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79 有点问题的安倍

0179 有点问题的安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看着盘坐在自己面前的安倍亚日,平津源表情充满了谨慎。

  此时东瀛国全面学习北宋,所以他们的名字含义,是和汉语一模一样的。

  亚日,就是仅次于太阳的意思。

  这名字听起来很嚣张,但实质上却是一种妥协。

  居太阳之下……而天皇在传说中,是太阳的后裔。

  这就是安倍家族拐着弯向天皇表示忠心,他们家族虽然很强,但没有反意。

  也托了这个名字的福,原本皇室和安倍家族比较扭巴的关系,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天皇分了十分之一的仙果给我,很有效。”安倍手中的折纸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掌心:“我的虚弱之症顿时好转了许多,这也是我能来到此地的原因。”

  平津源清清喉咙,问道:“安倍少丞,你打算亲自与陆真人交易?”

  作为大贵族世家子弟,安倍亚日也是有虚职在身的,有没有实权那是另一回事,反正都能顶着个挺唬人的称号。

  他们真正的身份和权力,都是来自于身后的家族。

  安倍家族现在是平安京极强的势力,几乎能和皇室分庭抗礼。

  安倍亚日点头说道:“确实如此,麻烦大纳言代为引见。”

  “安倍少丞想何时与陆真人见面?”

  “越快越好。你也清楚,我此时的状态不可多得。”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天早上,平津源就带着安倍亚日出现在了陆森的院子里。

  陆森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很阴柔,很漂亮的男子。

  算是少见的美男子了。

  现实上,安倍亚日在平安京中,有‘京城第一美男’的称号。

  但陆森却见怪不怪。

  这种阴柔的美男子,陆森在汴梁见过不少,而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白玉堂。

  相比之下,安倍亚日阴柔过多,看着有些阴戾的味道了。

  而不是像白玉堂那样,即使柔美地像个女子,但该有的飒爽感,还是不会缺的。

  只能说,安倍亚日是白玉堂的‘阉割版’。

  “陆真人,你想要出云国?”安倍亚日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说着话。

  但他时不时微微跳动的眼皮,都在说明,他的内心极是不平静。

  没办法,对于第一次进这里的人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

  与众不同的。

  种种神异,只要留心一下,就能发现。

  “对。”陆森语气轻淡的回答道。

  他的态度很自然,看着安倍亚日的眼神,即不亲近,也不高高在上。

  安倍亚日深吸了口气,说道:“出云国乃我日本的要地,不能随便分发给外人的,若是陆真人愿意投入我日本朝廷,事情自然好说。”

  听到这里,陆森笑了:“就算我敢投,你们敢封我官职吗?”

  “有何不……”

  但这话没有完全说完,坐在安倍亚日旁边的平津源,在桌子底下伸手轻轻扯了安倍亚日的衣袖。

  安倍亚日顿时把话吞回了肚子里,他想了会,有些尴尬地笑道:“刚才是我开玩笑的,陆真人莫要介意。”

  陆森只是挑了下眉毛,笑着不说话。

  那模样中,似乎带着点恶意。

  至少在安倍亚日看来,确实如此。

  “还有什么其它条件,说出来吧。”

  安倍亚日微微俯身,说道:“要将出云国划给陆真人亦是可以,我们安倍家与出云氏能说得上话,要促成此事应该不难。但我家中族人,个个皆有暗疾,百病缠身,希望陆真人赐一颗能医百病的仙果树给我们,好让我族从此脱离苦活。”

  “不可能的。”陆森摇摇头。

  东瀛人贪婪的性子,果然是一脉传承的啊。

  陆森此时在心里如此感叹着。

  “难道这仙果树很珍贵?”

  “珍贵是很珍贵。”陆森解释道:“但原因不在这里,而是你们没有办法种。它们必须要在洞府之术产生的环境中,才能生长。”

  安倍亚日追问道:“那陆真人可用洞府之术,给我们安倍家设置个庭院,再种上一株仙果树?”

  陆森用一种看白痴的表情,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子。

  平津源在旁边一脸尴尬。

  好一会后,陆森扭头看向平津源,说道:“这就是平大纳言让我多等几天的结果?”

  其实还是那句话,陆森这次来‘谈判’,主要是为了维持自己的人设,他并不是一个随便巧取豪夺的人。

  否则他要占掉出云国,真的太简单了。

  此时的东瀛国,弱得很。主要是大海作为屏障,一般的国家打不过来罢了。

  而有着此时最先进航海技术的北宋,又不屑于打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

  而陆森造出来的宝船,轻轻松松输送上千兵卒过来。

  可以这么说,陆森随便在北宋招上千多流民,再随便训练上两三个月,再花点钱给他们弄军备,然后便能在整个东瀛横着走。

  看到陆森不快的脸色,平津源只能深深地弯腰。

  而安倍亚日手中的扇子,重重地敲打了几下自己的手心,他随后干笑道:“陆真人,刚才只是下官在说笑,请莫见怪。”

  陆森摇头:“居然在这种严肃正式的场合嬉闹妄言,看来安倍少丞读的汉书还是不够多啊。”

  这就是说他没有教养了。

  安倍亚日听懂了,神色一青。

  但他随后神色一肃,弯腰说道:“陆真人,刚才所说的话,都是我个人的自作主张,其实来之前,父亲曾说,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满足陆真人的要求。”

  陆森没有说话。

  安倍亚日突然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刀,单手倒握,对着自己的腹部。他惨笑道:“若是陆真人不原谅我,我只能以死谢罪了。”

  旁边的平津源伸出手,捏着安倍亚日的手腕,说道:“安倍少丞,别失态了。”

  安倍亚日没有说话,只是倔强地看着陆森。

  陆森抬眼看着这个年轻人,他觉得有些奇怪。

  这人的情绪太过于极端了,一言不合就要自尽,而且情绪波动极大,不像是正常人的样子。

  他看了会,向平津源问道:“这位安倍少丞,是不是在心智方面有些问题?”

  安倍亚日的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了。

  平津源沉默了好久,才说道:“安倍家族的人几乎都这样,自一百多年起,他们就这样了。”

  哦?

  这时间段有点意思啊。陆森记得天机门的人说过,这世界的灵气,似乎就是从一百多年前开始渐渐消失的。

  难道这安倍家族受到了影响。

  而且安保这姓氏,似乎真是出过神异人士的。

  安倍家族的势力很强很大,但他们的嫡系脑子现在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

  “原来是家族诅咒之类的东西。”陆森摆摆手:“那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出云国我不要便行了吧。”

  明着不要,但暗地里把东西拿走,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的。

  “白等了几天,梅儿,送客。”陆森站了起来。

  但此时这个安倍亚日却突然站了起来,神情激动,他猛地甩开平津源的手,怒道:“陆真人,我们安倍家都已经放弃条件了,你居然都不愿意领情,这不是在折辱我们吗?”

  平津源脸色大变,极是难看,甚至还有些惶恐。

  庞梅儿则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按着那个玉石小蜗牛,旁边也有几个黑衣家将,不着痕迹地靠近过来。

  但此时,陆森却突然咦了声,他脸上的恼怒消失了,而是奇怪地看着安倍亚日的身后。

  因为在他的视野中,安倍亚日背后,浮空飘着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

  突然出现的,像极了传说中的鬼。

  而且这女子身上有数道灰色的半透明气带,伸入到安倍亚日的脑袋中。

  “安倍家,可是那个式神世家?”

  平津源有些惊讶,他刚才见着陆森明明有发怒的迹象了,但没有想到,却突然停止了下来。

  当下他暂且缓了口气,刚才他不知道有多紧张,真怕安倍亚日得罪了陆森。

  “是的,安倍家最出名的,便是当年的安倍晴明,我们日本国最强阴阳师,麾下式神无数。”

  “那他身后的这个玩意,便是式神?”

  老实说,陆森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以前他在国内,顶多就是见识到些黑色的气体。

  不过想想,世界树这种东西都出来了,有几个式神,或者鬼怪出现,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众人顺着陆森的手指,看看安倍亚日的后背,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个个露出疑惑之色。

  但庞梅儿却没有怀疑陆森,她清楚,自家官人不会随便说谎和吓人。

  陆森想了想,走前两步,伸手抓向那个透明的吴服女子。

  这一抓,就将她抓了过来,入手冰凉。

  并且在抓过来的途中,身体内有道微弱的热气顺着自己的手,注入到了这个女子身上。

  然后他把这玩意拉到地面上的时候,对方的身形似乎凝实了些。

  甚至连脸都清晰了点,原本只能隐约看到点眼睛和眉毛的。

  现在勉强能看得清是什么模样了。

  而也就在此时,旁边的几人似乎都被吓了一跳,个个后退,特别是安倍亚日,他先是被吓了一跳,退了三步,但随后冲前两步,惊叫道:“等等,你是雪女?”

  其实在旁观者的眼中,陆森伸手抓向空中,似乎捏住了什么东西。

  然后在扯拉下来的过程中,空气中有个东西在现形,最后露出个微弱的,半透明的身影。

  看得非常不清晰,可所有人都清楚,那里就站着个女人。

  雪女?

  陆森看看被自己拉着的透明玩意,发现她的衣服还真是白色的。

  安倍亚日端详了一眼,又走前两步,伸手去拉这白色吴服女子,但他没有办法碰到,手在空气中虚抓了两下,一无所获。

  他又不甘心地抓了几下空气,最后看向陆森,行汉礼,抱拳说道:“陆真人,请放了我的式神。”

  “你的式神?”陆森笑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看你刚才的举动,你自己似乎都不知道身后有个式神。”

  安倍亚日愣了好一会,脸上全是尴尬和不安,好一会后,他才说道:“都是下官技艺不精,愧对祖宗。”

  平津源在旁边松了口气。

  陆森再次上下打量着对方:“你现在,似乎又正常了些,这东西刚才附在你的身后,似乎能影响你的心智?”

  陆森记得,这东西是在安倍亚日暴怒的时候,才勉强现形的。

  安倍亚日沉默好一会后,这才点头说道:“这与我族中秘法有些关系,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

  平津源在旁边奇地说道:“但你们安倍家族,可是以式神为主的,你都不清楚?不是说你们能在夜晚驱使式神伤人吗?”

  安倍亚日看看平津源,没有说话了。

  平津源见状,说道:“明白了,我有事先回山城,陆真人,下官先行告辞。”

  陆森拱拱手。

  不得不说,这平津源还是挺有眼色的。

  等人走出院子后,安倍亚日才缓缓说道:“关于式神之事,我可以详细说与陆真人听,刚才下官失态之事,也与这些式神有关。”

  “请坐,我挺有兴趣的。”

  随后,安倍亚日便坐下,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安倍家族当年出过个很厉害的祖先,搞懂了御使妖鬼之法,并称之为式神。

  之后安倍家兴盛了挺长一段时间,在东瀛国人人敬畏。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族人渐渐便看不到式神了,但还是能沟通和驱使式神做些事情,再过了几十年,他们发现无法再沟通式神了。

  但和式神签订主仆契约的仪式,代代都流传了下来。

  而且每一个契约式神仪式的安倍族人,性格都会渐渐变得古怪,时好时坏。

  大多数最后会变成疯子。

  听到这里,陆森心里隐约有了个猜测。

  安倍家与妖鬼契约式神,然后式神吸取他们身上的灵气作为‘能量’,一百多年前天地间灵气还算充足,所以这样子做问题不大。

  但现在嘛……没有灵气了,但安倍家还在契约式神,于是没有了灵气供应的式神,便吸取起安倍族人的魂魄来?

  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猜测。

  “所以这东西便是你的式神,雪女?”

  “是的。”安倍亚日看着这透明的女人,神情有些心疼。

  陆森觉得,自己这次真是开了眼界了。

  在宋境内都没有遇到过‘鬼’,没有想到,居然在东瀛岛上碰到了。

  要是自己输多点‘灵气’给这鬼,她是不是会有更大的变化?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