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四十一 迷途之狼

卷一 章四十一 迷途之狼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杜兰德脸sè不好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安德丽雅报出的那两人,杜兰德都认识!

  艾弗里,上位职业,七级灵武士。

  还有夏佐,中位职业,七级力武士。

  他们都是牧者之城中有名有姓的人物。虽然在猎手大厅的猎人登记手册上,这两人只是战绩普通的七星猎人,杜兰德却知道两人其实都是和老巫妖肯特一个级数的强悍人物!这一点,就连安德丽雅都不知道。她的确很有背景,但她背后就算再怎么有势力,也不可能像杜兰德一样可以随便翻阅猎人登记手册。

  杜兰德没怎么和城中的巅峰七星猎人打过交道,却或多或少了解其中的一部分人。据杜兰德所知,艾弗里以残忍好杀著称,自身实力方面,身为七级强者,而且是上位职业中的灵武士,艾弗里稳稳地站在了七星猎人的巅峰。而夏佐可能在综合实力上稍逊一筹,但传闻中拥有一部分泰坦血统的他,在绝对力量和正面攻杀上比艾弗里更加强悍,几乎可以和八级强者硬撼。

  这两名平rì里不怎么光顾蓝灵堡的巅峰七星猎人,恰好在同一天大驾光临,然后都因为没控制好出手力道而“误杀”了两名蓝灵堡的女侍者……杜兰德相信才有鬼了!

  “哼,来者不善啊……”杜兰德微眯着的双眸中不断闪着冷冷凶光,皱眉沉吟不语。

  自己宣布和安德丽雅的关系并展现出堪比七级巅峰的实力,才三周时间,这两人就在蓝灵堡中来了这么一出,目的显而易见,无非是对杜兰德的实力产生了兴趣。

  而且,不怀好意。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肯特那样正面约战,事实上,在这座城池中,喜欢暗着来、拐着弯儿来的家伙才占了大多数。从这点上来看,老巫妖的确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颇有节cāo”。

  艾弗里和夏佐显然不是单纯地想要试探杜兰德的实力,他们美其名曰“误杀”,其实是为了激怒杜兰德,而且让杜兰德很难发作。听安德丽雅说,两人在杀了人之后态度异常得好,不仅都表达了十足的歉意,还连连表示会支付足够的赔偿。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杜兰德如果为了这件事立刻跳出来,大动干戈,和对方硬干一场的话,不仅显得没有强者风度,也未必真能起到作用。而安德丽雅,她虽然颇有背景,但这次的事件涉及到两名巅峰七星猎人,恐怕她也很难把对方怎么样。

  如果杜兰德不作为的话,那更有问题。

  他几乎可以预见到:如果自己不采取行动,那么今晚对方一定会再度光临蓝灵堡,然后再“误杀”几人,并继续以良好的态度赔礼道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杜兰德的脸、安德丽雅的脸可就真的丢光丢尽了。

  牧者之城并不严禁武斗,这么多暴徒聚集在一座城池里,要完全禁止也不切实际。每一天,在城中的一些暗巷街道中,总能发现战斗的痕迹和冰冷的尸体,对此,牧者之城也是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不过,如果是杜兰德这一个级数的强者在城中大打出手的话,牧者之城就不太好放任不管了。毕竟七星巅峰猎人的破坏力摆在那里,听之任之的话,恐怕一战下来就能误伤、误杀不少人,城池本身也极有可能遭受破坏。

  杜兰德知道,这恐怕也是艾弗里和夏佐的一大依仗。

  他们认为杜兰德不会在城里发作,最后唯一可能的结果就是双方进入牧场,然后大战一场。牧者之城对牧场中的战斗是不会理会的。而到时候杜兰德将会以一敌二,甚至……甚至如果对方还藏有后手的话,以一敌三、敌四也有可能。以少敌众的结果,不言而喻。

  也就是说,对方绝不是单纯地为了打脸,而是想要杀了杜兰德。

  他们是冲着杜兰德的命来的!

  这就是牧者之城,一个只要有实力,在素无仇怨的情况下都可以陷害、逼迫、杀戮,人命廉价得就好像是大白菜一样的地方!黑暗世界强者的天堂,牧者之城!

  理清楚了事情的始末,杜兰德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一言不发地坐回到沙发上,唇角隐约带着一丝讥嘲的冷笑。

  牧者之城的确禁止杜兰德这个级数的强者大打出手,就算真的爆发战斗,也必须像杜兰德和老巫妖的那一战那样地处偏僻,而且不会对城中的人和建筑造成破坏,牧者之城才有可能放任不管。

  艾弗里和夏佐显然是想利用这一点,避免和杜兰德在城中爆发生死大战,同时不断地激怒他。而杜兰德如果想要保全颜面的话,势必会进入牧场和他们战斗,到时候,这两人自然可以在牧者之城不会干涉的情况下,联手要了杜兰德的命。

  算不上太高明的一番算计,却足够yīn损。

  不过,两人终究没有算到一点,那就是杜兰德的心态。

  杜兰德很强,虽然在这个世界遭到了莫名的压制,但他依然很强。如果真的豁出去,完全解开自我封印的话,放眼整个牧者之城他也根本无所畏惧!

  杜兰德也很傲。不仅是身为战斗法师的高傲,也不仅是身为一个强者的高傲,还有一种主位面之人在面对一个土著位面时,自然而然生出的俯视。

  最重要的是,很强、且很傲的杜兰德在这个世界中一直很不痛快!

  虽然他已经接受了迷失在这个异世界而无法回家的事实,但这不意味着他就能开开心心地在这里生活。

  他虽然看似悠闲,却没有哪怕一分一秒,放弃过寻找回家的道路。

  他是一头迷途的狼,而非羔羊。

  隐藏在看似悠哉懒散的表象下面的,是一颗狂躁、敏感、且极度危险的内心。

  “艾弗里……夏佐……”杜兰德默默念叨着这两人的名字,平放在腿上的双手十指下意识地轻轻动弹着——这是他准备动手杀人时的征兆。

  片刻之后,他淡淡一笑,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随后他唤来一名侍者,吩咐道:“去叫鲁格,就说我有事找他。”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