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7 我想要出云国

0177 我想要出云国

  难波町在此时的东瀛国来说,算得上是第二大城,毕竟在几百年前,这里还是国都的,只是后来迁都奈良城,又称平安城。

  难波全城上下,估摸着三十万出头的人口,虽然没有办法和北宋的几个大城相比,但在这个世界,其实也算是相当繁华的城市了。

  而上朝宋国来了个仙师的传闻,也在这座城市传开。

  很多人想来朝拜,但都被在原大郎率人给挡住了。

  于是这些平民们,便在外围朝着陆森所在的方向祭拜。

  也得益于此,原来还有点心思去逛街的庞梅儿就待在家里了,毕竟他们现在去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跪拜的人头。

  玩着一点也不爽的。

  而也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在原良美时不时出入陆森临时建起来的系统家园。

  一方面想办法打听陆森的情报,另一方面是想着‘诱惑’陆森。

  她之前去杭州,也是为了借种。

  和普通的东瀛女子不同,她原的目标是宋国的大人物。

  比如说最近两三年科举出来的天才,比如说有对苏家兄弟听说就很有才华,若是能怀上他们中任意一人的孩子,也算是极大地优化了在原家的血统。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这还没有到杭州呢,就碰到了真正让她感觉兴趣的人。

  或者说是未来注定要成仙的人。

  这样尊贵的人,她不奢望对方会娶自己,与自己相守一生,她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就要是孩子。

  只是诱惑计划一直不太顺利。

  一来是陆森和她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时间不多,男女之间就很难发展出感觉和机会。

  而另一个方面,便是陆森旁边的妾室,庞梅儿。

  一个比她还要漂亮许多的女子。

  对方气质容貌学识,全面碾压,唯一的劣势,便是身材不是很好。

  经过一翻思考后,在原良美决定改变手法,将自己突出的优点表现出来。

  然而还是没有用!

  即使把那道沟壑若隐若现地放出来,陆森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就让在原良美觉得很是失败。

  这天,她在山城里换上最后一件黑色长裙,这是她作为‘姬’身份时穿的贵衣。

  上面纹有金色的大蝶,几乎遍布整背衣服。

  然后插上金步扔,再梳了个公主切的发型,这才带着婢女,去找陆森。

  但很意外地,换上这套衣服后,陆森倒是多看了她两三眼。

  这让在原良美明白了一点,原来陆真人更喜欢正经点的女子。

  只是再明白也已经迟了,橘左近带着一队马车以及随从,回到了难波城。

  这队人马进到难波城后,并没有直接去找陆森,而是在旁边的山城里住了下来。

  休整两天后,这才由一个脸上涂满白粉,手持黑色直板,穿着白服黑方高帽的男子,带着几个侍女,来到陆森的栅栏外。

  “下官平津原,拜见陆天章。”

  这是极其标准的宋话,而且手持直板这点,也和赵宋的朝官习惯很像。

  正常情况下,东瀛朝官在宋官面前,都会自称下官的。

  他们认为自己是赵宋的子国。

  陆森从里面走了出来,抱拳笑道:“幸会,我已经没有官身了,不需要再叫我陆天章,唤我姓名或者道号即可。”

  “陆天章的官职,宋皇可没有收回去。”

  “请进。”陆森作了个手势。

  这满脸白粉的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走了进来。

  他虽然视线主落点是在陆森的身上,但余光却在打量着周围的物件和风景。

  陆森将他引到大厅中,请他坐下后,让庞梅儿端了些果蔬来招待客人。

  “看来你们对我似乎有点了解?”陆森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平津源缓缓俯身,说道:“上宋乃父国,我等自然得知道父国的一些要事,就是时间上有些延迟,大约差个一年半载的。”

  这很正常,毕竟现时信息流通极慢。

  两国之间又隔着一片汪洋大海。

  而且也只有皇室比较关注宋朝的官员任免变动,普通的贵族世家更在乎赵宋的软文化实力。

  比如说最近上朝流行些什么啊,某某名人又出了什么传唱度极高的诗词之类的。

  “那我就不多作介绍了。”陆森请对方喝蜂蜜水,说道:“倒是平学士,你在平安京中,身居何要职?”

  但凡读书人,都能叫做学士。

  对方一口宋话说得直溜,谈吞间颇有宋人学士的味道,一看就是被汉人典籍熏陶出来的人才。

  叫声学士不折辱对方。

  “鄙人是天皇陛下的弟弟,现居‘大纳言’之职。”平津源微笑道。

  “原来是王爷,而且这官职听起来,倒是有点我们那边御史的味道。”

  平津源再次微微俯下身子:“自圣德太子起,我们便称上国为父国,遇着父国贵人,我等身份自降一阶。不敢在陆真人面前称王爷。”

  他说的确实是肺腑之言,而且他来之前,天皇已交待他了,必定要好好款待上国使者,切不可让他不满。

  陆森表面笑笑,心里却没有太在意对方的‘热情’。

  东瀛国就这样,谁强他就舔谁。

  北宋在军事上其实也很强,就是败仗多些罢了。

  而在软实力方面,北宋说自己第二,同时代无人敢称第一。

  即使契丹(辽国)如何如何打压北宋,他们的内政制度,不一样几乎照抄北宋,而且官方文字用的还是汉语。

  这是典型的‘黑粉’,一边爆锤北宋,一边大喊:赵爷,我是你的粉丝啊!

  而东瀛国现在就是舔北宋舔得最起劲的。

  陆森放下杯子,说道:“平大纳言,这次我来东瀛,是有些事情的。”

  “陆真人请说,只要我们能做到,就绝对不说二话。”

  “我来这边,是为了寻找一切山杰之灵之处,建个修行宫。”

  “哦,建修行宫,在我们这卑贱之地?”平津源一脸惊讶。

  这和平老头子,以及良美说得不同啊。

  不是来找灵脉的吗?

  陆森轻笑道:“这世间万土皆是盘古所化,天道余荫,在世人眼里,地界有高低,有贵贱之分,但在我们修行者眼里,这天地间,只有适合不适合之分。”

  “这么说,我们日本,在陆真人眼中,亦是富贵之地?”

  “与其说是富贵之地,倒不如说,是难得的修行之地。”

  平津源听着陆森的赞赏,脸上颇是惊喜,他开心道:“陆真人,你要留在我们日本,我们当然极是欢迎,你尽管说,想留在哪里,我可以请皇兄划一片封地给你。”

  这平津源倒极是开心。

  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自卑,而自卑的人,就越希望得到别人的赞赏。

  特别是憧憬之人的。

  陆森想了会,说道:“我只感觉到这边很适合修行,但哪里更适合,还没有定下来,等我这段时间,在东瀛这里四处走走,看看哪里更合适,再通知平大纳言,可好?”

  “如君所愿!”平津源拜服。

  随后两人闲聊了好一阵子,听着音乐,吃饮喝足后,平津源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之后他带着下人回到山城里。

  而老和尚平别当、在原良美、橘左近三人已经在等着了。

  他们见到平津源回来,三人同时走上来,正想说话,但却被平津源举手打断。

  然后平当源对着旁边的下人说道:“打盆清水过来。”

  其它三人见状,退后几步,跪坐下来,静静等候。

  等装着清水的金盆端上来,平津源用水小心翼翼清洗了自己脸上的白粉末,再用干巾擦净脸,最后让下人把铜镜拿过来。

  看着铜镜中那张精神奕奕的脸,平津源喜不自禁:“脸上的黑斑和皱纹果然全消失了。这陆真人的仙果和蜂蜜水,真如传闻中那样神奇。”

  其它三人有些发愣。

  平津源笑道:“我前段时间,不知道在哪里中了毒,虽然御下大医帮我镇住了毒素,但还是对身体造成了影响。脸上有几块黑色的斑点,甚是难看。”

  “所以平大纳言这才用白粉涂脸?”橘左近猛地一拍手:“我还以为你最近效仿古风了呢。”

  平津源感觉到自己身体极为轻松,他说道:“现在陆真人的身份已经能确定了,接下来就是把他的要求递到天皇那里。”

  老和尚空林皱着眉头说道:“不怕这陆真人来我们东瀛,怀有心思?”

  “他当然怀有心思,若是没有心思,干嘛跑我们这苦寒之地来。”平津源呵呵了声,看着老和尚空林,笑道:“堂兄,这就是我能留在平安京,而你得出来做个‘别当’的原因,我们两格局不同。你就光想着陆真人来这里怀有心思,总想防着他,却没有想到,这对我们日本来说,也是一次机遇。”

  “堂弟,按汉人的话来说,你这是与虎谋皮!”老和尚空林合什,说道:“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玩火者终将自焚。”

  “好,就算你说的都对好了,堂兄。”平津源眼勾勾地看着对方:“那么你如何让这个怀有其它心思的陆真人离开?武力驱除,还是用你的佛法感化他?”

  “这?”

  老和尚空林顿时语塞。

  “不说陆真人,就说港口那一艘大船,能藏兵上千,随随便便就能把难波町打下来。”平津源冷笑道:“上国能造一艘,就能造五艘,能造十艘。真当罪了陆真人,届时十艘大船开过来,上万的天兵天将压境,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应对?”

  老和尚空林闭眼,不停地捻动自己手中的念珠。

  见空林不再与自己唱反调,平津源说道:“我会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直至陆真人确实他需要那块地为止。而在那之前,除了我们皇室三脉,其它人一律不得亲近陆真人,特别是源氏与安倍氏这两家。雁姬,这里是你们在原家的领地,就则你们来保护陆真人的安全,明白了吗?”

  在原良美点头。

  平津源见她似乎不太上心的样子,便严肃说道:“陆真人血脉极为高贵,是真正的仙血。我来之前,天皇交待过了,如果确认陆真人的身份就像是传闻中的一样,那么皇家三脉中,无论是哪位女子怀上了他的血脉,都得大封地;且生下的后代,若是男娃,就姓平,是未来储君,若是生下女娃,那必定是太子妃。”

  三人都有些吃惊。

  但想想也没错得很正常。

  特别是在原良美,眼神中流光四溢,兴奋地不行。

  陆森知道平津源回去后,肯定会针对自己做一些安排。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换作是自己,也得作些安排。

  但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打起了自己精华的主意。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挺安逸的。

  陆森每天就开着飞行器,载着庞梅儿出去游玩。

  不得不说,飞行器这东西还是很唬人的。

  每次出现,让人难波町的人们又惊又畏,然后更加地崇拜着陆森这个传说中的仙人。

  而这也是陆森计划的一部分。

  他就是在要这里先把‘人设’给立起来。

  别的不多说,一个半仙的名号应该没得跑。

  他这做法,确实也是做对了。

  系统家园出产的水果和蜂蜜虽然神奇,但给人的震撼力,远远比不上飞行器的。

  陆森每天飞出飞入的,过了五天,难波城这边终于忍不住了,平津源带着在原良美再次找上门来。

  “陆真人,又冒昧打扰了。”

  这次的平津源没有再把脸涂白,他的毒已经解了,脸上不再丑陋,自然不需要再那么做。

  陆森笑道:“请进,我也正想去找你呢,平大纳言。”

  平津源微笑道:“真的?那下官可真是感动不已了。”

  话说着,他左右看了看,又小心翼翼问道:“这几日间,有个奇物从陆真人这里飞出,可是仙器?”

  “载人舞空之物罢了,不值一提。”陆森摆摆手,然后说道:“请进来坐坐吧。”

  平津源对于宋人是比较了解的,知道此时不宜追问,便暂时收起心思,带着在原良美进到木楼大厅中。

  陆森照例上了果蔬,然后说道:“这几天我驾御着飞行器,在天上转了几圈,确实看中了一块地儿。”

  “哦,是哪块?”

  “你们似乎叫那里为‘出云国’。”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