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天工 > 第一八六回 孙承宗阅关

第一八六回 孙承宗阅关

  李彦成为辽南巡抚之后,虽然实际管辖的地域并未增加,但名义上的职权却大大增加,正如王化贞以辽东巡抚的身份公然对抗辽东经略熊廷弼,李彦身为辽南巡抚,不仅与登莱巡抚袁可立平起平坐,不再受其节制,且具体事务,也不用请示辽东经略。www。QΒ5、com\\

  广宁大败之后,为了避免经抚失和的情况再度出现,朝廷已经决定不再设辽东巡抚,而只设辽东经略。事实上失去广宁以及辽西走廊,明军的防线已经收缩到山海关一带,也完全没有必要分设经略、巡抚。

  明军如今的战略重心无疑还是在山海一带,新任经略王在晋曾经严词斥责熊廷弼、王化贞放弃关外辽西走廊的做法,曾指出要守关,必须依靠关外的城堡营屯,不可将山河轻弃。

  然而,当王在晋接任辽东经略以后,他的守御战策立刻为之一变,主张放弃关外的土地,竟然提出在山海关关墙以外,再修一道三十余里的重关的作法。

  王在晋的做法遭到宁前兵备佥事袁崇焕、孙元化等人的坚决反对,李彦也上疏极力反对,朝中质疑的声音也很多,这才有孙承宗自请赴关外考察地形,以定战守之策的做法。

  李彦清楚地知道辽西战守之策将会给辽南带来的影响,要是明军彻底放弃了辽西走廊,那么辽南及东江的军事压力会很大,要时刻防备着建奴以主力进攻辽南或者东江,到时可能真的是牵制不成,反为牵制。

  李彦很想找机会与孙承宗谈一谈。但是作为一方巡抚,他已经不能够随便离开辖地,这是非常忌讳的一件事。所以他只能不停地给孙承宗去信,阐述自己的看法。

  虽然辽西不是复辽军地作战区域,李彦还是让参谋部在辽西走廊的地图上进行作战推演,以辽西军为主体。寻找防守地点,以及守御战策。

  情报部一直注意搜集各地的地形情况,辽西也是关注地重点之一,这就使得参谋部的推演有着详实的基础数据,这甚至可能是辽西军都不具备的条件。

  李彦综合了参谋部地推演,写信向孙承宗阐述自己的想法。两人通过信件交谈,到了六月二十二日,孙承宗突然渡海,出现在金州,要与李彦当面交流。\

  李彦在京城时,与孙承宗交往颇多,兵战棋系列也多承孙承宗出力,一年多时间过去,两人的境况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孙承宗已经位居东阁大学士。李彦也是一方封疆,两人都已成为朝廷重臣。

  而此番孙承宗奉旨出关勘察军情。李彦巡抚辽南、东江,两人又都身负着复辽的重任。

  寒暄已毕。两人就直接进入辽西守御方略的话题,李彦请孙承宗来到参谋部地推演室。在完整的辽西沙盘上,分析战守态势。

  虽然兵战棋已经应用了沙盘的原理,但孙承宗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逼真与宏大的沙盘,忍不住感慨道:“俊杰你能在辽南开创如今的局面,也绝非偶然,孙某一直在想,若是由你巡抚辽西,不知会是怎样境况。”

  “下官若是治理辽西,也是防守有余,进攻不足,”李彦笑了笑,道:“下官与参谋们反复推演,都觉得以辽西的战力,还是当立足防守,暂时不用考虑收复失地,更不要想着进攻,进攻需要在坚实防守的基础上才行。”

  孙承宗点了点头:“辽西的防御,大体有三种思路,一种是王经略的弃关外、建重关、守山海,王大人想要在八里铺一带,修建三十里长地重关,以重关,守山海。”

  李彦微微摇头,没有直接评价自己地上司,而是吐了口气说道:“要是给我一百万两白银,我能再练三万复辽军,则辽西当固若金汤。”

  王在晋要建三十里的重关,所需银两开口便是白银九十三万两。

  孙承宗苦笑着摇头:“还有第二种策略,就是防守宁远卫,或者觉华岛。”

  宁远卫与觉华岛位于辽西走廊中部,距离山海关两百里,就守御来说,确实是个好位置。

  李彦点了点头:“觉华岛这个位置很重要,可以与宁远犄角相依,且与长生岛遥相呼应,下官地意思,辽西防线至少要前移到觉华一线,水营方面,辽南可以支援一些,也可以派人参与城堡的修筑,此次建奴四万大军下辽南无功而返,金州、铁工城地堡垒是挥了很大作用的。”

  “金州城地形貌,确实有些特色,”孙承宗点了点头:“此事我们可以再议,另外还有第三种战策,就是在中左所、大凌河、小凌河,以及广宁左屯卫,也就是锦州,广宁中屯所松山一线,构筑锦州防线,这里距离义州、广宁都不远,可以给建奴比较大的压力。”

  “能给建奴多一些压力,自然更好,”李彦想了想道:“其实不用设置那么多堡垒,要是在锦州筑城,以一员大将死守锦州,建奴便不能随意进入辽西走廊,但是锦州的补给难度也会很大,而且很容易陷入被围的状态,非大将不能托付。”

  在于孙承宗的交谈中,李彦现这位后世评价守辽有方的官员倾向于建立一条由锦州而宁远,再到山海关的宁锦防线。

  从防守态势来说,这条设想中的宁锦防线确实比较完备,锦州在前,宁远居中,最后面就是山海关,三者相互呼应,连成一条直线,建奴想要进攻山海关,就必须拔掉锦州、宁远这两颗钉子。\

  事实上,参谋部反复推演的结果,最佳选择也是这条宁锦防线,以宁远固守,以锦州威胁义州、广宁,可谓攻守兼备。

  但是,好的选择是一回事,执行能力则是另外一回事,李彦对辽西军的战力始终不抱太大的希望:“不管何处立城,关键还要有一支强军,才能守得住城池。”

  “这是自然,”孙承宗点头说道:“这次来辽南,就是想看一看复辽军的军容,听说大虫江之战,复辽军野战胜了建奴,很不容易。”

  “只是势均力敌罢了,而且还占据了有利地形,若不是这样,最终的结果还很难说,”李彦笑了笑:“下官不敢自夸,复辽军的战斗力在大明称得上强悍,但是同等数量的情况下,步兵与骑兵对抗,不利因素太多,所以我军应当尽量避免和建奴野战,只需凭坚城,用大炮,自然能使建奴难以寸进。”

  孙承宗凝重地点了点头:“本官记下了,只是以复辽军的强大,也不能同建奴野战?”

  “也不是说不能,”李彦指着沙盘给孙承宗说起大虫江之战的具体情况:“如果是遭遇战,复辽军会处于比较不利的局面,不过哪怕只有一个营,一千多长枪兵构筑的长枪阵也不会轻易被冲垮,只要三个营在一起,长枪、火铳列阵,同等兵力,建奴休想冲开,即便是他们有兵力上的优势,要想打垮复辽军,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行。”

  铁工城保卫战、大虫江之战、镇江堡防御战,这几战面对的都是建奴的主力大军,又展示几种不同情况下的作战方式及效果,对于明军来说,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由此可见,对明军来说,最有利的还是凭城坚守,就好像铁工城一战,战果要远远过大虫江之战,而且自身的伤亡还少。

  当然,复辽军战史中最辉煌的胜利依然还是第二次金州之战,复辽军凭着矮墙外面的障碍阻挡了建奴骑兵,然后集中火炮与火铳,给了建奴惨重的杀伤,这样的作战方式,某种程度上与镇江防御战比较类似,镇江之战所取得的战果,也要出铁工城一战,直接迫使建奴无力渡江。

  孙承宗随后在金州停留了三日,先后参观了金州城,以及铁工城的城堡,并参观了复辽军的训练,以及一次实兵演练,对辽南的城池与军队,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当孙承宗得知登州也有一营这样的强兵,并在金州保卫战中挥了重要作用以后,又改道前往登莱,检阅了沈有容的登州

  毫无疑问,登州军虽然比不上辽南的复辽军,可能只有沈有容的亲兵营能够与辽南的精锐抗衡,这些都让孙承宗对登莱的练兵方式大感兴趣。

  私下里,孙承宗与李彦讨论过辽西军的训练问题,李彦的理论就是兵贵精而不在多,广宁十万大军,面对建奴望风而逃,当初金州只有一个营,临时编了两个营,加上登莱增援的一个营,充其量只有四营战兵,一万多人,就让建奴大军碰壁而还,还留下数千的伤亡。

  至于孙承宗有意引入辽南的练兵方法,而不是兵战俱乐部这一体系,李彦也没有什么意见,孙承宗毕竟不是沈有容,作为朝中仅有的几位大学士之一,孙承宗的地位无疑是相当尊崇的,他是断然不会过于依赖别人的。

  天启二年六月底,孙承宗在亲历辽西、辽南与登州以后,回转京城,立刻上疏驳斥了王在晋以重关,守山海的战策。

  最新全本:、、、、、、、、、、

看过《大明天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