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八十四 无法拒绝的提议

卷一 章八十四 无法拒绝的提议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蓝灵堡前,两柄奇形长刀倒插在地面上,肯特手扶大铁锤,昂然立于双刀一侧。

  肯特眼前,是超过五百名高阶猎人。

  身后则是一条大道径直通向蓝灵堡的大门。

  表面看上去,只要突破了肯特这一道防线,蓝灵堡的大门几乎就是对众人敞开了,然而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猎人们彼此对视,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忌惮。不得不说,刚才肯特的那一手邪恶恐惧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一出手就震慑住了这些暴徒。

  尽管面对着超过五百名至少五级的高阶猎人,肯特脸上却全无畏惧,也无凝重,有的只有张狂无忌,还有不加掩饰的挑衅。

  他斜睨着脸sè变换不定的巴格肖,那神气分明是在说:有种就上来一战,没种就给老子滚蛋!

  如果肯特还是七级巅峰的实力,恐怕还没有这样的底气,但如今杜兰德将两颗巫妖之心还给了他,令他的实力完全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的八级水准。这般实力,已经堪比牧城之车了,的确没有任何退避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老巫妖身旁还插着代表杜兰德的两柄奇形长刀,双刀一橘红,一冰蓝,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迫人,到最后甚至将肯特的气势都压了下去!炙热与冰寒之力彼此剧烈地摩擦碰撞着,令双刀周围的空气不断扭曲、蒸发、再冷却。从旁人的角度看过去,冰火双刀就好像位于一片模糊的空间中,看不真切,存在感却强得不可思议。

  单单这一手,就完全超出了不少人的理解范畴。

  要知道双刀都是能量所聚,一旦脱离杜兰德,想要维持形态的话就需要有能量的持续补充。但在场众人却完全感受不到任何能量波动补充进双刀,他们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气势不断飙升的冰火双刀。也不知道这些力量究竟从何而来。

  于是,杜兰德虽然没有露面,甚至到现在话都没说一句,对众人的威慑却比肯特更甚!

  巴格肖不愧是久经场面的人,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看着肯特,认真地说:“肯特,你我也算朋友一场,我奉劝你不要在关键时刻站错了队。杜兰德的所作所为已经不为牧者之城所容,你如果执意要和他同流合污的话,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肯特摇头一笑:“我说了,这里不是耍嘴皮的地方,要打就打,哪有那么多废话?巴格肖,你就是胆子太小,才会这么多年来都卡在八级大门之前!八级算是一个重要的槛,没有一往无前的气魄,注定你永远不可能跨过这道槛。”

  巴格肖脸sè微微一变,一时语塞。

  肯特恶劣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谁他nǎinǎi的跟你这种软蛋是朋友?少跟我来这套!你一个三百岁都不到的小家伙,居然也敢跟我老人家攀交情?简直恬不知耻!!”

  蓝灵堡中,杜兰德不由咧了咧嘴,肯特这家伙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还真敢说啊……

  肯特的声音很大,也传到了安德丽雅和水晶耳中,两女看着杜兰德,脸sè也都有些古怪。

  巴格肖脸sè有点发黑,对于肯特的巫妖身份他也知道不少,双方甚至小小地交过几次手,因此巴格肖虽然心中狂怒,却根本无法反驳。他眼sè冰冷地看着肯特,慢慢地说:“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跟我过不去了?”

  肯特懒得继续和对方废话了,将大铁锤拎了起来,单手握柄,横于胸前,意思不言而喻。

  巴格肖眼中闪过一丝yīn沉,他想了想,平复下波动的情绪,然后说:“我们今天不为其他,只为杜兰德cāo纵角斗场运营一事而来。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杜兰德愿意出面解释并道歉,那一切都好说。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我们一定会攻破蓝灵堡,还大家一个公道!”

  巴格肖的头脑很清醒,并没有因为肯特的挑衅就头脑发热地冲出去,而是死死咬住杜兰德cāo纵角斗场运营的事,试图逼杜兰德露面。到时候群情激奋,只要稍加煽动,大家一拥而上,杜兰德就算再怎么强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攻。

  说到底,巴格肖是不愿和肯特单打独斗的,围攻群战才是王道!

  听到巴格肖这番话,他身后的猎人们又叫嚣起来。之前他们被杜兰德的双刀和肯特的邪恶恐惧所摄,气势不由一弱。毕竟对方可是有两名七级巅峰的强者,这己方只有巴格肖一位。不过想到己方人多势众,猎人们又定下心来,刚刚平复下些许的叫骂声又响了起来。

  眼看着局势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一直沉默至今的杜兰德终于发话了,他的声音似乎不像是从蓝灵堡中传出的,反而像是从天而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轰然响起:“巴格肖.缪克洛德?我听说过你,七级颠峰的灵武士,对吧?”

  巴格肖脸sè微凛,就听杜兰德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艾弗里吧,他也是灵武士,实力应该和你差不多吧,嗯,也许要稍差一点,不过差距也不会太大,而且他在灵魂斗气方面的cāo纵能力恐怕还要在你之上……”

  杜兰德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简直犹若雷鸣,震得不少人耳鼓剧痛。

  巴格肖腰杆挺得笔直,沉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似乎笑了笑,杜兰德淡笑着说:“艾弗里前一阵子刚死,虽然不是我杀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在我手下连三招都没撑过。”

  巴格肖眉头一皱,随即重新舒展,平静道:“大话谁都会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鬼话吗?艾弗里可是颠峰七星猎人,你要是三招就能击败他,岂不是堪比牧城之车?简直笑话!”

  杜兰德也不在意,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他知道巴格肖绝不像表面上这般平静,内心必定有所动摇。

  话锋一转,杜兰德继续道:“众位今天来的目的,我已经很清楚了,就在刚才,我已经通知了猎手大厅,相信猎手大厅的人应该很快就来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想必各位不会不清楚——擅闯上城区的公众娱乐场所,这种行为的xìng质如何,相信不用我浪费口舌解释了吧……”

  这番话说得平平淡淡,却令不少人脸sè连番变化。

  无论杜兰德的话是真是假,既然他搬出了猎手大厅,那就让许多人心中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虽说法不责众,这也是大多数人的胆气所在。但万一猎手大厅真的追究起来,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那个被推出来以儆效尤的代罪羔羊?

  “不过,”这时,杜兰德又开口了,口气一片冷漠,却又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我还是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在猎手大厅的人到来之前,你们有一次机会可以挑战我的部下肯特。只要有人能胜过他一招半式,我可以以身为职业者的尊严起誓,一定出面‘解释’到你们满意为止。”

  谁都没有想到,杜兰德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就连杜兰德身旁的安德丽雅和水晶都愣了一下。水晶一脸疑惑,安德丽雅则是若有所思,随后渐渐露出了然之sè。

  杜兰德先搬出猎手大厅,这是震慑,也是威胁。

  随后话锋一转,又抛出“战胜肯特就能‘为所yù为’”这样的诱饵,这样一来,一众猎人就很难拒绝了。说到底,这批高阶猎人们对杜兰德还是心存敬畏的,他们既想趁着这次的事件捞些好处,却又不愿意承担太大的风险。而杜兰德抛出的方案恰恰充满诱惑,而且对众人几乎是零风险,当然,这得排除掉一个人,那就是出面对战肯特的人。

  于是,杜兰德的话音落下,巴格肖的脸sè就变得无比难看。

  果然,巴格肖身后的猎人们中开始响起窃窃私语声,人们目光闪动着,不再像之前那般气势汹汹,群情激奋,而是各自打起了算盘。就连那些七星猎人们也都一脸若有所思,目光不断瞟向巴格肖。

  巴格肖心中狂骂,他知道杜兰德这一手的真正目的其实是逼自己和肯特独战,这样一来就能极大降低蓝灵堡被围攻的可能。

  如此一来,所有风险和危险都将由巴格肖一人承担,好处和利益却是所有人拿,这样好的事除了他巴格肖,谁会拒绝?

  “杜兰德,你……”巴格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杜兰德直接打断。

  杜兰德语气漠然,抛出了最后一击:“巴格肖你如果实在需要帮手的话,也行,我可以接受至多三名七星猎人来协助你,你好好考虑一下。肯特,你对此有意见吗?”

  肯特立刻深深地躬下身去,毫不犹豫地说:“一切如您所愿,大人。”

  这样一来,巴格肖就彻底无法拒绝了。

  说到底,巴格肖对身后的高阶猎人们不具备任何实际的约束力,只是众人推出的一个代表人兼领头人而已。

  人群中开始响起让巴格肖出面对战肯特的声音,这样的呼声越来越高,仿佛一根根针,狠狠地刺激着巴格肖的神经。

  “这群贪婪短浅的王八蛋!简直愚蠢到了极点!”巴格肖心中已然怒极,却又不能发作出来。

  他背对众人,沉默地站了许久,然后深深吸了口气,脸sè重新转为坚定,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辞了……”虽然这样的风险更大,但巴格肖也不是真的怕了肯特,更何况他还能带上三个帮手呢。他已经在心中做了决定,这次事成之后,一定要向红鹰讨要更多的好处以做补偿,还有猎人中那些起哄的混蛋,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顿了一下,他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一排七星猎人,问:“你们,谁愿意协助我一起战斗?”

  PS:3000+送上~谢谢大家自我发书以来的各种支持,我会努力把第一卷最后的高氵朝部分写好,以作回报!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