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82 太久了

0182 太久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雪女的忠诚度涨得相当快。

  但其实想想就觉得很正常,陆森这里有灵气,这可是神话生物赖以生存的物质,更重要的是,陆森这边似乎没有太多的规矩和麻烦。

  这几天以来,雪女只要帮忙做做家务就可以了。

  别以为雪女是妖怪,就觉得做家务没有意思。

  她虽然自认不是原来的荆州女子,但她的‘根’依然还是那边的,而且受限于时代,她虽然已经是妖怪了,但内心中依然是那种正常的‘传统女子’。

  相比于在安倍家,陆森这边的人文环境,还合适她的习性,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又有陆森这个一等一的美男子养眼,三者相加之下,雪女在这里过得其实很舒服愉快,忠诚度自然哗哗哗地涨。

  看着俯下身,而且语气腔调都怪怪的雪女,陆森一时说不出话来。

  庞梅儿在旁边,讥笑了声:“恭喜官人啊,又收得一个姐妹。”

  “我没有那意思。”陆森摆摆手,说道:“雪女,我只是问你是否原做我的部下,而非纳你为妾。”

  雪女抬头,轻笑道:“郎君,我也可没有说要当你的妾啊。只是让你往后余生,多多指教罢了,毕竟我希望能在你的麾下做事,直到天荒地老。”

  这便是雪女在狡辩了,而且还在‘撩’着陆森。

  当然,此时她属于‘妖’的性格一面也表现出来了。

  盈盈的笑意中,带着两分得意和调侃。

  庞梅儿在旁边看着,有点想动用家法的意思了。

  咱陆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修行人家,门槛又高又贵又正,真把这烟视媚行的妖孽收入家中,可不知道往后会有多少妖事出来。

  可是再想想,自己也只是个妾,没有行家法的资格,便忍了下来。

  陆森却没有想那么多,雪女这模样,在她看来,只是娇嗔而言。

  身为信息朝代的好青年,网上冲浪打滚多年,什么男女搏杀,妖精打架没有见过,雪女这作派在他看来,只是小儿科罢了。

  “不开玩笑了。”陆森将虹绸和得辰砂合成出来后,放到雪女的面前:“一旦你选择了成为仙女,自此后,便不能再脱离我们陆家了,可要想好。”

  雪女毫不犹豫地捧过霓裳羽衣,神情虔诚而严肃:“郎君请放心,小女子必定全心全意侍奉陆家,直至你赶我走。”

  陆森点点头,接下来的话便不需要再多说了。

  而雪女捧着霓裳羽衣上到了二楼改换去了。

  庞梅儿走到陆森面前,问道:“这霓裳羽衣极为珍贵,郎君为何给了这入门不到十天的妖女,而不是给金花她们。”

  “这霓裳羽衣,本就是给她们这种妖灵穿的。”

  “哦,那就没办法了。”庞梅儿叹气说道:“等回去再想办法弄两套给她们穿吧。”

  庞梅儿不会在这事情怀疑陆森的话,因为没有必要。

  这雪女确实挺漂亮的,但也就是赵碧莲的程度,还没有赵碧莲的身材。

  但她根本不知道……有些衣服遮身材的。

  所以不久后等雪女换好霓裳羽衣,从二楼下来的时候,她的表情就变了。

  霓裳羽衣虽然不是束身型的,但也算是有点贴身,可要比雪女之前穿的那套宽大吴服显身材多了。

  然后庞梅儿便傻了。

  原来这雪女有着略高于金花的容貌,和略低于碧莲的身材。

  大敌啊!

  她的警觉细胞顿时就全速运作了起来。

  而陆森则闭上了眼睛。

  不是丑得没有眼看,也不是雪女转职成仙女后,惊艳到他得闭眼暂避的程度。

  而是这正厅里太亮,太刺眼了。

  两套RGB跑马灯在自己身前晃悠,那张力十足的光染污,让陆森感觉自己的视野中,出现了光彩斑斓的大量拖影,非常不舒服。

  而雪女则走到陆森面前,笑道:“郎君,我穿这衣服,好看吗?”

  陆森睁开眼睛,说道:“一般般,没有梅儿穿起来好看。”

  庞梅儿本来有点不太开心的,但一听这话,就眉开眼笑起来。

  雪女倒是很淡淡地露出奇怪的笑容。

  其实雪女穿上这套霓裳羽衣后呢,魅力是要比庞梅儿更高些的。

  毕竟她是活了几百年的式神,之前因为体内灵气尽失,这才变得痴痴傻傻,但在院子里待了几天后,身体已经恢复大半,那种岁月沉积的成熟气质,配合上式神特有的妖里妖气,真是让人觉得她气质沉稳的同时,又有些许古灵精怪。

  还有霓裳羽衣显身材,这也是加分项。

  但陆森不傻,这种时候肯定得夸自己的女人才行。

  变成仙女后,雪女感觉自己的身体回复得更快了,而且无师自通学会了一些特别的技能。

  比如说‘百花盛放’,‘万紫千红’等等。

  都是些将灵气化成漂亮花朵,然后对敌人进行攻击的招式。

  威力不是很强,估计和此时的雪女刚转职成仙女,还不熟练有很大的关系。

  雪女在院子里住下来后,陆森和庞梅儿腻歪的时间便少了许多。

  因为雪女就睡在他们旁边的房间里,两人生怕动静太大,会让对方偷听墙角。

  所以都玩得不太尽兴。

  另一边,在原良美是几乎完全放弃了些许陆森。

  因为几天前她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正在洗衣服的雪女。

  雪女穿着五色虹光的霓裳羽衣,但居然认认真真,毫不做作地帮陆森搓着布衣。

  那种温柔到了极点,又成熟知性的气质,配上那身衣服,一下子就把在原良美的自信心给打破了。

  她几乎是踉踉跄跄地走回到山城里。

  但平津源和老和尚空林两人,都没有太在意她的感觉,反而都奇怪了起来。

  陆真人新弄出来的那套仙女织衣,到底有什么神效。

  只是可惜,他们即使去陆森院子里做客的时候,也不敢多问,生怕有什么忌讳。

  时间就这样子一天天过去,新月的初十,安倍亚日带着更多的人马,来到了难波城。

  他到达城市中后,第一件事不是去休息,消除旅途的疲劳,而是直接来到了陆森的院子前求见。

  片刻后,木楼正厅中,安倍亚日将一叠黄色的符纸放在了桌面上,再一张张摊开。

  “这些符纸都是我安倍家祖先,最强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作品,相传每一张符咒中,都封印着一只强大的式神。”

  这些符纸上有黑色笔画,龙飞凤舞,每一张的符号似乎都不相同,完全不看出什么规律。

  但这只是普通人的视角,而在陆森的视角中,这些符咒,有些冒着黑气,有些冒着白色,强弱皆有之。

  而更多的符纸,是没有反应了的。

  陆森的视线来回扫了两圈,才问道:“安倍少丞,我可以试试其中一张吗?”

  “请便。”

  安倍亚日当然不会拒绝陆森的要求。

  陆森毫不犹豫,将手伸向某张符纸。

  他之所以选这张,是因为这张黄纸上冒出的是白气,而且很弱,随便都有可能消失的感觉。

  将符纸拿在手里,感觉了一下这玩意的触后,陆森问道:“如何把这里面的式神给召唤出来?”

  “听说撕掉就行了。”

  陆森嗯了声,将这张黄纸轻轻撕成两半。

  符后在断成两截后,便无火自燃。

  火是青绿色的,很快便将两截符纸烧得干干净净的。

  其它人的眼里,陆森摸了这符纸后,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但陆森却分明看到了,有一股白色的气团从符纸断茬处飞出来,然后落在地上,化成了一个小小的兔子。

  嗯?兔妖?

  这兔子似乎也没有什么灵智的,待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亦是半透明的样子。

  安倍亚日见陆森把符纸撕了,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陆真人,可看到有式神出现?”

  陆森指了指对方的脚。

  因为安倍亚日差一点就把这兔子给踩到了。

  陆森的动作把安倍亚日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跳到了什么珍贵的材料,但往地面仔细一看,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地方啊。

  没有理他,陆森蹲下身子,给这兔子输了点灵气。

  周围众人这才看清楚了地上有只兔子。

  “挺得意的。”庞梅儿看着白白净净的兔子,甚是喜欢。

  而安倍亚日则有些不愉地说道:“居然还是没化形的妖怪,有什么用?也不知道祖先爷爷干嘛把这小东西封印着,当作传家宝传下来。”

  “那是你不识货。”清冷的声音从内厅中传出,穿着霓裳羽衣的雪女走起路来,腰肢微微扭动,非常不明显,但却能让周围的人看清,颇有韵味:“这只可是幸运兔,传闻它的脚有魔力,能让它的主人常获得时运。”

  安倍亚日被五彩霞光给镇住了,他呆呆地看着雪女,好一会后才指着她连连惊叫道:“雪雪雪……雪女,你是雪女!你怎么变成这模样了?”

  雪女走上前来,站在陆森身后半步,笑道:“得陆真人不弃,现在是陆郎麾下的仙女了。”

  “仙女?”安倍亚日的表情,似乎再一次被震撼到了。

  因为师从大宋,文字又是汉语,因此安倍亚日也是明白‘仙女’这词的意思的。

  如果说式神是那些与阴阳师签订合作契约的妖怪的话,那么仙女代表的,就是‘正统’和‘权威’。

  之所以仙女会给人一种‘权力’的感觉,是因为她们都依附在强者的身边。

  比如传说中的天宫之流。

  安倍亚日上下打量了一下雪女,最后脸上露出些舍不得的表情,只是很快便被掩盖过去了。

  他看向陆森,说道:“陆真人,我们家族已经作了决定,出云国确实可以送给你,但你必须得给我们一种能长期制作灵气的方法。”

  陆森摇头:“做不到。”

  “为何?”安倍亚日指了指院子周边:“你的洞府之术,明明能产生灵气。”

  “但洞府之术,是我派中的绝学,怎么可能随便教给外人。”

  安倍亚日愣了下,问道:“不可能收徒吗?我听说,陆真人在杭州城收了两名女徒弟。”

  “收徒需要机缘的!”

  “我们安倍家中,也有很多漂亮的双胞胎。”

  “你再说这些,就别怪我们一拍两散。”陆森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收女徒弟,其理由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安倍亚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但就算陆真人给些灵气我们安倍家,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手段罢了,一旦灵气用完,我们家族中的式神一样得沉睡。”

  “不是说我不愿意把生成灵气的手段给你们,而是一个出云国不值这价钱。”

  如果不求量不求质,陆森还真有长期供应灵气的方法。

  只要造一个红石能量包,再去骊山派换个‘灵气转换’作用的琉璃盏回来配合着用就行了。

  但陆森依然还是觉得出云国不值这个价。

  毕竟光红石能量包真正的价格,就足够买下整个平安京的地皮了。

  安倍亚日想了想,问道:“陆真人可有修行之书?若是没有灵气,没有宝物,能拿到本贵派的修行书,也是很好的。”

  陆森还是摇头。

  他的‘系统派’名称,只是急智之下的产物。

  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书。

  而从骊山派拿来的那些书,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练得成的。

  “那陆真人可以给我们什么东西?”安倍亚日郁闷地反问道:“又可以比得上出云国价值的!”

  “不是我给不出东西,而是你们安倍家狮子大开口。”陆森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颇有闲情逸致地说道:“我说了,出云国并不值钱,你明白了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安倍亚日说道:“那我还有个不成法子的法子。陆真人这院子里,灵气十足,想来要是得到了出云国,也能建出类似的地界。那么可否让我家的一位成员,侍奉你,并且在你的洞府之中修炼。也不需要你教他任何知识,他自己练自己的,如何?”

  陆森想了想,问道:“派来的人是男是女,多少岁?”

  “男性,八岁。”

  陆森又问道:“他要待多少年?”

  “待到他十七岁成年为止。”

  因为此时北宋是男子17岁成年,东瀛也把这习俗学了过去。

  陆森摇头:“太久了。顶多一年。”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