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天工 > 第二十五回 休妻索聘急相逼

第二十五回 休妻索聘急相逼

  出了城,包有才摆开架势就准备跑,李彦微微笑着摆了摆手:“不用担心,他们不敢追的。\\WWW。qb5、coM”

  李彦好整以暇地回过头,透过尚未关合的城门缝隙,看到那个护院打扮的人在和陈小旗解释什么,并递了张纸过去,又过了一会,才转身离去。

  在转身的时候,那人似乎抬头向城外看了一眼,目光冰冷。

  “走了……”包有才声音微微颤抖着道。

  李彦点了点头:“他们想暗中下手,如今被我们现,又在城门口留下痕迹,自然不敢继续来追。”

  听到这里,包有才他们才吁了口气,庆幸不已。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李彦看着缓缓关上的城门,知道不会再有人追出来,但还是不敢放松,这件事不会这样就完的。

  到底是谁呢?王好贤?不太像,毕竟他认为自己是徐光启的学生,不敢这么乱来,何况双方还有后续交易,闻香楼要的韭黄、番薯只有李彦才能提供。

  此外还会针对他们的,只有周彪,或者是想要这一百两银子的。

  不管是谁,如果对方还敢再来的话,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李彦嘴角浮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招呼包有才他们赶紧回家。

  城门关得早,李彦他们回到小直沽时天刚擦黑,远远就看到昏暗的茅屋中,似乎晃着几个身影。

  “二丫!”李彦心头一惊,几乎是跑着冲向门口,听到二丫在旁屋里应了一声,才松下一口气来。

  这个总喜欢甜甜微笑的女孩,已经在李彦心中占据重要地位,他也不理会外间那几个人,立即跑进旁屋,昏暗的光线中,隐约可见女孩微微的笑容,分明有些勉强,眼脸处特别亮些。

  李彦心中一疼,走上前去将二丫娇弱瘦削的身子搂在怀中,温语安慰道:“姐,三娃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李三娃!”外屋猛地响起一声怒吼:“你们姐弟两竟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也罢,我严家可不会要这样的媳妇,今日宋里正也在,这是休书,就这么吧!”

  感觉到二丫的身子僵了僵,从他怀里钻了出去,李彦不由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姐弟俩亲热一下关他何事?”

  “他们是严家人,”二丫脸上笑着,声音却有些颤抖:“姐、姐不嫁人了。”

  李彦这才想起来,二丫并非李三娃的亲姐姐,而是李家的养女,从小便和邻近大直沽的严家许了亲,不料严家这些年靠着贩卖烧酒,渐渐兴旺,已经数次提出解除婚约,李母自然不肯。

  如今李母去世不过数日,严家却是直接上门下了休书。

  李彦看到二丫一边笑着一边流泪,心中已是怒火蓬勃,他能想象在这个时代,未婚被休将对女孩造成多大的精神伤害。

  严家即便要这么做,完全可以私下协商,他们却在李母尸骨未寒之际,大张旗鼓,吵吵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

  “宋里正、陈阿婆,你们可都看到了,非是严某嫌贫爱富,实在是这未过门的媳妇太不检点,不仅家中常有不三不四的男人进出,还与并非嫡亲的义弟当众搂抱,他们整日生活在同一个屋里,天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

  “严伯,”李彦走到门口,冷冷打断了那个四十多岁男人的“表演”,突然笑了笑:“严伯既然并非嫌贫爱富便好,免得将来后悔。”

  说着便将那张被二丫攥得皱起的婚书递了过去:“从今而后,二丫便和你严家再无半点关系,也请严伯好自为之,若是再有那毫无根据的蜚短流长,呵呵,可别怪李某不客气。”

  明明李彦是微笑着在说话,严明却感到阵阵寒,想起眼前的少年曾经是喇唬,昨日还打了横行南市的周老虎,不禁有些胆怯,连忙将婚书收回来,干笑了两声:“嘿嘿,严某说话,向来有根有据,此事虽由我严家提出解聘,但错在女方,按理还要退还当日的聘礼。”

  严明知道李家没钱,他是看上李彦刚得到的那五十亩地,虽说土地贫瘠,种些高粱酿酒却是可以的,总要比这傻小子拿来种什么番邦的无用之物好些。

  “这也是正理,既然婚约解除,聘礼总是要退还的,”陈媒婆捏着绣花的手帕,在身前挥了挥,故作热情地笑道:“当日定亲是老身做的中人,严家出了五斗上好的麦子。”

  严明和陈媒婆都打眼瞧着李彦,看这屋里连坐的凳子、照明的油灯都没有,知道他还不起这个聘礼。

  “三娃啊,看你家现在情况也不太好,没有麦子我看银子也行,没有银子,也可折作其他财物或田地,严员外,你觉得呢?”陈媒婆挥着手帕,“温语”说道。

  李彦笑了笑,原来是看上了那些田地,虽说贫瘠,到底种过庄稼,要好过那些荒地。

  人心险恶啊!李彦不禁暗自感慨,这两个人不顾李母尸骨未寒,便上门欺凌孤苦无依的姐弟俩,不仅要退婚,还要谋取李家的地产,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他们都没想到李彦早就今非昔比,注定是要失望了。

  “宋里正,你怎么说?”李彦转过头,看向早上还热情相待的小直沽里正宋盘,按说都是一个村里的,理该相帮才是。

  宋盘早已从徐管事那里了解到旱地的情况,对于自己早上的行为感到非常羞耻,闻言冷冷应道:“五斗上好的麦子值银二两,可买上等田地四亩,下等田地五十亩。”

  李彦看到包有才和郑书欲言又止,便知道宋盘是在胡说,他们是吃定自己拿不出五斗麦子,也没有二两银子,最后只能用田地来换。

  “好大的胃口,”李彦笑了笑,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宋盘、严明与陈婆子。

  乍一接触李彦的目光,严明不禁有些慌,嗓子里出尖叫:“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若有麦子,便马上还来,不然就用田地换。”

  “哦,麦子,不知道这点银子能买几斗?”李彦微微一笑,手腕翻动,亮出掌心托着的一锭鸡蛋大小,足有三四两的银锭,另一只手也高高举起,装着散碎银子和两吊制钱的布袋沉甸甸的悬在空中。

  昏暗的光线中,严明等人都看到银锭淡淡的光泽,不禁都愣在那里。

  虽说三四两的银锭他们都见过,那沉甸甸的钱袋看上去也就最多几十两银子,不算离谱,只是前后反差太大,原以为李家家徒四壁,没想到李彦随手就拿出几十两银子,顿时都被震住了。

  最见不得银钱的陈婆子已经颤抖地伸出手臂,口中喃喃念叨:“银子、银子、银子……”

  ——————

  ps:友情推荐革命咖啡的《羽林大将军》,书号:12o2o26,再现汉武雄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最新全本:、、、、、、、、、、

看过《大明天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