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七 水晶

卷一 章七 水晶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啪的一声!杜兰德话音刚落,肩膀就被狠拍了一记。他恶狠狠的语气没能让水晶产生分毫害怕的情绪。

  对此,杜兰德早就习以为常。

  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会感到奇怪,要知道牧场深处那些异族王者可都视自己为洪水猛兽,怎么轮到一个战斗力完全为零的jīng灵小妞,反而对自己全无畏惧?

  “您难道不知道,跟美女说话的时候应该温柔一些、客气一些、甚至……甚至殷勤一些吗?”水晶转到杜兰德身前,笑嘻嘻地说:“如果您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的话,那么对不起喽,按摩没了!”

  杜兰德没所谓地耸耸肩,没接话。

  海洋jīng灵一族盛产美女,水晶的姿容自然不在话下。在整个蓝灵堡中,论容貌,恐怕没有几人敢拍着胸脯说比水晶漂亮。至于水晶的身材如何,倒不太好说,因为杜兰德从来没有看到过完整版。当然,如果杜兰德想的话,他有不下五种方法可以透过衣服直接观赏。战斗法师的强大不止体现在战斗上,感知能力同样十分过硬。

  眼前的水晶一如往常,穿着一件男式的侍者服饰。这也算是她的一个特殊爱好了。

  她忽然换上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杜兰德上下打量片刻,又凑近嗅了嗅,然后点点头说:“嗯,一段时间没见,你倒是没有找其他女人。不错,不错……还算对得起姐姐大人。”

  杜兰德不由失笑:“这可不像是一个一天到晚想要爬上我的床的女人该说的话啊。”

  “有什么不对吗?”

  “你说呢?”

  “你是说……我也算‘其他女人’?”

  面对这个弱智的问题,杜兰德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水晶却像是遇到了重大疑难问题一般,低下头认真想了想,然后板起小脸,严肃地看着杜兰德说:“我和姐姐大人是一体的,不算‘其他女人’。”

  “所以呢?”杜兰德头也不抬地问。

  “这还用问吗?”水晶大声叫道:“你都把姐姐大人给睡了!怎么还不睡我?嗯??说吧,什么时候睡我,我随时都可……哎呀!”水晶一声惊叫,最后一句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股凭空生出的力量堵回嘴里。她忽然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腾云驾雾地离地飞起,完全不受控制地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包裹下飘飞出去。等到她落地时,已经远离了杜兰德的座位。

  水晶惊魂未定,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通往蓝灵堡二楼的楼梯口。

  她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大惊小怪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这时杜兰德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恢复了淡漠:“去叫安德丽雅,就说我来了。”

  水晶脸sè微微一凛,她知道杜兰德一旦换上这种口吻,就意味着调笑时间结束了。这种时候,恐怕只有姐姐大人才能无视杜兰德身上隐隐透出的浓稠杀气,继续谈笑自若,甚至故意气一气他。水晶却没有这样的胆子。

  她有些幽怨、又颇为不甘地最后瞥了远处的杜兰德一眼,低声嘟哝了一句“真讨厌”,然后转身上楼。

  水晶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表面上冷漠一片的杜兰德心中却在暗暗苦笑,同时无比纠结。杜兰德始终是个男人,面对一个口口声声叫嚷着“睡我吧睡我吧”的靓丽美女,说不心痒那是不可能的。

  过了好半天,杜兰德才压下体内躁动不堪的yù火,磨着牙齿骂道:“见鬼……这勾人的小妖jīng!”

  其实有一点水晶说的很对,那就是如果杜兰德再没有任何行动或表示的话,她总有一天要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虽说水晶有她口中的姐姐大人的护翼,但牧者之城中没有“绝对”这个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安德丽雅不可能一辈子护着她。说到底,水晶只是一个地位远不如人类女子的海洋jīng灵,一个女奴。安德丽雅就算有些背景,也不可能和大陆上人类至上的主流文化做对抗。

  蓝灵堡,在上城区是一个十分独特的存在。

  蓝灵堡并不是风月场所,但如果这里的女jīng灵侍者自愿的话,是可以陪客人睡觉的,安德丽雅对此并无限制。另外,蓝灵堡不提供房间,有需求只能别处找地儿。安德丽雅对于带走女侍者过夜的客人只有两点要求,第一,第二天清早必须把人送回来。第二,不允许出现任何虐待或凌辱。

  这两条都是死规矩,不容许任何侵犯或试图侵犯的行为。曾经违反规定的人,都为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

  杜兰德很熟悉安德丽雅,不止熟悉身体,同样熟悉她的习惯和作风。他知道她不会让自己等“太”久,言下之意,就是一般而言,总是要等上一阵子的。

  “女人为什么都有这样那样的奇怪嗜好呢?”杜兰德一边无所事事地玩弄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一边想着。

  此时此刻,大厅中的其他客人又是另一番感受。

  刚才杜兰德和水晶交谈的样子,清清楚楚地落在了众人眼里,然而几乎所有人都只“看到”,却什么都没有“听见”。

  有几个听觉强大的家伙轻轻竖起耳朵,却没有捕捉到只言片语。甚至有人想要通过口型判断两人在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怎么都看不清两人的嘴唇。杜兰德刻意屏蔽了他人的感知,毕竟他和安德丽雅的关系还没有公开,短期内他也没有让其他人知道的打算。

  表面上看,客人们依然在彼此闲聊、或是闷头喝酒、或是愣愣发呆,或是和女侍者们轻声谈笑。然而大厅中的气氛已经出现了一些微妙的转变。不断有人似有意似无意地将目光投向独自一人的杜兰德,想要看出点什么。一些在牧者之城呆得久了的老人却见怪不怪,他们都知道杜兰德不好惹,至于杜兰德刚才用了什么手段屏蔽了众人的感知……谁知道?管它呢!

  能在牧者之城活这么多年的这批老人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好奇心杀死人。

  好在蓝灵堡吸引的客人,都是些行事作风还算温和的家伙,因此没有哪个家伙立刻跳出来大吵大叫什么,而是继续安安静静地喝酒聊天,至少表面上如此。愿意来蓝灵堡的人,大多是看重这里静谧舒缓的环境。这样的环境在大陆其他地方并不少见,但在牧者之城上城区,却是只此一家,独一无二。

  在一楼大厅的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里,正坐着三个男人。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