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五十 杜兰德的试探

卷一 章五十 杜兰德的试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艾……艾弗里——还有那个夏佐!居然都死了??”这人近乎呆滞地盯着布告上简洁明了的两行名字。周围的人也大多是同样的表情。

  七星猎人是猎人的最高层次。每一位七星猎人都是必然是七级职业者,这种级别的强者就算放到整个大陆,也足以成为一方豪强。如今一次死了俩,对众人的冲击相当之大。不少低级猎人甚至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对他们来说,五星以上的猎人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至于七星猎人,那更是几乎可以横行牧场的强悍人物!

  每一位猎人在登记注册的时候,都会在猎手大厅留下一缕灵魂印记。这缕印记会由猎手大厅用秘术制作成一枚灵魂骨牌。一旦骨牌所对应的猎人身死,灵魂骨牌也会立刻生出感应,然后破碎。艾弗里和夏佐虽然是死在蓝灵堡的,猎手大厅却能轻易判断出两人的生死,因为两人的灵魂骨牌已经在他们死亡的那一刻砰然破裂。

  当大部分人还在震惊的时候,一些心思敏捷的人已经想到了更多。据说前天在上城区的蓝灵堡中,闹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有女侍者被两名客人“错手”杀死,而那两名失手杀人的客人,正是艾弗里和夏佐。两人刚刚在蓝灵堡中杀了人,第三天猎手大厅就贴出了死亡布告,也就是说他们昨天也许已经死了。要说他们的死和蓝灵堡没有关系,鬼才相信!

  蓝灵堡的主人是安德丽雅,安德丽雅的男人是最近风头正盛的杜兰德,如此一番简单的联想,不少人立刻将艾弗里和夏佐的死和杜兰德联系起来。

  很快,人群中开始响起窃窃私语声:“这这两位七星猎人,好像是在蓝灵堡里错手杀人的那两位?”

  “不是好像,根本就是!”

  “而且他们可不是‘错手’杀人啊,七星猎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失手?他们铁定是去捣乱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被灭口了。”

  “嘘——小声点,别乱说话。”

  “哼,我说的有错吗?要我看,以蓝灵堡的实力恐怕还奈何不了两名七星猎人,这事八成是那个杜兰德做的!他之前就曾经一招击败了三名七星猎人,现在又杀了两个,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

  “……说起来,我以前还和杜兰德一起喝过酒呢。以前不知道他居然这么厉害,还开过他的玩笑……现在打死我也不敢再跟他随便乱说话了。”

  众人议论纷纷,一时间整个猎手大厅门口都被堵住了,工作人员不得不出来进行疏通。

  场面略有些混乱,人们都没有注意到,从猎手大厅侧后方的一扇暗门中,悄然走出一个男人,正是杜兰德。

  杜兰德没有刻意变装掩饰身份,他不紧不慢地走着,却没有人看到他。偶尔有人转过头,目光恰好扫过杜兰德的身体,也会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又回过头去。杜兰德掌握冰的力量,他可以很轻易地将空气中的水分凝聚成冰,形成镜面,然后利用光的扭转折shè掩盖自己的形迹,混淆人的视线。于是在旁人眼中,杜兰德所在的地方根本就是空气!

  人们还在议论着,而且越来越大声。

  杜兰德大致扫了一眼大厅门前的状况,就不在意地回过头去。

  “唉,如果让这些人知道艾弗里和夏佐不只是普通的七星猎人,其实是屹立在七星最巅峰的强者,他们恐怕就要彻底凌乱了……”杜兰德默默地想着。

  对于猎手大厅会贴出死亡布告以及会造成的反应,杜兰德早有预料,也不太在意。他对猎手大厅的运作机制了然于胸,自然知道灵魂骨牌的存在。说起来,杜兰德对灵魂骨牌的制作方法一直很好奇,也试图研究过,不过他实在不擅长灵魂方面的细活儿,尝试了一番后却完全是一头雾水,只好作罢。

  杜兰德也曾想过,到底是自己在灵魂方面的造诣太差,还是猎手大厅制作灵魂骨牌的手段太高端,以至于自己无法理解?

  摇摇头,杜兰德不理会人们的议论纷纷,大踏步离开了这里。

  他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没有必要再在猎手大厅逗留。

  杜兰德会出现在猎手大厅,其实是有重要的事情——他是来见魔龙石门背后的那三位的。

  昨夜在蓝灵堡,艾弗里和夏佐就在杜兰德眼前被杀死,事后,杜兰德反反复复地仔细思量,总觉得这件事不可能是牧者之城外的强者或势力做的。最有可能下手的还是牧者之城内部的人。

  虽然杜兰德还不清楚对方的动机,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是谁,但如果从谁有这个能力杀死两名七星巅峰猎人并且让杜兰德无法阻止的角度推理的话,其实不难得到答案。

  ——牧者之城中,有这个能力、又可能有动机针对杜兰德的人,也只有那七位车了。

  而杜兰德今天一大早就来猎手大厅见门背后的那三位,正是为了确认这件事。当然,他不可能直接说:“啊!我怀疑有某一位或某几位车对我心怀不轨。”这样的话。

  杜兰德采用的是间接试探的方式……

  他向门背后的三位叙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并着重描述了艾弗里和夏佐死时的状况。当时杜兰德站在魔龙石门前,故意用一种郑重其事的口吻说:“我认为这次的事情xìng质相当严重,很有可能是我们牧者之城的敌对势力针对我们的一次行动。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三位能引起重视。”

  话音落下,门背后的沉寂下去,似乎那三位在彼此交流着什么。

  杜兰德安静地等待着,他相信听了自己对整件事情的描述,如果动手的是牧者之城内部的人,门背后的三位一定能知道是谁。接下来就看这三位的反应如何了。论级别,这三位可比牧城之车还要更高一级,对于牧者之城内部的事情,几乎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片刻后,一个声音响起:“杜兰德,你说的事情我们都了解了,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的,你就不用管了。”

  “哦?”

  杜兰德目光微微一闪,想了一下,然后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并要求亲自参与调查,摆出了一副不把事情查清楚就绝不罢休的架势。

  “艾弗里和夏佐死得实在蹊跷!虽然我看不出具体死因,但那显然是中了某种秘术,被人直接cāo纵了生死。”杜兰德吸了口气,一脸肃然地说:“我希望能亲自调查这件事情。另外,事关两名巅峰七星猎手,调查很可能需要牧城之车的配合,希望你们三位能够同意并授予我相应的权力。”

  “不行!”

  “我不同意。”

  “这不可能!!”

  对于杜兰德的请求,门背后的三位居然想也不想,便异口同声地断然拒绝!

  杜兰德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有些怒了,沉声说道:“两名巅峰七星猎人就在城里死了,那他妈的可是巅峰七星猎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你们难道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吗?”

  门背后给出的回答很简单,却令杜兰德无法反驳:“牧城之车负责城池内的一切事宜,而你,杜兰德,你负责的是牧场中的相关任务。这是早就定下来的规矩。”

  “……”杜兰德沉默。

  其中一人又补充说:“严格意义上来讲,猎人并不算是我们牧者的一份子,他们和牧场中的那些异族一样,都是我们放牧的对象。巅峰七星猎人也是猎人,并不会因为实力的强大而得到任何特殊待遇。对于他们的死,我们不负有任何责任,相关调查也只会是点到即止。这一点,希望你能时刻谨记。”

  话说到这个份上,杜兰德也完全了解这三位的意思了,他冷冷地问:“也就是说,这件事其实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当然不是!”一个声音淡然说:“既然是城内的事,我们会交派给牧城之车进行调查。当然,如果有结果的话,一定会立刻通知你。至于你……你还是不要管这件事了。下一次任务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派下来,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休整,准备下一次任务的到来。”

  另一个口吻缓和一些的声音接口道:“另外,杜兰德,你虽然是我们牧者的一员,却不算是我们三个的下属,我们不方便强行命令你什么,但还是希望你不要越矩行事。”

  杜兰德似乎还有些不甘心,犹豫片刻后,才勉强点头说:“哼,那好吧……我可以不参与调查,但一旦有结果,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

  “这个自然。”

  “那就好。”

  …………

  当杜兰德离开后,魔龙石门背后沉寂了许久,然后一个声音忽然叹了口气,说:“还好,这杜兰德没有执意要亲自调查,否则的话……哼,照他刚才所说,杀死那两名巅峰七星猎人的手段分明就是‘魇眸之种’,城中会这种秘术的,除了我们也就只有红鹰那个小鬼了……”

  PS:求票求收藏~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