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二十二 变数

卷二 章二十二 变数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新车选拔第三轮的地点不再是那个巨大的石质大殿,而是换到了巴特洛角斗场地下的一个小一号的演武场中。

  午夜时分,所有与第三轮选拔相关之人全部准时汇聚在演武场中,杜兰德带着薇薇安和肯特站在场地一侧,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黑德森一动不动地肃立在那儿,两手垂下,双目似开似阖,似乎正在默默地调整状态。另一个方向上,水系元素武士雷克斯盘坐在地上,神sè认真地擦拭着一柄造型朴实古拙的双刃巨斧。

  肯特看看右边的黑德森,又扭头看看左边的雷克斯,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薇薇安倒是很沉得住气,没有东张西望,而是安静地运转体内斗气,争取以最佳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最后一轮选拔。

  “肯特,你这家伙能不能淡定一点?”杜兰德忽然开口,语气无奈:“你有这闲工夫东张西望的,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把等会儿的战术想清楚。”

  肯特嘿嘿一笑,低声说:“大人,第三轮的规则不是还没出来吗,现在哪有什么战术?”

  “那你不会像薇薇安一样调整状态吗?”杜兰德冷冷哼道:“你就这么有信心击败那个黑德森?”

  “其实……没什么信心。”肯特老实答道,随后话锋一转:“不过该做的准备我都做了,况且我这巫妖之躯现在已经不算是完全的生命体了,基本上没有‘状态好坏’这一说的。”

  “这样啊。”杜兰德脸sè古怪地瞥了老巫妖一眼,耸了耸肩说:“好吧,那随便你,记住别干扰到薇薇安就行。”

  肯特恭恭敬敬地应了声是,心中却在大声哀叹:大人,不带这么偏心的!

  这时杜兰德脸sè微动,扭头看去,只见以白虎为首的六位牧城之车依次步入演武场,在场地zhōng yāng一字排开。白虎面无表情,目光缓缓扫过在场几人,在雷克斯身上没有多做停留,看向黑德森的时候也没有露出任何不自然,然而当她看到薇薇安居然站在杜兰德身边时,脸sè不由微微一变。

  其他几位车也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神sè各异地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虽然不知道杜兰德和薇薇安究竟是什么关系,但双方既然走得这么近,对牧城之车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他们不想让杜兰德的人填补红鹰留下的空缺,因此才找来黑德森和肯特打擂,没想到薇薇安居然也和杜兰德关系匪浅的样子。

  紫鼠张了张嘴,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银狐悄悄拉住。

  白虎则很快冷静下来,将所有心思情绪压下藏好,然后上前一步,平静地说:“既然诸位都到了,那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新车选拔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现在开始,此轮选拔规则如下,请各位听仔细了。”

  “目前还剩下四名候选人,黑德森和肯特都是八级强者,雷克斯是七级巅峰,薇薇安是普通七级。此轮选拔中,我们会从四人中淘汰掉一人,剩下三人则交给三王决定最终人选。”

  “两位八级强者之间会有一战,以此决定两人的实力高下,胜者自然有更大的机会被三王选中,败者也不是没有机会。而雷克斯和薇薇安之中,则会淘汰一人……”

  说到这,白虎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考虑到薇薇安和雷克斯的实力差距,安排你们俩彼此战斗并不公平,所以,为了让你们都有一次尽情发挥实力的机会,你们将分别与黑德森和肯特进行一场战斗!对手由抽签决定。”

  雷克斯脸sè一变,忍不住问:“让我们和八级强者战斗?这……这岂不是让我们去送死?”

  碰到肯特还好,雷克斯自认和肯特也算有些交情,但万一碰到的是黑德森……雷克斯不敢想下去了,他对昨天黑德森的那一拳可是记忆犹新,到现在想起来,心中都有些发颤。

  杜兰德淡笑着没吭声,他知道规则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白虎微微一笑,解释说:“雷克斯,我们当然不会制定让你们送死的规则,无论你抽中的是黑德森还是肯特,在战斗中你只需要尽情进攻就行,两位八级强者则只许防守,不准进攻。”

  听到这,杜兰德眼中露出了然之sè。这样的规则,等若让七级强者能够尽情发挥,展示出自己的最强手段,然后牧城之车会以雷克斯和薇薇安的表现来决定谁被淘汰。

  “规则就是这样,简单来说,一共会进行三场战斗。前两场是八级对七级的战斗,最后一战则是两位八级强者间的较量。诸位有什么意见吗?”

  四名候选人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至于杜兰德,他在听到这轮选拔的规则之后,反而送了口气——虽然薇薇安有五成几率碰上黑德森,但至少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这样杜兰德就放心了。

  “既然如此,开始抽签吧。”白虎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运使然,抽签的结果居然真的是薇薇安对黑德森,雷克斯对肯特。

  肯特明显送了口气,在杜兰德明显偏心的情况下,他可不想和薇薇安战斗。雷克斯似乎也送了口气,因为哪怕知道不会有xìng命之忧,他依然不想面对那个恐怖的巨人。至于薇薇安……女孩小小的脸蛋上,居然看不到丝毫畏惧,反而隐隐透出了浓浓的战意!

  她的想法很简单,肯特反正是杜兰德的手下,想要打什么时候都可以,但黑德森不同啊,和这种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战斗的机会,也许一辈子只有一次。

  女孩盯着黑德森上下打量起来,却发现对方根本没看自己一眼,不由有些气恼,转过头问杜兰德:“大叔,有没有什么战前指导?”

  “呃,你还真是轻松啊……”

  杜兰德失笑道:“不过很遗憾,没什么可指导的,尽情发挥就好。”

  第一场战斗是肯特对雷克斯。

  两人在场中站定,雷克斯双手抓握着巨大的双刃巨斧,周身缠绕着层层叠叠的水浪,盯着肯特肃然说:“肯特……大人,还请手下留情。”

  肯特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回道:“想得美!”

  这场战斗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当六车认定雷克斯已经技穷时,他们就会宣布中止战斗。

  雷克斯抿了抿嘴,断喝一声,然后大踏步冲了上去。巨斧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圈,卷起千层怒涛白浪,当头斩下!

  对于这声势惊人的一击,黑德森看都没看一眼,目光只是盯着肯特。

  杜兰德打了个哈欠,有些无所事事。

  薇薇安则还在盯着黑德森观察个不停,根本没看场中的战斗。

  至于当事人肯特……他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挺起胸膛,直冲着劈落的斧刃,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斧头结结实实地劈在肯特的胸膛上,非但没有破开肯特的巫妖之皮,反而被弹了回来!雷克斯脸sè微变,随后咬牙一个转身,抡动斧头再次斜斜劈落,却在肯特有意为之的情况下再次斩在胸膛之上,然后在皮革般的巫妖之皮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痕。

  就这样,肯特满脸恶意笑容地任由雷克斯狠劈猛剁,自身就连半点伤都没受。

  杜兰德十分同情地看了一眼脸sè铁青的雷克斯,叹了口气:“肯特这家伙……太坏了!”

  巫妖之躯最大的优势就是体表防御,当然,在七级巅峰的强者中还是有人能伤到肯特的,但其中一定不包括雷克斯。

  作为水系元素武士,雷克斯最大的优势就是各方面很均衡,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没有弱点。但这也意味着没有特点。尤其是在攻击方面,雷克斯和火系元素武士、刺客、火系雷系魔法师……这些攻击力强大的职业者比起来,的确相差不少。

  火系元素武士全力一击,也许能破开肯特的皮,雷克斯全力一击,却只能留下一道若有若无的白痕。

  于是,这场没有营养的战斗很快就被叫停。

  雷克斯总计攻击六十六次,全部命中,无一伤敌!

  无比复杂地最后看了肯特一眼,雷克斯嘴角微微一扯,也不知道是礼貌xìng的微笑还是无奈的苦笑,然后他脸sè灰败地走下场去,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自己铁定要被淘汰出局了。

  接下来,就是黑德森和薇薇安的战斗了。

  看着场中遥遥对立的两人,杜兰德收敛了懒散的笑容,变得认真起来。虽然规则说明了黑德森不能攻击,但谁知道战斗中会发生什么?身为战斗法师的杜兰德深深知道战斗中存在太多太多的变数,所以他默默运转着半神火种和冰火力量,一会儿万一遇到什么状况,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立即出手。

  事实证明,杜兰德的这一手准备非常有必要,因为就在不久之后,变数确实发生了。

  这个变数其实很小,完全在可承受范围内的那种,却让事情向着杜兰德从未想到过的一个方向,发展了下去……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