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六 新车 三

卷二 章六 新车 三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木木狂歌)正文,敬请欣赏!

  话音落下,除了白虎之外,其余四车全都脸sè一凛,目光落向房门,就看到一个铁塔般的巨人慢吞吞地走了进来。//78Xs.cOM 欢迎来到阅读//

  房门门框对于这个巨人来说实在太小了,他必须弯腰低头才能进来,好不容易挤进了房门,巨人重新挺直身体,头顶距离四米多高的天花板居然只有两掌不到的距离!

  这个体型堪比泰坦的巨人生了一张阳刚硬朗的脸,满头浅褐sè的乱发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了,乱糟糟地纠缠在一起,却一点都不显得邋遢,反而透出一种肆意张狂的霸气。

  巨人穿着宽松的黑sè长裤,赤着两只大脚,上身套着斜挎式的半身甲,袒露着强壮得夸张的右侧肩臂。在他右边的胸肌上,有一个浅而清晰的拳印,看拳面大小,似乎是女人留下的。

  看到巨人的刹那,紫鼠眼中jīng芒暴涨,眼神一下变得无比锐利。

  她盯着巨人打量了半晌,然后沉沉说道:“黑德森,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的实力居然又涨了这么多。”

  紫鼠清楚地记得上一次见到黑德森的时候,对方的体型还没有这般骇人。紫鼠更加知道,对于拥有一丝上古巨人血脉的黑德森来说,体型越大,实力就越强。而且越往后就越是如此。

  黑德森实力强横,在大陆黑暗强者间却名气不显,因为知道他真正实力的人大多都被他杀了,就连紫鼠当年还没有成为牧城之车的时候,也在对方手下吃过亏。

  “呵,好久不见了,贝琳,哦不对,你现在的名字是紫鼠,我都差点忘了。”黑德森微微一笑,看上去居然很温和。

  不过紫鼠却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假象,那些以为黑德森脾气很好的人,大多成了他的拳下亡魂。

  紫鼠忽然有些意兴阑珊,嗯了一声,就靠回到座椅上,不说话了。

  当年紫鼠和黑德森的实力虽然有差距,但也只差了一线而已。而如今,单看黑德森的体型,紫鼠就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方的对手,更不要说黑德森身上透出的骇人气息了——那是一种纯粹到极点的力量气息,不参杂半点杂质。这种澎湃的力量感从黑德森走进房间的刹那,就充斥了整个房间,居然给在座的几位车一种要被对方“排挤”出房间的错觉。

  若论职业,黑德森和几位车比起来没有任何优势,他只是一个力武士,大陆上最大众的货sè。

  然而黑德森过往的一系列战绩却向所有人证明了一个拥有上古巨人血统的力武士有多么可怕!

  作为大陆上曾经的最强一族,上古巨人一族已经在和永辉骑士之域的碰撞中灭绝。那是一段残酷血腥的历史,当时就连牧者之城都没有建立。碰撞的结果是所有纯血上古巨人都被斩尽杀绝,而战争的另一方永辉骑士之域虽然元气大伤,却以鲜血和白骨向整个大陆宣示了谁才是老大。正因扫除了巨人一族这个统一大陆最大的障碍,后来的永辉才能在一次次对异族的战争中节节胜利。时至今rì,如果忽略偏居大陆西北角的牧者之城,永辉已然是整个大陆的无冕之王。

  这时银狐已经从容落座,然后朝黑德森招呼了一声,笑道:“一起过来坐吧。”

  不得不说,平rì里的黑德森真的很好说话,和他战斗中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走到圆桌边,在一张明显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宽大靠背椅中坐下。座位紧挨着银狐和山猫,银狐一脸淡然,山猫的身子却隐隐绷紧了些。

  所有人都聚齐,白虎终于开口了:“黑德森,很久不见,相信银狐已经和你说过这次我们找你的原因。今天你既然出现在这里,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提议呢?”

  “可以这么说。”黑德森咧嘴一笑:“不过相比于那个叫什么肯特的家伙,我反而对另一个人比较感兴趣。”

  黑德森话音落下,银狐脸sè微微一僵,旋即变得有些无奈。

  “哦?”白虎修长的眉毛微微一蹙,立刻就猜了出来:“你是说,杜兰德?”

  黑德森坦然承认,说:“在来的路上,银狐已经跟我大致说明了情况。如今红鹰那小鬼死了,七车缺一,你们要选拔新车的话,那个肯特八成会参加,但你们却不想让杜兰德的人成为新的牧城之车,而城中又没有可以和肯特相抗衡的人,所以才找上了我,对吗?”

  顿了顿,黑德森笑得更灿烂了,说:“既然如此,我就直接帮你们把那个杜兰德做掉吧!你们牧城之车似乎有不少限制,不能公然对付他。不过这些破规矩跟我可没半点关系!我去杀了那杜兰德,再干掉肯特,事情就结束了。你们说呢?白虎,你觉得我的这个提议怎么样?”

  “不怎么样。”

  白虎面无表情地直视着黑德森,冷冷地说:“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最好别打杜兰德的主意。这里是牧者之城,而我们是牧城之车,维护牧城的规则和秩序是我们的天责。红鹰违背了这个天责,所以他死了。而这次我们找你来,也仅仅是希望在规则之内做些文章,成就成,不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黑德森,如果你要动杜兰德的话,我第一个就不同意,怎么,你想要跟我打一架吗?”

  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黑德森却呵呵一笑,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更感兴趣了:“白虎,这可有点不像你啊……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怕那个杜兰德?还有你们……”黑德森的目光从在座的车脸上一一看过去,笑着说:“抛开牧者之城的规矩不谈,单论实力,你难道认为我打不过那个杜兰德吗?”

  银狐咳嗽了一声,皱眉道:“黑德森,你路上是怎么答应我的,不是说好了愿意配合我们的安排吗?”

  黑德森淡淡地说:“我只是提出了一个更简单直接的办法,没有不配合的意思。”他重新看向白虎,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白虎,你的意思呢?你也觉得我打不过杜兰德?”

  白虎轻轻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如果你自信能在自身毫发无伤的情况下,一击就杀掉红鹰的话,那你就去找杜兰德吧。”

  黑德森脸sè微微一变,惊讶道:“红鹰才一击就被杀了?”

  “不信你可以问银狐和山猫。”

  “唔,这样啊……”黑德森大手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却没有多少忌惮和畏惧。

  白虎见状,暗自叹了口气。

  她知道,黑德森虽然是个战斗狂人,而且杀人无数,但毕竟不是失去理智的疯子。听到了杜兰德的战绩,黑德森显然也起了jǐng惕之心,不过指望他因此而完全抛开直接找杜兰德的想法,却是不现实的。

  好在白虎自信还能压得住黑德森,她脸sè一肃,说:“既然如今黑德森已经来了,那选拔新车的事情就可以正式开始了,一切按照规矩做就行。至于黑德森,在正式选拔之前,你就呆在我这风月岛,哪里都不要去。”

  黑德森眉头一皱,说:“这可有些困难,我可以答应你暂时不去找杜兰德,但我不喜欢被人限制zìyou。”

  白虎轻轻捋了捋耳边的长发,平静地说:“你不是一直想报当年的一拳之仇吗?我成全你,这段时间,我可以给你三次机会。”

  黑德森双眼立刻闪亮,大笑起来:“你居然愿意跟我打架?好!好!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先呆着这个破岛上好了,等到正式选拔开始,我再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肯特。我们什么时候开打,要不就现在吧!”

  “可以。”

  白虎说着站起身来,向其他五位车说道:“明天一早,就开始新车的选拔吧,这事已经拖了三个月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好了,都散了吧。”说完她轻轻挥手,然后说:“黑德森,你跟我来。”

  ……

  ……

  杜兰德从鬼街离开,回答蓝灵堡之后,先安顿了还在昏迷的胖子鲁格,然后和安德丽雅说起了肯特想要成为牧城之车的事。杜兰德是一副没所谓的态度,他本人对牧城之车的位置没有任何兴趣。至于肯特,他爱去就去,杜兰德决定对此放任不管。

  没想到安德丽雅却说:“杜兰德,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帮肯特一把吧。他如果成了牧城之车,对你也大有好处。”

  “哦?”杜兰德没想到安德丽雅会这么说,不由奇怪道:“不就是一个牧城之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在帮杜兰德揉捏肩膀的水晶嘴角一抽,这话怎么就这么嚣张呢,听得水晶都有点脸红。

  “你啊……”安德丽雅轻轻一笑,温柔地轻点了一下杜兰德的额头,浅笑道:“我知道你非常自信,但可不能这么眼高于顶哦。别的不提,就拿红鹰的事来说吧,如果七车之中有你的手下,红鹰还能折腾出那么多小动作吗?你可以不在乎牧城之车所带来的权势和地位,但至少让你多了一双眼睛,不是吗?”

  杜兰德认真想了想,决定从善如流,耸了耸肩说:“行啊,那就帮一把呗,反正也不费力气。”

  安德丽雅叹了口气,对于自己男人这种好像万事不放在心上的态度,她多少也有些无奈。实际上她还多了一份心思——她能感受得到,杜兰德是真的爱自己,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杜兰德总有一天会离开。这根本毫无道理可言,但安德丽雅就是这么觉得的。这点从杜兰德始终不愿意和水晶发生关系就能窥见一二。

  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呢?安德丽雅一直不反对杜兰德睡了水晶,又何尝不是为了多一个人帮自己绑住杜兰德?

  而这次,她劝杜兰德帮肯特一把成为牧城之车,也是希望进一步加深杜兰德和牧者之城之间的联系,和牧城加深联系就是和皇后加深联系,而皇后是安德丽雅的母亲,这也算是又加了一重保险吧……安德丽雅默默想着。

  ps:作者需要读者朋友的点评和意见,这就好像人需要照镜子。自恋的人尤其喜欢照镜子,比如说,我。所以,麻烦大家多让我照照镜子吧~~~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