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八十一 重磅炸弹!

卷一 章八十一 重磅炸弹!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卷一章八十一重磅炸弹!)正文,敬请欣赏!

  ()  说到这儿,安德丽雅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杜兰德的眼睛,问:“对了,出手抓人的那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怪人,他是你的手下?你什么时候收了这么强的手下,我居然不知道?”

  肯特出手的时候,安德丽雅虽然不在场,但事后也听手下的人汇报了当时的情况,对肯特挥手之间就克敌制胜的手段大为震惊。尤其是被肯特抓起来的五人中,还有一名七星猎人,却被肯特没费多少功夫就制服,这让安德丽雅震惊之余,又生出一丝兴趣。

  “呃,最近刚收的手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杜兰德摸摸鼻子。

  “他是什么实力?”安德丽雅好奇地问:“我麾下也有不少强者,不过能三拳两脚就制服七星猎人的强手却是没有。你那手下是什么级别?又是什么职业?”

  “这个……”

  杜兰德皱眉不语,脸sè似乎有些为难。肯特的等级和职业都不太好说,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于是杜兰德想了一下,看似随意地笑道:“嗯,他是个战职者,卡在八级之前有些时间了。”

  这也不算假话,肉身强悍的巫妖的确可以被划分在战职者的范畴中,而肯特在只有一颗巫妖之心的情况,差不多是七级巅峰的实力,说“卡在八级之前”也算准确。

  安德丽雅修长的眉毛轻轻一挑,似笑非笑道:“你的手下居然有这等实力?那你呢?你能收服他,至少应该比他高上一级吧?”

  杜兰德耸肩微笑,却不回答这个问题。

  “哼……”安德丽雅撇撇嘴,无奈地说:“你这家伙……故作神秘!无聊透顶!”

  心里却叹了口气,因为无论两人的关系多么亲密,杜兰德似乎总是不愿意对她开诚布公。

  “唉,算了……我对他又何尝不是隐瞒了一些事情呢……”安德丽雅默默安慰着自己。

  ……

  ……

  杜兰德在蓝灵堡中公认抓人并扣留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上城区,然后在一天的时间里就蔓延到牧者之城的每一个角落。如此嚣张无忌的做法,令不少人愤慨不已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心中凛然。

  一个被舆论推上风头浪尖的人,还能如此强硬,只能说明杜兰德根本无所畏惧。

  这一点,从蓝灵堡丝毫不受城中舆论的影响,依旧正常地运营着就可以看出来。而杜兰德安排的一个手下都有着擒拿七星猎人的实力,让不少心怀不轨的人如同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顿时熄了把水继续搅浑的恶念。

  一时间,城中有关杜兰德的讨论越发热烈,蓝灵堡中却是一片清净,客人们来来往往,却没有人蠢到在蓝灵堡中讨论杜兰德的事。所有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该喝酒喝酒,该聊天聊天,暗地里则密切关注着整件事的动态。

  巴特洛角斗场中,红鹰全程监控、并引导着事态的发展,当听到杜兰德居然在蓝灵堡中公然扣人的事时,红鹰脸上一点点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喃喃自语道:“呵,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了。”

  这时,一名侍者打扮的年轻人悄然走进房间,在红鹰身后恭恭敬敬地跪伏下来,说:“红鹰大人。”

  “你来了啊,”红鹰安静地坐在软椅上,头也不回地淡淡道:“我交代你做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大人,全都办妥当了。”年轻人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符的稳健,平静地说:“有关杜兰德和鲁格交易的种种铁证,全都已经搜集齐全了。”

  “没有被人察觉吧?”

  “大人放心,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那鲁格虽然狡猾谨慎,把事情做得很干净,但做过就是做过,藏是藏不住的。毫无疑问,他和杜兰德交易严重影响了角斗场的正常运营,对于其他客人来说是莫大的不公平。”

  红鹰满意地点点头。

  年轻人沉声问道:“接下来我该做什么,请大人吩咐。”

  手指轻轻点着软椅扶手,红鹰想了一下,风轻云淡地说:“抓人吧。”

  “如您所愿。”

  年轻人躬身退出房间,还带着些稚气的脸上一片平静,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任何表情和情绪。他轻轻整理了一下领子和袖口,然后举步走向鲁格的房间,他的步伐从容而稳健,身上无声无息地冒出一丝丝一缕缕的黑sè雾气,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在黑雾的包裹下,年轻人的身形很快虚淡下去,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一间两室两厅的套间中,身穿睡袍的鲁格坐在一张宽大的摇椅上,单手托着脑袋,默然思索着什么。魔法灯盏shè出柔和的光线,映照在他那张胖胖的大脸上,却让他不知为何有点晃眼的感觉。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鲁格脸上yīn晴不定,小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作为巴特洛角斗场的管理者,他对城中的各种消息一向敏感,这次有关杜兰德的种种谣言尽数传到了鲁格耳中,从中鲁格嗅到了一种浓浓的yīn谋味道。由于双方的交易关系,鲁格和杜兰德的关联很深,这次的事情摆明了是针对杜兰德的,于是鲁格难免会担心这把火会不会烧到自己身上。

  尤其是这几天,胖子总有一种心神难定的不安感觉,今晚尤为强烈,似乎有某些大祸即将降临。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闲暇去理会那些在杜兰德的帮助下赚到的大把金灿灿的金币了,只觉这些金币无比烫手。

  什么叫做贼心虚,这就是了。

  胖子焦躁难耐地不断扭着肥胖的身子,似乎摆什么姿势都不舒服。他忽然跳下椅子,准备来一杯红酒定一定神,然而就在这时,房间中的灯光仿佛摇晃了一下,随后大片大片的黑暗突然从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无声涌出,转眼之间,整个房间就陷入到完全不见光的黑暗中去。

  黑暗是深沉的,也是凝固的,似乎将空间都冻结了。

  这分明是非常高明的暗系魔法,施法者的等级,以及对魔力的cāo纵能力都相当不凡。鲁格本人也是一名魔法师,虽然级别不高,但一般情况下至少还能做出一些基本的反应。在被黑暗笼罩的刹那,胖子整个却僵硬地站在原地,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也做不出任何动作。只能看到他眼中浮现出一丝惊骇yù绝的神sè,然后就被浓浓的黑暗吞噬。

  片刻之后,黑暗一点点消散,房间中一切如常,所有家具摆设都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的不同的是——鲁格人已不见。

  夜是沉静的,然而在那夜幕的背后却涌动着疯狂的暗流。

  次rì清晨,又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曝了出来:巴特洛角斗场的管理人鲁格涉嫌勾结杜兰德,对角斗场的角斗表演进行cāo纵,并从中获取暴利。此事遭人揭发,鲁格畏罪潜逃,已被捕获。

  这个消息,就像一记从天而降的重磅炸弹,令整个牧者之城都震了几震!

  作为上城区最受欢迎的娱乐场所,巴特洛角斗场不仅仅提供角斗表演,还有与之配套的赌博项目。每天都有大量高阶猎人出入于角斗场,观看表演的同时对角斗结果下注博弈,如今骤然知道角斗结果居然被人cāo纵,几乎所有有资格去上城区的五级和五级以上的高阶猎人都炸开了锅!

  如果说之前有关杜兰德血统的议论,还只是出于众人的好奇心,那么这次的事情,就真的侵犯到许多人的根本利益了。

  “你知道吗?那杜兰德不仅和蓝灵堡的安德丽雅不清不楚,居然还敢cāo纵巴特洛角斗场的运营!”

  “简直混蛋!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他实力再怎么强,也不该这么做!不对,他怎么敢怎么做!胆子简直大到没边了!”

  “居然和杜兰德勾结的那个胖子鲁格已经被巴特洛角斗场撤职并捕获了。”

  “妈的,那个死胖子!我们在角斗场输了那么多钱,原来都是角斗表演被cāo纵的结果……不行,这事必须得有一个说法!”

  “你没听说吗?今天早上,巴特洛角斗场的三位高层已经亲自出面,对这件事情表示道歉,并宣布将在三天之后,在猎手大厅前的广场上公开审判鲁格,估计那胖子是活不了了。”

  “那杜兰德呢?不是他和鲁格勾结的吗?难道就不审判他,任他逍遥法外?”

  “呃,这个……巴特洛角斗场方面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就因为那杜兰德实力强,就能逃避责任吗?这不可能!我绝不答应!”

  正在讨论的这两人一个是五星猎人,一个是六星猎人,他们义愤填膺地彼此议论时,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两人不远处,站着杜兰德。

  杜兰德就站在那里,安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两名实力不俗的猎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其实杜兰德和鲁格的交易,只是对角斗双方的种族、等级、职业等各方面的配置做了调整,并没有直接cāo纵结果。杜兰德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解析规则,他做出的调整都是以双方势均力敌为基本要求的,否则三五两下就打完了,他还解析什么规则?至于杜兰德帮助鲁格赢的那些金币,也都是他凭借自己的洞察能力预测出角斗结果,才能够场场赌赢。

  但城中的高阶猎人们才不会管这些!

  他们只知道杜兰德和鲁格cāo纵了角斗场的运营(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然后他们都做出了人类在感到利益被侵犯时的必然反应——将之放大!

  输了钱的人,会把之前输的所有钱都归咎于杜兰德和鲁格,并把愤怒之火倾泻在两人头上。

  此时此刻,听着两名猎人口中爆出的各种污言秽语,从杜兰德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他只是很安静地听着,甚至有些安然的味道。只是他眼中的温度却在一点点消失,直到彻底死寂。

  PS:今天只有一更了,不过是3000+的章节,第一卷到尾声了,我会写得谨慎一些~另外,再次推荐一下我的另一本书吧!可以的话,不妨收藏一下~拜谢大家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