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四十四 一刀重创

卷一 章四十四 一刀重创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打从一开始,杜兰德就不准备等到晚上在蓝灵堡解决战斗,而是打着立刻做掉艾弗里和夏佐的主意。之所以让鲁格传话给两人,约两人午夜蓝灵堡一战,其实是杜兰德的一个小伎俩。

  表面上,这只是一个简单直接的邀战,然而真正的用意却是给艾弗里和夏佐一个心理暗示:在午夜之前,杜兰德不会动手。

  不得不说,杜兰德对艾弗里和夏佐的心理把握得十分准确,结果也正如杜兰德所预料的——放下心理戒备的两人果然暂时分开了,这就给了杜兰德单独对两人下手的机会。

  战斗法师的战斗风格一向以高效著称,能用三分力气解决战斗,就绝不多用一分。在森德洛,这几乎是每一个见习战斗法师的第一课,那就是怎么用最小的力气杀掉最多的敌人。杜兰德从小受到这样的文化熏陶,行为处事自然而然也带上了类似的风格。他平rì里相当散漫自大,但关键时刻却丝毫不马虎。

  当然,如果这个yīn险的小伎俩没有奏效的话,杜兰德还有几个备案。

  实在无法将两人拆开的话,直接硬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动静大一点,事后处理起来多一些麻烦罢了。战斗法师的风格不止有高效,还有碾压。

  夏佐离开后,杜兰德没有立刻展开行动,依然安然坐在艾弗里的城堡顶端,一点点微调着自身状态,同时,有关灵武士的种种资料一一在脑海中流过。

  他准备先从灵武士艾弗里下手。

  “七级灵武士啊,恐怕不会那么好对付呢。”杜兰德心里这么想着。

  在此之前,杜兰德从来没有跟如此高阶的灵武士交过手,但这不代表他对灵武士不了解。灵武士并不是本位面的特有职业,而是遍布许多位面的一种上位职业。曾有人将这种职业归纳为元素武士的一种,因为灵武士和元素武士一样,都以斗气为力量源泉。区别是元素武士使用的是元素斗气,比如地火水风……而灵武士使用的是灵魂斗气,一种兼具物质攻击和灵魂攻击的强大斗气。

  正因为拥有这种属xìng奇特的斗气,灵武士超越了元素武士,跻身成为上位职业中的一员。

  不过在众多上位职业中,灵武士只能算是最底层的那一类,勉强具备了上位职业的资格,却根本不能和同样类型却更加强大的深渊骑士、刀锋冥使、超魔导剑士、怒风灵武……等职业媲美。

  而和战斗法师这种位居上位职业巅峰的强大存在相比,灵武士根本没有半点优势。传说中,一旦战斗法师晋升至神级,将超过上位职业的范畴,跃升为堪比巨龙领主、位面蜉蝣那种伟大生灵的神位职业。不过那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了,杜兰德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属实,这些都离他太远。如果他能回到森德洛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接触到一部分,但身在这个异位面,所谓“神级”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

  当夕阳缓缓沉入遥远的地平线之后,杜兰德终于动了,他一言不发地放下了手中的矮人火枪,把火枪留在了城堡顶上,然后悄然隐入夜sè。

  这一次,杜兰德并不打算使用声势巨大的火枪。

  杜兰德就像一抹幽灵,几次闪掠就来到城堡顶端的边缘,然后轻轻一跃,顺着城堡外墙飘落而下。当落到城堡第三层的时候,他伸手在墙上一搭、一扣,就从一扇半开的窗户闪进堡体。

  同一时间,在城堡三层的一间巨大的演武厅中,艾弗里正手持着一杆灿金sè的十字长枪,在场中慢慢演练着某些枪技。

  看得出他对晚上的一战同样重视,神情十分专注。他身穿一袭宽松的长袍,没有穿戴任何防具和甲胄,因为灵魂斗气就是最好的防御力量。淡金sè的灵魂斗气缠绕在他周身各处,犹如流动的雾霭,轻若无物,却有着和表象不相称的强大防御力。

  艾弗里翻来覆去地重复着几招最基本的动作,这是他战前的习惯,那就是强化最基本、也最有效的招数在脑海中的印象,同时将一切花哨的东西撇干撇净。

  在他看来,真正决定战斗结果的并不是华丽的技巧,而是这些几乎成为了身体本能的基本技巧。

  十字战枪闪电般刺出,缓缓收回,然后再次刺出,再次收回……

  然而,突然之间,刺出的十字长枪没有收回,而是猛地一震,然后就此僵在空中。

  持枪的艾弗里脸上显出错愕的神sè,随即变成一种近乎扭曲的痛苦。他艰难地低下头,就看到一截橘红sè的火焰刀锋从自己的胸口处破出,刀锋造型奇诡,完全是由火焰凝聚而成的。这种橘红sè的火焰杀伤力异常强大,艾弗里引以为傲的灵魂斗气防御居然没能阻挡住分毫,就被一刀洞穿。

  “这……这是——!”艾弗里想到了什么,咬牙说:“杜——兰——德!”

  他忽然狂吼一声,体内的灵魂斗气几乎沸腾起来,随后双手持枪,向身后一枪横扫过去!呼的一声,这威力绝伦的一枪居然扫了个空——艾弗里身后根本空无一人。

  怎么会这样?!

  火焰刀锋是从背后刺入身体的,这让艾弗里以为杜兰德就在自己身后。然而一枪扫空之后,他回过头来,才看到杜兰德居然远远地站在演武场的边缘,距离自己超过了三十米!杜兰德握着一柄造型奇异的火焰长刀,保持在一个向前刺击的动作,奇怪的是刀锋只剩下后半截,就好像断了一样。

  艾弗里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火焰长刀根本不是断了,而是一刀捅入了虚空!没入虚空的前半截刀锋,就穿挂在艾弗里的胸口,将他前后对穿。

  艾弗里完全愣住了,第一次见识橘焰鬼斩的他一时半会还无法理解这种来自主位面森德洛的强大技能。他甚至暂时忘记了胸口的疼痛,看着杜兰德说不出话来。

  刷——!杜兰德一言不发地抽回长刀,这个动作立刻让艾弗里惨哼一声,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当场软倒。

  艾弗里以枪支撑着身子,死死地盯着杜兰德,问:“杜兰德……你……呼呼……你是八级强者?”

  他很清楚,刚才那一刀的威力根本就不是七级职业者能释放出来的,只有八级强者才有可能。这样的判断让艾弗里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他深深知道八级强者的可怕,可惜此时后悔也是无济于事。

  杜兰德持刀站在原地,没有立刻进击,也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他脸sè掠过一丝苍白。

  艾弗里感受得没错,刚才杜兰德的确瞬间解开了一部分自我封印,爆发出八级战斗法师的恐怖实力,再加上是偷袭,这才一刀就将艾弗里重创。

  那一刀看似平平无奇,声势完全算不上惊人,却在一瞬间就消耗了体内元素水晶中储存的一半力量!

  消耗八级战斗法师近半力量的一击橘焰鬼斩——艾弗里能在这一刀下不死,已是相当难得。

  杜兰德没有继续出手,而是默默恢复着力量,这时艾弗里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你真的是八级强者?这、怎么可能,牧者之城中的八级强者只有可能是车,你……不可能是车啊……”

  “我的确不是车。”杜兰德淡淡地说:“不过你说得没错,刚才那一刀,的的确确是八级的水准。”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艾弗里脸上浮现出一丝震惊,但他不愧是巅峰七星猎人,很快恢复平静,然后居然重新挺直了身子,斩钉截铁地说:“原来如此,你根本没打算等到晚上在蓝灵堡一战吧,是我大意了……不过,你真的打算杀了我吗?我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如果事情闹大的话,牧者之城恐怕也会介入,你最好考虑清楚!”

  杜兰德似笑非笑,晒笑一声,说:“你明明连站都站不稳了,居然还敢说大话?现在的你恐怕连一个五级职业者都打不过!我根本不需要把事情闹大,就能悄无声息地杀了你,事后也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你可以试试。”艾弗里强硬地顶了一句。

  他危险地眯起眼睛,身上缠裹的灵魂斗气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涌动得更加剧烈了。就连他胸口被一刀洞穿的伤口也闭合起来,几乎没有多少鲜血流出。

  杜兰德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尽管知道对方只是在死撑,但能有这份镇定,也算是很难得了。

  对此,杜兰德的应对很简单,只见他微微一耸肩,微笑着丢开手中长刀,然后反而后退了一步,一言不发地看着艾弗里,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艾弗里见状,脸sè僵了一下,随后变得有些难看。事实上,他的确已经失去战力了,此时就连站着都很困难,完全是在硬撑。

  眼见杜兰德不上当,艾弗里又勉强支撑了片刻,随后叹了口气,身子一下软了下去,气喘吁吁地跪倒在地。他喘息片刻后抬起头,极为不甘地瞪着杜兰德。

  “你赢了,我的确已经没有力量战斗了。”艾弗里低沉地说:“出手吧,给我一个痛快。”

  “呵呵,别急着求死啊,像你这么下作的家伙,就这么让你死也太便宜你了。”杜兰德笑道。

  艾弗里脸上闪过一丝怒sè,怨毒地看着杜兰德,杜兰德却根本不理会对方的怨毒眼神,开口说道:“我很清楚你没有再战之力了,哪怕八级强者生生受了我刚才那一刀,恐怕也不会比你现在好多少。你也别打着什么同归于尽的打算,我可以隔着三十米对你发动攻击,你没机会拉着我一起死的。现在,我有问题要问你。”

  顿了顿,杜兰德问道:“据我所知,你和夏佐不是朋友,以前也没什么交情……你们这次联手对付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别跟我说什么看我不顺眼之类的狗屁借口!”

  PS:3000+送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