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3 巨兽临门

0173 巨兽临门

  王安石的话,仿佛闷钟大鼓,直接在吕惠卿的脑海里鼓响。

  对啊……朝廷一直在查陆真人的下落,也知道他在杭州城附近,但自己最近就光想着其它的事情,真把这事给忘了。

  甚至这么久了,也没有给朝廷发去一点信息,不知道官家那边会怎么看自己,想来一个‘怠政’的名头想必是少不了的。

  当下便有冷汗从额头渗出。

  王安石眯着眼睛,看着对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颇是开心地笑道:“所以吕府尹与其来见我,倒不如想法子把陆真人的落脚地给找出来。”

  此时吕惠卿下意识抓着旁边的铁栏杆,定了定心神,问道:“介甫可有教我?”

  王安石摇摇头,说道:“我又不是杭州府尹,又是初来此地,怎么可能有法子教你。”

  听到这里,吕惠卿嘴唇动了两下,然后便拱拱手,说道:“多谢介甫提醒,我这就去处理些政事。”

  王安石点点头,靠在墙上,笑容渐渐消失。

  虽然说‘戏耍’了吕惠卿让自己心情稍微好过了些,但实质上的意义并不大,因为他自己依旧还是个被流放的官员。

  让吕惠卿心神不安,也并不能改变他很快就要去琼州的事实。

  想到自己看过的书籍中所描绘的琼州,王安石就觉得心凉。

  而现在,他也越发地觉得,要是自己能有陆森那样圈地为仙境的能力就好了,只要画个圈,外面的风雨雷电,外边的严寒酷暑,就沾染不到自己身边。

  多好!

  只是想归想,他也知道这不可能。

  别说学不学得会的问题,而是王安石清楚,陆森对自己极有意见的。

  不可能会帮自己。

  唉!

  王安石捡了根地上的稻草杆子,叼在嘴里磨牙。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感觉,陆森似乎会是自己一生的克星。

  陆森可没有想这么多,他怼了王安石一番,又看到这人去了琼州,要准备‘受苦’,当真是开心得不行。

  他回到洞府里,把赵碧莲折腾了一番后,神清气爽地翻开了自己的计划本子,反反复复看了两次后,自言自语道:“接下来,可以实施第二个大计划了。”

  他唤来黑柱,说道:“待会你抽个时间去碧天阁那里,帮我把话传给张员外,让他帮忙找些熟悉东瀛的,并且能在东瀛那边牵线的人过来,另外告诉潘志海,我要在一个月后出海去东瀛一趟,让他做好准备。”

  黑柱点头出去了。

  之后的日子,过得和平常差不多。

  陆森就是偶尔出去逛逛街,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洞府中,和三个妻子腻歪。

  另外就是抽时间练练双修术,练练字,再练练弓术,日子过得充实且简单。

  然后一个月后,陆森带着庞梅儿出现在碧天阁。

  这次出海,他打算带着庞梅儿去。

  主要是庞梅儿很知识面比较广,他估计去到东瀛,应该能帮得上忙。

  此时已经是初春,碧天阁将所有的巨人稻种都已经派发出去了,所以暂时显得比较清静。

  张员外站在陆森面前,拘谨地笑着。

  陆森上下打量了他一会,说道:“老张,你这肚子是越来越大了啊,再不减下去,你估计就要得阳亢之疾了,那时候再想疗养,可是很难的。”

  “多谢陆真人关心。”张员外见陆森似乎对自己挺认同的,连称呼都是很亲近的那种,当下笑得眼皮子都把眼睛遮了起来:“对了,你前段时间交待的人,我已经找到了,真人可要见上一面?”

  “这得先见见。”

  张员外立刻出去外面,然后又进来了,身后跟着个娇小的女子。

  “陆真人,就是她了。”张员外指了指旁边。

  这少女垂着头,看不清容貌,但穿着红色的厚毡衣,进来后盈盈一礼,小声说道:“小女子在原氏,见过陆真人,见过陆夫人。”

  “在原氏?”陆森一愣,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的事情。

  而坐在一旁喝着热茶的庞梅儿,也把视线投了过来,上下打量着这少女。

  “你是之前我救下的那个东瀛女子?”陆森笑了声:“你之前的宋话说得不咋样,但现在已经很标准了,光听声音,几乎没有人会认为你是东瀛人。”

  在原良美抬起头来,素脸朝天,肌肤似雪,虽然还比不上庞梅儿那般清灵美艳,但也算是上等之姿了。

  “多谢陆真人夸奖。”

  此时庞梅儿突然出声问道:“渡海来宋借种的?可借着了?”

  若是杨金花在此,不会说这样的话,她作为大妇,又作为杨家出来的武家娘子,不会说这些阴阳怪气的话。

  如果是赵碧莲也不会,她应该是满嘴塞着东西,吃得正欢呢。

  也只有庞梅儿会如此,她心性高傲,占有心又重。

  她是后来者,又有姐妹情在,没办法这才容忍着杨金花和赵碧莲服侍陆森,若她是大妇,即使有姐妹姐,也断不会让杨金花与赵碧莲进家门的。

  所以她现在看到这东瀛女子出现,长得还挺美的,便立刻点出了对方身份的‘低贱’之处。

  想让这东瀛女子,最好别胡思乱想,同时也是对陆森的一个隐性告诫,这女人可能很脏。

  陆森斜眼看了下庞梅儿,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庞梅儿知道自己的心思被看透了,有些害羞地扭过头。

  而此时在原良美笑道:“小女子是日本族皇室后裔,虽然不比上国皇家尊贵,但也非普通宋人可亵玩,小女子的目标,是宋人中真正的大英雄,大文人,或者是非凡尘之人。所以直至现在,小女子依然还是完璧之身。”

  虽然唐赐东瀛‘倭’这称号,但东瀛人也知道这称呼不好听,所以他们自唐末起,就已经称自己是‘日本’了。

  庞梅儿皱起眉头看着这个东瀛女子。

  对方素面素衣,明胆看着清纯,却似乎又有股媚意在内。

  “你倒是自爱!”庞梅儿哼了声:“就是自视过高了些。我宋的英杰岂能看得上你。”

  借种这事呢,对于宋人来说,其实是乐见其成的。

  开枝散叶,还不用自己养,多好!

  事实上,东瀛人在南北宋时期,疯狂渡海来借种,真把倭人的血统,几乎换掉了。

  后世追查血源,日本人体内高达71%的‘古坟人’血统,其实就是宋人(汉)血统,估计就是南宋和北宋两期使劲带回去的血脉,然后扩散开来的关系。

  在原良美轻笑道:“陆夫人所言极是,小女子会改的。”

  听到这话,庞梅儿似乎更看不顺眼这东瀛女人了。

  陆森此时问道:“我之前托张员外找个能让我与东瀛官廷牵线的人,你愿意帮忙?”

  “自然,能为陆真人奔走,即使刀山火海,小女子也甘之如怡。”在原良美用着宋式万福礼,双眼灼灼地看着陆森:“还请陆真人体恤。”

  庞梅儿双眉立刻就倒立起来了,但她看看周围,不是家里,又把怒气压抑了下去。

  张员外此时都已经躲到角落里,就差用桌面把自己给包起来了。

  他真没有想到,带个东瀛女子进来而已,居然能惹恼陆真人的妾室。

  而且要命的是,他清楚这个妾室是庞太师的孙女。

  陆森伸出手,在庞梅儿手背上拍了拍,安抚了一下她,然后扭头对着在原笑道:“你确实很符合我的要求,那么明日你便来港口处,随我等登船,如何?”

  “敢不从命。”

  在原良美颜开眼笑,再次行过礼后,便离开了。

  张员外跟着‘逃离’,在他想像中,陆夫人可能要‘爆发’了,再留在这里,只会受到怒火波及。

  等房门关上后,脸色阴沉的庞梅儿却渐渐微笑了起来,她抱着陆森的手臂撒娇道:“官人,你看我这炉妇模样,演得像吗?”

  “像。”陆森也笑了起来:“我都差点以为你吃醋了呢。”

  庞梅儿却呶呶嘴说道:“我家官人人长得俊俏,性情好,本能又强,天下无双。这天底下的女子,没有几个不会不喜欢你的,要是每有个女子见着你都生出不良企图,然后我天天吃醋,估计活不长哦。”

  陆森听到这话,大笑起来:“有果子和玉蜂浆在,你想老都难,更别说寿数这些事情了。”

  “我虽然不生气,但外贼还是要防的。”庞梅儿媚眼如丝,小声说道:“那东瀛女子长得确实不错,把她赶走,估计官人你也会觉得有些可惜吧……要不今晚回洞府收拾行礼的时候,我想法子说服金花、碧莲和我一起,给你表演个双修功法上的‘三星明月照’,让你尝尝鲜呗。”

  陆森这下子便来了兴趣了:“哦?当真?”

  庞梅儿笑得很甜:“对付金花我可是有办法的。”

  接下来的事情按下不表,反正大名鼎鼎的陆真人,第二日来到港口时,还在喝着蜂蜜水,直到喝了三大杯之后,气色才好了许多。

  在原良美从旁边走过来,说道:“陆真人昨晚为天下事操劳,想来应该是辛苦了,刚才见你双眼圈发黑,还担心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

  容光焕发的庞梅儿在一旁笑得像是个偷着油吃的小狐狸般。

  陆森表情有些讪然:“还好还好。”

  在原良美的身边,跟着两个秃顶倭人武士,他们两人把头一直低头,似乎不敢看人的样子。

  事实上,这也是倭人在宋境内的常态,他们仰慕天朝上国,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

  十几人坐上小船,然后离港,来到前方的宝船处,从纵梯那里走上了甲板。

  上到这艘巨无霸的方舟上,两个秃顶武士这下子把腰都弯了下去,人更矮了一截。

  很多时候,任你把事情吹得天花乱坠,也不及真正的实物摆在眼前。

  这艘巨大到几乎像是小型海遍一样的宝船,就是最好的‘武力’展示。

  特别是东瀛这种海岛型国家而言。

  上到甲板,潘志海走了过来,问道:“陆真人晨安,现在风向极好,是否要扬帆起航?”

  “海上的事情,你看着办就行。”陆森笑道:“只要把我送到东瀛国就行了。”

  潘志海点点头,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尊重,当下很卖力地开始指挥起水手们来。

  虽然陆森是可以用飞行器飞到东瀛,但一个人,或者说两三个人过去没有意义,他去哪边是和战略布局的,而不是去游玩的。

  宝船的速度不快,但胜在稳。

  只要没有那种几米高的巨浪打过来,它行驶在海面上,船身几乎是不会摇摆的。

  陆森没有出现在甲板上,而是在甲板下最大的那间房子里待着。

  这里还有个可开关的小窗口,透过窗口,一样能看到外边的景色。

  庞梅儿披着衣服坐在床沿边上,看着书儿。

  两人看似什么都没有带,但陆森的系统背包里,可是装有几大包行礼的,各种杂书就在其中。

  庞梅儿看了一会书籍,然后忍不住问道:“官人,东瀛这蛮夷之地,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着你吗?”

  “当然是有的。”陆森笑了笑:“我先卖个关子,等找东西弄到手了,再和你说。”

  “也行,那妾身拭目以待了。”庞梅儿笑了笑,然后她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双手把书册上放,遮住自己的脸鼻,只留下一双妩媚剪瞳,水汪汪地看着陆森:“官人,旅途无聊,我们来修行好不好?”

  虽然宝船行进速度不快,但杭州到东瀛也不算太远,走的又是海路,算是比较快捷的,只花了九天的时间,便到了长崎港,近湾停泊两天,弄了些补给之后,再到了大版。

  此时北宋和东瀛的海上贸易并不算多,主要是东瀛没有什么产出,真要算的话,就是‘折扇’。

  这东西似乎是东瀛人先发明的,然后卖到北宋来,还卖得老贵。

  只是这东西出产太少,根本算不上真正的贸易品,而且明朝之后,汉人开始自己大规模做折扇了,就不再从东瀛那边进口。

  与折扇相比,其实东瀛的‘客运’更发达,大量的东瀛女子前赴后继来北宋借种,都几乎在大版港上船,直接把这座港口变成了东瀛最繁华的对外港。

  而当巨大的宝船出现在港口外面时,整座大版城都惊呆了,甚至连警钟都死命敲了起来,所有的东瀛小船死命往岸边靠,然后一队队五体不整的足轻提着竹枪,心惊胆颤地排在港口外,全身发抖地看着前方仿佛巨兽一般的宝船缓缓靠近过来。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