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雷武 > 第一一六一章 秦国奸细

第一一六一章 秦国奸细

  三年里,紫宸受伤无数,杀敌无数。

  三年前,秦国人嘲笑老牛,嘲笑唐国沒了战马,拉了一只老牛來充数,可接下來的这三年,骑牛老兵成为了他们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三年过去,对于紫宸來说,杀人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他清晰的看着敌人一个个倒下,比当时杀修士时,看的还要仔细,还要认真。

  而这三年來,紫宸总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可惜总差一个瞬间顿悟。

  ……

  “噗。”

  一刀落下,一颗人头飞起,人头脸上的表情还带着愕然,战马嘶鸣一声,带着士兵尸体,向着后方栽落。

  紫宸骑着老牛,冲进敌军阵营,手持一柄崭新的长刀,砍下一个个敌军骑兵的脑袋。

  这是紫宸换的第八柄普通长刀,而这是他在此地的第四年。

  在这四年來,跟着他在前线杀敌的同袍,已经死了八成,其余两成里,已经超过一半被提拔,当初的年轻军官陈留,更是做了副将。

  这一年,唐军不仅收复了所有失地,已经开始向着秦军发动反伐战。

  这一年,紫宸身旁许多人成为百夫长,又成了千夫长,甚至于多年前的同袍,已经成了万夫长。

  这一年,紫宸依旧沒有感悟出规则,也正是这一年,紫宸的顶头上司百夫长,更换了三位,这三人并不是战死沙场,而是统统晋级。

  第五年,战斗还在继续,紫宸依旧在单调的杀人。

  第六年依旧如此。

  这六年來,他杀死的人,已经超过了多年修士生涯杀人的总和,在战场上,他就像一个战场上的刽子手,刀下从无活口。

  六年紫宸的顶头上司换了一个有一个,身旁袍泽死的死走的走,唯一不换的是紫宸,是那只老牛。

  战场上捷报频频传來,骑牛老兵的事迹也频频传來。

  第七年,军中來了一位主将,主将來头很大,一上來为了追求战功,便是示意那位骑牛老兵上战场。

  紫宸跟随着一百位骑兵,冲向了敌军。

  七年來,秦军极为痛恨这位骑牛老兵,看到他出现,便是立刻冲杀。

  很快,双方骑兵碰撞,秦军完全包围了紫宸所在的百人队。

  “杀出去,援军很快就到。”身上再添数道伤口的紫宸大声喊着,手中长刀再次挥砍,一颗颗人头滚落。

  前冲之时,已经明确表示过,他们这一队人是诱饵。

  在他身后,其余骑兵合拢,形成冲锋阵,坚定不移的紧跟在紫宸身后。

  “围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第三,第五大队,赶紧围上去,只要弄死这个骑牛的,唐兵不足为惧。”

  秦兵一位主将在指挥,随着令旗摇摆间,一队队的骑兵,向着紫宸围拢而去。

  这是紫宸加入战场的第七年,而他虽然是一个前线小兵卒,但是威望已然到达了极点,唐兵当中,士兵可以不服帝都调來的主将,但沒有人不服紫宸。

  七年來,他每次冲在最前,走在最后,已经成为了一个标志,像是一杆唐旗一样,屹立在战场七年不倒。

  只要紫宸不死,唐旗就不倒,不管多么艰难的战斗,他们都有信心打下去,都有信心赢下去。

  秦军这七年,一败再败。

  所以,秦军要弄死骑牛的紫宸,而且每次战斗,都会派出诸多骑兵,围死紫宸,可是每次都不如愿。

  这一次,战斗极为惨烈,紫宸冲前,身后骑兵在一个个倒下,他们相信紫宸,坚信这场战斗能够胜利,最终一行百人冲出了包围圈,然而百人只剩下七人。

  “我们出來了。”

  七人当中有两人在冲出之后,便是倒了下去,再也沒有起來,至于另外五人,却是被等候多时的弓箭射杀,百人当中只剩紫宸一人。

  百位骑兵,全部死绝。

  紫宸回头望了一眼袍泽那很快就被敌国骑兵踩踏遮住的尸体,眼中闪过一抹痛惜,骑着老牛回撤。

  他入凡尘七年,身上再次沾染了凡尘的气息,七年來他杀的人很多,但因为有那些袍泽在,他逐渐冰冷的心,依旧带着一丝暖意。

  可是随着战争不间断的爆发,他的袍泽在一个个死去。

  看着紫宸骑着牛离去,秦国一位副将懊恼道:“哎,又让他跑了。”

  主将望着紫宸的背影,脸上却是浮现一抹神秘笑容,说道:“他的确跑了,但我们赢了。”

  “赢了,可他还活着。”

  “战斗拼的永远都不是武力,而是智慧。”主将指了指脑袋,说道。

  紫宸伤痕累累的骑着老牛回去,脸上明显带着克制不住的怒容,他直接向着统帅所在之地而去。

  兵卒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紫宸这么愤怒,脸上带着异色,因为是老兵,虽然沒有任何权限,但是众人都知道他多年的战功积累,足以让他做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沒有人拦紫宸,紫宸一路前行,半途遇上了一位统帅,也就是当年的年轻军官,,陈留。

  看着陈留,紫宸怒问:“不是说好的,我为诱饵,你们派兵支援吗,为什么到了最后沒有派兵支援。”

  七年过去,当年那位年轻军官已经变得稳重成熟,面对紫宸的喝问,他解释道:“时机不成熟,秦军有所防备。”

  “狗屁的防备,是怕死吧。”紫宸声音又提高了很多,顿时引來诸多士兵侧目。

  七年來,紫宸为唐国积累了不少战功,除了杀人数,他获得的奇功也是不计其数。

  在所有兵卒敬佩他时,在整个唐国传颂他时,唐国高层自然也知道这个只知打仗,却不需要加官进爵的妙人。

  这样的人在官场,是不会得到敬佩的,对紫宸的评价,也只是妙人。

  正因为有这种妙人存在,这四年來,紫宸的顶头上司,换了一个又一个,而每一个都是在这里匆匆数月,然后积累了足够的战功,加官进爵去了。

  紫宸所在的战场,几乎成为了诸多官二代历练镀金的地方。

  而这次紫宸的顶头上司,则是一个年轻主将,军衔很高,当然出身更高,很是傲然。

  可是七年的战斗生涯,紫宸见过不少草包主将,在他看來,这是又來了一位草包主将。

  他愤怒,但是却沒办法,只能转身离去

  主将所在的大帐内,一位看起來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主将,铁青着脸色,把一摞纸扔在了桌子上,同时喝道:“看看,这就是你们说的旗帜代表,七年來,光是他独自一人活着离开战场的战斗,就高达二十次,这二十次,他得害死多少战士。”

  “你们在用他之前,查过他的底细吗,一个骑牛的老兵,对唐国建了诸多战功,我呸,他其实是一个秦国的奸细,看看,你们看看这些书信,如果不是我提早察觉,今日损失的就不是百人队伍,而是整个大军。”

  桌子上放着这些年跟紫宸一同并肩作战死去的袍泽人数,还有紫宸勾结秦国,坑害同袍的证据。

  主将很气愤,但是在场中,知道紫宸的其他将领们,沒有一人相信此事。

  “大人,此事疑点重重,需要彻查。”一位将领说道。

  “紫宸在这七年來,杀敌无数,至于说他害死袍泽,我根本不信。”又一位将领开口。

  紧接着,其他诸多将领开口。

  “怎么,你们的意思是,我是在污蔑他,我世代忠贞唐国的海家,在污蔑一位沒有丝毫军衔的小小兵卒。”年轻主将冷声道。

  “大人,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当初紫宸是我招进來的,当时我任命他当百夫长,他都不愿意,只是想要当一个马前卒,如果他是奸细,这七年來,凭借他的军功,怕是坐在主将的位置上都足以,但他沒有,他一直在前线杀敌,甚至于连百夫长都不是。”陈留起身说道,其他将领点头。

  “陈留统领有所不知,这就是那紫宸的高明之处,他当最低级的兵卒,实则是掩人耳目,好害死我们的战士,要不然你们想想,他为什么七年了连一个百夫长都不愿意当,难道世上真的有人不喜欢当将领。”

  一位跟随主将到來的将领说道。

  “如果他真是奸细,他直接当主将好了,还可以让一整只大军去死,到时候只要找个借口,说是吃了败仗就好了。”陈留沒好气的说道。

  这种事情,在这七年來,发生在不少镀金的官二代身上。

  “不错,说什么我也不相信紫宸是奸细,如果他都是奸细,那唐国还有忠贞之人吗。”又有将领漠然道。

  拿到证据后,海家主将请他们过來,是要看看他们的态度,现在态度已经表明,他们示意众人离去。

  “大人,行事对我们很不利啊,看來那紫宸在军中的威信还挺高。”众人离去,一位年轻将领道。

  “铁证如山,我们只要依法办人就好。”主将哼了一声,不屑说道:“他只是一个小小兵卒,有个屁的威信,只要用军令杀人,军中谁人敢造反。”

  “明天这些家伙,交给你去办,别让他们碍事。”

  “是,属下知道该怎么做。”

  第二日,这几位反应最激烈的将领以失职罪被撤去职务。

  这些将领不服,要找主帅申诉,可是很不巧,主帅不在军中。

看过《雷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