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二十九 消失的巨人 二

卷二 章二十九 消失的巨人 二

  read_content_up;“抓起来。”

  年轻人一声令下,那两名长相一模一样的高大男人立刻从他身后闪掠而出,一左一右,笔直冲向黑德森。两人的速度很快,却也不算太离谱,看身手应该是战职者,只是一时间看不出明显的职业特征,也不知道是战职者中的哪一个。

  黑德森先是一惊,似乎对眼前这三人能一语道出自己的巨人血脉而吃惊不已,随即他长笑一声,撇嘴不屑道:“两个连八级都没到的臭虫,还想抓我?简直笑话!”

  双拳一拧,对准来人就轰了过去。

  方圆四五米内的雪花被那拳风一带,顿时不再飘落,反而狂卷着汇聚到一起,就要将两个高大男人包裹进去。

  站在后方的年轻人眉头一挑,赞了一句:“呵呵,没想到实力还挺强!你是牧者之城的人吗?”。

  他神se轻松地说着,脚步不动,双眸则微微一凝,两道看似黯淡却似乎不被那漫天风雪所掩盖的细细毫芒从他瞳孔中激she出来,瞬间没入两个高大男人的背心。

  “嗯?这是……”

  黑德森的双拳依然坚定不移地向前推进着,虎目中却微微闪过一丝疑惑。

  ——那两道细腻毫芒应该是某种法术,然而黑德森却从未见过,他甚至一时间无法判断毫芒中蕴含的是什么xing质的力量,只是近乎本能地感受到了某种危险。

  下一刻,他骤然睁大了双眼,瞳孔一瞬间收缩如针。

  在毫芒入体的刹那,黑德森明显感觉到两个高大男人身上的气息骤然暴涨了一截,两人原本大约是七级巅峰的水准,此时却散发着八级强者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如此真实不虚!两股气息汇聚到一起,居然令黑德森都感到了强大的压力!不等他多想,双生子般的高大男人各自抬起一掌,轻飘飘地拍向黑德森的拳头。

  砰!

  两记沉闷的撞向完全在同一时刻响起,手掌和拳头彼此粘合着。凝定了一瞬。然后骤然分开。这是一次声势不惊的碰撞,一股无形的大力从拳掌交击处急速扩散开来,周围十多米范围内风雪退散,居然为之一清!

  “……好强的力量!”黑德森上身微微后仰,勉强在一步不退的情况下化解了那两掌的力道,脸se变得严肃起来。

  像他这种层次的强者,只要一次交手就能摸出对手的许多信息。然而刚才那一击中,黑德森居然连对手的职业是什么都没能判断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黑德森低声喝问道,旋即他摇头一笑:“管你们是谁!挡了我的道,就要死!”

  说着又两拳重重砸出,这一次他专攻其中一人,拳头还未攻到。劲急的拳风已将地面上的冻土刮得咔咔作响!

  毫无疑问,这两拳砸实了,对手必死无疑。黑德森已经看出来这两人自身的实力应该还不到八级,只是在那个年轻人的帮助之下,才暂时跃升到堪堪八级的层次。

  黑德森忽然发现眼前的高大男人没有半点躲闪的意思,反而静静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目光中隐约带着嘲弄。

  一丝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几乎同一时间。不远处的年轻人轻轻抬起一根手指。对着黑德森虚点了几下。

  他的动作很好看,似乎在点拨琴弦。五道指甲盖大小的白se符文从他指尖she出。分别没入了黑德森的双手、双脚、和心口。

  “呃——!”符文入体,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黑德森瞬间化作一尊石雕,他似乎本能地想要流露出惊骇yu绝的神se,然而脸部肌肉似乎也僵住了,根本不受控制,唯有眼珠动弹了两下,然后……砰的一声,巨大的身体栽倒在地,发出沉闷的撞响,脑门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凹坑,黑德森就此不动了。

  年轻人缓缓收回手指,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苍白,旋即隐没。

  黑德森匍匐在地,看似不动,其实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紧绷到极致,微微抽动着。血管和青筋爆起,关节骨骼则发出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响音。

  ——这是用力至极的表现。

  黑德森其实并没有失去意识,相反,他的意识无比清醒,而且充满暴怒和屈辱。五枚符文没入身体后,他就好像上了锁的炼金傀儡。体内有一股绝大的束缚力量禁锢着他。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动弹哪怕一根手指头。

  年轻人走到仆倒在地的黑德森身边,伸手拍了两下,轻声惊叹着:“这大块头的力量好强!如果不是有东辉十字的辅助,以我现在的状态还有些制不住他!”

  “您太谦虚了。”其中一个高大男人静静地说:“那是因为您自斩了一刀,否则以您的全盛状态,制服一个血脉不纯的巨人想必不成问题。”

  年轻人微微一笑,泰然接受了这一说法,旋即又轻轻叹息着说:“自斩……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否则我根本没法通过笼罩牧场的魔法屏障啊,天晓得那魔法阵为什么拥有那般jing确的鉴别等级的能力,八级以上的人就算有猎人证也无法通过,更别说把你们俩也一起悄悄带进牧场中了。哼,也不知道那种级别的魔法阵牧者之城是怎么弄到手的……”

  有些絮絮叨叨地嘀咕着,年轻人在黑德森身上捏了几下,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略显困惑道:“奇怪了,这大块头似乎有点古怪啊,从见到他开始,东辉十字就有些不太安分……这是怎么回事?”

  研究半晌,却是一无所获,年轻人索xing暂放一旁。

  他起身拍了拍手掌,微微一笑,说:“行了,先这样吧,没想到这次来牧者之城居然能有这种收获,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请别忘了此行的主要任务。”一名高大男人从旁提醒着:“另外,这个大块头怎么处理?他是八级强者,恐怕没办法带进牧场吧?”

  “唔……这倒有些麻烦!”

  年轻人认真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挥手,作出决定:“布鲁吉。把战斗痕迹处理干净。布鲁迪。把这个大块头带回我们住的旅馆,执行任务期间,我会将他封印起来。”

  名叫布鲁吉的高大男人应了一声,立刻开始抹除现场的战斗痕迹。

  和布鲁吉生得一模一样的布鲁迪伸手一拎黑德森的腰带,将他扛在肩上,然后用一成不变地严谨腔调问:“就封印在旅馆里吗?这样似乎不太保险,会不会被牧城之城发现?”

  “放心。”年轻人从容一笑。说:“以我的能力,加上东辉十字的辅助,除非城里的那三个老家伙亲至,否则不可能被发现的。”

  这时布鲁吉已经处理完毕,动作娴熟而迅速。

  “走了,封印完了后我们还要再进牧场呢。快点吧。”年轻人招呼一声,三人悄然没入风雪,向下城区走去。

  ……

  ……

  “你说什么?黑德森怎么会不见了?”杜兰德愕然看着气势汹汹堵在蓝灵堡门口的六位牧城之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虎冷冷看着杜兰德不说话,其他几位也脸se难看。

  紫鼠难掩愤怒地说:“杜兰德,你居然还在这装傻?一个小时前,黑德森离开风月岛来你这蓝灵堡,然后就不见了。你敢说不是你把他杀了或者藏起来了?!”

  杜兰德脸se骤然一冷。不过还是克制着心中怒火,沉声问:“究竟怎么回事?黑德森没来我这。我也一直在等。”

  白虎语带讥嘲地说:“好一个‘究竟怎么回事’!好一个‘我也一直在等’!杜兰德,我知道你实力强悍无所顾忌,但这一次,不把黑德森交出来就别想我们善罢甘休!”

  杜兰德脸se连续数变,随后渐渐凝重起来。

  目光从六车脸上一一看过去,那种行将失控的暴怒应该是装不出来的,这么说,黑德森真的不见了?

  “肯特!”杜兰德直接沟通了在鬼街养伤的老巫妖,吩咐道:“你现在的状态能用jing神探知吗?能的话给我仔细查探一番,把黑德森找出来。”

  肯特应了一声,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一丝不苟地将jing神力释放出去,转瞬之间笼罩全城。

  片刻后,肯特有些不确定的声音在杜兰德脑海中响起:“大人……那、那个,怎么没发现黑德森啊,难道是你把他干掉了?”

  杜兰德在意识中骂道:“说什么呢?我杀他干嘛!”

  “呃……”

  虽然杜兰德本人不擅长大范围探知类的能力,肯特却是这方面的行家,以他的灵魂力量扫过全城之后居然都没能找到黑德森,恐怕六车没有骗人,也就是说,黑德森是真的失踪了。

  黑德森……

  失踪……

  杜兰德无论如何都有些难以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以至于他一时间居然生不出什么焦急的情绪,反而觉得十分荒谬。

  一个新晋的牧城之车,实力仅次于白虎的八级强者——黑德森,居然在牧者之城内失踪了?这不是开玩笑嘛!

  杜兰德眉头紧锁,盯着白虎沉声问道:“你们确定没有骗我?”

  白虎也愣了愣,看着杜兰德不似作伪的脸se,愕然道:“难道,不是你做的手脚?”

  “废话!”杜兰德重重一哼,沉着嗓子说:“我要对付黑德森的话,用得着这么麻烦吗?三王不出,你们六个谁能阻我?”

  这话虽然说得毫不客气,白虎却无暇跟杜兰德较真了,她有些茫然地喃喃自语道:“没道理的……紫鼠、灰蛇、银狐都仔细探查过了,根本没有找到黑德森的踪影……糟了,难不成——!”

  她猛然抬眼,看着杜兰德,低呼道:“难道黑德森走了?他离开牧者之城了?!!”

  杜兰德脸se彻底yin沉下来。(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