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二十四 重创

卷二 章二十四 重创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预想中的重击和疼痛没有到来。

  薇薇安愕然睁眼,这才发现那沉重到令人窒息的浓稠杀气不知何时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与火相互交织的奇特气息。

  这是杜兰德的味道——虽然还有些陌生,但女孩依然立刻就辨认出来,然后感到一阵心安。

  “……得救了。”

  女孩原本绷得紧紧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然后骤然间出了一身大汗,高强度的战斗之后又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令她几近虚脱。女孩软绵绵地靠在杜兰德的胸膛上,一时间居然有些分不清到底是不能动弹,还是不想动弹。

  杜兰德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场中。

  没有人看到他是何时动作的,也没有人看到他的移动轨迹。

  他就好像凭空消失在原地,几乎同一时间便凭空出现在薇薇安身边,然后拦腰一搂,将女孩牢牢护住。紧接着黑德森的重拳便居高临下地狠狠轰击下来,杜兰德轻抬右掌,轻描淡写地将其挡下。狂野似脱缰野马的可怖劲力尽数轰在了杜兰德的掌上,却没能令他的身子产生半分动摇。

  这一刻,似乎杜兰德的手掌才是磐石,而黑德森这个拥有磐石巨人血脉的力武士则是巨浪,狂暴的力量一波又一波地涌动着、鼓荡着、冲刷着,磐石却丝毫不为所动。

  “黑德森是吧?我依然能从你的拳头上感觉到力量……”这时杜兰德开口了,他微微抬头,看着脸sè狰狞的黑德森,漠然说:“怎么?你难道,想挑战我吗?”

  黑德森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森森的牙齿,说:“是又怎么样?”

  话音落下,拳上的力量再次重了几分,手臂上肌肉交缠,好像一条条大蟒缠绕在一起,随着黑德森再次发力,手臂又明显粗壮了一截。

  白虎怒喝道:“黑德森,住口!你在说些什么……还有杜兰德,你——啊,你要干什么?等等!”

  只见杜兰德脸上骤然绽放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落在白虎眼中,竟然令她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印象中,杜兰德杀掉红鹰的时候,脸上就是这种表情。

  “你们俩都住手,别忘了这是新车选拔!”白虎心中涌起极其不妙的感觉,大喝着冲了上去想要将两人分开,却依然晚了一步。

  在六位牧城之车和几位候选人震惊的注视下,杜兰德五指骤然舒张到极限,然后狠狠扣抓住黑德森的铁拳,红sè的火焰力量和蓝sè的寒冰力量同时在杜兰德掌心亮起,转眼间,就变得好像星辰般光辉璀璨!

  冰火力量狂涌着交缠成一股,透过黑德森的拳头和手臂飞快地传递上去,狠狠地轰进了黑德森的身体。

  杜兰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霸气恣意,居然打的是以自身力量生生将黑德森撑爆的打算!

  “唔?!”黑德森脸sè狂变了一下,只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凶狠地灌注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中,自己引以为傲的肉身力量在这股冰火之力面前节节败退,根本无法阻挡。

  砰——!

  好像擂鼓般的沉闷撞响从黑德森的体内传递出来,黑德森高大的身子剧烈一颤,惨哼了一声,然后踉跄着跌退了四五步。

  不过他也是高傲之人,硬是强行止住了退势。然而他刚刚重新站定,身子便忽然一软,双腿晃了两晃,似乎想要站稳,最终却单膝跪倒在地,脸上的血sè瞬间褪尽。

  “这怎么可能!”

  不止一人发出了这样的低呼,在场所有的目光都愣愣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竟有些置身梦境的感觉。

  六车都知道杜兰德很强,但黑德森也不弱啊!这个实力无比接近白虎的黑暗世界强者,在杜兰德手上竟然连一招都没撑过就直接受伤,甚至连站立的姿势都无法保持?!

  只有肯特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只是悄悄擦了把汗,乍舌道:“好恐怖……”

  杜兰德没有继续攻击。在击退黑德森的刹那,他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缕十分古怪的神sè,震惊之中带着惊愕,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下去。

  杜兰德松开了搂住女孩的手臂,不再理会跪地不起的黑德森,也不看脸sè难看的白虎和其他牧城之车,更没搭理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来的肯特,他只是皱眉看着薇薇安,眼中七sè光华急闪。仔细检查片刻后,杜兰德脸sè微微一松,微微一笑,拍拍女孩的肩膀说:“先下场休息吧,战斗已经结束了,你做得不错……应该说是非常不错!只是某些混蛋不遵守选拔规则而已,不用在意。”

  “可、可是……”女孩似乎也感到了现场气氛有些不对劲,她看了看一言不发地六位牧城之车,又扫了一眼脸sè苍白的黑德森,最终明智地没有多说,直接走下场,盘腿坐下开始恢复斗气。肯特则悄无声息地守在女孩身边,双眼jǐng惕地盯着脸sè不善的牧城之车。

  杜兰德这才转过身来,面对黑德森、白虎、还有其他五位车,随意说道:“几位对我出手有什么意见吗?”

  白虎气极反笑:“你说呢?这可是牧者之城的新车选拔!就算黑德森刚才违反了规则,你也没有资格出手伤他!”

  “哦,这样啊……”杜兰德咧嘴一笑,又恢复成懒洋洋的模样,歪着头扫了一眼白虎身后的黑德森,嘿嘿笑道:“抱歉抱歉,本来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弱,实在对不起!”

  面对这明显调侃羞辱xìng质的话语,黑德森双眼一瞬不瞬地死死盯着杜兰德,张开嘴刚想说些什么,就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显然被杜兰德伤得不轻。

  白虎脸sè铁青,低沉地说:“杜兰德,新车选拔是皇后下达的任务,也是三王直属的重要事项。你想要挑战牧者之城的威严吗?”

  杜兰德晒然一笑,讽刺道:“真好意思说啊,也不知道是谁故意将选拔拖延了三个月!”

  白虎脸sè微微一变:“你说什么?”

  杜兰德摇了摇头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黑德森应该是你们找来对付肯特的吧?哼,一口一个皇后,一口一个三王,居然还跟牧城之车的威严扯上关系了?简直笑话!”丝毫不理会脸sè越发难看的六位车,杜兰德冷笑着继续说:“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黑德森违反选拔规则在先,我没杀他已经算是手下留情。况且,今天如果不是我在场的话,我的弟子可就被这家伙杀死了!”

  “你的弟子?”白虎一愣:“薇薇安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弟子了?”

  “哼!”杜兰德毫不客气地说:“我什么时候收徒弟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你——”

  一时间,气氛变得僵硬之极。

  紫鼠忽然轻轻拉了一下白虎,小声说:“灰蛇检查过了,黑德森伤得不算很严重,用两卷高级牧师卷轴的话,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不会影响到选拔的。况且的确是黑德森违反规则在先,而且杜兰德不是没下杀手吗……”

  言下之意,就是让白虎退让一步。

  白虎脸sè连续变幻着,过了好半天才狠狠一咬牙说:“选拔继续进行,剩下最后一战肯特对黑德森。不过黑德森需要一段时间疗伤,杜兰德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杜兰德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白虎做出明显的让步之后,杜兰德也没有继续追究。他似乎多看了黑德森两眼,然后转身下场,走向薇薇安和肯特。

  就这样,一场说不上是大是小的风波,似乎就此平息下去。

  然而在场却有一人感到有些不对劲。

  肯特看着缓步下场的杜兰德,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心中闪过一丝不解。刚才杜兰德的态度虽然强硬,却让肯特觉得和以往的杜兰德略有不同。

  印象中,杜兰德面对这种情况时的态度应该远远超过“强硬”的范畴,达到了“蛮横不讲理”的境界。但是刚才的杜兰德……却好像没有特别不讲道理?

  “没道理啊……”

  肯特心中嘀咕:“难道主人有了美女小徒弟,脾气反而变好了?也不对,心爱的小徒弟差点被干掉,主人应该更加生气才对……咦?”

  肯特忽然瞪圆了眼睛,他清楚地看到杜兰德的脸上突兀地闪过一丝病态的苍白,所有血sè似乎都在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虽然只是仅仅一瞬间的事,随后杜兰德的脸sè就恢复了正常,但肯特非常确定自己看到的绝对不是假象。

  令肯特彻底无法淡定的一幕紧接着出现了:无声无息的,杜兰德嘴角竟然淌下了一丝细长的血线!

  “天!这是什么情况?”老巫妖心中一阵凌乱,难以置信地看着杜兰德嘴角的血迹:“主人他……居然受伤了?这怎么可能!!”

  印象中,肯特还从未见过杜兰德嘴角溢血,难道是刚才和黑德森的碰撞中伤到的?不过刚才分明是黑德森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击退了啊!

  这时杜兰德已经走到肯特身边。

  他不动声sè地抹去嘴角血迹,若无其事地站在那儿,嘴唇却悄悄动了几下,略带不自然的沙哑的声音传入肯特耳朵:“一会儿你和黑德森战斗的时候,尽量把战斗拖得久一些。另外,我要你不计代价地击败他,决不能让他成为牧城之车!记住,不计代价!!”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