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二十 灰色调

卷一 章二十 灰色调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大约到了中午时分,安德丽雅这只懒猫才从睡梦中醒来,而杜兰德已经保持在一个姿势躺了足足四个多小时了。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杜兰德便起身下床穿上衣服,又扛起火枪,离开了蓝灵堡。他前脚刚走,水晶后脚就到,水晶穿了一身十分标准的女仆装,相比起昨晚一身男式侍者服的她,此时的水晶更加乖巧,不过那股子从眼神中透出的古灵jīng怪的味道却没有改变,事实上这也是水晶最迷人的一点。

  在蓝灵堡的众多女侍者中,水晶深得安德丽雅的宠爱,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进入安德丽雅卧室的。

  她轻轻敲响房门,在听到一声懒洋洋的“进来吧”后,轻轻推门而入。

  “姐姐大人,您总算起来啦,想吃点什么吗?我去给您做。”水晶很乖巧地走到安德丽雅身边,细声细气地说。

  “嗯……现在没什么胃口,你去帮我拿一杯灰sè罗兰吧。”

  “嘻嘻,我就知道您一定会这么说!”水晶有些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随后好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后变出一杯灰sè罗兰,递到安德丽雅手中。

  安德丽雅愣了一下,随后浅浅一笑,说:“你这鬼丫头,还是这么机灵。”

  水晶嘻嘻一笑,然后安静地站在一旁。

  此时安德丽雅已经下床,正坐在落地窗前的一张树藤编成的躺椅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景sè。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轻薄贴身的睡衣,睡衣用的是一种半透明的淡粉sè布料,可以隐约看到安德丽雅经历了一夜滋润后越发诱惑的迷人身体。水晶有些羡慕地偷偷打量着安德丽雅,由于睡衣是低胸款式的,从水晶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婴儿皮肤般水嫩的胸脯和双rǔ间那道深深的沟壑。

  水晶记得五年前自己刚刚跟着安德丽雅的时候,姐姐大人的身体还没有这么丰满。果然,女人只有受到男人的滋润之后,才能拥有这样成熟诱人的身体啊……

  “发什么呆呢?”安德丽雅小口小口地抿着灰sè罗兰,随意问道。

  她起床后没有花很多时间打理自己,只是简单地梳洗一番,然后将长发盘起,随意插了一根奇异兽牙,就算完事。那根兽牙通体呈现出纯净的rǔ白sè,就连一丝杂sè都没有,穿在深棕sè的发丝之间,为安德丽雅平添了不少野xìng不羁的美感。

  水晶一边帮安德丽雅捏着肩膀,有些好奇地问:“都说灰sè罗兰能让人产生幻觉,哪怕强大的职业者都抵抗不了,这真的是真的吗?”

  “当然,这是全大陆的人都知道的事啊,还能有假?”

  “那……姐姐大人每次喝灰sè罗兰,看到的幻境都是什么呢?”

  安德丽雅微笑起来,悠悠地说:“这个嘛,每一次都会有些不同,也不太好说,你自己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才不要。”水晶连连摇头:“据说灰sè罗兰喝多了会对非职业者有伤害的,而且有可能上瘾,我可不敢随便尝试,姐姐大人也尽量少喝一点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安德丽雅笑着站起身来,将已经空了的高脚杯放在一旁,说:“灰sè罗兰非常神奇,它所呈现出来的幻境并不是随机的,而是和人内心的世界息息相关。当然,这并不是说你在喝酒的那一刻想的是什么,看到的幻境就会是什么。而是把人内心最深处的某种东西挖掘出来,然后呈现出来。可能是尘封已久的梦想,可能是对某一个人的思念,也可能是某种强烈的执念……谁知道呢,总之都有可能,毕竟没人说得清一个人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

  水晶若有所思,歪着脑袋想了想,又问:“那杜兰德呢?姐姐大人也是被他带着才开始喝灰sè罗兰的吧,他那么喜欢喝灰sè罗兰,也不知道看到的幻境又是什么?”

  这次安德丽雅出奇地沉默了一会儿,才摇摇头,轻声叹息:“我不知道。其实我问过,但他没有说。”

  她走到卧室一侧的一个画架前,伸手拉下画板上的遮布,露出画板上钉着的一副油画。说是油画其实不太准确,因为这幅画只上了一层薄薄的底sè,细节方面完全没有细致雕琢,根本就是一幅未完成的画作。水晶也走了过来,看着画上的男人,脸sè有些复杂。

  画面的内容和构图其实很简单,画的是一个男人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杯半空的高脚杯,杯中是灰sè的酒水。男人坐在那儿,坐姿谈不上优雅,反而有些颓唐。他只是出神地盯着杯中的灰sè罗兰,眼神仿佛有些怀念,又隐约透着些悲伤。

  画中的男人正是杜兰德,也是安德丽雅第一次见到杜兰德时的情景。

  事实上,这幅画摆在这里已经五年的时间了,安德丽雅一有时间就会动手在画面上涂抹几笔,然而五年过去,这幅画依然停留在刚刚开始上sè的阶段,没有大的进展。

  水晶曾经不止一次问过:“为什么不上sè?然后把它画完?”

  然而每一次安德丽雅都只是摇头,不会回答。

  她上不了sè,因为杜兰德在她眼中就是没有sè彩的,或者说只有一层灰扑扑的底sè,像一团迷雾始终笼罩在周围,让她无法看通、看透。安德丽雅也是有背景的人,她可不认为一个拥有像杜兰德这么强大实力的人会只是牧者之城的一个猎人,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强大,在杜兰德身上,还有许多让安德丽雅根本捉摸不透的东西。而且不知为什么,安德丽雅总觉得杜兰德和周围的世界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从这点来看,女人的直觉的确是可怕的。

  两个女人在画前站了许久,谁都没有说话。安德丽雅几次拿起画笔,想要在画面上添上一两笔新的,最后却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画笔,重新挂上遮布。

  “反正总有一天我会看清楚的,不是吗?”安德丽雅淡淡地想着。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