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奋斗在大明 > 第八十七章 就急之策

第八十七章 就急之策

  第八十七章  就急之策

  周梦臣几乎要跳起来说道:“这实在是不行的。最少五十万两。也要将今后的钱分清楚,那些是朝廷的,那些是大同的。总不能都像今日一般,一有钱,你就来抢吧。”

  方钝也叹息一声,说道:“我也不想,只是朝廷的缺口就这么大。这还不够用的。三十万两留给大同已经不少了。你不是当过顺天府尹,顺天府有这么多钱吗?”

  周梦臣说道:“大同不是府,大同是镇,是大同镇。是边镇。怎么能与一个府相比啊?是要养兵,是要直对鞑子了。”

  方钝说道:“我知道,不是可以拨一些粮食吗?反正而今西山运河通了,粮食耗损也低了很多。运输的时候也方便。你放心,你只要提了要求,一个月,不,半个月之内,给你运到。”

  周梦臣一阵无语,似乎如果不是西山运河开通,将粮食运到大同消耗大大降低。似乎方钝连这个都不给他。

  周梦臣说道:“方叔,咱们这关系。你能不能指一条明路?这一点钱,很多事情都做不下去的。”

  方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复套吧?”

  周梦臣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方钝会说出这样的话。

  方钝淡淡一笑,说道:“你在大同位置上太执着了。你说说,你有几次能离开大同高升,最后还是留在大同。不是这个,还有什么原因?”他轻轻一叹,说道:“当年曾铣为三边总督,我是在太仆寺,与曾铣打过交道。复套之事,你有心,我也愿意支持一二。只是我这里实在是缺口太大了。当然了,如果你真能点石成金,给我解决了一部分问题,我不是不能手下留情的。”

  周梦臣听了,心中暗道:“是在这里等我吧。”

  好在周梦臣已经准备了一个方案。能在短时间提升朝廷的资金。

  当然了,这方案说神奇也不神奇,就是后世各国都在用的方案,就是印钞票吗?

  无非是而今钱,不是纸币,印钞的时候需要因地制宜搞一点点修整。

  周梦臣四指合拢。从袖中抖出几个钱币。说道:“方叔可曾见过这个?”

  方钝拿来一看,上下打量,在指尖翻滚一下,说道:“天下银子,没有我不知道的。是平库银,关平银,漕银,金花银,乃至于各省的银子,我都了如指掌,这银子,是最近几年才出现在市面上的,而且数量不多,分为两种,一种是双柱,一种是十字。”

  方钝细细看了一下,将几枚银币分开,说道:“这几枚是双柱,这几枚是十字。”

  周梦臣不得不佩服方钝的专业素养。双柱是西班牙银元,十字就是葡萄牙银元。当然了,周梦臣也不大确定。因为十字造型的银元太多了。唯独双柱有西班牙国王的雕像,并有两个柱子。象征着直布罗陀海峡。

  这些银币大规模流入中国,是在万历年间的。但是双屿之战,就已经证明了,东西方贸易已经存在了。只是还没有大规模流入。

  周梦臣说道:“这一个银元在七钱左右,但是我听说江南有些地方,拿这个当一两用。这还不是纯银。”

  方钝捏了捏,用指节切了一下,说道:“最多九成银子。”他将银元将放在桌子上,说道:“你的意思是,钱息。”

  “对。”周梦臣说道:“以七成银子铸成银元。去除工本,最少能赚两成,一两银子可以赚两钱。一百两就成为一百二十万两。如果再如这银元,仅仅造七钱的钱,赚得更多。”

  方钝说道:“你这是铸大钱啊。”

  周梦臣说道:“不错。”

  方钝有些犹豫,中国历史上什么样的政策没有,铸大钱的政策不是有一个朝代两个朝代办过,而是几乎所有朝代都办过。方钝更是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只是他沉吟片刻,就是饮鸩止渴,也只能这样做了。毕竟方钝知道,朝廷需要一笔大钱。即便周梦臣将大同两百多万两一分不剩上缴,也未必够。

  张经在东南被弹劾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张经几乎将东南士绅得罪了一遍。原因有几个,第一张经手段严厉,难免有误伤。毕竟东南大老爷们,家里有产业的都与海上有联系。这一次在他们看来,虽然是玩脱了。但也不能连孩子一起泼出去啊。

  第二,就是张经一方面平定倭乱,一方面还努力保证东南赋税按时抵挡京师。

  这让东南怨声载道。毕竟一方面遭受倭乱,伤亡不小,另外一方面,他们还有筹集抗倭经费。毕竟朝廷还指望东南赋税的,让朝廷给东南拨款,想都不要想了,最后还要给朝廷缴纳赋税。虽然而今情况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东南正常赋税。但是东南赋税却没有一点免除。

  他们自然很不愿意。

  这种情况方钝不知道吗?

  他知道。但是这是张经离京之前,内阁交代给张经必须完成的任务。无他。以大明而今的经济体系,根本就是大明不能无一日无东南赋税。张经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完成的任务,是与平倭相当的重任。

  其实,方钝在经济上的眼光,还是不行。 他只知道滥发货币是有害的。但是在周梦臣看来,完全不是那回事。

  甚至在周梦臣看来,以大明而今经济状态,应该增大货币投放量。甚至货币投放量的不足,依旧严重限制了大明经济发展。中国原产的银两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少。

  虽然周梦臣怎么研究经济学,但是也知道,货币发行量与经济之间,是有关系。随着经济体量的增大,货币应该适量的加大发行。至于适量是多少,周梦臣不知道。但是周梦臣知道一点,就是大明而今货币供给量严重不足,甚至有一点点通货紧缩。

  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同样是大量货币输入,西班牙直接躺了。但是大明却有了纸醉金迷的晚明。

  方钝将银币再次拿了出来,说道:“其实即便是按你的办法来,也收益也是有限的。因为各地的银子,也不是纯银。甚至有些成色比这个银子都差。如果按你的三成配方,钱息也就是一成多一点。铸钱的话,还是有耗损的。”

  周梦臣说道:“何须铸钱,用压制不行?”

  方钝说道:“压制。”

  周梦臣说道:“具体情况,我将来详细给方叔说,不过,这个办法即便有一成钱息,我可以将大同所有的银两换成银元。最少有二十多万两钱息,留大同五十万元,不多吧?”

  方钝说道:“好,如果你真能做到这一点。我答应你。”

  毕竟这个办法如果能推行的话,给方钝带来的利益,绝对不是区区二十万两银子。即便而今户部银库之中空空如也,方钝也有足够的手段,将市面上的银子,弄到户部银库之中,还出来就是银元了。

  不过前提是,周梦臣办法足够低成本。能保证有足够的钱息。

  周梦臣说道:“那大同上缴赋税怎么说?”

  方钝微微一笑,说道:“你想怎么办?”

  周梦臣说道:“田赋全部上缴,不过商税要留在大同。”

  方钝说道:“可以,不过我会派人接管罐头这一摊子。他们会交商税,不过利润直解户部。你如果答应了,其他的都没有问题?”

  周梦臣听了先是一怒,觉得方钝太过分了,随即想到了什么。心中暗道:“这么大一块肥肉,我定然是留不住了,不过,户部能留住吗?我就不管了。”

看过《奋斗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