犬子先行回府了,待日后与陆真人再聚首时,再谈谈这天道漏网之鱼的事情。”

  “好说。”陆森也抱拳回应,笑眼眯眯的。

  等襄阳王走后,陆森觉得颇是好笑,甚至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旁边的赵碧莲凑过来问道:“刚才那襄阳王叔好讨厌啊,阴阳怪气的……官人你这是在笑什么啊。”

  陆森站起来,说道:“我们也走吧,待会边逛街,边和你解释。”

  “好啊。”

  两人行走在街道上,陆森缓缓说道:“我在笑那襄阳王,野心很大,但做事的格局却不大。”

  “怎么说?”

  “我们收到的情报说,这襄阳王意图不太对劲,是不是想谋逆我就不做判断了,就光说他刚才这事。”陆森牵着赵碧莲的手儿说道:“他想让我和他站在同一阵营,但没有给出任何的实质利益,反让还想让我做他儿子的师父,以此来绑定我们两方的关系,你觉得这合理吗?”

  “不合理,他没有给钱我们。”赵碧莲想了想,说道:“没有束修,至少得给快腊肉吧。”

  呵呵!

  虽然赵碧莲的脑袋瓜子不太灵光,但意外的,她总能看到事情的关键点。

  就是措词上不太对味。

  襄阳王想拉着陆森一起谋反,让陆森站在他这边。但却没有给出任何利益,甚至还想让陆森付出。

  做人的老师……本质上,就是两方利益捆绑。

  这样子,陆森以后为学生奔走,帮学生解惑(解决)麻烦,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且先不说陆森有没有兴趣做人老师,光是对方这态度,就让陆森极是无语。

  两人在街上又逛了一个时辰后,方才回到洞府。

  吃过晚饭后,陆森找来了家将中的阿黄,将本小册子交到对方手上,说道:“让碧天阁的张员外,把这东西送到我岳父汝南郡王手上,同时告诉他,我想说的话,写成个小字条,夹在册子里面了。”

  阿黄立刻点点头,离开了洞府。

  随后这本册子,在特殊的渠道中,以极快的速度到了汝南郡王的手上。

  他将册子中的字条看完后,立刻动身去开封府找到了包拯。

  此时黑黑的,胖胖的包青天刚把一个贪官判了个斩立决,见到汝南郡王过来,便解除了变身状态,问道:“汝南郡王,可有要事?我这还有十几个案子要处理。”

  “要事。”汝南郡王把册子扔到判桌上,说道:“我家贤婿送来的,你最好看看。”

  听到是陆森送来的,包拯立刻打开了册子,第一句话便是:“好字!”

  陆森每天都会抽两个时辰练字,已经四年了,练得一手好楷体字,极是漂亮。

  方方正正的,有股脱法之意在内。

  然后包拯看了会,脸色越来越严肃,他猛地将册子合上:“这些消息,陆真人可愿担保真实性?”

  “我家女婿说了,你爱信不信。”

  然后汝南郡王很嚣张地走了,临走前还哼了声,不屑一顾的模样。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