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八十七 审判前夜 一

卷一 章八十七 审判前夜 一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除了像安德丽雅这样大有背景的人,或水晶这样的侍者之外,只有五级或五级以上的强者才有资格进入上城区,因此只有高阶猎人目睹了蓝灵堡前发生的一切。

  尽管如此,这件事还是以一种令人惊叹的速度,飞快地传遍了整个牧者之城,并引发了更大一轮的轰动!

  一夜之间,人们议论的话题不再只是“杜兰德和鲁格联手cāo纵巴特洛角斗场运营”的事,又加上了“巴格肖率众逼上蓝灵堡结果却被当场击杀”的事。

  算上前一阵子死去的艾弗里和夏佐的话,还有和巴格肖一同被击杀的那三名七星猎人的话,这段时间内,牧者之城居然一共死了六名七星猎人,这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平rì里,七星猎人高高在上,除了传说中的牧城之车外,七星猎人就是站在牧者之城最顶峰的人,至少在大部分普通猎人眼中是如此。

  然而短短的时间内,一连六名七星猎人身死,这对人们的冲击非常大。

  更重要的是,这六名七星猎人的死都和杜兰德有关。艾弗里和夏佐头一天刚在蓝灵堡中闹事,第二天,猎手大厅就贴出了两人身死的消息。而这一次,以巴格肖七级颠峰的实力,和三名七星猎人联手的情况下,居然都落得个当场被杀的下场,这实在太骇人了!

  一时间,有关杜兰德真实身份和实力的说法层出不穷。

  有人怀疑他也是牧城之车中的一员,而这次的事件,其实就是巴特洛角斗场那三位车和杜兰德之间的一次较力,是“牧者”内部成员的一次碰撞!

  还有一种更大胆的说法,认为杜兰德其实是永辉骑士之域派来的一员强将,目的是从内部挑动牧者的内部矛盾,从而达到消弱牧者之城整体力量的目的……

  当然,还有不少人在议论着杜兰德cāo纵角斗场运营的事,骂的人依然不少,却再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上蓝灵堡讨说法。巴格肖的前车之鉴已经摆在那儿了,这时候去招惹杜兰德,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至此,一些明眼人开始重新审视整件事情的经过,并从中把握到了一定的脉络。

  从杜兰德身具异族血统的传闻开始,到之后的cāo纵角斗场事件,再到巴格肖等高阶猎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凝聚在一起,并大张旗鼓地逼上蓝灵堡——这一系列事件串联起来,不难看出是有人在刻意针对杜兰德。

  再联想到巴特洛角斗场的三位车在第一时间就公开露面并道歉的举动,针对杜兰德的人是谁,似乎也不难猜出。

  事件中,猎手大厅的态度也相当耐人寻味。

  要知道,猎手大厅可是牧者之城的中枢所在,是权力核心!然而这次闹出这么大的事情,猎手大厅却没有发表任何声明,也没有派人进行管理和干涉。而且鲁格的审判大会被安排在猎手大厅正前方的广场上,这种安排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于是,城中众人的注意力自然而然地放在了三天后鲁格的审判大会上。

  所有人都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一方是传说中强大无比的牧城之车,而且一次就是三位!另一方,则是看似被动,却出奇强硬且神秘的杜兰德。双方最终的较力和胜负,恐怕都会在审判大会当天有一个结果。

  人们愤怒着、议论着、猜测着、喝骂着,不忿着……同时也在内心里期待着。

  这天夜里,蓝灵堡中。

  水晶一边帮安德丽雅揉按着肩膀,一边轻声问着:“姐姐大人,你说,杜兰德会去审判大会吗?”

  安德丽雅双眼微阖,轻笑道:“你可以去问他呀,我怎么知道?”

  “我也想啊,”水晶撇撇嘴:“可杜兰德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演武场里,根本没出来过。还有那个叫‘肯特’的奇形怪状的老家伙,他一直守在演武场外,根本不让任何人进去……他长得也太恐怖了,我根本不敢上去说话。”

  回想起肯特那诡异可怖的模样,安德丽雅也有些不舒服。

  她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其实杜兰德也没有选择,虽说是鲁格的审判大会,但谁都看得出来,对方真正针对的,是杜兰德。如果他不去的话,那杜兰德他cāo纵巴特洛角斗场运营的罪名可就坐实了,根本洗刷不掉!所以,他不得不去。而且以杜兰德的xìng子,他恐怕也在期待着吧,审判大会虽然看上去对杜兰德不利,却同时也是反击的最佳时机。”

  水晶“嗯”了一声,沉默了片刻,又问:“那……杜兰德和那个鲁格,联合起来干预角斗场运营并谋取暴利的事,应该不是真的吧……哎呦!”

  水晶还没说完,就被安德丽雅反手掐了一把,不由吃痛跳了起来。

  只听安德丽雅没好气地骂道:“这怎么可能?你这小丫头,居然也会相信这种鬼话?你觉得杜兰德会是贪那点小钱的人吗?”

  水晶一边揉着小腰,一边撅嘴嘟囔道:“不缺不缺,他当然不缺钱——连姐姐大人你都被他给睡了,蓝灵堡还不就是他的了?怎么会缺钱呢,他怎么会缺钱呢……”

  安德丽雅脸蛋一红,轻啐了一口:“小妮子,满脑子都想什么呢……”

  “……嘻嘻。”

  “好啦,”安德丽雅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别小看了大后天的审判大会,我总感觉,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赶紧洗洗睡吧,少在这儿东想西想了。”

  “遵命,姐姐大人!”

  看着没心没肺地跑出房间的水晶,安德丽雅叹了口气,眉宇间隐约有点担忧。她喃喃自语道:“唉,那可是三名牧城之车啊……”

  ……

  ……

  时间转眼就又过去了两天,杜兰德在这两天中再没有露过面,而是一直呆在演武场中,闭关不出。

  对于鲁格的审判大会,杜兰德其实一点也不紧张,他只是有条不紊地认真修炼,并仔细揣摩半神境界的种种战斗技艺。

  尤其是之前体会过一次的无我之境。

  无我之境,其实就是潜藏在战斗法师身体每一个角落的战斗本能,在短时间的一次全部释放。在无我之境的状态下,杜兰德甚至能够以七级的力量正面击败打八级强者!

  两天以来,杜兰德一直试图重新进入到无我之境的状态,却连一次都没能成功。这让他不由感叹无我之境的可遇而不可求。上一次自然而然地就进入了状态,而一旦刻意之后,却迟迟找不到那种感觉。

  不过杜兰德也不急,反正时间多得是,以他不到三十岁就突破成为半神的资质来说,彻底领悟无我之境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一旦真正领悟无我之境,杜兰德就可以随时进入状态,并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至于肯特,他则遵从杜兰德的命令,不分昼夜地镇守着蓝灵堡,以防宵小。

  事实上,有了巴格肖的前车之鉴,牧者之城中也没什么人敢在这种时候上门找茬,除了第二天的晚上,肯特在蓝灵堡外不远处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一开始,肯特还以为那人是一名刺客,因为对方的隐匿和潜行能力出奇的高明,要不是肯特的jīng神探知能力同样jīng妙的话,恐怕还有可能看走眼。

  然而真正交手之后,肯特才惊异地发现,对方居然是一名罕见的黑暗系魔法师。

  那是一个侍者模样的魔法师,容貌年轻得有些过分。而且肯特能感觉得出,对方是真的年纪不大,而不是像蝎那样貌似年轻,其实已经人过中年。

  这名潜伏在蓝灵堡外,不知道在偷偷摸摸地查探着什么的年轻人被肯特发现之后,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相称的镇静、稳健、以及异常强大的战斗力!当时肯特二话没说,冲上去,抡圆了大铁锤就是一轮猛敲,然而对方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竟然临危不乱,硬生生地接了肯特十三锤,然后身形一缩,整个人就立刻融入了浓浓的夜幕之中。

  肯特追之不及,情急之下只能全力释放了一记湛蓝火焰。

  湛蓝火焰是一种相当yīn损的灵魂攻击手段,是专属于死灵法师的一项能力。夜sè中,蓝汪汪的火焰纯净得犹如海洋,年轻侍者哪怕隐入了黑暗,却依然被湛蓝火焰瞬间锁定,并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

  “唔——!!”黑暗中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然后就再无声息。

  肯特叹了口气,他知道那人已经逃走了。尽管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但那人的确成功地逃走了。

  “牧者之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强的家伙,而且简直年轻得过分!”肯特手持大铁锤,目光望向黑暗深处,脸sèyīn晴不定。

  从刚才短暂的交手来看,对方应该是七级颠峰强者,然而肯特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人,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不管了,先去向杜兰德汇报一下吧……”肯特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他离开后没多久,夜幕中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一个模糊的人影软绵绵地掉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那人浑身血污,气息紊乱不堪,他挣扎着撑起身子,努力抬起头,居然是之前看似已经遁走的年轻侍者。

  “呼——呼——!”年轻侍着剧烈喘息着,他的视线都已经模糊了,却死死咬紧牙关,奋力爬起身来,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这里,很快就隐没在夜sè之中。刚才他其实已经被肯特逼到了绝境,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冒险施展出一种jīng妙的障眼法,造成一种自己已经潜逃的假象,其实真身就躲在离肯特不远的黑暗之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