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六十 三轮压制!

卷一 章六十 三轮压制!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卷一章六十三轮压制!)正文,敬请欣赏!

  ()  第二轮压制比第一轮更加凶猛!如cháo的力量发疯似的从杜兰德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涌入,这种力量根本没有任何特殊属xìng,xìng质非常单纯,因此也最难以应付。杜兰德引以为傲的各种体术和法术,还有他那支特制的矮人火枪此时完全成了摆设,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以元素水晶中所储备的自己最核心、最本源的冰火力量与位面巨力以硬碰硬!

  杜兰德昂然站着,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狂跳,哪怕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怖压制,他依然无所畏惧。

  这种时候退让一步就是死,容不得半点迟疑,任何技巧都失去了意义,唯有最纯粹直接的碰撞。

  这一次碰撞无声无息,在力量对冲的刹那,杜兰德脸上的血sè瞬间褪得干干净净。随后他身体各处骤然开裂出大片细密的伤口,小股小股鲜血涌泉般从每一处伤口流出,转眼之间,就将他的衣袍彻底染红。

  “呼——呼——”杜兰德如一头困兽般,低沉且剧烈地喘息着。

  这次的位面压制实在太强劲了,杜兰德身体踉跄了一下,旋即重新站稳,他近乎直觉地意识到:这恐怕还不是结束。

  果然,第二轮压制刚刚消退,第三轮压制之力紧接着生出。

  感受着急速酝酿的位面之力,杜兰德嘴角一扯,苦笑了一下。他知道,面对如此强度的压制之力,自己恐怕不得不解开自我封印了,但解封的后果很可能是引来更加强力的压制,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杜兰德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啊……

  如果不解开封印,继续以七级实力硬抗的话,结果基本就是一个死,不会有任何悬念。事到如今,杜兰德也只好先解开封印再说了。他脸sè重新变得肃穆凛然,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似乎随之拔高、膨胀了些许。心念一动,体内的封印解开了一部分,杜兰德身上的气势骤然一盛。远超七级的磅礴气势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散发开来,将周身的位面之力都排挤开来。然而,感受到杜兰德骤然爆发出的强大气息,位面之力也随之生出反应,力道又凭空暴涨了一大截。

  第三轮压迫和前两轮全然不同,位面之力无视了杜兰德的体表防御,直接冲着位于心脏处的元素水晶而去。这一刻,位面似乎有了属于自己的意志,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向元素水晶和其中的半神火种扑杀过去。

  “妈的,拼了!”

  杜兰德来不及做更多的准备,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凝聚起力量,然后……一记惊天动地的碰撞就在他体内爆发开来!

  砰——隆隆隆隆隆!一连串好似闷雷般的声音,从杜兰德的身体中传了出来,每一记响音都会令他全身狂震几下。杜兰德的大脑似乎都空白了瞬间,紧接着,cháo水般的痛楚猛地涌上,疯狂地席卷了他的脑海。

  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杜兰德死死咬着牙齿才没有倒下,他的脸已经白得有些透明了,脸上的肌肉抽搐扭曲着:“这次好像玩的有点大啊,再有一轮的话,我……”

  杜兰德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如果还有第四轮压制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撑不住了。

  刚才那一轮压制,杜兰德等于是直接拿自身的元素水晶和位面之力对撞了一下。元素水晶可是战斗法师的根本,是能量核心,是力量中枢。它既是战斗法师最强的一点,也同时是最弱的一点,一旦元素水晶毁坏,战斗法师就完了。而此时杜兰德的元素水晶上布满了细密的裂纹,其中的冰火力量一片紊乱,最中心的半神火种也是飘摇不定。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杜兰德直接被位面压制之力所伤,而且伤得很重!

  杜兰德感到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他摇摇yù坠地站在那里,始终不肯倒下。在努力平复下体内紊乱不堪的力量的同时,他也在为下一轮压制凝聚力量。

  哪怕没有半分胜算,杜兰德也不肯放弃,他准备要拼命了!

  然而,第四轮压制迟迟没有到来。

  位面之力在第三轮压制结束之后就如cháo水一般退去,转眼间消散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杜兰德浑身是血的可怖模样,还有房间里由于碰撞余波而一片狼藉的话,甚至会让人以为之前的三轮压制只是错觉。

  “我、我挺过来了?”杜兰德愕然,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呆了好半晌,杜兰德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真的熬过来了!

  体内的元素水晶虽然伤痕密布,但还维持着原型。杜兰德小心翼翼地感受了一番后,稍稍松了口气:伤势虽重,但还不至于致死。最重要的是,元素水晶中的半神火种已经成型,现在的自己,才完完全全称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半神。

  不过这只是半神境界的一个起步,之后还有一系列小境界,才能真正拥有可以容纳神火并成为神诋的资格。

  如果每突破一个小境界都要来这么几轮恐怖无比的位面压制的话……

  杜兰德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无论如何,现阶段算是熬过去了,杜兰德咧开嘴,露出两排被鲜血染红的牙齿,笑容畅快中带着些狰狞。他很想大声狂笑三声,再狠狠对这见鬼的位面高竖两根中指,然而他真的太累了。全身疼得几乎麻木,始终紧绷到极致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杜兰德眼前一黑,咚!一头栽到在地。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外传了交谈的声音,由远及近。

  “姐姐大人,杜兰德似乎有两天没有出现过了,什么情况啊?”这是水晶的声音。

  “不,他傍晚时已经回来了。”安德丽雅的声音:“不过他好像有心事,没说两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这两天他好像一直有点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哼,那家伙不是一直那样吗?总是神神秘秘的!”水晶显得愤愤不平。

  “呵呵,不管了,反正都习惯了。”安德丽雅轻笑着说。

  两人似乎在房门口停下脚步,随后轻轻敲响房门:“杜兰德,在吗?”

  没有回答。

  房门外,安德丽雅眉头微皱,又敲了敲,提高了声音问:“在吗?”

  依然没有回答。

  “大概又走了吧。”一旁的水晶撇撇嘴:“反正那家伙总喜欢翻窗出门,都不怎么走正门的。”

  “……”

  安德丽雅没有回答,她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来是什么。这时,一丝淡淡的味道突然钻进她的鼻子,她的脸sè一下就变了:“这是血腥味!?……糟了!”

  猛地一把推开房门,安德丽雅快步冲了进去,就看到房间里一片狼藉,而杜兰德一身血衣,正埋头趴伏在地上,生死不知。

  “杜兰德!!!”安德丽雅大叫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在这种时刻,她虽然心中惊骇无比,处理却很冷静,一边小心翼翼地将杜兰德的身子翻转过来,一边头也不回地对水晶大喊:“去叫牧师!快去叫牧师!!”

  水晶也看到了房间里的惨烈景象,俏脸吓得煞白,闻言“哦”了一声,转身撒开步子冲了出去。

  安德丽雅伸手一探脉搏,脸sè稍稍一松——自己的男人还活着。然而看着浑身是血的杜兰德,她的脸sè无比难看,这还是她五年里第一次看到杜兰德受伤,而且伤势看上去竟然如此沉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德丽雅心中不解。

  不过还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卷治疗卷轴,撕开卷轴后,大片白sè光晕立刻从轴面中飘飞出来,飞快地融进杜兰德的身体。不过,这个位面的牧师卷轴主要针对的是本位面的职业,对于杜兰德这个来自异位面的战斗法师的作用反而不大。连续几卷牧师卷轴砸下去,杜兰德也仅仅是脸sè稍微好转。

  眼见水晶还没有回来,安德丽雅简直心急如焚。

  其实杜兰德的伤虽然重,但并不致命,但安德丽雅可不知道啊!她又不会任何检查伤势的手段,只看到杜兰德全身是血,谁知道他是不是伤重得快要死了?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后脸sè变得有些犹豫,片刻后她猛一咬牙,伸手捋起右手的袖子,将手腕凑到嘴边,然后狠狠一口咬下。安德丽雅这一下咬得极狠,伤口立刻见血,她顾不得疼痛,又将手腕凑到杜兰德嘴边,将自己的血液朝杜兰德嘴里灌去。昏迷中的杜兰德下意识地喝了下去。

  这一幕简直无比诡异!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持续失血,安德丽雅的脸sè越来越苍白。到后来,她的两侧脸颊上隐约浮现出两道纹路,纹路造型略显妖异,从两腮一路向上,从眼角越过,然后向额头中间汇聚,最终在额头正中合一,交缠成一个繁复而华丽的紫sè印记。安德丽雅的脸越来越白,喝下她鲜血的杜兰德脸sè却渐渐好转,似乎安德丽雅的血液有着疗伤的奇效!

  没过多久,水晶就急急火火地冲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两名牧师。

  PS:三千字,今天只有一更了。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