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二十五 第二道位面之力

卷二 章二十五 第二道位面之力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什么!”肯特吃了一惊,忍不住问:“大人,发生了什么?还有,您……您是受伤了吗?”

  表面上看起来,杜兰德状态良好,脸sè正常,气息也非常平稳,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而且肯特深知杜兰德实力的深不可测,打死他也不会认为黑德森有那个实力伤到杜兰德。只不过,刚才杜兰德嘴角溢血的一幕总不会是肯特看花了眼吧?

  既然如此,杜兰德究竟是怎么受伤的?

  杜兰德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双眼微微眯起,深深看了一眼黑德森,不动声sè地说:“你别多问了,我也说不清楚。总之记住,等会尽量拉长战斗的时间,把黑德森所有战斗力和潜力全都逼迫出来!他身上有秘密,我要通过战斗仔细观察一下。”

  肯特暗暗心惊,能被杜兰德这般重视的秘密,也不知道究竟重大到了什么程度。

  他肃然应了一声,旋即又有些为难:“大人,和黑德森大战一场,这倒还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只不过,您刚才还说让我不计代价地击败他?这……这可有点……”

  杜兰德瞥了老巫妖一眼,说:“你和黑德森本就实力相当,他在物质上强一些,你在灵魂上有优势,打个平手不难吧?而且你曾经是圣者死灵法师,别告诉你连点像样的底牌都没有!”

  “有是有,只不过……”肯特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地说:“那些手段都是保命用的,几乎都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以后的晋级。哦,我当然不是在推脱,只是……只是想确认一下,大人您为什么一定要我击败黑德森?”

  杜兰德没有回答,反而沉默下去,眼中隐约闪动着肯特从未见过的光芒。

  在肯特的印象中,杜兰德大多数时候似乎都是万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懒散模样,偶尔认真起来,也都表现得十分从容。

  此刻的杜兰德却完全不同,他的脸sè沉凝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甚至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沉默了许久,杜兰德才干巴巴地说:“黑德森这个人……我势在必得!所以,绝不能让他成为牧城之车,否则我恐怕很难下手。”

  “哦,原来如此……”肯特叹了口气,微微苦笑道:“如果我能击败他的话,黑德森成为牧城之车的可能xìng就很低了,对吗?”

  “不错!”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认真看着肯特,说:“能做到吗?”

  问清楚原因后,肯特反而轻松起来,耸了耸肩说:“您可是我的主人,我也没办法违抗您的命令吧?”微微顿了顿,肯特瞥了一眼闭目盘坐的黑德森,眼神变得危险起来,舔了舔嘴唇,说:“正好,我也很久没有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一番安排之后,杜兰德不再多说,双眼似开似阖地等待战斗开始,一边默默疗伤,一边反复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

  虽然黑德森的实力还远远不足以伤到杜兰德,但这个拥有巨人血脉的力武士不愧是八级强者中的佼佼者,拳劲之大还要在杜兰德的预料之上。

  出手挡下那一拳时,杜兰德解开了一丝封印,将实力提升到了八级。否则以七级巅峰的实力,想要抵挡住黑德森全力一击恐怕还有些困难。

  解开封印之后,位面压制随之生出。不过这倒没什么,成为半神之后,位面压制之力虽然更大了,但还在杜兰德的承受范围之内。

  问题出在杜兰德发力反击的那一瞬间。

  当时杜兰德本来打的是一击灭掉黑德森的主意。想要在白虎等人在场的情况下做到一击灭杀,势必要动用九级的力量。

  当杜兰德再次解开一部分封印,将实力提升到九级时,位面压制之力自然又随之暴涨了一大截。顶着那种程度的位面压制出手,已经让杜兰德略感吃力了,但这依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真正的问题是:当杜兰德的力量疯狂涌进黑德森体内时,居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黑德森体内生出,狠狠地和杜兰德的冰火力量对撞在一起!

  这道力量出现得毫无征兆,杜兰德甚至来不及判断它从哪里冒出来的,碰撞已经发生。

  最让杜兰德震惊莫名地却不是这道力量的强度,而是它的xìng质……

  可以说,整个位面中再也没有比杜兰德更熟悉这种力量xìng质的人了,因为在过去的这么多年中,杜兰德每时每刻都要与之进行战斗;每一次解开封印与人战斗,都会受到这种力量的压迫;突破到半神的过程中,杜兰德还差点死在这种力量之下。

  ——位面之力!

  是的,从黑德森体内生出,并将杜兰德一击重创的,正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位面之力!

  要知道杜兰德本就硬扛着一道位面压制之力,以至于当时他没有太多的余力。当第二道位面之力从黑德森体内生出,然后狠狠撞过来时,杜兰德根本就没有准备,措手不及之下立刻遭创。如果不是事发突然的话,杜兰德就算受伤,也应该不会伤得太重。

  此时杜兰德一边恢复伤势,一边在脑海中不断回放之前那一瞬间发生的一切,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被位面之力击伤倒是小事,杜兰德真正关心的是:

  为什么黑德森体内会有位面之力?

  扭头看向不远处的黑德森,杜兰德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脸sè,片刻后眉头微微蹙起,喃喃自语道:“看样子,他好像对那道位面之力全无感觉?”

  杜兰德努力思索着各种可能xìng,眉头越锁越紧,到最后几乎凑到了一起,却依然毫无头绪。

  能想到的,大概也只有黑德森体内的磐石巨人血脉了,这是黑德森最为特殊的一点。

  不过杜兰德从未听说过血脉之中会包含位面之力,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根本不是“不可思议”或“匪夷所思”就可以形容的。

  “再看看吧,看他等会儿在战斗中会有什么表现……”杜兰德抿了抿嘴,鹰一样地盯住了黑德森。

  事关位面之力,关系到杜兰德在这个位面被莫名压制的原因,再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能让杜兰德重视了。

  这时,斗气恢复过半的薇薇安缓缓站起身来,她其实没有受什么实质xìng的伤害,只是斗气消耗过大,又被黑德森的杀气所摄,jīng神略有些萎靡。

  女孩看向杜兰德,刚想说什么,却一下闭上了嘴巴。

  “怎么回事?大叔的脸sè,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此时杜兰德的脸sè是薇薇安从未见过了,虽然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女孩还是明智地选择没有多说,默默地站到杜兰德身边。

  大约半个小时后,疗伤完毕的黑德森和蓄势已久的肯特之间的战斗,终于正式打响。

  两人的第一次碰撞,就让整个演武场剧烈震动了几下!

  黑德森浑身散发着如若实质的浓稠煞气,拳劲重得不可思议。肯特则手持那柄其貌不扬的大铁锤,锤头上缠绕着一圈圈灰sè的雾霭,每一锤砸出,都同时蕴含着强大的物质攻击和灵魂攻击,声势上不如黑德森,论威力却一点也不逊sè,攻击方式之诡异更是远超黑德森。

  拳头和锤子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撞击着,每一击都发出了震天的轰鸣,每一击都令场中一阵风起云涌,无数气劲四下乱溅,甚至连演武场中铺设的坚固石板都破损了不少。

  杜兰德死死盯着两人的战斗,洞察之力已经完全启动,双眸变得如夜空般漆黑如墨,瞳孔深处则疯狂闪烁着七sè光华。他甚至解开了封印,将实力拔升到九级,硬顶着位面压制之力进行洞察解析。

  在洞察视野中,黑德森的每一次攻击都被杜兰德观察得清清楚楚,就连最细微的用劲变化都一一落入杜兰德眼底,然后全力进行解析。

  按理来说,在杜兰德眼中黑德森应该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然而战斗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杜兰德将黑德森的战斗方式解析了个透彻,却没能捕捉到任何位面之力的痕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杜兰德变得有些焦躁,“都打了这么久了,根本连半点位面之力都没有感觉到!没道理啊,难道刚才那道位面之力,只是针对我的?”

  “既然如此……”

  杜兰德眼中闪过幽光,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然后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是他和肯特约定的信号,一旦杜兰德做出示意,就意味着肯特不需要拖时间了,全力击败黑德森就好。

  杜兰德的轻咳声刚刚落下,场中原本和黑德森激烈缠斗在一起的肯特忽然向后飞撤,转眼之间,就和黑德森拉开了十多米的距离。

  黑德森愣了一下,然后咧嘴狞笑道:“怎么了?打不过了就准备认输了吗?”

  肯特没有回答,他轻轻放下手中的大铁锤,然后缓缓闭上双眼。

  “嗯?”黑德森再次怔愣,一时间有些把握不住对方的打算,不过退缩观望可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大笑着冲了上去,抡起拳头就向闭目不动的肯特轰了过去!

  面对这一拳,肯特同样抬起一只拳头,然后以拳对拳,狠狠和黑德森碰撞了一记。

  碰撞的结果……居然是黑德森踉跄着后退!

  巨人脸上猛然涌起一阵病态的cháo红,然后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看向肯特的目光连续变化了几下:“怎么……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灵魂攻击?以我的意志都差点扛不住?!”

  场下,杜兰德脸sè微微一沉。黑德森明显落了下风,位面之力却连点影子都没看到。这似乎更加坐实了杜兰德刚才的猜测:那道位面之力,也许根本就是针对他这个战斗法师而来的。

  PS:求票~求赞~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