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九十 一语惊雷!

卷一 章九十 一语惊雷!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卷一章九十一语惊雷!)正文,敬请欣赏!

  ()  “杜兰德.森德罗特。”

  平平淡淡的声音似乎带着奇异的魔力,回荡在偌大的广场之上。

  许多人听到之后都不由得脸sè一凛——这似乎,是杜兰德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说出自己的姓氏。说起来,杜兰德已经在牧者之城中呆了五年多了,城中的人们却只知道他的名字是“杜兰德”,而不知道他究竟姓什么。

  杜兰德给人的印象大多是强大而神秘,不止一人猜测过,认为他很可能出身某强势而古老的豪门家族。

  于是,在听到“森德罗特”之后,一些熟悉大陆上各个豪门姓氏的人立刻在脑海中搜索起来,却没能找到任何姓“森德罗特”的家族。熟知各个异族的人甚至把历史上的一些强大异族家族都回忆了一遍,依然没找到任何线索。

  他们当然不可能找到任何线索,因为,森德罗特,其实并不是杜兰德的家族姓氏,而是所有战斗法师在异位面中征战时所用的共同姓氏。

  这是森德洛的一项传统,起源于何时已经无从考据,原因也不甚明确。

  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每一位战斗法师在异位面中大声说出“森德罗特”这个姓氏时,都会油然生出一种强烈的自豪之感。森德罗特,就是战斗法师的一大标志。在许多被森德洛征服的次级位面中,这个姓氏就是强大、侵略、还有征服的代名词。

  只可惜,在这个闭塞已久的位面中,根本没有人听说过森德罗特的偌大名头,更别说背后代表的真正意义了。

  于是,杜兰德的话音落下,收获的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唉,没文化真可怕……”杜兰德心中撇了撇嘴,脸上却展颜一笑。他先看了看审判台上的鲁格,投去一个宽慰的笑容,然后才看向台上的三位牧城之车,轻笑着说:“我都已经自报姓名啦,怎么,你们三个难道没有任何表示吗?”

  “山猫。”山猫的口吻很漠然。

  “我是银狐,你应该听说过我。”银狐微笑。

  红鹰沉默了一下,目光微微闪动着,片刻后冷冷地开口道:“红鹰,牧城之车。”

  顿了顿,他的语气微微一沉:“杜兰德……说实话,你今天有胆子来审判大会,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杜兰德淡淡一笑,也不接话,静等对方继续说下去。

  他很清楚这场审判大会其实是针对自己的,但对于对方会用什么手段,杜兰德心中也没底。他静静站着,就听红鹰朗声说道:“杜兰德,既然你今天敢来,我也就不废话了。我只问你一句话,希望你能诚实地回答我——你,是否曾和鲁格.罗伊勾结,对巴特洛角斗场的运营进行了违规cāo纵?”

  红鹰的口吻很平静,一点也不咄咄逼人,却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那感觉,似乎真的在“审判”杜兰德。

  而且红鹰一上来就咬住杜兰德有没有cāo纵角斗场运营这一点说事,完全没有提其他事情,显然还是想从这一点下手,进一步逼迫杜兰德。

  杜兰德眉头微微一挑,似乎对红鹰的直接了当有些意外,然后他居然没有任何犹豫,从容点头道:“是。”

  话音落下——哗的一声!整个广场上的人们都彻底不淡定了!

  “我没听错吧,杜兰德刚才承认了?”

  “这、这——这也承认得太轻易了吧,这么说,之前爆出来的消息都是真的?”

  “嘘,给我轻点,杜兰德应该还有话要说……”

  一双双目光落在杜兰德身上,然而杜兰德却在说了一个“是”之后就闭上了嘴巴,根本没有再开口解释的意思。

  山猫微微一愣,银狐脸上则闪过若有所思的神sè。

  审判台下,紫鼠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对一旁的灰蛇和黑豹笑道:“有趣,这个杜兰德,似乎相当有个xìng啊……”

  而红鹰,他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安静地看着杜兰德,说:“哦,是吗?这样的话,你就是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喽?很好,那就上台来吧,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希望你给所有人做一个交代。”

  “如果我不愿意呢?”杜兰德反问。

  红鹰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然后沉声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用强了——这也是我们三名牧城之车今天亲自到场的原因。”

  对于这带着明显的威胁意味的话,杜兰德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站在原地,默然不语。

  事实上,话到现在,杜兰德已经基本确定红鹰就是那个一直针对自己的幕后黑手了。

  似乎是从自己和安德丽雅的关系暴露之后吧,陆续发生了艾弗里和夏佐在蓝灵堡捣乱的事、传闻杜兰德血脉不纯的事、以及这次cāo纵角斗场运营的事。显而易见,这一系列事件都是针对杜兰德的,而且风格很像。在今天来审判大会之前,杜兰德已经把怀疑范围缩小到了红鹰和银狐这两个人身上,然而现在看来,似乎真正对自己心怀强烈敌意的,只有眼前的红鹰。

  红鹰虽然看似淡定,并稳稳站在了牧者之城的规则与秩序那一边,但杜兰德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恶意和杀意。这并非直觉,而是杜兰德全力开启洞察之力后,通过红鹰的一系列极其细微的小动作看出来的。

  至于银狐……杜兰德瞥了他一眼,见对方正谨慎地看着自己,那目光和红鹰完全不同,包含了jǐng惕、忌惮、还有好奇,却唯独没有强烈的敌意。

  目光重新落回红鹰身上,杜兰德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叹了口气,心中略有些失望。

  如果今天红鹰采用的是更加直接粗暴的手段,那杜兰德或许还会对他刮目相看。然而对方依旧采取了这种依仗“大义”和“大势”的卑劣手法,和前几次藏头露尾的行径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对于这样的人,杜兰德打从心里是不想多说废话的。

  杜兰德眼皮微阖,然后重新抬起,目光已变得一片漠然,他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红鹰,从艾弗里和夏佐开始,到有关我血统的问题,再到这次的事,说实话,你的这些yīn损伎俩我早就已经厌烦了,你自己不觉得无聊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红鹰脸sè不动,掷地有声地朗声说道:“而且,你最好不要打着岔开话题的主意,愿意交代的话,就上来,不愿意的话,我们三个可就要动手了!”

  红鹰的话音落下,人群中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一声附和之声:“红鹰大人说得对,给大家一个交代!”

  “不错,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当?”

  “出来做个解释!”

  “老实交代!”

  附和之声此起彼伏,一开始只是零星地从人群的各个地方发出,渐渐地,人们的胆气也壮了,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没过多久,要求杜兰德“给个交代”的声音居然汇聚到了一齐,形成一股气势非凡的声浪,在广场上空不断回荡!

  红鹰嘴角勾起一道微不可察的笑容,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最先发出声音的人,也都是他早就暗中安排好的。一旦形成了这股“大势”,也就意味着杜兰德陷入了最为被动的境地。

  事到如今,红鹰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因为在场众人已经代替了他的嘴巴,说出了他想说的话。而且比他这个牧城之车说出来甚至更有力量!

  人群中,紫鼠却微微皱起了秀气的小眉毛,片刻后轻叹了口气,喃喃低语道:“唉,不就是为了那个安德丽雅吗,至于吗……”

  而此时的杜兰德,他面对着一声声整齐划一的“交代!”“交代!”“交代!!”,居然神奇地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其他的情绪。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

  而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杜兰德拢在袖中的左手正在轻轻弹动着,一缕缕细小的冰火力量不断在五指间闪动,每一次闪现,都似乎将空间割裂了。仔细看的话,每一道力量,都是一柄微型奇形长刀的模样……

  在杜兰德身后,肯特已经悄然抬手,摸上了背后的大铁锤。看眼前这架势,分明就是一场大战的节奏啊,老巫妖兴奋之余,又有一点紧张。对手毕竟是牧城之车,而且明面上的就有三名车,谁知道有没有其他车隐藏在人群里?

  在场所有人中,谁都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广场一旁的猎手大厅地下,魔龙石门后的那三位也在彼此交流着:

  “我想……应该差不多了吧。”其中一人说。

  “嗯,是时候让红鹰收收手了”另一个声音接口道:“再继续下去的话,事态就有些失控了。”

  “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第三个声音也表示同意。

  站在这三位的立场上,他们从未想过真把杜兰德怎么样,当初他们的本意是借红鹰之手压一压向来嚣张不羁的杜兰德,另一方面,他们三个其实也对杜兰德颇感兴趣,也想趁着这个机会了解了解杜兰德。毕竟以往杜兰德的所有任务都是深入牧场进行的,这三位也没有什么机会观察了解。

  而现在,这三位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再下去的话,万一杜兰德真的和红鹰爆发战斗,那事情恐怕会变得有些麻烦。

  不过也仅仅是有些麻烦罢了。

  对于这三位牧者之城的主宰级人物来说,只要他们想,任何时候都可以动用手段,强行把事件压制下去。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传音给红鹰,让红鹰准备收手的时候,现场一直没有说话的杜兰德忽然开口了。

  他只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口吻很平和,音量也不大,却清晰地在广场上的每一个人耳边响起。这句话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仅仅一瞬间,就让所有叫嚣着要杜兰德“给个交代”的猎人们的声音卡死在嗓子眼里,也让红鹰和其他几位车的脸sè骤然凝滞,更让暗中关注的门背后的三位尽皆愕然。

  这句话是:“我不需要给任何人所谓‘交代’,因为……我杜兰德,也是车。”

  PS:高/cháo,是需要铺垫的……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