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83 狐妖好学习

0183 狐妖好学习

  安倍亚日很聪明,他此时在院子里,就已经能隐隐约约感觉到灵气的存在。

  而看到雪女能自由活动的时候,便已经能完全确定这一点了。

  所以他才觉得,让自己大儿子,到陆森的旁边生活。

  不说偷师学艺这么严肃的事情,光是能吸收灵气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是件天大的好事了。

  如果能在陆真人的身边待上几年,那岂不是能再现当年祖先安倍晴明的风采?

  只是陆森却觉得,突然让个外人跑到自己的家里住下,很不爽。

  师不师,徒不徒,又不是什么亲戚之类的。

  所以他继续说道:“而且我也不喜欢家里住进外人。”

  安倍亚日看了看旁边站着的雪女。

  陆森解释道:“她已经算是我家里的人了,自然不同。”

  “那陆真人也可以把我的儿子当作自己人的。”

  “这事说能当,就能当的吗?”陆森摆摆手:“你换个条件吧。”

  安倍亚日愣了下,他抬头问道:“陆真人,在你的眼里,出云国究竟价值多少,给个准数吧!”

  他是发现了,陆森对出云国的兴趣是有些,但似乎不是很大。

  应该不是装出来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出云国的资源,只是陆森计划中的一环罢了,他有很多后备计划,替代的资源也有,就是麻烦些。

  陆森笑道:“关于出云国,我要的范围并不是很大,有一两个山头就可以了,毕竟只是圈起来用来修行的地方。所以,你们也别想着,我会侵占你们大量的土地,更不要想着,借着这机会,在我这边拿得极多的便宜。”

  “还请陆真人明示。”安倍亚日抱拳说道。

  他自个确实是希望能得到仙人方面的传承的,但连被陆森拒绝几次后,他也明白了,现在主动权其实并不在自己这里。

  陆森思索了会,说道:“我多谢几篮果子给你们吧。再送些我亲自打造的兵器给你们。这些东西,已经值万金了,用来购买一两座山头,绰绰有余。”

  安倍亚日想了会,说道:“这也是,另外再请陆真人把这符中的式神唤醒。”

  他说完话,从怀里掏出一张老旧的符咒,递到陆森面前。

  这张符纸上面冒着陆森可见的黑气,而且很浓郁。

  此时雪女凑过来看了眼,说道:“郎君,这里面封印的是酒吞童子,很强的邪妖。”

  “比你厉害多少?”陆森问道。

  “若是三百年前,三个我也打不过他。”雪女自傲地笑了下:“但现在不同了,我们都因为世间灵气消失而实力大降,我出来了,还成了仙女。但他还是妖怪,即使从里面出来,也只不过是弱小的式神罢了。”

  这段时间一直待在院子里,雪女的实力已经恢复不少,更重要的是,她现在穿上霓裳羽衣后,实力可是大幅度提升一截了的。

  安倍亚日在旁边听到这话,有些羡慕。

  “那就放他出来吧。”

  陆森接过符纸,将自己的灵气注入进去。

  而此时雪女已经自发地站在陆森旁边,为他护卫了。

  随着灵气的注入,从符咒中涌出的黑气越来越多。

  这种黑气带着一股很难闻的‘味道’,直接作用到人的精神层面上,陆森微微皱眉,而旁边的人都是下意识退了一步。

  黑气弥漫,很快便像是有生命般,聚合在一起,最后化成一个不太稳定的人形态。

  也是看不清模样。

  和之前的雪女差不多,但对方居然似乎还有神智。

  “再给多的灵气,再多点。”

  他‘盯’着陆森,带着着急的语气催促道。

  如果他不是这么催促,陆森还会多给些,但他这么一说,陆森就立刻断了灵气的供应。

  这黑影发现没有灵气供给,立刻就暴怒起来,黑色的雾气身形突然暴涨一倍,像是个巨人似的对着陆森怒吼:“快给我灵气。”

  也就在这时候,雪女突然冲了上去,用灵气凝聚成一把冰剑,对着人形黑雾就砍了起来。

  每一刀砍下去,这黑影都会痛呼一声。

  然后还发出巨大的辱骂声。

  “雪女,你居然敢……等等,你这是什么鬼样子?”

  “你身上的居然是仙灵之气?”

  “啊……好疼,你的妖力呢?你不是雪女!”

  “啊,别打了。”

  “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雪女每一剑划过黑影,后者似乎都会变小一些。

  大约快变会和常人差不多大时,这黑影终于扛不住了,开始求饶。

  在一旁看着的安倍亚日急得不行,生怕雪女把这黑影给砍死了。

  陆森见差不多了,便说道:“好了,雪女回来吧。”

  “好的,郎君。”

  雪女提着冰剑回到陆森旁边,但被一旁的庞梅儿拉得往后走了几步。

  “你连妾都不是,没有资格站在官人身边。”

  雪女有些委屈地看着庞梅儿:“梅儿夫人,我只是想保护郎君而已。”

  “呵,别露出这幅表情,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

  雪女讪讪地笑了下,知道自己这点小心思,没有骗过对方。

  陆森没有理两个女人的互动,他看着这虚弱的黑影好一会,然后再看向安倍亚日,说道:“他现在处于有点灵智,但快要消失的状态。如果离开这院子,他的灵智撑不住一个时辰,所以如果你要带他走的话,最后要在一个小时内,把你想知道的都给问出来。”

  安倍亚日看看黑影,对着陆森说道:“请陆真人留在这里片刻,我怕这酒吞童子会对我不利。”

  “他不是你的式神吗?”陆森有些好奇。

  安倍亚日摇头:“他是晴明祖先的式神,并不是我的。而且他即使成为了式神,在传闻中也表现得很桀骜不驯,也只有晴明老祖能勉强命令得动他。”

  “那你不怕我会听到不该听的事情?”

  安倍亚日深吸了口气:“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是啊,没有法子的事情。如果可以,安倍亚日不想自己问的机密信息被陆森听到,但没办法,他真的不敢和这个酒吞童子单独相处。

  对方即使很虚弱了,要杀自己,也依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陆森笑笑,稍稍退后了两步,把位置让给了安倍亚日。

  走到黑烟翻滚的人影旁边,安倍亚日问道:“酒吞童子,你可知道,我祖先安倍晴明的阴阳令手稿,放在什么地方了?”

  “你是安倍晴明的后代?”这黑影似乎在打量着安倍亚日,随后阴笑了起来:“好弱,好弱,连你祖先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没有。”

  这两人说的,是东瀛土话。

  陆森是听不懂的,但架不住雪女听得懂啊。

  她立刻走到陆森旁边,把两人的话翻译了出来。

  “不用废话那么多,我就问你知道不知道?”

  “当然知道,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酒吞童子的声音中带着阴冷的调侃:“你以为现在还是三百多年前?”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让你们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别开玩笑了,现在天地间灵气枯竭……”话说到这里,黑影打量着四周:“但这院子很奇怪,居然有少量的灵气在流动。你们安倍家又有新的手段了?”

  安倍亚日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打算欺骗对方:“是的,所以你若想变回原来的酒吞童子,就得像以前一样,听令于我安倍家。”

  谁知道这酒吞童子突然笑了起来:“不愧是安倍晴明的后代,说谎的样子真是一脉相承,你当真我看不出来,你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灵气了,倒是后边的那位阁下,以及雪女身上,存在着大量的灵气。”

  安倍亚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我和那位阁下是朋友,雪女的样子难道你没有看到?她能变回来,你自然也能。”

  “那我直接听令于那位阁下不是更好?”酒吞童子‘看’了眼陆森:“为什么要听令于你们安倍家。”

  “你以为自己有什么资本能讨那么阁下的看重?”安倍亚日呵呵冷笑道:“雪女长得漂亮,原本又是西方上国的人变来的,至少可以用来暖床。你一个本土出来的男妖,能干什么?”

  得益于东瀛极度崇拜赵宋,而这样的风气,也蔓延到了妖怪世界中。

  雪女原本的实力,其实很一般的。但因为她是从中原来的,这身份立刻就上去了,在众妖中就有了地位,然后又因此得了些机缘,这才把实力提升到一流式神的程度。

  而酒吞童子,在这样的环境中,对于中原地区,也是很是敬仰的,听到这话,顿时也觉得自己这样的东瀛土妖,似乎真不配在人家面前晃荡。

  特别是看到雪女跟了陆森后,一身霓裳羽衣,而陆森旁边的庞梅儿,也是一身霓裳羽衣。

  传闻中,西方上国的仙人,排场极大的,眼前谁没有几个仙女差谴。

  酒吞童子想了会,叹气说道:“若是我告诉你,你能给我什么?”

  “祖先的阴阳令中,有如何制造灵气的方法,若是让我重拿阴阳令,掌控灵气后,我第一个复苏你做我的式神。”

  “真的?”

  “以我祖先安倍晴明的名义起誓。”

  酒吞童子思索了一会,说道:“那你得记得自己的誓言。阴阳令在晴明死后,便交给了玉藻前,玉藻前又带着这阴阳令,躲到了出云国之中。”

  “原来如此,这就合理了。毕竟玉藻前传说是我们安倍家族的先人。”

  “哧!”酒吞童子笑了起来:“玉藻前来自西方上国的青丘,只是认了安倍晴明当义子,接受他的供奉。你们安倍家族不要脸,就说她是安倍晴明的母亲,给自己脸上贴金,笑死我了。”

  安倍亚日顿时脸色极为尴尬。

  雪女把这话也翻译给了陆森,陆森听完后,有些好奇地问道:“玉藻前真是来自我们中原传说中的青丘?”

  雪女轻轻点头说道:“是的,但她不是妲妃。只是一个冒充了妲妃的小狐狸而已,得了安倍家的供奉后,实力就快速成长。”

  安倍亚日看了一眼旁边的陆森,要是这事被普通人听到,他是要灭口的。

  但陆森听到……他觉得对方不追究自己安倍家冒犯上国仙狐这事,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当下他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继续问道:“那么,玉藻前究竟藏在了出云国的何处?”

  “我怎么知道?”酒吞童子黑影微动,似乎是摊了摊手的样子:“玉藻前擅长幻术,她要躲起来,谁能找得到。而且现在天地间灵气枯竭,无论是妖怪还是式神,都在想办法把自己‘冬眠’起来,尽量减少灵气的消耗,也不知道有多少妖怪因此无声无息死掉了,估计现在玉藻前也不知道在哪里躲了起来吧,不过多半还是在出云国。”

  安倍亚日深深地吐了口气,极是无奈。

  酒吞童子的话,应该都是真的,现在要想找到他们安倍家的阴阳令,就必须得去出云国一趟。

  可出云国这么大,而且这东西又是被玉藻前藏起来了,怎么找。

  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站在原地思考了好久,然后将符纸往前一举。

  酒吞童子识趣地钻到了符纸里。

  然后安倍亚日转身说道:“陆真人,我决定了,出云国整片区域可以送给你,但我们只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帮你找到阴阴令?”陆森摆摆手:“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心思。”

  安倍亚日有些尴尬,他说道:“也不用陆真人你特地去找,而是若你发现了玉藻前或者是阴阳令的踪迹,请务必通知我们安倍家,拜托了。”

  为什么安倍亚日不自己去找?

  安倍氏其实就是出云氏,两个不同的姓氏其实是同一家人。

  出云氏在出云国经营了几百年,又建有神社,培养了不少的阴阳师和巫女,要是能发现玉藻前的踪迹,早就能发现了。

  也不用等到现在。

  所以安倍亚日估计,要想找到玉藻前这个大妖,就必须得陆森这种还有灵力在身的人,才有可能办得到。

  陆森想了会,笑道:“好啊。”

  反正他对玉藻前是挺有兴趣的,雪女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东瀛有妖怪,明显是妖怪中的混子,不学无术。

  或许这个玉藻前能清楚,毕竟传闻中,狐狸都是很聪明的。

  从她们喜欢勾引书生,就能看得出来,她们真的爱学习!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