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天工 > 第四十九集 针锋相对

第四十九集 针锋相对

  ps:第一更,今天自我逼迫一下,如果火箭赢球了,就三更,如何?

  ——————

  “就算可以配匙,窃贼又如何知道锁孔的形状、大小?又如何能无声无息潜入其中,窃走财物?”

  骆思恭执掌锦衣卫,深谙巡查缉捕之道,自然不会像徐光启一般,为某个技术现而激动,开口便道出窃案的关键。\\WWw.qΒ5。coМ//

  就在李彦与徐光启走进锦衣卫指挥使衙门后不久,刚刚得到消息的王好贤急匆匆叫来王兴,劈头盖脸一阵乱骂:“你个小兔崽子,原以为这两天安份,却闯出天大的篓子,你知道李三娃是谁不?他是徐光启的学生,徐光启是谁?那是太子的老师,存心想要闻香教万劫不复是吧?”

  “赶紧的,马上带上银子,和我去给李三娃赔礼,千万不能将事情闹大!”

  王兴知道这个叔叔看上去待人亲厚,其实心狠手辣,忙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也是看到那李三和夏三在一起,商量着将闻香楼的黄金菜弄过去,小侄无法,才想要阻止。”

  “四海居的夏三?”王好贤眯起小眼,语气缓和下来:“就算如此,也不该煽动教民出头,莫要忘了你祖父如今还在滦州的大牢内,便是受教民暴动的牵连。”

  见王好贤的怒火小了些,王兴扬了扬脸:“爷爷在里面,过得比谁都好呢,那些官员差吏还不是都巴结着?”

  王兴的爷爷,王好贤的父亲,也就是闻香教主王森,四年前因教徒聚集京畿受灾的饥民暴动,而被关押在永平府大牢。

  “混账话,让你住进去看看?”王好贤听说此时与黄金菜有关,倒是不再责备王兴,眯着小眼开始思考应对善后之策。

  “为今之计,是让闻香教与李三娃和解,至于黄金菜,只能多出些银子,将食材全都买下了!”

  王好贤眯着小眼,看到天津的大传头余国忠和一个畏畏缩缩的黑皮肤胖子走进房间,顿时又一阵恼火:“余国忠,他就是那个魏大有?猪油蒙心了是不?谁给他的权利,可以随便召集教民的?”

  “少教主息怒,是小的没有管束好手下,”余国忠也是个大胖子,此时弯腰弓背,显得特别卑微,平日在外面可是呼风唤雨,跋扈得很。

  魏大有更是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王兴在一旁使了个眼色:“余大传头,洪同知那边,可将东西都拿到了?”

  余国忠小心翼翼地看了王好贤一眼,摇摇头:“洪同知去时,那些家丁倒不敢反抗,全都束手就擒,只是夏家老三夏熙在那里,说那田庄与里面的东西都是夏家财物,洪大人不敢妄动。”

  “你们怎么办事的?”王兴跳了起来,怒道:“夏三不过是庶出,不受夏家待见,你们怕他作甚?他说是夏家的就是夏家的啊!”

  “可是,夏三的手上有字据!”余国忠无奈地说道。

  “字据?”王好贤脸色一变,双眼眯成了细缝,隐隐有精光透出。

  “是的,”余国忠点了点头:“此外,也未能抓到李三娃本人,许是给夏三藏了起来!”

  王好贤微闭着眼睛,淡金色的睫毛急颤动:“夏三不能动,李三娃……李三娃也不能动……”

  “三叔不用担心,我听周彪说那李三娃与徐光启并没有什么瓜葛,甚至当日一起前往李家的卫学教谕陈义山,还曾说过李三娃不知进退,得罪了徐光启,”王兴在一旁说道,他决定对李彦动手之时,也打探过不少情况。

  “此话当真?”王好贤双眼乍睁又合,挥了挥手,示意魏大有先出去。

  等到魏大有离开,王兴才点了点头:“此事卫学很多人知道,另外小直沽的里正宋盘也说过,当日徐府转给李家五十亩旱地时,徐府的管事曾经讽刺过李三娃,若李三娃真是徐光启的弟子,必不至于如此。”

  “还有,徐光启当日见到黄金菜时,显得非常意外……”

  “此外,徐家的人近日一直在寻人转卖几处宅子,李三娃却在村外大兴土木,为什么不卖给他呢?”

  “而据徐家看门的徐老头说,这李彦之前从未到过徐府,仅有的一次,便是转让田地的那一天,也只是等在门口,然后被徐管事打了!”

  “徐家扫地的丫头也说,似乎曾听到徐光启说起过李三娃,却是叹息此人品行不端、目光短浅,而后出了黄金菜,也只是说看走了眼,似乎并非师生关系。”

  王兴一件件、一桩桩娓娓道来,有秘闻,也有公开流传的,当李彦因为黄金菜而变得名声炫目时,这些信息往往被人忽视,也只有王兴在周彪的影响下,一心复仇,才细细打探,挖出这么多的疑点。

  “少教主,这些事都是四公子交待小的打探的,当属确凿无疑,”余国忠道。

  “好了!”王好贤似乎终于被说服,小眼微微睁开一道细缝,赞赏地看了王兴一眼:“看来,你是做了不少准备。”

  王兴心中一喜:“侄儿记得三叔的教诲,做事前要多方考虑,仔细弄清情况,如今看来,那李三娃与徐光启着实没有师生的关系。”

  “便是真的,那又如何?”王好贤微微睁开眼,轻轻笑了起来:“本座可是听说了,当今皇上喜欢福王,对太子并不待见。”

  “再说,京里头也有咱闻香教的信徒,咱不惹事,可也不怕事。”

  王好贤笑了笑,出指令:“等下,本座便去银鱼厂拜见徐公公,余总传头前往兵备道贾大人府上,与贾夫人说说咱闻香教信徒的惨事,王兴你这次做得不错,等会就给王总兵与几位指挥使准备点仪金,请他们晚上到闻香楼赴宴。”

  “李三娃,既然是你意图不轨在先,可就别怪咱不客气了!”王好贤眯上小眼,嘿嘿笑道。

  ——————

  ps:这一章涉及到很多官员,所以要查很多资料,折腾了很久,总算将天津的职官设置,以及当时任职的人给对上,因此也要对前面的一处作出更正,也就是此时的天津兵备道、按察副使是贾之凤,而之前提到的高邦佐已经卸任。

  此外,前面提到的按察分司,也就是道的另外一种说法,严格说来是道的前身,也一并更正。

  本章所涉及的几位官员,都是当时在任的,还有存疑的包括掌天津民间案件的清军同知、天津三卫的指挥使、锦衣卫下属官吏,到底是何人在任,若是有朋友知道的,恳请不吝指教。

  欢迎大家加群8o6368o1

  最新全本:、、、、、、、、、、

看过《大明天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