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极品公子 > 第二百一七章 太子党叛乱 上

第二百一七章 太子党叛乱 上

  恨不得杀了叶无道的夏诗筠在确定这位神话集团的掌门人确实不清楚那包物体的确切通途后强行将杀人的冲动压抑下去,尽量保持还算不太难看的微笑缓缓道:“这种东西其实你想用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你要是觉得一定要买两包我一点都不介意。//WwW、QΒ⑤.c0m\\”

  更加可恶的是叶无道在把那包物品准确地偷偷扔进一位刚才笑得最邪恶的小青年的推车里,用暧昧的眼神望着夏诗筠那无比诱人的大腿交汇处,看来刚才这个家伙明显是在装蒜故意让她出糗。夏诗筠转身看到那个刚才色迷迷眼神狠狠盯着自己胸部看的猥琐青年正在结账台慌忙的解释那包不明物品的来源,巨型超市整个付账区附近的人都在用怪异的眼神注视那个满脸通红的可怜家伙,被叶无道整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刚才被自己笑话的家伙让他丢人现眼。

  背对着叶无道的夏诗筠看着那个手足无措的猥琐青年的狼狈模样,嘴角悄悄爬上一抹会心的笑意。

  叶无道其实并没有主动买什么东西,反正就是跟着夏诗筠转悠,在食品区东挑西选的叶无道在众多家庭主妇面前洋相百出后被夏诗筠“勒令”不准再开口,夏诗筠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将林家玩弄于鼓掌并且扬言要挑战孔家而且实际已经采取行动的家伙竟然连番茄都认不出来?!这个昨晚轻易向自己展现“杀人是一种艺术”的太子竟然青菜和大白菜到底有什么区别?!

  不过当夏诗筠看到叶无道被数量骇人的众多物品“淹没”的时候,心头的那股恶气总算是小小地释放了一回,和这种生活白痴一同逛超市绝对是糟糕透顶的决策。回到“江南烟雨居”的别墅一路上夏诗筠都被附近地邻居叔叔注视,毕竟荣获中国十大青年荣誉称号的夏诗筠也算是个明星人物,谁也没有听说她什么时候冒出个护花使者。

  尴尬的夏诗筠回到别墅便把那些昨天换下来清洗后晾晒的衣服拿下来。当她看到叶无道那块价值斐然的淡蓝色手帕后有些茫然,在上海呆了这么多年精通时尚和奢侈流行的她当然知道这快手巾是拥有显赫背影的艺术品,因为这款英国皇室手工年产只有六块的手巾根本就不是商品,而是艺术品,但是那个家伙却可以那么毫不在乎的去擦拭一个小女孩地眼泪,这也是她肯帮叶无道清洗衣服的唯一原因,当她看到叶无道陪着小女孩玩耍的时候,她宁愿相信那个叶无道不是现在的叶无道。

  张牙舞爪的女人往往外强中干,是真正被男人征服的践踏者,胆小天真地女人,却在不经意间受到男性世界的保护,这一点。叶无道很想告诉那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但是继而一想,这样一来岂不是没有征服的乐趣?坐在大厅里看财经节目的叶无道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显然对方在听到叶无道这个异性的声音后马上提高了警惕,最后系着围裙的夏诗筠从厨房跑出来一把夺过电话,有些心虚道:“她是我地一个。一个……普通朋友。”

  “你也有能够把他带进别墅的异性朋友?别怕,说,大不了我叫警察。”

  那个几乎用尖叫形容的声音就连看电视地叶无道也能够一字不差的听进耳朵,不禁有眼好笑,警察都得给我这个正宗恶人让道,叫了也没用。夏诗筠只好忍气吞声慢慢和她解释,等到电话那头的女人将信将疑的说还要来别墅一趟的时候。叶无道终于“善意”提醒道:“菜糊了。”

  惊呼一声地夏诗筠赶紧挂掉电话去厨房“处理后事”。

  等到夏诗筠就要准备好晚饭的时候,门铃响起,叶无道一脸慵懒的走去开门。那张熟悉的容颜让他略微诧异,在干掉孔奇华那些开车跟随从林家出来的夏诗筠的保镖后,这个时尚女人曾经用那辆蓝色宝马和叶无道飙车。那个女孩见到这个事后一直让她恋恋不忘的叶无道更显得惊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叶无道对时尚和经典的掌握程度再一次让他在这位浙江白领女性中最泼辣的一位身上所向披靡,虽然算不上马上就让李依菲一见钟情投怀送抱那么夸张。但是也足以让这个原本就对叶无道飙车技术崇拜有加的时尚擒青眼相看,而且对付有小资情调倾向的女人叶无道更加是强项,从莫奈的油画到摩纳哥奢侈品展,再到奥木海默家族的钻石王国,信手拈来的叶无道把浙江白领单身俱乐部最难相处的李依菲“驯服”得没有一点脾气。

  夏诗筠孤单的把所有饭菜搬上饭桌的时候,看到李依菲正聚精会神听叶无道向她讲述怎样鉴定香水,叶无道亲自示范验证李依菲今天擦了什么香水的时候,夏诗筠明显看见李依菲眉宇间的妩媚风情,两人的几分钟里笑声比叶无道和夏诗筠单独相处一天多时间的笑声包括冷笑都要多。

  在饭桌上夏诗筠也完全成了多余的角色,李依菲边听叶无道讲解香水世界的深奥边给他殷勤夹菜,叶无道也是对这份在夏诗筠身上注定没有可能的温柔全盘接受,不过这个女人对西方名著的见解确实有番独到的见地,反正叶无道是一个能够用英文作诗的“文学大盗”,两人自然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

  精通古典文学而憎恶西方名著的夏诗筠一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心底咒骂李依菲重色轻友的夏诗筠匆匆吃完饭把两个相谈甚相见恨晚的“狗男女”晾在桌上,独自去大厅看电视,但是李依菲银铃般的娇腻笑声和叶无道富有磁性的轻笑让她的心境再一次掀起阵阵涟漪,最后她只好去二楼的书房写字。

  等到她写完一篇《兰亭序》下楼准备清理残局的时候却发现立誓决不踏进厨房一步的李依菲正在手忙脚乱的清洗餐具,无语的夏诗筠不禁怀疑叶无道是不是给这个一向以大女子主义自居的李依菲下了什么蛊,在李依菲成功摔碎第三只盆子后夏诗筠终于走进了厨房准备给这个无药可救的女人进行最后一次挽救。

  “依菲,你是不是喜欢叶无道?”夏诗筠淡淡问道。

  “应该还没有吧,算是一个女人对优秀男人的好感,不,是极其优秀的男人。你不知道要找一个谈吐优雅、学识渊博同时又浪漫温柔、年轻有为的男人有多难,那就叫做大海捞针!这次我可不能错过,要不然说不定这一生就再也碰不到这样的男人了,就算是一夜情,这样的男人我也肯。”李依菲抱着小手一脸幸福道。

  “花痴!还一夜情呢,你知道他是谁吗?知道他的背景、他的身世吧?你就不怕被人家卖给一个山沟沟的农民当媳妇?”夏诗筠泼冷水道。

  “他是叶无道啊,嘻嘻。”李依菲顽皮笑道,突然十分紧张,“叶无道怎么会在这里,你们不会是有什么关系吧?诗筠,你可是已经有了一个孔奇华,可不许见异思迁哦。”

  夏诗筠叹了一口气道:“傻丫头,这个你口口声声挂在嘴边的叶无道就是拒绝清华北大高考状元,就是神话集团的现任总裁,就是叶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就是现在那个将杭州城闹得满城风雨的太子党的太子!你如果觉得自己能够像征服其他男人一样成功征服这个叶无道,我一点都不介意你晚上和他来一次一夜情!”

  在夏诗筠书房上网的叶无道再次领略东方冷羽的强大实力,凝视着屏幕上那张冰冷的容颜,叶无道笑道:“不知道这次是给我报喜还是报丧。”

  “你还能笑得出来,果然不愧是让我好奇的男人。既然能笑出来一种可能就是你还不知道如此太子党已经开始集体变异,第二种可能就是你已经知道并且想好对策,我不相信能够走到今天的叶无道会是第一种可能,那样的话我的眼光就值得怀疑了。”

  东方冷羽那清脆冰冷的嗓音让叶无道觉得最适合大珠小珠落玉盘这句话。

  “我知道。”叶无道靠在椅子上托着腮帮淡淡道。

  “没有想到革命的堡垒都是从内部突破这句话竟然会应验在被你统帅的太子党身上,说实话我很失望,当初你放弃刚刚成型的太子党交给林傲沧等人我就觉得不妥,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我以为你会对这些人进行起码的控制或者制衡,但是你自己看看这几个月你都干了什么,神话集团你可以用蔡羽绾牵制陈影陵是没有错,但是你想想你有谁在广东省能够制约林傲沧?”

  叶无道面对东方冷羽第一次失态的责问,淡淡道:“所有事情都是我的黑道棋局中的步骤而已,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给你四个字——破而后立!”

  最新全本:、、、、、、、、、、

看过《极品公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