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一 章九十六 止战

卷一 章九十六 止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木木狂歌)正文,敬请欣赏!

  ()  眼前这个女人明显不是实体,只是一道能量化身,那迷蒙的紫光从身体的每一个角度透发出来,水波一般轻柔地起伏着,令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置身梦境的错觉。

  安德丽雅本来有好多好多话想说,然而在真正看到母亲的时候,她的嗓子却忽然哽住了,叫了一声妈妈之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柔和的紫sè光晕将安德丽雅的身体包裹起来,令她生出久违的亲切感觉,那是一种血脉层次上的共鸣。

  安德丽雅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了。

  而且在过去,她能够和母亲见面的机会,一年只有一次。

  女人走上前来,每一步落下,脚下都回荡漾出一圈圈的紫sè波纹。她来到安德丽雅面前,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柔声说道:“怎么了,我的宝贝,想妈妈了?还是有什么人欺负你了?”

  平rì里,安德丽雅在众人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女神,然而在母亲面前,她却完全一副乖巧的小女孩模样。

  她努力平复下情绪,说:“对不起,妈妈……还没到今年见面的时间,就把你叫醒了,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只有妈妈你能帮我了。”

  女人却摇摇头,微笑着说:“没事的,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安德丽雅知道母亲每一次醒来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于是很快收拾了心情,简洁地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从自己让杜兰德公布两人的恋人关系,一直到如今的情况。

  女人安详而耐心地听着。直到女儿全部说完,她认真想了一下,然后闭上双眼,似乎在感知着什么,片刻后重新睁开双眼,叹了口气喃喃道:“唉,居然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杜兰德这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消停……”

  这番话说得很轻,安德丽雅没能听清楚,不由奇怪道:“妈妈你说什么?”

  “呵,没什么。”女人抬眼,脸上多少有些无奈,说:“我早就跟你说过,在我恢复力量之前,不要试图探究杜兰德的身份,也不要强迫他做任何事。”

  安德丽雅知道母亲说的是自己硬逼着杜兰德公布两人恋人身份的事,之后的所有问题都是由此而来,不由垂下脑袋,期期艾艾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人慢条斯理地接着说:“杜兰德,那个小家伙可不是一般人呢……嗯,先不多说了,等到我真正苏醒的那一天,自然会把事情告诉你。你也乖乖的别多想,其实妈妈也有不少事情还没完全弄清楚呢。”

  “哦。”安德丽雅闷闷地应了一声:“妈妈还有多久才能彻底醒过来?”

  “应该不会很久了,具体的我也说不太准。”女人优雅地笑着,伸手捏了捏安德丽雅的脸蛋,眨了眨眼,说:“好了,放心吧,你的小情人不会有事的,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唔,我恐怕得先走了,广场那边已经快要打起来了……那么,年底再见喽,我的小安德丽雅。”

  安德丽雅懂事地点点头,用力拥抱了一下母亲,然后看着母亲在眼前缓缓消散。笼罩了整个房间的紫sè光华随之消失,安德丽雅脸上的奇异纹路也慢慢隐没下去。

  心中悄然松了口气,安德丽雅知道无论如何杜兰德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在皇后的面前,整个牧者之城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再对杜兰德做些什么。

  广场之上,大批猎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临时搭建的审判台已经崩塌大半,尽管真正的战斗还未爆发,但双方气势和力量上的对撞所逸散出的余波,破坏力已足够惊人。

  在杜兰德吐出“皇后”这个字眼之后,六位牧城之车都暗自心惊。就像他们在大部分猎人眼中高不可攀一样,皇后在这些牧城之车的心目中,同样神秘莫测。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也不知道和三王比起来如何。而杜兰德,他居然能够知道皇后的存在,这让车们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紫鼠浑身上下都覆盖着淡紫sè的罡风,她悄悄瞥了一眼空中,发现三王在听到皇后之名后,也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索权衡着什么。不过最后,他们依然没有让步:“无论如何,弑杀牧城之车的罪名太重,不可轻饶。杜兰德,哪怕你把皇后搬出来也没用,道歉,并接受惩罚,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杜兰德晒然一笑,直接以行动作为回应。

  他卓立不动,瞳孔深处亮起七sè的光辉,洞察之力已经全力开启。体内的半神火种正高速旋转着,元素水晶中的冰火力量和半神火种透发出的气息结合,有条不紊地流转全身。和圣者境界时相比,此刻的冰火力量虽然在xìng质上没有变化,却已处在了更高的力量层次上。杜兰德脸上完全看不到任何情绪,和红鹰这样的对手战斗时,他还抱有一丝随意。然而面对真正的强敌时,战斗法师冷酷而漠然的战斗本能则压倒了一切。他脸上无悲无喜,右手手腕轻震,将矮人火枪上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缓冲器抖落。左手手腕上则悄无声息地冒出两道冰火之力,相互交缠着从手腕一直蔓延到指尖,凝聚成一个红蓝双sè的战斗手套。大片橘sè火焰从杜兰德掌心喷吐出来,凝成长刀。然而这次的橘焰鬼斩却和之前有些不同,在刀尖一点上,多出了一缕跳动的湛蓝火焰。

  丝丝红蓝双sè的电蛇浮现,在杜兰德周身上下形成一件雷霆纱衣,六车都敏锐地注意到此时杜兰德的身形似乎拔升了少许,而且强壮了不少,皮肤则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一种苍白坚韧的质地,不似人类,反倒和杜兰德身后的老巫妖有些相似。

  于是,当三王六车的气势节节攀升的时候,杜兰德的气息反而逐渐变得深邃、隐晦、不可捉摸。

  在双方气势的相互牵引下,此刻就算有人想收手也做不到了。

  不出意外的话,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悦耳的女声忽然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你们,是想拆了我的牧者之城吗?”

  在安德丽雅面前,皇后就是一个温柔中带着浓浓宠溺的母亲,然而此时她的声音和口吻,却透着威严和冷漠。

  如cháo的紫光从每一寸空间、每一个角落中狂涌而出,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广场!紫光如水如波,温柔地掠过六车,将他们身上所有的力量波动抹得干干净净,就好像阳光融化冰雪那般轻而易举。

  至于三王,他们在紫光出现的瞬间就收敛了力量,然后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一个方向,就看到一个浑身灿紫、看不清长相的光质女人正一步步踏着虚空,缓缓走来。

  “怎么……怎么会?”三王发出了震惊的声音,他们都没有想到皇后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然后在白虎、紫鼠等人震惊的目光中,朝皇后微微欠了欠身,说:“没想到居然惊动了您,非常抱歉。”

  皇后在三王面前站定,随意瞥了一眼下方的六车,每一个与她目光碰触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心中一颤,然后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去。皇后的眼神中似乎有着奇异的魔力,六车本来有一肚子疑惑,此刻却老老实实地垂手而立,一声不吭。

  皇后目光微转,扫过肯特时似乎有些惊讶,然后在杜兰德脸上微微停顿了一下。

  杜兰德面无表情,只是眼神深处有些遗憾。他本来是想大干一架的,不过皇后既然现身,这架,显然是打不起来了。

  皇后仅仅和杜兰德对视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盯住了三王中最中间的一位:“罗德,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其实刚才皇后已经从安德丽雅口中基本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却不知为何做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呃,这个……”被称为罗德的王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将事情说了一遍。

  比起安德丽雅,王知道的事情要多得多,红鹰可是把用来对付杜兰德的全套计划都告诉了三王,没有三王的默认,他也不会执行那个在银狐和山猫眼中无比疯狂的计划。

  皇后和三王交谈的时候,周围笼罩着一重薄纱般的紫sè光晕,屏蔽了一切感知。

  被皇后看过一眼后,六车根本生不出偷听的心思。肯特则是一脸怪异地默默站在杜兰德身后,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皇后了,当年他还是圣者的时候,就曾经有幸见到过一次。是的,有幸,哪怕以圣者的骄傲,肯特也不得不承认能见到皇后绝对是莫大的荣幸。这源于实力上的差距。

  圣者级别的死灵法师寿命极长,肯特在寿命将尽时又将自己转化成了拥有更漫长寿命的巫妖。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永辉骑士之域的神圣骑士都更迭了数次,皇后,仍是皇后。

  老巫妖偷偷看了杜兰德一眼,他可是清楚地记着,杜兰德曾说过自己算是皇后的属下。只不过……从刚才皇后出现时杜兰德的表现来看,似乎没见到他对皇后行任何下属之礼吧,不过他倒是很快就收敛了力量,这又是什么情况?

  肯特心中不由转起了各式各样的心思。

  杜兰德正盯着皇后身上的紫sè光华,有些出神地看着。作为皇后直属的唯一一位暗车,杜兰德和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的关系其实有些古怪。当初来到牧者之城后没多久,皇后就和杜兰德接触了一次,不仅成功地让了杜兰德留在牧者之城,更是说服了杜兰德成为她的属下,并授予他随意出入牧场的特殊权限。

  没有人知道当初皇后说了些什么,杜兰德却对当时的情景印象深刻。

  皇后其实没费什么口舌,只是和杜兰德切磋了一番,并让杜兰德尝试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

  于是,杜兰德便从此留在了牧者之城。

  时至今rì,在杜兰德眼中,自己所处的这个位面中的绝大多数人和事,依然是落后和弱小的代名词,然而却有两个例外。一个是永辉骑士之域,另一个,就是皇后。对于这两者,杜兰德并无敬畏,却在心中保留了相当的谨慎。前者是传说中拥有神器的大陆第一势力,无论真假,杜兰德都不愿在没有成为半神之前轻易招惹。而后者,却是一个让杜兰德都有些看不透的人物。

  此时在杜兰德眼中,那种屏蔽了感知的紫sè光华依然充满神秘。

  杜兰德并不是没有探究皇后秘密的yù望,只是在解决位面压制的问题之前,他不会做任何这方面的尝试。

  “不过,怎么就把她给惊动了呢?”杜兰德心中还在为没能放手大战一场惋惜着。

  他并不知道皇后和三王在说着什么,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皇后会站在自己这边。所以杜兰德一点也不担心。

  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无需申辩、无需理论、更无需和皇后行礼——因为他和皇后的关系,也是秘密。

  在成为牧者之城唯一的暗车之后,知道杜兰德身份的除了他本人和皇后之外,只有三王。这也是之前的五年中,三王反复告诫麾下的牧城之车不要招惹杜兰德的原因。

  皇后和三王没有交流太久,就撤去了屏蔽感知的紫sè光华。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皇后凌空而立,发出悦耳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你们六个作为牧城之车,全权负责善后工作。至于这次的事,就当杜兰德和红鹰之间的私人恩怨,就此打住,双方谁都不能继续寻仇报复。红鹰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逾界,罪有应得。另外,由于红鹰身死,七名牧城之车缺失了一位,等这次的事情平息之后,将选出一名新的牧城之车。好了,你们去吧。”

  “是。”牧城之车们不敢有丝毫违抗,在皇后这样连三王都要谦恭以对的人面前,他们根本生不出半点质询的心思。

  杜兰德自然也不会反对。

  他心中微微一动,就有些把握住了皇后的心思。皇后应该不想公布杜兰德暗车的身份,所以表面上,她没有表现出对杜兰德的偏袒,也没有当着三王六车的面和杜兰德有任何交流。

  可以预见的是,这次事件之后,杜兰德的身份在绝大部分人眼中仍会是一个谜。

  皇后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化作漫天紫雨,消散无形。

  卷一,迷途之狼,终章。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