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五十一 银狐、红鹰、灰蛇、紫鼠

卷一 章五十一 银狐、红鹰、灰蛇、紫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唉,这个红鹰,简直莫名其妙!”那个声音似乎有些恼怒:“他到底在想什么?身为牧城之车,居然没事去招惹杜兰德这个难搞的家伙!”

  第二个声音哼了一声,说:“你听不出来吗?照刚才杜兰德所说,红鹰显然盯上杜兰德了,却又碍于规矩不方便亲自出手,于是就指派两名七星猎人下手。”

  “不过红鹰怎么会盯上杜兰德?”第三个声音疑惑道:“杜兰德就连我们的话也不太听。虽然他的级别只有七级,然而若论地位,他和牧城之车是完全平起平坐的。我们早就交代过让红鹰他们不要去招惹杜兰德,杜兰德那边也一直很低调地没有和任何一位车接触过。他们怎么会结下梁子?”

  这个问题一下问倒了其他两人,他们长期坐阵在石门背后,主持运转笼罩牧场的超大型魔法阵的阵眼,不可能对城中的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全都了若指掌。身为牧城之车的顶头上司,他们对每一位车的能力都很了解,却根本不会想到红鹰的一系列举动完全是醋意使然。

  “好吧,总之红鹰和杜兰德杠上了,好在现在杜兰德还不知道盯上他的是红鹰……我们怎么处理这件事?”

  看得出这三位对此相当苦恼,商量了好一阵子,才做出决定:“先把红鹰叫来问清楚原因吧。其实我倒觉得,只要红鹰本人不暴露,我们就放任不管也没有什么。杜兰德一向我行我素,我们正好可以借着这次的事情打压一下。”

  “我同意。”

  “我……也没意见。”

  “好,那就这么办!”

  ……

  同一时间,杜兰德走在牧者之城中一条宽阔的主干道上,默默地想:盯上我的,恐怕真的是城中的某一位车吧。

  回想起刚才那三位的反应,以及做出的种种安排,杜兰德几乎已经确定对自己心怀不轨的那人是牧者之城内部的人,否则的话,那三位不会阻挠杜兰德介入调查,甚至搬出了牧者之城的规矩来压他。那三位虽然没有流露出什么明显的异常,但杜兰德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们在态度上的微妙变化。

  “哼,你们不让我调查我就不调查了?简直笑话!我又不是你们的属下!”杜兰德心中转着各式各样的念头,他才不会管那么多规矩不规矩!

  既然是牧者内部的人,那么有嫌疑的对象就可以缩小到一个很小的范围内了。城中有能力让如今的杜兰德吃瘪的,除了那七位车之外别无他人。

  不过杜兰德依然无法准确地锁定目标:究竟是哪一位车对自己心怀不轨?又或者,其实不止某一位车,而是某几位车都由于某些原因而盯上了自己?

  无论如何,如果那幕后黑手真的是牧城之车的话,杜兰德也不会心慈手软。既然对方先坏了规矩,那杜兰德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到时候就算把事情闹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杜兰德并不熟悉七位车,也从未直接接触过。不过他倒是知道牧城之车中,有三位战职者,和四位法职者。战职者基本上都不擅长灵魂方面的技巧,哪怕是灵武士也只能做到灵魂攻击和灵魂防御,不可能使出jīng妙的灵魂秘术,更不可能将力量打入两名颠峰七星猎人的灵魂,到关键时刻再引爆。也就是说,杀死艾弗里和夏佐的人,只有可能是牧城之车四名法职者中的一位。

  “银狐、红鹰、灰蛇、紫鼠……”杜兰德默念着这四个名字,这就是最有可能的四人了。

  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他反倒心平气和起来。

  接下来他不准备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会静静等待对方的下一次动作。

  杜兰德知道,如果对手真的是一位车的话,那自己绝对不能够大意。尤其是在目前自己在明处而对手在暗处的情况下,更加不能轻举妄动贸贸然地主动出击。这恐怕会是一场比拼耐xìng的战斗,比的就是谁先露出破绽,那另一方就会发动致命一击。对于杜兰德来说,只要让他摸清对方究竟是谁,他一定会让对方付出血的代价。

  解开封印后的杜兰德,可绝不只有区区八级的实力。

  想到这,杜兰德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挂起淡淡的笑容,然后大踏步向上城区而去。敌人永远不会消失,但生活还得继续,杜兰德没有忘记自己的真正目标——那就是回归森德洛。

  “说起来,那头老巫妖也该来找我了吧。”杜兰德咧嘴一笑:“呃——我是不是,不应该用‘一头’来称呼他……?”

  ……

  ……

  事实证明,老巫妖肯特对于和杜兰德的交易的确无比重视,更准确地说,是对他能不能解决自己那具巫妖之躯的不协调问题无比重视。转眼又过去了一周,这老家伙居然还在制定他的“身体完善计划”!

  这期间杜兰德去过两次鬼街,第一次杜兰德才进去十分钟不到,就被老巫妖给打发出来,用他的话说就是:“别打扰我!我正在最关键的计划阶段呢!你的冰火力量那么霸道,我可不想没能完善我这具巫妖之躯,反而被你给失手干掉了。”

  至于第二次,老巫妖甚至非常过分地谢绝见客,要“安安静静地找出一个可行可靠的解决方案”。

  对此杜兰德的回应很简单,当时他站在鬼街街口,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风清云淡地说了一句:“哦,不让我进去啊……也好,我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来和你说一声,我不打算帮你了,你还是想其他办法解决你的问题吧。”

  话音刚落,老巫妖就从鬼街最深处飞身扑了出来,一把拽住杜兰德,然后死气白咧地把杜兰德请进了鬼街。

  “那么,你的进展如何,计划制定到什么程度了?”走进老巫妖在鬼街最深处的老巢,杜兰德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肯特。

  一段时间没见,老巫妖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那布满皱纹的半边脸上略有些疲倦的神sè。

  杜兰德有些好奇地问:“你似乎有点萎靡啊,原来巫妖也会疲劳的吗?”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