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七 倒霉蛋薇薇安

卷二 章七 倒霉蛋薇薇安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木木狂歌)正文,敬请欣赏!

  第二天清晨,当时针指向六点的瞬间,杜兰德准时睁开双眼。

  他又静静躺了半分钟,直到意识完全清醒,才轻轻吸了口气,从床上坐起。

  卧室中很暗,透过窗帘的一条缝隙,能看到外面仍是风雪一片,似乎永远不会疲累停歇。在卧室的一角,一盏造型典雅的魔法灯还亮着,散发出昏暗而暧昧的粉红sè。配合上隐约弥漫在房间中的汗水和体液的味道,为房间平添了几分旖旎的味道。

  杜兰德跳下床,用力伸展了几下。

  从房间门口一路到床边,沿途扔着衣裤,其中不少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破损,有被杜兰德撕烂的,也有被安德丽雅扯破的。看着这些衣物,杜兰德微微一笑,眼前似乎又浮现出昨夜两人的连番疯狂。

  回头看看,安德丽雅还抱着被子,小猫一样地沉沉睡着。杜兰德起身的动静只让安德丽雅抿了抿嘴,微微翻了个身,然后继续甜睡。令人口干舌燥的大长腿很是不雅地横在床上,脸上仍带着满足而疲累的笑意。

  她实在有点疯过头了,别说是她,就连杜兰德都有些吃不消。

  杜兰德想了想,放弃了立刻起床的打算,又重新坐回到床上,很是安静地看着安德丽雅,这个睡相充满诱惑、又有点蠢蠢的女人,眼神中满是柔软的笑意。

  有时候想想,其实呆在这个位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了好一会儿,杜兰德才重新起身,喝了两杯水,飞快地穿戴整齐,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

  信步走在蓝灵堡中的走廊上,杜兰德一路上到城堡三层,习惯xìng地走进了演武场。宽敞的演武场除了杜兰德之外空无一人,杜兰德独自站在场地zhongyāng,一时间却有些百无聊赖。

  修炼至今,突破成为半神,凝聚了半神火种,复制了大量其他职业和种族的能力,并进一步领悟了无我之境,杜兰德忽然发现自己有点不知道接下去该干什么了。

  这种说法其实不算太准确,修炼无止境,杜兰德虽然已经站在了火种境的上游,距离火种境巅峰还有一小段距离。接下来他可以继续研究各种职业和种族的能力,磨砺复制之力,并借此间接地体悟位面规则。他可以深入钻研无我境界,锤炼战斗本能,让自身的战斗力更上一个层次……

  不过,然后呢?

  按照现在的步调,修炼到火种境巅峰不过是时间问题,然后可以尝试突破到半神境界的第二阶段——血脉境。然而回想起突破到火种境时遭遇到的可怕位面压制,杜兰德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犹豫。

  直觉告诉他,下一次突破时,一定会遭遇更加强力的位面压制。上一次杜兰德差点被当场镇杀,运气好才活了下来,但谁能保证运气能一直好下去呢?尤其是杜兰德一直认为自己的运气极差,不然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被卷进万年一遇的湮灭星光,然后跌落到这个见鬼的位面?

  也许,在半神道路上每跨出一步,距离死亡的距离就更近了一步。

  这个念头在杜兰德脑海中闪掠而过,却令他瞬间凛然。在强者之路上,犹豫和不自信的情绪一旦出现,就像病毒传染般疯狂扩散,狠命侵蚀着杜兰德的心志。杜兰德默然站着,脸sè连番变化着,时而纠结,时而冷酷,时而疯狂……他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狠狠一拳捶在心口位置,这一下几乎用了全力,杜兰德脸sè一白,当场喷出一口鲜血。

  “呼——!”杜兰德长长呼出一口气,虽然一拳打伤了自己,他的脸sè反倒轻松起来。所有的犹豫都似乎随着那口鲜血喷了出去。他重新挺直了腰杆,似乎还不解气,又对准地上的鲜血狠狠啐了一口,才平静下来。

  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无解的,也没有选择。摆在杜兰德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在这条路上只能上前,无法退后。而杜兰德的骄傲也不允许他驻足不前。既然如此,那就不多想了吧,一步步前行就好,哪管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

  收拾好心情,杜兰德心中一片宁静,又开始坚实地修炼。

  一个早上的时间转眼即过,杜兰德全身大汗地修炼完毕时,已是正午时分。他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去看了看胖子鲁格的情况。鲁格依然在昏迷之中,更准确的说,他还在“转化”,由人类向半巫妖进行转化。转化需要一个过程,具体时间因人而异,就连转化者肯特都不能预计,更别说杜兰德了。杜兰德甚至动用洞察之力,观察许久的结果却是没有结果。于是他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看目前的情况,也只能等胖子醒来再说了,至于他能不能接受自己被转化成半巫妖的事实,杜兰德也不确定。

  刚从分配给鲁格的房间中出来,肯特惊喜的声音就在杜兰德脑海中响起:“大人,我刚收到了猎手大厅的通知,新的牧城之车要开始选拔了!”

  “是吗?”杜兰德双眉一扬,安德丽雅昨晚的话瞬间浮上心头,于是他笑着说道:“选拔什么时候开始?到时候我会和你一起去。”

  杜兰德的话令肯特受宠若惊,连连感谢了一番后,说:“时间是明天早上。大人,我以前没参加过牧城之车的选拔,通知倒是接到过一次,不过当时我由于身体不协调的原因,连走路都走不利索,所以就没去……我想问一下,选拔一般会进行多久?”

  “短则几天,长则一个星期,最长不会超过十天。”

  “这么快?”肯特显得很惊讶,在他看来,选拔牧城之车可是很重要的事,怎么也得多花点时间,慎重点吧。

  杜兰德解释道:“有资格参加选拔的人是很少的。大陆上的八级强者本就凤毛麟角,算上一些巅峰七星猎人,还有被判定极有潜力的普通七星猎人,每一次有资格收到通知的人绝不会超过二十个。在二十个人里选出三个,难道需要很长时间吗?无非是让你们聚在一起打上几架,然后车们就会被最后选出的三人名单递交给三王,最终由三王决定。”

  顿了顿,杜兰德温言道:“好好做准备吧,虽说三王有最终决定权,但一般而言,他们都会选择实力最强的。这关系到牧者之城的顶级战力,他们也不敢马虎。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竞争者都打趴下,那事情就十拿九稳了。”

  “是,大人。”肯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完全没有老辈高手的风范:“我一定不负所望,绝对把他们的屎给打出来!”

  杜兰德撇了撇嘴,切断了和肯特的联系。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没过多久,居然又有一封信送到了蓝灵堡。来送信的是猎手大厅的一位武士长,拥有六级的实力,在牧者的体系中,也算是仅次于三王七车的高端战力了。

  这名武士长直接找到了杜兰德,然后恭恭敬敬地递上信函,沉声说:“杜兰德大人,这是牧城之车的选拔通知。通知其实不是给您的,不过我想,现在除了给您之外,我也没有其他办法送到消息了。”

  杜兰德听得莫名其妙,皱眉接过信函,就看到封皮上的接收人写着:薇薇安.坎贝尔。

  “薇薇安?这是什么人?”杜兰德一时间觉得非常眼熟,低头想了片刻,才骤然惊觉:“这……这不就是那个被肯特打晕之后,一直关押在蓝灵堡中的美女七星猎人吗?”

  当时红鹰在“杜兰德有异族血统”这件事上大肆造谣,杜兰德给肯特下了死命令,只要有人敢在蓝灵堡中议论这件事,一律抓起来。当回一共抓了五个人,其中有四个都是红鹰派人安排来捣乱的,而第五个倒霉蛋,也就是这个叫薇薇安的女人,她倒真不是来找茬的,只是没搞清楚情况,随口谈起了这件事,结果就被肯特一记闷锤放倒了。

  武士长抹了把汗,小心翼翼地说:“她是六位牧城之车认为有资格参选的人选之一,希望您能代为转交一下,也让我好交差。”

  “……可以。”杜兰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万分感谢。”武士长恭敬地行了一礼:“那我先告退了。”

  武士长离开之后,杜兰德抓着信函,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他在审判大会之后就立刻闭关潜修,领悟无我境界,居然把这个薇薇安给忘了。这么说来,那个倒霉女人已经在牢里关了三个多月了……

  杜兰德默然片刻,然后转身向蓝灵堡的地牢走去,他虽然强硬,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就这么把人家关了三个多月,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杜兰德忽然想到:“……我记得当时我还没把两颗巫妖之心还给肯特吧,这个薇薇安被七级巅峰的肯特一锤子就放倒了,就算她是七星猎人,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吧……这样的人,居然也被认定有资格参加牧城之车的选拔??”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