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四十五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问题

卷一 章四十五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问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卷一章四十五杀,还是不杀?这是个问题)正文,敬请欣赏!

  ()  听到杜兰德的话,艾弗里微微一愣,没有立刻回答,反而目光闪动起来。他默然片刻,然后问:“如果我告诉你的话,能换一条命吗?”

  他的声音很低沉,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杜兰德,想必他内心相当紧张,以至于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艾弗里并不是单纯的亡命之徒,他虽然不畏惧死亡,也知道总有一天死亡将会降临,但如果有生的机会,他和常人一样无法拒绝。

  然而杜兰德却微笑着给出了一个无比残忍的回答:“抱歉,不能。”

  “……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杜兰德呵呵一笑:“如果我说能饶你一命,你相信?”

  艾弗里不吭声了,他眼中涌出极为不甘的神sè,不过并没有多纠缠什么,也没有求饶或继续拖延时间,而是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然后静静地说:“既然如此……你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杜兰德皱眉道:“你考虑清楚了?”

  “嗯。”

  艾弗里的态度很坚决,这让杜兰德有些惊讶,他表面上不动声sè,心中却暗自思量起来。

  事实上,杜兰德其实并不确定艾弗里和夏佐是否真的对自己有所企图,刚才那一问,有大半的xìng质都是试探。杜兰德对牧者之城中的七星巅峰猎人不太熟悉,他刚才说艾弗里和夏佐没有交情,因此不可能联手对付自己,纯粹是他自己的猜测。

  然而,看艾弗里的反应和现在的态度,恐怕这事真的有猫腻。

  杜兰德皱了皱眉,心中涌起一种莫可名状的隐约的危机感,这种不知道危险来自何处的感觉让他很别扭。

  看着眼前闭目等死的艾弗里,杜兰德稍微有些犹豫要不要动手。按照他本来的计划,自然是杀了干净,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到时候就算全城的人都猜得到是杜兰德动的手,也不会给人留下丝毫证据。这种事情杜兰德以前干了不少,在过去的五年中,不长眼的想要探知杜兰德秘密的自以为是的傻瓜们,几乎都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可是,这次的事情似乎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啊。”杜兰德目光轻轻闪动着,嘴唇微抿,不断在心中做着权衡。

  见杜兰德迟迟没有动手,艾弗里反倒笑起来:“哈哈,看来你也不是无所畏惧啊杜兰德!怎么还不动手杀我?不知道我和夏佐为什么对付你——这件事就这么让你纠结吗?”

  话音还没落下,杜兰德脸上冷sè一闪,身形微晃之间,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就欺进到艾弗里身前。

  艾弗里脸上显出骇然的神sè,他本能地想要退避,但重伤之躯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闪避动作。

  随后在艾弗里骇然的注视下,杜兰德一记凶狠的勾拳,重重轰在对方的小腹上!拳头无声无息,看似没有任何力量,却深深捣进了艾弗里的腹部,整个拳头几乎都没了进去。

  艾弗里的眼珠子骤然一凸,似乎只差一点就要从眼眶中蹦出来!

  剧烈的疼痛席卷了他的痛觉神经,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呃——啊呃、嗬——!”艾弗里的俊脸剧烈扭曲着,双手捂着小腹,一点点软倒在地。他的身体不断抽搐着,张大了嘴,想要吸气,却由于全身肌肉僵硬而什么都吸不进去,就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

  杜兰德冷然俯视着在地上弹动抽搐的艾弗里,说:“聪明的话,你最好别在这种时候激怒我,不然我一下收不住手,你的小命就真的玩完了。”

  地板上,艾弗里满脸紫红,却兀自满是嘲弄地说:“嘿……嘿嘿……恼羞成怒了吗?哈哈,很好,很好!”

  杜兰德撇撇嘴,一言不发地又随意补了两脚,踢皮球一样地将艾弗里踢出五六米远,然后不理会对方断断续续的呻吟咒骂,继续思考怎么撬开对方的嘴。

  杜兰德以往对敌,大多数情况都是直接碾压,只要不是八级的敌人或同时面对太多七级强者,他都可以在不解开自我封印的情况下从容应对。他擅长的领域有正面强攻、有隐匿暗杀、有毁尸灭迹,唯独从抱了必死之志的敌人口中逼问出话来这件事,是杜兰德不太擅长的。

  “他妈的,早知道刚才就骗他说不会杀他了……”杜兰德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太会演戏,就算真的违心地说不会杀对方,以艾弗里的jīng明和敏锐,估计也不会相信。

  这时候,艾弗里已经渐渐没声了,眼见着进气少出气多,口鼻中开始不断涌出殷红的血沫。

  灵魂斗气在攻击和防御上都很强,治疗和恢复能力却几乎为零。身为灵武士的艾弗里中了一记八级水准的橘焰鬼斩,又受了杜兰德暴力的一拳两脚,终于支撑不住,快要失去意识了。

  “咦?不是吧,这就不行了?”杜兰德微微一愣,灵武士的体质比他想象中还要弱。他习惯了和牧场深处的异族强者战斗,那些家伙的体质可是一个比一个强悍,无论是野蛮人、矮人一族、还是泰坦一族,都以强大的生命力著称。当然,如果杜兰德真正解开封印和异族强者干架的话,那些体质强悍的异族的下场,估计也和艾弗里差不了多少。

  刚才杜兰德为了保险起见,才解开一部分封印,直接偷袭重创了对方,现在想想,似乎有点浪费了……

  眼见艾弗里就要一命呜呼,杜兰德终于一咬牙,走上前去,将对方扛在身上。他暂时不准备杀艾弗里,在问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之前,杜兰德还是决定小心一点。

  “便宜你了。”杜兰德扛着艾弗里的身子,完全不费力气:“让你多活一阵子吧。”

  嘀咕了一句后,他动作麻利地处理了现场的种种痕迹,然后悄然从窗户跃出。

  杜兰德沿着墙壁一路直上到城堡顶端,抓起放在那里的矮人火枪,然后身形连续晃了几晃,很快就消失在夜sè之中。

  PS:今天还会有的。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