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186 道宫
  当然,陆森也能从雪女的紧张程度上看得出来,她应该和这头巨型狐狸关系极好。

  毕竟‘狗命’这种词脱口而出,不是损友才怪了。

  就像庞梅儿天天喊碧莲为‘骚媚子’一样。

  碧莲听了也不会生气,反而会得意洋洋地双手叉腰,挺胸张背哈哈大笑,得意之极。

  陆森站在狐首之前,按理说,这么大个的动物,身上怎么也得有股动物自身的‘骚气’才对。

  比如说像动物园里的长颈鹿,隔着栅栏,就能闻到扑面而来的野性之味,其实就是本身的体味。

  但这个狐狸没有,既然它很大个,既然它的皮毛很长很茂密,甚至再靠近些,似乎还有股奇特的香味。

  不是他闻过的任何香味,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味道,明明很清淡,却能在人的心里留下极深的印象,有种第一次冲击的那种感觉。

  而此时,几个黑衣家将们也走了过来。

  只是他们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如果说之前他们看着巨型狐狸眼中是有惧怕情绪的,但靠近过来后,眼神就变了。

  几人都直钩钩地看着狐狸,那模样似乎有些失神,而且双眼中流露出渴望。

  陆森想起了关于狐狸精的传闻,而且碧莲变身成二尾狐后的那个媚态,即使自己这个‘涝’得要死的人,都有些把持不住,这两点就足以证明狐狸精这个物种,应该是和传说中的一样,有特殊的撩男技巧的。

  于是陆森轻轻咳嗽两声,说道:“你们出去等着吧。”

  陆森的话,直接把这几人从失态的情况下惊醒过来。

  他们额头有些冷汗,立刻依言退了出去。

  随后陆森再抬头看着站在狐首上的雪女,问道:“怎么帮?充入灵气就行了吗?”

  雪女快速点头,她轻轻咬着嘴唇说道:“是的,恳请郎君搭手相救,她真撑不了多久了。”

  陆森看着雪女满脸的着急,走前两步,一手按在狐狸的下巴上……没办法,这狐狸长得太大了。

  灵气缓缓地从陆森的身体里,转入到狐狸身上,同时陆森问道:“看你的模样,你与这狐狸的关系很好,很熟悉!”

  雪女愣了下,然后才轻轻行了个万福礼,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之前确实算是欺骗了郎君,我与女娇,情同姐妹。”

  “那你为何说与她不算太熟悉?只算是朋友?”

  雪女抿了抿嘴唇,叹气说道:“因为……女娇其实在天地灵气还充沛的时候,回过一趟中原,然后是受重伤逃回来的。我那时问了,她是被中原的修行者打伤的。”

  陆森隐约有些明白了。

  雪女缓缓飘下来,继续说道:“女娇回来后,依然害怕得不行,天天躲在自己的结界里,喃喃着中原的修行者好可怕好可怕之类的话。打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生起过回中原的心思。”

  听到这里,陆森只能哭笑不得。

  陆森是不清楚中原之前的修行者对妖族有多残暴,有多可怕,他只知道,现在的中原修行界,几乎算是半灭亡的状态了。

  “所以还请郎君原谅妾身,我确实是怕……”

  陆森叹了口气,无所谓地说道:“没事,反正我们也不算是很熟悉来,隐私自然不可能互相告之的。”

  陆森这话其实挺豁达的,他也没有什么负面的心思。

  别人有过心里创伤,在不害人的情况下隐瞒一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是陆森,现在都还在和自己三个亲密无间的老婆隐瞒着系统的事情。

  但他这作派却让雪女心里有些难受和愧疚。

  她想着自己打从醒来,陆森就没有为难过自己,反而还在这种天地灵气枯竭的恶劣环境中,庇护自己。

  而自己却……真是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

  当下她幽幽地看了眼陆森,然后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

  陆森则继续给狐狸输入灵气,但输着输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之前帮雪女输入灵气的时候,感觉就是倒水入沟渠,很轻松的。

  但现在……却感觉自己是倒水入大湖,一桶桶倒下去,只能湿润一下湖底泥浆的感觉。

  他忍不住扭头问道:“雪女,这狐狸女娇,到底比你强多少?”

  雪女此时有些心虚:“她应该比我强不了多少吧,反正我能和她过招挺久的。”

  陆森深深地看了她一小会,摇摇头:“这狐狸和你过招的时候,几乎应该是全程让着你才对吧。”

  “我不太清楚哦,郎君。”雪女笑得很是尴尬。

  看来这雪女,应该是被狐狸宠着的,否则不会如此。

  就像现在碧莲和庞梅儿过招,也总能打到百来招外去。

  但真要动手,其实碧莲一记御剑术,庞梅儿就得扑街了。

  然后陆森收回了手。

  雪女见状大惊:“郎君,请搭救女娇,我确实是欺骗了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女娇并没有错。”

  说罢,雪女蹲跪在陆森的面前。

  陆深没有好气地说道:“这狐狸强着呢,就算把我吸干了,估计她也醒不来。”

  “那怎么办?”女娇有些恍惚,随后她站起来,脸色一正,严肃说道:“那我也把自己的灵气也渡过她。”

  “你不怕再次失去意识,甚至消失?”

  “不怕,只要女娇醒来,她应该能找得到方法救我的。”

  “她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如真有方法救你,断不会到如此地步。”陆森呵呵笑了两声:“你们只是互相换命罢了,而且灵气来回输入输去,可是有损耗的。”

  雪女微笑起来:“那也不怕,不把她救醒,我心不安。”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犹豫,说完话后,就要上前按着狐狸的嘴角。

  陆森伸手抓着她的手腕,拦住了她,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试试其它办法。”

  “郎君还有其它法子?”雪女大喜,她再次向陆森行成福礼,恳求道:“还请快些,我怕女娇撑不了多久。”

  “放心,刚才我把自己大半的灵气都渡了过去,她应该至少还能撑很长一段时间的。”陆森没好气地白了这女人一眼。

  雪女顿时反应过来:“对哦。”

  等等,为什么突然这雪女看起来,有些不太聪明的样子?

  难道她之前的聪慧和机灵,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陆森眯眼盯了雪女好一会,害得后者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说错了什么话,回想了半天也没有搞明白。

  过了数息,陆森把视线收回来,笨点就笨点吧,这雪女忠诚度挺高的,很难得的。

  然后他指了指巨兽旁边的几个石头圆柱子,问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的?”

  “等我看看。”雪女绕着柱子外围飘了一圈,再回到陆森的身边:“郎君,这些石柱是结界基点,我对结界不算太熟,但也能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一个防止什么东西快速泄露的结界。”

  哦……陆森明白了。

  越是强大的式神,在这场天地灵气枯竭的浩劫中,受到的影响就越大,灵气肯定流失得更快。

  比如说中原最强的修行门派蜀山剑仙派,就是最先灭掉的。

  这六尾狐实力强劲,它的灵气流失速度应该比正常式神快上许多,所以这才躲到地底,再弄了个结界,让自己的灵气消逝速度慢些。

  然后进入沉睡,以期望醒来后,天气灵气枯竭的浩劫已经过去。

  类似普通动物的冬眠那样。

  结果……天地灵气枯竭的时间比它想像中的更长得多,以致于他睡着睡着,就醒不来了!

  当然,这只是陆森的猜测,具体的情况,还得等这头狐狸醒过来,才能确定。

  “它的方法其实挺好的。”陆森从自己的系统背包里把木栅栏拿出来:“那我们就给它围一个能创造灵气的环境出来。”

  “对哦!”雪女猛地拍了拍手:“洞府之术圈出的地界,算是仙地儿,是能自己产生灵气的。郎君,你真的太厉害了。我也来帮忙。”

  陆森笑笑,将一些木栅栏也交给了雪女。

  两人很快便把白色巨兽连同那几根石柱子一起围了起来。

  在木栅栏合拢的那一瞬间,系统家园算是正式建成,微弱的灵气开始在那个小小的方块地中产生。

  雪女眨巴了两下眼睛,扭头看着陆森,说道:“郎君,我能不能也时去待一会。”

  她毕竟是‘能量生物’,是要长期吸引灵气才能维持身体的。

  穿上羽衣后,灵气的流逝速度大为减少,但依然还是有所流失的,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吸取过灵气了,现在已经感觉到身体有些劳乏。

  “想进就进呗,我又没有制止你。”

  “多谢郎君!”雪女欢呼一声,飘进了这小小的系统家园中。

  陆森站在外边,说道:“那你留在这里照看狐狸就好了,她什么时候醒,你再来通知我。”

  “好的,郎君。”雪女笑兮兮地摆摆手。

  然后陆森就离开了这个空洞,转身进入矿道,然后上了地面。

  他很放心那只狐狸,也不担心对方醒来后会闹事。

  睡了那么久,就算有灵气能让它醒来又如何,小院子产生的灵气并不算多,那只狐狸体内的‘灵气海’干涸得厉害,要想回复到鼎盛时期,没有个两三个月根本不可能,这还是陆森让他继续待在里面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这狐狸醒来后,是没有多少威胁的。

  而且陆森还暗藏了个心思,那个系统小家园,雪女确实是有进出的权限,但狐狸是没有的。

  它醒来后,凭着那具虚弱的身体,根本不可能从里面出来,因为它打不破系统家园那看不见的防御墙。

  系统家园即可以御外敌,自然也可以困住里面的人。

  能不能进出家园,全看陆森的态度。

  陆森出到地面,把暗道掩好,再弯弯绕绕上上下下好几圈,转出正厅,便看到庞梅儿端坐在正中央,黑衣家将们在她的后面两侧排开,而在她的对面,端坐着几个外人。

  他再定睛一看,发现赫然就是平津源、在原良美以及安倍亚日三人,还有数名他们的仆从。

  虽然山脚已经被高高的城墙给围住了,但庞梅儿得到了陆森的‘授权’,是可以轻松拆拿各种方块的。

  只是她不能像陆森那样,把方块都收进系统背包中。

  所以她个人要在城墙上开个门,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陆森走过来,庞梅儿余光见到了,便起身说道:“官人,你睡醒了?”

  “刚醒过来。”

  陆森和庞梅儿怎么说都是关系亲密的夫妻,两人的智商都又挺高的,所以要打配合相当容易。

  若是换作碧莲和金花过来,那情况就不妙了……

  陆森走过去,庞梅儿立刻将主位让给了陆森,她自己站在旁边。

  “欢迎三位来到我新建的海外道场。”陆森抱拳轻笑道:“实在抱歉,我之前消耗的灵气有些多,有些困倦,便从昨日午时睡到现在,没能迎接三位,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三人急忙还礼,连说不敢。

  在来之前,平津源他们三人就已经想过了,应该能看到陆真人的仙法手段。

  但没有想到,事情依然还是出乎他们的预料。

  之前陆森确实是在难波町里演示过洞府之术,两楼小木楼片刻就起来了。

  但现在是什么……巨大的城墙将两座山峰都围住了,从外边根本看不到墙后到底是什么。

  他们只得在外边下跪呼喊陆森的名字,好在声音够响亮,这地方又安静,被庞梅儿听到了。

  否则他们根本进不来。

  因为没有普通人能爬上近百丈高的巨墙。

  而且在进来的时候,他们走过新开辟的城门时,也悄悄用脚步量过了,这堵城墙的厚度,至少有十五丈以上。

  这么高,这么厚的城墙!绝对不是凡人可以打得下来的。

  修行者的道场,防守手段都是这么夸张的吗?

  平津源是三人的‘头儿’,他走前一步,拱手说道:“恭贺陆真人道场建成,请问可有名字了?”

  陆森想了会,说道:“这地方既然是出云,就随你们东瀛的习惯,叫出云道宫呗。”

  三人互相看了眼,随后安倍亚日走出来,问道:“陆真人,我家在此时也有处神社,培养有一些出色的巫女,可否让她们过来侍奉?”

看过《这个北宋有点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