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5 央求
  佛祖厉害不厉害?

  厉害!

  可问题是,现世似乎不归佛祖管,所以在听到在原良美的话后,老和尚也不得不动容。

  连带着旁边的白衣剑客,也是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当真?”

  和尚也是人,别说东瀛这边的酒肉和尚,现在就连宋国的和尚,也在道家的威势下,瑟瑟发抖。

  现在北宋境内的宗教,暂时还是道教强出许多。

  “小女子不敢在平别当面前撒谎。”在原良美轻轻拜伏身体,接着说道:“关于陆真人的消息,我在宋国杭州城已派人全力打探关于这位陆真人的消息,从数个方面确认,他真的是修行者。”

  “和安倍晴明一样的阴阳师?”白衣剑客眼睛亮了下,问道:“真有这样的人?”

  在原良美看向这位白衣剑士,问道:“请问冕下尊姓大名?”

  这白衣剑客笑眯眯地看了会在原良美,他的眼中有着些许的调侃。

  倒是旁边的老和尚说道:“你知道了估计会动怒的。”

  “何以见得?”在原良美有些奇怪。

  “他姓橘!”老和尚轻笑道:“你应该明白了吧。”

  这话一出,在原良美的眼神果然变得锐利起来。

  她死死地盯着对方好一会,有凶煞之意迸出。

  但这白衣剑客却在这种眼神下,安坐如钟,显得十分轻松。

  好一会,在原良美扭头看向老和尚,问道:“平别当,这里要是我们在原家的领地,你让他进来,是不是说,你们平家打算倒向橘家那边?”

  在原家,平家以及橘家,都是皇室的血脉。

  只不过平家是直系的,在原家和橘家是支系的。

  而在原家与橘家又有很大的矛盾。

  至于‘别当’这个词,是四天王寺院的最高职位,大概类似于‘方丈’,只不过方丈是寺庙‘自选’出来的,而‘别当’是皇室任命的。

  老和尚缓缓说道:“雁姬,稍安勿躁,橘左近这次前来,并非是打算和你们在原家敌对的,他托我做说客,想与你们联手。”

  在原良美愣了下:“等等,冕下就是出云第一剑橘左近?”

  “小小薄名。”这白衣剑客微微低头笑道:“没有想到连雁姬也曾听过我的名号。”

  在原良美皱眉,她怎么可能没有听过,几年前这橘左近便声名鹊起了,他与安倍晴明的曾孙子在平安京有过一次对决,传说他用悟自出云国的剑法,斩开了安倍家的式神,取得胜利。

  之后便名扬整个东瀛。

  只是她有些不解:“冕下剑法通神,在橘家也是备受宠爱,想来下任的家主应当是你才对,为何要来我在原家?不怕你家中大人对你不满?”

  这白衣剑客笑了笑,说道:“你们都皆言我斩了安倍家的式神,但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假的呢?”

  嗯?

  在原良美愣了下。

  安倍家是阴阳师的圣地,她从小到大都听着安倍晴明的传说长大的。

  而且她在平安京长大的那段时间里,也曾见过安倍家弄出的神异,极是让人感觉到人与神之间的差别。

  “这是假的?”

  “对。”橘左近点点头,他把自己身边的长刀拿起来,轻轻拨出,光滑的剑身倒映着良美的俏颜:“这是一把凡铁,就是做得好看了些。而且我的剑术虽然是悟自出云国的白雪云海,但并没有任何神异在内,本质上还是人间的剑术。”

  在原良美皱起眉头:“但这和你来我们在原家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家大人,想让我做那个虚假的傀儡,我不愿意。”橘左近重新把剑收回到剑鞘里,他笑道:“我剑术再厉害,也只是个人,不可能反抗得了自己的家族,但如果我找到一个靠山,那就不同了。”

  老和尚在旁边笑了笑。

  在原良美问道:“所以你想与我们在原家打好关系,然后借着我们的港口,离开东瀛,去上朝宋国?”

  在现时,倭国的航海技术不是很发达,甚至都还没有做出可靠海船的技术。

  只不过倭国人不怕死,觉得自己命贱,把事情做到六七分了,就想着试试,拼下运气。

  在原良美也是一样,否则她不会乘着一艘小海船就出发,若不是陆森让人搭救,她早死在海上了。

  事实上,此时东瀛人来宋借种,大约只有一半女人可以平安回到东瀛,其它的不是留在了宋朝,便是葬身于海底了。

  而在东瀛国,掌握着对外海运技术的,除了在原家,没有别人。

  橘左近轻轻点头:“是的,我不愿意做傀儡,剑士的心是风,是无定,不能受人约束的,否则我的剑会变慢,变钝。”

  要是陆森在这里,听到这话会笑出声来,然后说对方‘中二’。

  而杨金花或者穆桂英听到这样的话,只会觉得是无稽之谈。

  剑法就是剑法,技艺就是技艺,多练习就能变强,之后的便看天赋。

  至于什么‘剑士的心’这种玩意,她们是不会认同的。

  剑终究只是器物,人为灵,自然是灵御器,哪有器物霸占人心的道理。

  在原良美想了想,说道:“若真是如此,我愿意将你送出难波町。但最近我没有时间,我还得招待从上国来的陆真人,橘冕下缓缓可好?”

  “自无不可,而且得感谢雁姬的通情达理。”橘左近端正身体,微微低头表示感谢。

  “客气了。”雁姬回礼。

  “事情谈妥了的话,就这样吧。”老和尚突然出声,他看着在原良美,问道:“那位陆真人,现在何处落脚?”

  “就在山城旁边的平地处,他已建好自己的居所。”

  “建好了居所?”老和尚与橘左近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深深的疑惑。

  他们似乎听懂了雁姬在说什么,但似乎又完全没有听懂。

  把自己的居所建好了?

  搭帐篷?

  但帐篷也不是居所吧。

  看着两人眼中的疑惑,在原良美想了想,说道:“这里是高地,只要出了大殿往山城的方向看一眼,两位便知道我的意思了。”

  当下两人都站了起来,先后走出大殿,而在原良美在后边迈着小碎步,紧紧跟上。

  出了大殿,来到广场外的栏杆处,这里是天王寺院鸟瞰整个难波城最好的地点。

  两人几乎同时把视线看下去,然后都惊呆了,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山城那边突然多了两幢木楼,看着还挺大挺高的,都快到山城的一半了。

  而且视线延及远处,便能看到港口那边,有艘巨大的海船停着。

  “怪不得之前外边喧闹,原来是真有贵客驾临此地。”老和尚轻叹了口气。

  之前他和橘左近在大殿中议事的时候,就有小沙弥过来禀报,但后者没有说话,便被他制止,并且赶走了。

  因为他们两人交谈的内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橘左近看着那两幢木楼,疑惑地扭头问道:“平别当,我记得昨日我到此地前,那里都没有任何建筑的吧。”

  “别说昨天,一个时辰前都没有。”老和尚摇头,他死死盯着两幢木楼好一会,然后问道:“雁姬,你把那位陆真人的事迹和我说说。”

  在原良美自然知无不言。

  这一翻解释,便用了近半个时辰。

  山雾渐渐从远处飘近过来,不多会,整座天王寺院便被烟云笼罩。

  之所以把寺庙建在这地方,便是因为如此。

  云雾会给人一种神秘感。

  能让信徒在远处看到寺庙后,心中越发崇拜,润物细无声。

  只是此时老和尚的身体却觉得有些发凉,他不清楚,上国天使来此地,有何要事,而且还是要与平安京的大人物们沟通。

  万一是来宣告‘主权’的怎么办?

  作为皇室的血脉,他不得不为此考虑。

  而相比之下,橘左近的神情就显得明朗得多了,他的眼里只有一样情绪,那就是:兴奋。

  安倍家的式神他斩了,是假的,那就是个纸扎的精巧傀儡。

  这陆森陆真人,上朝天使,来自大宋的修行者,是不是真有神通?

  自己是否能去挑战他?

  他下意识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但老和尚突然转头,说道:“左近,忍耐!无论那位陆真人是不是真的修行者,你都不能向他发出挑战。”

  “为何?”

  “就凭他是上国使者,就凭他能带着那么大的一艘船过来。”老和尚指了指港口那边停着的宝船:“如此巨大的船体,里面藏上一千悍卒绝对没有问题,如果你乱来,给了对方借口,他们从船上下来,你觉得我们的足轻能挡得住上国天兵?”

  橘左近有些泄气:“但我只是想挑战他……”

  “你凭什么挑战他?”老和尚冷冷地盯着橘左近:“凭你是个武将?凭你提个剑士?还是说,你觉得橘家的势力,能比得上对方?万一给了他们借口,攻打难波,你拿什么来谢罪?切腹吗?”

  东瀛人其实自己很清楚,整个日本,都没有大宋国的一些州大,自己这些人在海岛上作威作福,看着风光无限,威风八面,但在宋人看来,就是夜郎之国而已。

  橘左近的精气神一下子便泄了,他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不说话便是了,但我要跟着你,平别当,我想近距离看看那位陆真人,是不是真的有神通,他究竟和安倍家的人,有什么不同。”

  “赌上你剑士的荣誉?”

  “我原赌上剑士的尊严。”

  老和尚点头:“那行,跟着过来吧。雁姬前边带路,帮忙引见一下。”

  “是,平别当。”

  这三人都算是身份高贵,但来到皇室直系血脉的老和尚,更有话语权。

  而此时陆森,则与一群黑衣家将坐大间木楼的大厅里,吃着东西。

  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来的食材,已经被某个很擅长厨艺的家将做成了美味,一群人坐着几张桌子,开开心心地吃着东西。

  陆森自然是坐在主位上的,而旁边的庞梅儿一边慢慢吃着,一边时不时帮陆森夹菜。

  以前这活都是由杨金花来做的,也只有大妇才有资格在家宴上,给家主夹菜了。

  但出门在外,金花又不在,庞梅儿客串一下大妇的身份,觉得颇是开心。

  又吃了会,突然有个黑衣家将向门外看了眼,随后扒了口饭,小声说道:“郎君,外面有人来了,那位东瀛的在原良美小娘子也在其中。”

  陆森说道:“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他们。”

  黑衣家将们听令都没有动,继续吃着东西。

  陆森出了大厅,走到院子中,便看到三人中的橘左京在隔空摸来摸去,神情狂热。

  想必他是在摸着看不见的‘空气墙’。

  其实老和尚和在原良美两人刚才也摸了,不过他们两人城府比较深,不像橘左近那样将惊讶的情绪表现出来罢了。

  “在原小娘子,吃了吗?”陆森边走边笑着问道。

  “暂时还没有。”在原良美看着陆森,眼睛明亮在发光,这和她看着老和尚以及橘左近时的表情完全不同的:“这位高僧,是天王寺院的平别当。”

  老和尚给陆森行了个佛礼,笑道:“能得见陆真人当面,想来这应该是佛祖的缘法。”

  他说的是标准的汉语。

  事实上刚才他们三人聊天的时候,说的也是汉语。

  东瀛贵族间此时将能流利的说一口汉语这事,视为是一种荣耀和骄傲。

  然后在原良美双手拢在自己的云袖里,看着橘左近说道:“这位是橘家的剑士,有出云第一剑之称的橘左近。”

  “幸会。”陆森微笑着点点头。

  “上国的陆真人。”橘左近突然跪坐了下来,然后上身一弯,将自己的脑袋重重磕在地上,整个身体尽量匍匐在地面:“这是小子一生的请求,还请陆真人听听。”

  老和尚脸色大变,他还以为这橘左近要出言挑战陆森了,正想出言阻止。

  但陆森先出声说话了,他说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行此大礼我可受不了。”

  话说着,陆森还避开了对方跪拜的方向。

  橘左近抬起头,双眼兴奋地盯着陆森:“陆真人可否让我斩一剑这看不见的防护气墙?就一剑!”

  老和尚松了口气,不是要挑战陆真人就好。

  陆森不觉得这请求奇怪,因为类似的请求,其实展昭也曾提过。

  “请吧。”陆森做了个手势。

  这事其实对他也有利,初来东瀛,他还真愁着要如何不着痕迹地,不做作地把自己的‘神通’给宣扬出去。

  现在有人愿意自己来配合,最好不过了。

  “多谢陆真人。”

  橘左近站了起来,拨出长刀双手持握,然后高高举起。

  这一时间,他整个人的气质就顿时变了,锐利无比,似乎整个人都成了一把刀。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