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85 救她一条狗命

0185 救她一条狗命

  两堵巨大的圆墙,将两座山头都围了起来,而人在这墙体之下,真是渺小得如同蚂蚁。

  雪女飞了起来,落在城墙之上。

  城墙顶部做得很宽,而且很平整。她站在上方,环视周围的风景。

  在这个高度,在这个视角之下,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很低矮,而人站得越高,就越是有种心高气远之感。

  雪女在城墙上站了会,又飘了下来,她看着依旧在挖着石块的陆森,问道:“郎君,给我透个底好不好,你的师承究竟是哪一脉的?”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师傅他老人家什么都没有和我说,就虚空飞升了。”陆森停了下来,他盯着雪女的眼睛,反问道:“这很重要吗?”

  雪女表情沉默了会:“也不是很重要,但在两百多年前,天地间灵气还没有消失的时候,妾身曾见过一个东渡而来的道人,他也擅长工造之术,与郎君你比起来,就差得有点远,但这种快速起建工事之术很相似。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和他同出一脉。”

  “不清楚。”陆森摇摇头:“师傅从未和我说过师门长辈的事情。”

  因为没得说……这东西本来就是陆森杜撰出来的。

  随后他又反问道:“这事重要吗?”

  “我也不知道重要不重要。”雪女双手抱胸,沉思了会说道:“他来到东瀛这里后,便时日无多了,与我与女娇都算相识,平时也能说得上话。他在死前,将自己的绝学都写在了一本册子上,然后交给女娇保管。”

  “又是女娇?”陆森有些惊讶:“安倍晴明把阴阳令交给她保管我能理解,为什么那个修行道人也把自己的绝学交给她?难道这两人都是她的入幕之宾?”

  “嘻嘻,郎君这想法虽然听着有些下乘,但也符合正常推断。但很可惜,女娇不是那样的狐狸,而且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以巨狐形态示人,除了少数几个好友知己,没有人见过她的人类模样。”

  庞梅儿从旁边走过来,问道:“那为什么要交给她?”

  若是以往,庞梅儿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传闻是不感兴趣的,神怪之说,纯粹是无稽之谈。但现在不同,她嫁的人就是个修行的,自身也吃着修行带来的红利,再不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也不承认神鬼之说的话,那真是算‘吃饭砸锅’的行为了。

  “因为女娇她是我们所有妖怪和式神中,最注重信誉的。”雪女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即使是妾身,也偶尔失信于人,虽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女娇她,只要答应人了,便会坚守信诺,直到事情完成为止。”

  庞梅儿轻轻叹了声:“那算是女中豪杰了,可惜不知道她现在何方,否则见个面,聊聊也好。”

  陆森笑道:“大狐狸哦,你不是很不喜欢的吗?每次碧莲变狐狸,你都很不开心。”

  “那不同。”庞梅儿跺脚娇嗔道:“碧莲变的那是妖媚狐子,从头到脚都透着伤风败俗的味儿,也就官人你喜欢。”

  “若是梅儿你也那样,我也会很喜欢的。”

  听到这话,庞梅儿颇是不好意思,脸颊发红。

  虽然她现在也很喜欢双修了,即舒服修行又快。

  但这不代表着,她在外人面前,也能放得开。

  雪女凑过来,问道:“等等,你们也认识有别的女娇?”

  “不算。”陆森摆摆手:“碧莲有特殊的方法可以变成两尾狐狸的样子,估计很快就是三尾了。但她并不是狐狸,本质上还是人。”

  雪女颇是感叹地说了声:“看来中原这两三百年的变化也挺大的啊,以前都是人嫌弃妖的,见了人人喊打,现在居然主动变成妖了吗?”

  嗯……陆森发现对方似乎理解错了,但他也不好解释,只得说道:“等你过段时间,跟我们回家,便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当然得跟郎君回家啊。”雪女走到陆森旁边,笑意盈盈地说道:“往后余生,我都粘着郎君了,直到我魂飞魄散。”

  庞梅儿在旁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走过来把一个铁镐塞到雪女手里:“干活吧,说那么多干什么。”

  雪女一边挥着铁镐,一边笑道:“梅夫人请放心,我不会和你抢郎君的,只要你偶尔给点汤底料我喝口就行了。”

  这话说得,很有意味。

  庞梅儿啐了声:“死心吧,锅底都不会让你碰的,我自己不懂喝完啊。”

  官人只有一个,本来三个人就不太够分了,庞梅儿才没有那么傻,再给自己增加竞争对手。

  陆森见两个女人越说越荒唐,就懒得再理她们了,专门干活。

  他把土石锄成广场,再收集起来,等数量差不多的时候,便要在这座山上开始建‘宫殿’了。

  因为要开发这座山下的银矿,那就誓必得有所遮掩,而将整个座‘包’起来,然后行宫内部再以暗道通到地底矿脉处,之后采来的银矿石,直接用系统建造的高炉炼制,最后用收纳盒装起来带走。

  收纳盒很小,除了自己人,没有人会想得到,陆森明面上说是要建行宫修行,但实质上却是在下面挖银矿。

  这样子,便可以在不引起东瀛人注意的情况下,把这里的银矿大量转回到杭州城。

  三人又凿了两天,再将山峰凿低了二十多米。

  而此时,陆森他们已经能凿到一些零散的银矿石了。

  银亮色的矿石一断断显露出来。

  “还真有。”庞梅儿又几锄挖下去,再翻出了几块银矿石,她随手拿起一块看了会,叹道:“纯度似乎挺高的。”

  “得建宫殿把这东西盖起来了。”陆森看了看周围:“而且不能再挖下去了,得从另一座山上挖土石过来才行。”

  就在陆森将视线转向另一座还没有开发的山头时,突然听到围墙外,似乎有人的吼声。

  他仔细听了会,笑道:“潘志海他们来了。”

  然后便走到城墙下,用系统的能力给城墙造了个缺口,等潘志海与一群黑衣家将们都进来后,再用方块把这缺口封死。

  潘志海进来后,便对着陆森惊叹道:“姑爷,你这动静可真吓人。我们上岸后,就没走多远,便看到你弄出的这堵城墙了。我们上岸的小港口,那些东瀛本地土著,都吓得魂不守舍,在那边划了个什么高墙神人搁那祭拜着呢。”

  陆森笑道:“不理他们,你们来得正好,帮忙干活。”

  他话的同时,把一堆铁镐从系统背包里弄出来。

  “能为郎君做事,那是俺的福气。”

  潘志海拿起铁镐,扛在肩膀上。

  而其它的黑衣家将们,更是二话不说,便把工具握在了手里。

  多了二十多条汉子,事情就更好办了。

  建造的进度极度加快。

  陆森都不需要再去挖方块了,只要专门叠方块,建行宫就好。

  花了四天的时间,巨大的石制行宫建在山头上,并且整座山几乎都包了起来。

  而在行宫内,陆森等人已经凿出一条暗道,通往地下。

  “哇,这些都是纯度极度的银矿。”潘志海咽了咽口水:“估计全挖出来,大概能有我大宋五分之一的银量了吧。”

  一条长长的矿道,在火光的照耀下,矿道两边的墙壁上,闪着点点的反射光。

  陆森摇头:“不止,真全挖出来,大概要多于现时的中原。”

  这是全世界最大的银矿,而北宋又天生缺银。

  所以按理说,北宋此时的银两,是无法和这里的银子相比的。

  比中原还多?

  潘志海心里咚咚打着鼓:“这么说来,郎君岂不是已经富可敌国了?”

  陆森笑了笑,没有说话。

  潘志海激动过后,然后便是满头的冷汗,他有些害怕地看着陆森,随后又猛地移开视线。

  但此时矿道中很安静,潘志海激烈的心跳声,十分明显。

  陆森没有看他,而是继续顺着矿道往前缓行,同时说道:“放心,我没有灭口的意思。那种事情我做不来,况且这银矿就算让外人知道,也顶多只是会给我造成些小麻烦罢了,不伤及根本的。”

  潘志海松了口气,若是陆森不说话,他会越发害怕。

  但陆森既然这么说了,那自己的小命自然是保住了的。

  他忍不住抱拳说道:“姑爷,这事我会烂在肚子里的,从今天起,我什么都没有见过,什么都不知道。”

  “不必如此害怕。”陆森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矿石,随后向后一抛:“拿着吧,自己随便捡几块回去,藏好点自己炼。别告诉我你不会炼银。”

  “多谢姑爷赏赐。”潘志海把手中的银矿石翻来复去地看着了会,笑得后槽牙都看得到了:“就算不会炼,回到家也必须得会炼啊。总能想到办法的。”

  这些银矿石纯度很高,而且还伴生着纯度不错的铜矿。

  现在这时候,铜矿也是能直接变成钱的。

  也就是说,潘志海随便捡几块回去熔了,便算是大发一笔。

  两人继续往前走,然后前边传来火光和急促地脚步声,很快便有个黑衣家将走了过来,神色紧张地说道:“郎君,前边有些不太对劲,你能不能亲自过去看看。”

  不对劲?

  陆森不觉得奇怪,毕竟挖矿是个危险的行当,特别是在矿井底下。

  什么地上水流,塌方之类的。

  陆森原本以为挖地道时遇到了麻烦,但走到尽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想岔了,这麻烦比他想像中的更加有‘意思’。

  在矿道的尽头,是一个漆黑小型洞口,他们似乎挖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穴。

  陆森把火把放地洞口,再探身过去一看,愣了下。

  火光照得并不远,但依然能看得出来,前边的洞穴里,有几个巨大的石柱。

  这石柱围成一个巨大的圆阵,而在阵中心,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趴卧在哪里。

  陆森想了想,从自己的系统背包中,拿出个小型红石提灯,将其‘弄’亮后,用劲扔了过去。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红石提灯划着一道弧线,掉落在地上,又往前弹了几下,但依然明亮着,同时将附近的事物全都照了出来。

  然后众人都吸了口气。

  一头可怕的白色巨兽,趴卧在那些圆柱阵的中间。

  红石提灯落在它的左侧,所以只能看到这个巨兽小半边身子。

  至少两丈长,高度因为对方是趴卧着的,不好估算。

  陆森又仔细看了会,心中一动,对着旁边的黑衣家将说道:“阿牛,立刻去上面把雪女请下来。”

  这黑衣家将立刻拨脚就跑,脚程极快。

  潘志海越看越感觉头皮发麻,他压低声音嘀咕道:“传闻中,大瑞必定伴着大凶,这东西不会是护宝灵兽吧。”

  自从陆森横空出世后,现在说书人中,最流行讲的便是各种鬼神趣闻。

  观众们也爱听。

  陆森却不觉得如此,他双从系统背包里再拿出了两个红石提灯,弄亮后又扔了过去。

  这下子,能看到很多巨兽的身体细节了。

  比如说,它似乎有好几条长长的,行茸茸的,白色的尾巴。

  看到这些尾巴,陆森越发能肯定眼前的巨兽到底是什么了。

  这时候,雪女也从矿道中飘了过来。

  因为她会飞,所以速度自然是不慢的。

  她过来后,便飘到陆森的身边,问道:“郎君,你唤我过来?”

  陆森点点头,然后让开身体,同时对着里面指了指。

  雪女侧头一看,迟疑了两息的时间,然后便惊喜地叫道:“女娇!”

  接着她便飘入洞中,直冲着巨兽飞了过去。

  而陆森想了想,也缓缓跟上。

  雪女飞到巨兽身边,连着大叫了几声:女娇!

  空洞中都在回荡着她的尖叫声,但这巨兽依然还是没有动静。

  此时陆森也走了过来,这时候他终于得见巨兽头部全貌:果然是一个硕大的狐狸头。

  这狐狸眼睛紧闭,静悄悄的,似乎已经死去的感觉。

  雪女急了,飞到狐首上站着,然后又手按到一只狐耳后背,数息后,她从空中飘了起来,急急说道:“郎君,女娇她还活着,但也离死差不多了,恳请援手救她一条狗命。”

  陆森听到这话,颇是惊奇,这雪女居然知道狐狸其实是犬科动物?

  翔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