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极品公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浪子男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 浪子男人

  就在叶无道和何解语一片春色盎然的时候,手持妖刀的龙玥却带给那群倒霉的青狼帮残余最恐惧的杀戳,就像是数倍偿还刚才他们带给何解语的恐惧,他们面对那个拿刀的清秀女孩有着无以复加的惊恐——一般来说当你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劈成两半后一般都不会太镇定。/Www。Qb⑤。C0m

  纤细的素腕拿着一柄流传百年妖名的长刀带起一丝丝血腥的长线,那是刀锋划破肌肤而绽放的鲜艳画面,流溢诡秘光芒的妖刀村正在龙玥手中逐渐展现疯狂的嗜血,偌大空旷的废旧厂房砍断的手脚肢体四处乱舞,鲜血迅速染红地面构成一幅唯美的画面。

  拔刀飞舞的龙玥有着妖艳的魅力,一场血腥的群魔乱舞真实演。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一旁的男女正在进行零距离的缠绵,龙玥在清理干净这些原本就应该打入阿鼻地狱的垃圾后,凝视着诡异的妖刀村正怔怔出神,原本明亮的眼眸渐渐泛红,经过一段时间后才恢复正常。

  正当叶无道撩起何解语的裙子把手深入那神秘地带时,身体颤抖的豪门千金终于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猛地推开嘴角悬挂浅浅笑意的叶无道,瞪大眼眸愤怒道:“你想要干什么!”

  “你说呢?”叶无道重新将受惊的何解语揉进怀抱,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另一只手将她的纤腰紧贴在他地腹部。

  “你这个卑鄙的色狼!你和那帮人有什么分别,同样是想要我的身体。只不过你比他们更加虚伪更加阴险而已,你这个伪君子!你给我滚开,要碰我!”何解语使劲捶打叶无道的胸口挣扎道。

  叶无道深邃地眼眸瞬间冰冷,笑意愈加无辜。只是无辜得有些苍凉,他没有想到这辈子会有人说他是一个伪君子。淡笑着摇摇头,叶无道轻轻放开那具颤抖温润的身体,默默走开,女人是用来疼的,这一点是叶无道从小就信奉的准则,虽然可以对女人用一些手段,但是绝不会真正动粗。

  抢劫银行的时候杀死一帮保安是畜生,因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残酷社会,为了生存的底线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比如别人的尊严或者,生命。但是看到女业务员姿色不错便强奸了她,那就是畜生。

  在商场上用尽一切阴谋诡计骗取朋友、亲人、敌人财富那不是畜生,因为世界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斗兽场,为了被淘汰就需要使用一些聪明才智证明自己,但是你欺骗女人的感情纯粹地利用女人,那就是畜生。

  男人有自己的游戏规则,这一点没有错。但是一旦肆意侵犯女人,那就是错。这就是叶无道地为人处世法则!

  如果说冰冷残酷的他还有一丝温柔,那一定是为了女人,也许是女人的微笑,也许是女人的眼泪。

  当叶无道放开她的时候,何解语就感到心一阵抽痛,其实那些气话一说出口她就有些后悔,只是倔强的她绝对不会道歉认错。只是那种淡淡的惆怅在两人地距离越来越远的时候越来越浓,浓的化开。这使得何解语眼泪再一次滑落脸颊。

  只是已经黯然转身的叶无道已经看不到这一幕。

  “真正的女人,不会像骄傲的公主般张扬着自己的身价,她会像高雅的贵族般安静地闪烁着自己的光芒。”

  叶无道走向远处脸色不悦地龙玥。没有回头淡淡道,“女人就像一杯酒,太过浓郁会让男人感到压抑而选择放弃,流动的韵味只能在在细水长流中慢慢体会。”

  “难道你不是和我一样吗!太过锋利强势的男人就像闪耀地钻石,无时无刻不散发耀眼的光芒,而如珍珠般安静缓慢宁静的男人才是真正让女人安心的男人,你就是那种在任何地方都是刺伤别人的钻石!”

  哭泣的何解语朝叶无道的背影大声喊道,似乎是想挽留什么,又像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安心的借口。她其实和叶无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一样从骨子里透出骄傲,一样喜欢自我为中心,一样多才多艺,一样对感情霏着自己的执著,只不过叶无道比她更加老道更加狡猾而已。

  早就对何解语有所不满的龙玥手中妖刀微微扬起,如果不是叶无道的眼神阻止么几秒钟后何解语就再没有对叶无道发泄的机会,永远没有。

  “也许吧,以后出门最好还是让你的私人保镖离你近一点,那并不会污染你的眼睛。不过,我想以后杭州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因为杭州的黑帮已经成为太子党的囊中之物!叶无道走到龙玥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眼神迷离,轻声温醇道:“我们回去吧。”

  叶无道偶尔流露的伤感总能够让女人狠不下心,常人无法想象的经历让本就狂放的他成为真正的浪子型的男人,总会不经意间让女人觉得心中有隐痛,一种想要予以关怀的心疼,虽然,女人们成天总是口口声声地要着“安全感”,但是“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这样的男人总能够让无数的女人如同飞蛾扑火般扑入怀抱,他的小姨杨宁素如此,蔡羽绾也是这样,这种味道是成熟女人的最爱。

  何解语其实内心对横空出世扮演了英雄救美的叶无道充满感激之情,否则也不会失态的将自己的初吻献给他,何解语虽然不介意在爱情的战场上玩暧昧,但是仍然在开放中保留东方女性的传统。但是叶无道却不是她真正钟情的那种事业型男人,这一点是她内心无法消除的疙瘩。

  望着渐渐远去的叶无道,这样的浪子男人也许因为走了太远,一般来说他们的牛仔衣总是布满褶皱的泛白,在一群华衣锦绣的世界中很惹眼,如同一匹孤独远行的独狼。浪子型的男人喜欢低着头,默默注视着手指间一圈一圈晕开的烟气。生活的磨练,岁月的沧桑,眼神也就不仅仅是深邃了,还透着锐利,应和着浓得化不开的感情。

  也许叶无道更加不同,他的那种温柔是何解语说不出来的味道。

  虽然没有见过叶无道抽烟的姿势,但是何解语很向往,就像小的时候向往神秘的白马王子骑着白马来迎接公主。

  叶无道苦笑了一下,打野战看来是泡汤了,征服何解语这样的女人固然能让他拥有巨大的成就感,但是面对高傲公主般的她叶无道总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他是一个很相信预感的人,事实上未来带给叶无道无穷麻烦的正是这个东方集团这个庞大商业帝国名义上的未来继承人!不管是商场上,还是情场上。叶无道再聪明也无法预知未来,这是遗憾的地方,也恰恰是精彩的地方。

  叶无道已经算准时间何解语的私家保镖就要到达这里,和龙玥走出废旧工厂不久就有十二个身形矫健的保镖开着三辆车赶到,站在一个高点望着步伐有些混乱的何解语在一群人的护送下坐上车,叶无道舒了一口气,看来斩草不除根果然是祸患无穷啊。

  “她其实是喜欢少主的。”龙玥将妖刀放回刀鞘淡淡道,女人的直觉往往准确的恐怖。

  “无所谓。”叶无道望着车辆扬起的尘土有些惆怅,但仅仅是惆怅而已,因为他对何解语并没有放入太大感情,但是他知道和她之间的纠缠现在才真正开始。

  龙玥凝视着这个占有自己的男人,嘴角悬挂着满足的微笑,对于孤儿的她来说能够每天注视自己心爱的男人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她喜欢这个少主的全部,喜欢他在三年诸多凶险局面中用那个深情而带着西部的苍凉的声音微笑着告诉她“不用怕”,那种温柔不是时下流行的小男生歌手白皙的脸、温室里长大的身骨,那是最坚强的温柔。

  她会为了他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

  是他,轻轻的告诉她,以后是他一个人的女人,名字叫龙玥。

  中国南方一幢别致别墅,

  东方集团的总裁何封崖在挂掉电话后重重松了一口气,在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绑架后他马上就给杭州市政府和省政府高层通了电话,可是他也知道很多时候远水是解不了近渴的,文雅镇定的他在三十年的商场沉浮中都没有如此失态,桌上的青瓷茶杯被他摔了一地!

  不要说是一亿,就是十亿他这位中国富翁排行进入前三甲的父亲也肯出,在妻子过世后他就将所有的感情寄托在这个宝贝女儿身上,所谓的财富、权力、荣耀对于沉醉古典文化的他来说都是一场浮云。

  “叶无道,这次我何封崖欠你一个人情!”

  最新全本:、、、、、、、、、、

看过《极品公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