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8 以退为进

0178 以退为进

  出云国对于东瀛人来说,有点不一样的意义。

  那是整个东瀛神话的‘核心地’,大概就是相当于‘涿鹿’对于炎黄子孙的意义。

  所以在听到这个条件后,平津源的表情有些发愣,随后他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陆真人,关于这事,似乎不太可行,你能不能换个其它的地方。”

  陆森无所谓地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也就那地方能让我看得上。”

  平津源皱眉。

  陆森见他这模样,笑道:“不用那么为难,我来这里只是找个适合的地方修炼的,没想着怎么样,不成就不成吧,就当来这里散散心就可以了。”

  说罢陆森喝了一口蜂蜜酒。

  其实陆森真要抢,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他只要飞行出云国某地,把山头一占,然后再用系统能力,造砖垒墙,不到十天就能把一个百多米高的巨型圆型城墙围起来。

  以现在东瀛的攻城能力,是绝对不可能把城墙打破的。

  但陆森并不只是要占那地方,便是要开发那地方。

  平津源看着陆森平静的表情,眉头微皱,随后笑着和陆森聊天。

  又是一次吃饱喝足,之前平津源带着在原良美离开了。

  在走出院子之前,在原良美回头看了看陆森,一双媚眼中,带着几许幽怨与无奈。

  没办法,陆森这段时间,不是利用飞行器飞出去,就是待在这个院子里。

  即不主动出来应酬,也不会像一般东瀛世家男子那样,会叫舞伎去陪酒玩乐。

  所以在原良美空有想诱惑陆森的心,却一直找不到机会。

  等两人离开,陆森回到木楼里,庞梅儿端着洗衣盆出来,正准备把两人换下来的衣服洗洗晾晾。

  原本娇气的大家闺秀,现在也懂得做家务了。

  这倒不是家里欺负她,而是她自己要做的。

  毕竟跟在陆森的身边,什么都不愁,而且陆森几乎不会限制她们的喜好与习惯,这就使得她们平时除了吃饭练功睡觉之外,几乎没有事情可以干。

  哦……双修倒是个不错的消遣。

  因为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因为陆森的三个老婆,现在都喜欢帮着做些家务,分担黑柱和林檎的工作量。

  “看来东瀛人也不算笨,估计在猜你的真意是什么!”庞梅儿把洗衣盆放在一旁,笑道:“所以官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过了今晚,明天就拆院子,准备去海上吧。”陆森语气淡淡地说道。

  庞梅儿微微拧眉:“以退为进?”

  陆森点点头。

  庞梅儿想了想,笑道:“那估计他们是要上当了的。官人告诉他们的话中,半真半假,他们只会认为全部是真的。没有想到啊,官人身为修行者,居然也挺懂揣摩人心的。难道官人的师傅,也教这种鬼谷之术?”

  因为得益于鬼谷子写的某篇文章,里面谈及了揣摩人心的一点技巧,所以自那之后,在耕读世家中,人心之术也被别称为鬼谷之术。

  “不止,杂七杂八的,学了一大堆。老实说我自己都不太记得了。”陆森无奈地摇摇头,他想起自己那十几年的系统教育,庆幸之余,也是觉得有些后怕。

  那可是真的什么东西都往你的脑袋瓜子里填。

  学不学得了,愿意不愿意学,全看个人自觉了。

  “怪不得官人如此博学。”

  庞梅儿看着陆森,眼中的爱慕都快要溢出来了。

  越是看读书,越是有才情的人,就越能感觉得到,陆森的知识量有多离谱。

  这夫妻俩在甜蜜着,而另一边,平津源回到山城里,却是陷入了沉默。

  旁边老和尚空林吃了块金枪鱼肉,然后抹了抹嘴上的鱼油。

  与北宋的和尚不同,东瀛的和尚全是酒肉和尚。

  他摸了摸肚子,感觉自己已经有七分饱了,便说道:“看堂弟你的样子,似乎有些为难了。陆真人的条件很苛刻吗?”

  “不,一点都不苛刻,就是因为太简单了,事情反而有些麻烦。”平津源有些排忧地说道:“陆真人只要出云国。”

  “这事……可大可小。”空林此时的脸上,已经带着点幸灾乐祸的表情了:“你怎么和出云氏交待,而且我记得,安倍家的祖先安倍晴明,还有个‘出云’的姓吧。”

  平津源脸色凝重起来。

  现在麻烦确实就是在这里,其实要把出云国划走送人,很简单,一纸皇令下去便可。

  但问题是,之后产生的连锁反应,才是最大的问题。

  在原氏和橘氏两家怎么斗,都是自己皇家血脉的内卷和优化。

  但真不声不响把出云国划给外来的人,出云氏那边即使反对,掀起的波浪不大,可安倍家族却不会随便同意的。

  直到现在,安倍家族的年轻人去出云国进行式神仪式,还是他们的传统。

  虽然关于式神这东西,已经没有什么人见过了,但安倍家族的影响力,依然还是很强。

  若是出云没有了,安倍家族绝对是要跳起来的。

  而他们和源氏又走得很近,届时……搞不好会谋反啊!

  安倍家族实力很强的。

  橘左近跑到难波来,除了不想被家族控制外,何尝没有躲安倍家的意思!

  居然用剑把式神砍没了,呵呵,这事类比到任何家族的身上,都不可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等我再考虑两天吧。”平津原摆摆手。

  其实只要他狠得下心,自己当然可以摆平掉安倍家的反对意见。

  但值得吗?

  他在权衡着。

  这一思考,就从傍晚思考到了第二天,将所有的利弊都放在心中的天秤上衡量,一点点,反反复复。

  直到天明,也没有思考出什么东西来。

  枯坐了一晚上,平津源的身体也有些麻了,他正想去吃个早餐的时候,却看到在原良美从外边小跑进来,神情有些慌张。

  “不好了,平大纳言,陆真人准备要回上国了。”

  什么!

  平津源惊得跳了起来。

  怎么这么突然?

  他慌忙穿好布履,跑到了窗口那里,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木楼已经被拆了大半,一看就是在收拾家当的样子。

  不能让陆真人走了。

  平津源快跑起来,不多会便出现在陆森的院子之外。

  而此时,两幢木楼都已经被拆掉了,正准备要拆院子的栅栏了。

  “请等等,请等等。”平津源快跑到栅栏前,用手抚着看不见的空气墙,喘着大气急急说道:“陆真人,请稍等。”

  陆森走到平津源面前,抱抱拳,笑道:“我正准备想去和你们打声招呼,今日我就返杭州了。”

  果然!

  看着陆森这轻松淡然的模样,没有一丝生气和恼怒,平津源弯腰问道:“陆真人可是恼了我们?”

  “没有那回事。”陆森摆手。

  “为何陆真人不给我多些时间考虑?”平津源露出一幅羞愧的模样:“我是凡夫俗子,心思杂重在所难免,关于陆真人的请求,无法理解是我的错,但请陆真人不要这么快便回航。”

  陆森似乎愣了下,随后笑道:“我没有强逼你们的意思,修行福地这东西,好点差点区别不大的,既然平大纳言你这边不方便,那我自然不好再强人所难。”

  “也就是说,陆真人已有其它目标点?”

  陆森点头:“我打算去高丽国看看,虽然那边更苦寒些,但也应该能找到些福地修炼的。”

  原本平津源还有些犹豫地,但听到陆森要去高丽,立刻就急了,当下跪坐下来,将脑袋磕在地面上,来了个‘士下座’,大声喊道:“陆真人,请收回这决定,请务必在我们日本国设立仙门。我现在立刻就写信交于天皇陈述缘由,下官恳请你再停留一小段时间,拜托。”

  他这一跪下,旁边的在原良美、橘左近、和老和尚空林,也同样‘士下座’起来。

  没道理上官都如此模样了,他们还站着不动的。

  看着四个人极度诚恳的样子,陆森挑挑眉头。

  他自然清楚‘士下座’对于东瀛人的意义的,特别是对这些有皇室血脉的东瀛贵族而言。

  庞梅儿和旁边十几名看戏的黑衣家将们,虽然不清楚士下座的‘重要性’,但他们也能从对面的形体姿态和语气感觉对方的真诚。

  陆森皱起眉头,似乎在考虑着。

  东瀛国四人,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心中忐忑不已。

  这时候,庞梅儿走过来,说道:“官人,看他们确实是心诚的份上,不如我们再待几天吧,反正妾身那日从空中见着某处景致便美的,打算下去看看。”

  庞梅儿这话,仿佛天籁之声般,滋润着四人焦的心灵。

  “好吧。”陆森答应下来了,然后对着四个说道:“那我便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吧。”

  听到这话,四人都放下心来。

  平津源站了起来,感觉地看了一眼庞梅儿,然后弯身走到陆森面前,说道:“下官这就回去给天皇写信,这番打扰陆真人了。”

  他本来还想多考虑考虑的人,但现在他猛然发觉,陆森真没有必要一定得待在他们东瀛国。

  这天下很大很大的。

  “不急,我想你们也应该没有吃早餐。”陆森右手前一挥,大量的光点从他的袖口中涌出来,落在前边的地面上,化成一个个木块垒起来,很快便有了木楼的雏形:“本来我们打算到船上吃的,既然留下来,那就继续在这里吃了,你们也一起过来吃点吧。”

  陆森一边说着话,一边将两幢木楼再次建了起来。

  接着很多大型光点在楼前化成家具,被黑衣家将们搬到楼里摆放了。

  四人之前是没有见过陆森建楼的,但现在看到了,个个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一动不动。

  等木楼建好,陆森催促几声后,四人这才恍然回神。

  之后又是一顿美美的早餐。

  半个时辰后,四个离开了,闰津源的手上,还多了个梨子。

  回到山城,平津源迅速写了封信,好张几纸,详细把事情还有自己的看法说了一遍,最后将那个梨子放进个袋子里,交给橘左近,说道:“这次还得麻烦你再跑一趟,记住,这个梨子绝对不能有失,明白吗?”

  橘左近郑重地点点头,他将小袋子贴身放后,再拿起信件,就拜别了平津源。

  等橘左近离开后,老和尚叹气道:“让如此一尊大能进入到我日本地界,并且扎根下来,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空林,你有私心。”

  “老纳为国焦虑,私心何在?”

  “你怕陆真人的出现,会影响到你们佛门的推广。”平津源双眼如刺,盯着对面的老人:“虽然你们依然不是阴阳师的对手,但至少把佛门推广开来了,但如果陆真人再来,无论是你,还是阴阳师们,都会受到影响,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看着自己堂弟似笑非笑的模样,老和尚只得闭眼念经,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

  现在唯一没有那么紧张的,便是在原良美了。

  她此时在看着自己的手心,看着自己的手背。

  她的手曾经受过伤,几道不算很明显的疤痕,但这不明显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对于美女来说,这样疤痕,就是很明显的瑕疵。

  但现在,这些疤痕都不见了。

  氏坏了在原良美。

  之后的同天,平津源每天清晨,都会到陆森的院子外‘问安’,然后再离开。

  这是他内心中怕陆森走掉的下意识行为。

  然后他焦急地等了九天,在第十天,他琢磨着要不要再写封信催催的时候,橘左近回来了。

  同时还带来了一支三十多人的车队。

  当看到来人模样和衣着的时候,待在城里的三人,都吃了一惊。

  高乌帽,狩衣……这是安倍家的人。

  而橘左近也是一脸地不爽,看他看平津源,立刻上前行礼。

  平津源急忙把他拉到一旁,问道:“怎么安倍家的人也来了?”

  把出云国划给陆真人,本身就是在安倍家的身上割肉,现在安倍家甚至还来人了,这人他也认识,是安倍家的嫡长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下一任安倍家主。

  当着安倍未来家主的面,把出云国送人,这不就像当着苦主的面,把他的妻子抢走一样残忍嘛?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