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雷武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强力战将

第七百二十一章 强力战将

  突然出现一个青年,众人均是疑惑转身。

  青年脸上带着淡笑,进來后便向着紫宸抱拳道:“不知紫宸阁主今日大喜,吕鹏回來有些晚,实在是罪过,不如让我将功赎罪,出战这第三战。”

  看到吕鹏到來,紫宸笑了,但心中却又是一痛,看到吕鹏他便想到了莫老。

  紫宸点点头,道:“那好吧,第三战就由你出场,但记住这次只是娱乐比斗,万万不可伤人。”

  “遵阁主令。”吕鹏抱拳,之后率先踏上战台。

  “天蛮阁吕鹏,沒听过这号人啊。”

  “是啊,貌似是一个无名之辈,但是看紫宸阁主的表情,似乎肯定他能赢一样。”

  “区区丹元前期,怎么可能战胜丹元后期,他以为他是谁,紫宸阁主吗。”

  看到吕鹏上台,四周响起了议论声。

  “紫宸,吕鹏能赢吗。”旁边,上官月儿不禁传音,有些为吕鹏担忧,毕竟吕鹏在阵法造诣上不错,可是对敌却不行。

  “一定能赢。”紫宸显得极为自信。

  得到莫老所有的阵法传承,再加上数十年的融会贯通,就连传送阵都能自己建造,现在的吕鹏,已经今非昔比,成为了妖孽阵师。

  第三战出场的是周家强者,对方并沒有照顾天蛮阁的颜面,也沒有因为吕鹏是丹元前期而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周家派出了丹元后期,手中拿着精品丹兵。

  这也是有备而來。

  “开始。”这次由紫宸开口,声音极为平淡。

  战斗开始了,周家丹元持着丹兵冲向吕鹏,然后向着对方狠狠砸去。

  在轰然一声大响当中,吕鹏被生生砸碎,但砸碎的仅仅是一个幻影,真正的吕鹏已经闪身到了战台另外一侧。

  就在周家丹元转身后,便是看到吕鹏头顶漂浮着众多阵旗,他心中瞬间闪现出对方是一个阵师的念头。

  阵师又能怎么样,虽然神秘一些,但是他们间却是相差了两个境界,他有信心克敌制胜。

  但还不等周家丹元第二次出手攻击,对面吕鹏的印决已经完成,头顶之上阵旗舞动,形成法阵,一股恐怖气息开始逸散。

  整个战台上,因为阵法的形成,瞬间变得朦胧一片,众人只能透过能量光罩听到当中传來的一声声能量震响,至于里面发生了什么,众人则是无法看到。

  酒宴上众人纷纷猜测,此战到底谁能获胜,在他们心中,身为丹元后期的周家强者胜算要大一些。

  能量轰响持续了半刻钟之后,便是忽然停止,战台上的朦胧之光也在慢慢消散,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战台,等到朦胧光彻底消散后,众人脸上皆是涌现吃惊的表情。

  原先战台上有两个人,但现在竟然只剩一人,而那个人还是趴在地上的,一动不动,像是昏厥过去。

  等了片刻之后,对方才缓缓起身,起身的正是周家丹元,消失的是天蛮阁吕鹏。

  而此刻的周家丹元,周身衣衫破破烂烂,像是布条挂在身上,虽然周身上下沒有一处伤口,但却蓬头垢面,非常狼狈。

  这一战的输赢,一眼就能看出,丹元前期的吕鹏战胜了丹元后期的周家丹元,跨两级胜敌。

  如此战绩让人震动,但在震惊之余,众人最为关心的还是吕鹏去了哪里,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就在众人纷纷流露出疑惑的表情时,紫宸旁边却是响起吕鹏的声音,“诸位,这一战应该算天蛮阁赢吧。”

  这是吕鹏的声音,众人循声而望,看到吕鹏已经站到紫宸面前,周身上下不仅完好无损,还一尘不染。

  看着吕鹏,众人眼睛瞪大,皆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他们不明白,对方是如何毫无征兆的离开光罩的,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一直盯着光罩在看。

  但任凭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而且这个问題也不是现在应该深究的。

  就在周家丹元退下后,上官飞临再次起身,道:“天蛮阁果然卧虎藏龙,三战当中,天蛮阁是一胜一平一负,但不知这第四战派谁上场。”

  随后,他扫视一圈,道:“这第四战该魏家上场了。”

  “这一战我來。”这一次还不等紫宸开口,便是从外传來一道冷漠声音。

  又是门外,众人很是疑惑,他们之前明明放出灵念感应过,那里什么都沒有。

  一个高大身影从外面走了进來,正是魔猿,在场的几乎都见过魔猿,所以沒有人会在这种场合把魔猿当成古兽,至于在古兽世界的那一幕,也纯属故意。

  “这一战我來。”魔猿说完,甚至于都不等紫宸同意,就直接走向战台,可见其战心多么急迫。

  紫宸脸上有了笑容,吕鹏跟魔猿的归來,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但不得不说二人回來的很及时,在这关键时刻保住了天蛮阁的面子。

  魔猿上了战台,而四周众人则是面面相觑,这可是魔猿,号称裂天战猿,战力超强的存在,但他不是早就离开天蛮阁,去历练了吗,为什么突然回來了。

  紫宸创建天蛮阁,在混乱之地打下赫赫凶名时,一路跟着他并肩而战的朋友们,也有非凡名声,而在这些人中,魔猿凶名能排前几。

  对于外界修士來说,魔猿战力非凡,一点也不弱于紫宸,现在魔猿也是丹元前期,拥有比拟紫宸的战力,在丹元境中谁能压制他。

  “怎么,沒有人來。”在战台上等了许久,也不见人上來,魔猿冷漠问道。

  “我來。”一位对自己战力极为有信心的魏家丹元后期闪身进入战台。

  知道魔猿战力不弱,对方决定先下手为强,刚一到达战台,就持着精品丹兵向着魔猿攻杀而去。

  魔猿手中黑光涌动,黑棍出现,硬生生的挡住了对方这一击。

  “蓬。”

  在一声震响当中,滂湃能量四散,战台震动,承受这一击的魔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倒是发动攻击的魏家丹元被震退数步。

  魏家丹元脸色一变,持着丹兵就要打出第二击,但在此时,挡住对方一击的魔猿,已经发动了攻击。

  魔猿的攻击相对简单,只是持着黑棍大力轰砸。

  “蓬。”

  第一击,魏家丹元被震退数步;第二击,魏家丹元被能量震的体内气血翻腾,强忍住沒有咳血。

  但在魔猿第三击落下时,强大的反震之力,使得魏家丹元忍不住咳血,紧接着,魔猿的第四击落下。

  魔猿的每一击都比之前的攻击凶猛,等到第四击落下时,黑棍仿佛化为了一条黑龙,撞在了对方手中的精品丹兵上。

  虽说扬言不准痛下杀手,但只是相对人來说的,并不包括丹兵。

  所以,在魔猿第四击落下之后,魏家强者手中的丹兵,直接发出蓬的一声响,然后爆碎开來,而魏家丹元的身体,也直接砸向光罩,以至于光罩都在颤动。

  四击落下,魔猿收棍,就在光罩散开后,踏步离开了战台。

  而整个酒宴上,已经是死寂一片。

  四击,打碎精品丹兵,击败丹元后期,众人在震惊魔猿的强大战力之时,也为魏家感到惋惜。

  一件精品丹兵,就这么报废了。

  所有人都在震撼当中,沒有发出一语,而此次到來的魏家人,更是在心痛破碎的丹兵。

  上官飞临的脸色无比难看,他的本意是让天蛮阁的人吃瘪,但是这几人突然归來,貌似吃瘪沒有看到,反而还让人对天蛮阁更为忌惮。

  “第四战天蛮阁胜,目前是两胜一负一平,至于第五战就由我來参加,貌似五方势力,就剩下陈家了,陈家出战吧。”

  就在死寂一片的酒宴上,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为众人做了总结。

  就在总结声落下后,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已经有一道身影出现在战台上。

  那是一个身穿僧袍,周身散发着金光的光头和尚,而众人在看到这个光头和尚的一刹那,自然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正是善恶和尚,天蛮阁中又一位强力战将。

  和尚的战力本就很强,但现在对方身上释放的竟然是丹元中期的气息,这更加让人色变。

  如此境界的和尚,貌似连紫宸阁主都压制不住,谁敢在这种场合跟和尚激战。

  陈家吗,貌似他们不敢。

  “五战还差一战,陈家人何在。”和尚站在战台上,大声喊道。

  “天蛮阁的强力战将纷纷归來,我们陈家认输。”陈家领头人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认输是明智之举,沒有人嘲笑陈家,因为丹元之境,貌似除了丹元大圆满之外,已经沒有人敢挑战善恶和尚。

  陈家认输,那么五场战斗算是天蛮阁获胜。

  这是一个极好的结局,但和尚似乎有些不满,他扭头看向上官飞临,道:“上官飞临,这个建议貌似是你提出的,这最后一战不打实在是不精彩,要不,你上來我们二人切磋切磋。”

  被人直呼其名,上官飞临表情有些扭曲,但他可不认为是和尚的对手。

  “怎么,不敢了,放心吧,我们只是切磋,又不是生死斗,只是比斗表演一下。”和尚又道。

  “哼,我沒这个兴趣。”上官飞临冷哼,最终还是沒有答应。

  “有兴趣看人比斗,却沒兴趣自己参加,上官飞临,你果然与众不同啊。”和尚嘴角有了一抹讥讽。

看过《雷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