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八 小大人薇薇安

卷二 章八 小大人薇薇安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木木狂歌)正文,敬请欣赏!

  杜兰德想了一会儿,没能得出任何答案,摇摇头,将信函收起,然后走向蓝灵堡的地牢。//www.baiyuege.com //薇薇安就被关押在那里,已经三个多月了。

  地牢并不yīn暗,也不cháo湿,反而环境不错的样子。薇薇安被关在一件面积不大的牢房中,手脚上拴着手镣和脚镣,腰部则套着一个大铁环,上面连着一根粗壮的钢索,铁索另一端连着牢房一角的铁柱上。这样一来,她的活动空间简直小得可怜。

  当杜兰德走进牢房的时候,薇薇安正软软地斜倚在铁柱上,披头散发,一副人事不知的模样。

  杜兰德目光微微一闪,盯着几乎是半躺在地上的薇薇安打量了片刻,瞳孔中急掠过一次七sè光华,旋即收敛。

  “好了,别装晕了。”杜兰德轻笑道:“你是想趁我不备偷袭吗?”

  ——没有回应。

  杜兰德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薇薇安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但在洞察之力的笼罩下,她刚才的呼吸、脉搏、能量流速等各种变化全都清清楚楚,分明就是被杜兰德说破了意图。

  见对方迟迟不反应,杜兰德脸sè一沉,恶狠狠地说:“nǎinǎi的,内裤都露出来了,还他妈的装死?!”

  这话果然有用,薇薇安惊呼一声,立刻坐起身子,急急忙忙地检查了一下,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你——!”她像一头发怒的母狮,一下从地上弹起来,凶狠地盯着杜兰德。

  这是一个个头不高、却异常丰满的女人,非常标准的腿长腰细,前凸后翘。单看身材,杜兰德会以为她是一个成熟的少妇。再看脸蛋,却又像是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人。最后是她的双眼,水润灵动,哪怕是发怒的时候也没有半点凶狠的味道,反而有些可爱,倒像是豆蔻少女。总之,这是一个让人看不出年龄却魅力十足的美女。

  此时美女正怒视着杜兰德,那眼神恨不得将杜兰德生吞活剥!这也难怪,换了谁莫名其妙地被关三个月,恐怕都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深深吸了口气,居然收敛了怒火,然后紧绷起娇俏的脸蛋,冷冷盯着杜兰德。

  上下打量一番后,薇薇安硬邦邦地开口说:“让那天在大厅偷袭我的混蛋出来,我要和他重新打过!那天我正在喝灰sè罗兰,根本没有防备,才会被他偷袭得手!”

  杜兰德微微一笑,很和气地说:“你是说肯特吗?抱歉,他现在可不在蓝灵堡。”

  薇薇安斜睨着杜兰德,哼了一声,说:“杜兰德?你是那个肯特的什么人?”

  “唔,算是他的老板吧。”

  “就你?”薇薇安微微一愣,重新审视片刻后,却哈哈一笑,一脸不屑地说:“看你的气息,也不过普通七级职业者吧。那个肯特虽然比你强不到哪里去,但他能一击打伤我,虽然是偷袭,也还算有点实力。你比他弱,怎么可能是他的老板?”

  杜兰德听得一愣一愣的,对方能从气息上判断出自己是七级强者,眼力倒还不错。在自我封印的状态下,杜兰德的气息的确只有七级。不过……小妞,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装逼叫做隐藏实力嘛?

  薇薇安在审判大会前就被抓了,因此她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普通七级职业者”就是一刀干掉一位牧城之车,然后和六车三王叫板的狠角sè。

  杜兰德明智地决定不再废话,于是他很干脆地从怀里取出猎手大厅送来的信函,递了过去:“这是给你的信。因为你被我关起来了,所以就送到我手上了。你自己看吧。”

  薇薇安脸上流露出一丝jǐng惕和疑惑,不过只是一闪而逝,旋即又换上一副平静的神情。

  杜兰德看着有些好笑,这小妞还挺有趣的,始终想要表现出镇定自若的气度,却不知道在真正的强者之间,脸部表情绝不是判断内心活动的标准,真正反映内心的,是眼神、呼吸、心跳、气息浮动、还有细微的能量波动。

  这时薇薇安已接过信函,拆开后,飞快地读了一遍,随后眼中渐渐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辉!

  “哈哈,哈哈哈哈……”她忽然无比豪放地大笑起来,连连叫道:“好!好!!原来是请我去参加新车选拔的邀请函!很好!让我看看,送信人是猎手大厅?嗯,不错,猎手大厅果然和牧者之城的其他家伙不一样,相当有眼光嘛!”

  此时此刻,薇薇安眼中爆发出的光芒简直璀璨如星,一旁的杜兰德看着看着,忽然心中一动,在这个薇薇安身上,他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自信、张狂、心比天高!却难掩年轻与稚嫩。

  “这还是个孩子。”杜兰德心中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这让他不由重新审视起薇薇安的样貌,瞳孔中再次亮起七sè光华,闪个不停,想要分析判断对方的真实年龄。

  薇薇安笑着笑着,突然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席卷了全身,那感觉就好象自己被人脱光了衣服,从内到外,一点秘密都留不下来。她惊疑不定地左右看看,弄不清楚这种感觉的源头在哪,最后看向神态自若的杜兰德,重重一哼,说:“喂,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

  “没什么。”杜兰德笑着摊了摊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是觉得,猎手大厅给我发邀请很奇怪,对不对?毕竟传闻中牧城之车都要拥有八级的实力。”薇薇安脸sè肃然,似乎在和杜兰德探讨一个很严肃的学术问题:“不过你看,这信函上说得很清楚,说我虽然还是七级职业者,但天赋卓越,非常有希望突破到八级,因此猎手大厅愿意给我一个参与选拔的机会。”

  “……呃,所以呢?”

  “所以,我是很强的,你最好收起你的轻视。”薇薇安认真地说。

  “这个……一定!”对于薇薇安的较真,杜兰德只是随意笑笑,说:“那就祝你参加选拔能够成功吧。”说着杜兰德伸手一指,一道细细的冰火力量从指尖激shè而出,在空中一分为三,分别落在手镣、脚镣、和铁环上。在冰火力量的洗礼下,这些专门用来锁困七级战职者的刑具无声无息地化成了粉,落了一地。

  杜兰德这一手显然狠狠震了女孩一下,她呆呆低下头,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地上的那一小撮粉末,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杜兰德却好像什么都没做一样,轻轻拍了拍手,笑着说:“就这样吧,现在,你可以走了。”

  “等、等一下。”薇薇安却大叫一声,喊住了转身要走的杜兰德。

  杜兰德皱眉回头,看着女孩不说话。

  薇薇安吸了口气,站起身来,然后故意用一种淡淡的口吻说:“你不会以为,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事情就结束了吧?”

  “不然呢?”

  薇薇安沉缓却坚决地说:“要么让那个肯特过来跟我光明正大地打一场,不然的话,我就只能找你了,你不是说,你是肯特的老板吗?你的人冒犯了我,你不觉得你应该负起责任吗?”

  “你是说,你要跟我打架?”杜兰德笑了。

  “这叫找回场子。”薇薇安纠正道。

  也许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孩身上的某些特质真的很像当年还在森德洛的自己吧,杜兰德居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干脆道:“行。”

  五分钟后,两人在城堡三层的演武场中,遥遥相对。

  薇薇安一身劲装,全身斗气蒸腾,一头淡红sè的长发肆意飞扬,双手却是空空如也。

  她小脸绷得紧紧的,先是行了一个武士间切磋较技的礼仪,然后抬头,盯着杜兰德凛然喝道:“我,薇薇安.坎贝尔,七级火系元素武士,请指教!”

  杜兰德又是一愣,这年头动手前行礼的人不是没有,不过在牧者之城中,杜兰德还从来没见过!

  杜兰德看着女孩的眼神越发古怪了,忽然开口问:“你今年多大?”

  “啊?我今年十五,还有两个月就十六……等等,你问这个干嘛?难道是想拖延时间吗!”薇薇安大喝一声,伸手一抓,一杆火焰凝聚而成的十字战枪出现在两掌之间,炙热的火意立刻席卷了整个演武场。

  当然,这点火意对杜兰德根本没作用,杜兰德站在原地,半点准备动作都没有,嘴里只是喃喃着:“十五……居然才十五……”目光不由再次飘向孩异常鼓胀的胸部,又看看脸蛋,然后杜兰德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自语道:“看这身材样貌,也太早熟了吧!不嫌着急吗?”

  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杜兰德左手负后,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淡笑道:“开始吧,尽管放马过来。另外,下一次和人动手比武的时候,不用把自己介绍得那么清楚,在牧者之城,板砖闷棍才是王道。”

  “哼,你以为我会想你一样卑鄙龌龊吗?”薇薇安小脸上怒气一闪,大喝一声,挺枪直冲上来。

  不动手还好,这一动手,杜兰德立刻吓了一大跳。

  薇薇安的速度飞快,而且步伐简洁中暗含玄妙,仅仅两个箭步,已欺近到杜兰德面前两米处。随后她脚下忽然变直为曲,身子旋转了大半圈,枪随身走,枪尖贴着地面飞旋一周后,猛地一个抬头,冲着杜兰德的咽喉要害狠狠撩起!

  ps:在考虑要不要换书名……有想法的朋友可以去书评区我发的调查帖中发表看法哦~木木拜谢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