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三十 任务?任务!

卷二 章三十 任务?任务!

  read_content_up;牧者之城建立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诡异而尴尬的状况,新的牧城之车选出来还不到半天,居然就在城里失踪了?!

  白虎等人确认不是杜兰德做的手脚之后,怒火倒是平息下去,脸se却更加难看了。

  ——如果不是杜兰德杀了或藏了黑德森,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黑德森自己逃跑了?

  不得已,白虎一边发动人手出城寻找,一边亲自前往猎手大厅向三王汇报情况。这次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而且一个处理不好就是大问题。新车莫名失踪,这不仅关系到牧者之城的脸面问题,还有更加紧迫的实际问题,那就是:如果黑德森真的跑了,那么,依旧空缺的车的位置,由谁来坐?

  此时正是凌晨五点,正是夜最黑暗的时候。

  杜兰德独自一人走在牧者之城空空旷旷的街道上,双眼闪动着七se光芒。他走得并不快,还会经常在某些地方停下来,仔细观察一番,才摇摇头继续前行。

  他在寻找黑德森。

  两个小时之前,被惊动的三王将意识辐散开,扫过城内城外所有可能的地方,却没能找到黑德森的半点影踪,于是三王六车做出判断,黑德森恐怕真的已经离开牧者之城了。

  三王倒是没有怀疑杜兰德,他们比白虎更加了解杜兰德,知道他不会在这种大事上乱来。而且杜兰德既然说了没有见到黑德森,那就是没有见到,以他个xing,是不屑于在这种问题上撒谎隐瞒的。

  三王都是九级强者,而且jing擅大范围探知,他们都没能在城中找到黑德森,只能说明黑德森真的不在城中了。

  不过杜兰德对此依旧抱有疑问。

  战斗法师的直觉告诉他,黑德森有可能依然在城中的某一个角落。另外,尽管认识黑德森没多久,杜兰德总觉得那个大块头不是会临阵脱逃的人。

  凌晨五点。又是大雪满天。牧者之城的街道上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也只有上城区的几个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还有些人气,其他地方则是一片寂静。

  杜兰德并不擅长大范围探知,而且他也不信任这种容易遗漏细节的探查方法,所以他选择了最耗时耗力的方式——一条街一条街地逐一巡视,一旦以洞察之力搜索到任何蛛丝马迹,就会仔细查探一番。看看能不能把那个黑德森给揪出来。

  凛冬之际,牧者之城没有明显的白天与黑夜的分界,杜兰德在风雪之中寻找了整整一天一夜,看遍了上城区下城区的几乎每一个角落,他甚至到城外,绕着城墙转了一圈。却依然没有结果。

  第二天深夜,杜兰德终于放弃,他一脸yin沉地出现在猎手大厅,从偏门进入,一路向下,来到三王所在的那扇魔龙石门前站定。

  “杜兰德,你怎么来了?”

  门背后传来王的声音:“是因为黑德森的事情吗?”。

  “是的。”杜兰德点头说:“目前什么情况?你们对这件事是什么安排?”

  “白虎已经派人出城寻找了。黑德森作为新选出的牧城之车,擅自离开城池外逃。这是重罪!一旦确认他外逃的事实并找到他。牧者之城会给予他最严厉的惩罚。”

  杜兰德眉头微蹙,摇头说:“黑德森的隐匿手段很强。他如果有意想要隐藏的话,白虎亲自去找都未必找得到。而且找到了又如何呢?谁能把他抓回来?你们三位倒是有这个实力,却因为要坐镇魔法阵眼而困在这里无法出去……”

  三王沉默了一下,他们也知道杜兰德说的这些的确是事实,声音低沉了些:“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杜兰德耸耸肩说:“我没想说什么,就是很见鬼地不爽!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还能亲自出城去找他不成?”

  “我没其他事了,就这样,先走了。”杜兰德脸se说不出的郁闷,黑德森对他的意义根本不是三王可以理解的。

  他转身挥了挥手,边走边说:“如果有黑德森的消息,麻烦立刻通知我,尽管我也知道可能xing不大……”

  这时三王叫住了杜兰德:“稍等一下,还有两件事……”

  “什么?”杜兰德此时心情郁闷之极,皱眉转过身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在这里多呆,石门上那头魔龙总给杜兰德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热切这里的黑暗气息也太过浓郁了些,yin湿细腻,缠在身上很不舒服。

  “无论黑德森找不找得到,他都不可能担任牧城之车了。”三王静静说着。

  杜兰德眼神一动,叹了口气说:“别告诉我你们想让肯特来做。”

  “……就是如此。”

  说到这,三王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尴尬,毕竟是他们出于一定的私心选择了黑德森而没选肯特,“按照白虎和你约定的条件,一旦七车有空缺,你的弟子薇薇安会自动顶替,不过她现在离八级还差得远,皇后大人的要求却是近期选出新车。这个……所以……”

  “所以符合条件的只有肯特了,对吧。”杜兰德接着继续说了下去。

  他想了想,轻轻哼了一声,说:“那就这样吧,反正我现在也没心情管这些破事,如果肯特愿意,那就他好了。这就是你们要说的第一件事?还有第二件呢?”

  “第二件,就是你又有任务要做了。”

  三王直接说道:“杜兰德,作为唯一的一位‘牧场之车’,三天之后,希望你能进入牧场进行例行巡视,另外,有件不大不小的事情,需要你亲自调查一番。”

  ……

  ……

  走出猎手大厅,杜兰德微微仰头看着纷纷扬扬飘落的大片雪花,脸se郁闷,低声嘟囔了一句:“这么糟糕的天气,居然要出任务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我当初答应皇后,来担任这个牧场之车呢?哼。”

  牧者,作为大陆最强黑暗势力,也是唯一一个能与永辉骑士之域叫板的神秘势力,最高首脑自然是皇后无疑。再往下则是负责统筹管理的三王。负责牧者之城的七车。以及杜兰德这个只为皇后和王所知的“暗车”。作为皇后亲自指定的暗车,杜兰德对城中的各项事务概不负责,他负责的,是远比城池更加广袤而危险的牧场。

  这是一份还算清闲的工作,每隔一段时间进入牧场巡查一番即可,或是不定期完成三王制定的某些特殊任务。

  杜兰德还记得上一次任务,是进牧场寻找雷霆泰坦一族的王者。

  那位王者已经半只脚跨入了八级。而八级强者是不容许出现在牧场之中的,因为这样的异族已经初步具备了破坏笼罩牧场的魔法阵屏障的力量。杜兰德的任务,就是将找出那名泰坦王,在保证不杀死对方的情况下,将对方打落半个境界。

  至于这次的任务……

  杜兰德无语地回想起刚才三王的话:“……按照往年的惯例,每到凛冬之际。大批猎人都会从牧场中退出,包括不少强大的七星猎人。不过今年的情况有些奇怪,低阶猎人大多退出牧场,回到了城中。在冬季前夕进入牧场的七星猎人居然一个都没有回来。当然,他们的灵魂骨牌都没有破碎,xing命无忧。只是这种状况有些奇怪,可能是牧场中出了某些状况,希望你能调查一番。”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没有含金量的任务。

  尤其是杜兰德刚刚丢了黑德森。正是最郁闷的时候,居然还要做这么无聊的任务?!

  杜兰德其实很想拒绝。然而转念想想,去牧场散散心找几个异族练练手,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说起来,成为半神之后,他还没有进入过牧场呢。

  就这样,杜兰德接下了这个没啥难度的奇怪任务,出发时间是三天后。

  回到蓝灵堡,杜兰德调动元素水晶中的一缕冰火力量,对准肯特的那一道灵魂之火轻轻刺了一下——这是他召唤老巫妖的方式。

  很快,肯特的声音在杜兰德脑海中响起:“大人,您找我?”

  杜兰德干脆利落地直接说:“马上来一趟蓝灵堡!黑德森失踪了,三王让我问你愿不愿意代替他担任新的牧城之车。”

  肯特一阵沉默,旋即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惊喜叫声:“我居然成为牧城之车了?我居然成为牧城之车了?!我居然成为牧城之车了!!”

  “……你能不能小声一点?”杜兰德无奈地说:“还有,不用激动地把一句话连说三遍。”

  肯特嘿嘿一笑,高亢地叫着:“没问题!我立刻就来!!”

  谁说巫妖速度慢来着?肯特就只用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从鬼街一路狂奔到了蓝灵堡!然而,老家伙无比兴奋躁动的心情在见到杜兰德之后没多久,就变得荡然无存。

  杜兰德看着肯特,认真地说:“三天之后,我会进入牧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两三天,也许两三个月。”

  肯特有些莫名其妙,不是正在说牧城之车的事吗?怎么一下说到进入牧场的事了?

  他恭恭敬敬地听着,看着杜兰德脸上的笑容,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妙。

  只听杜兰德继续微笑道:“这是我的任务,逃不开也躲不掉的任务,不那么想做却不得不接受的任务……而我决定,在我执行任务期间,也给你一份任务。”

  肯特被杜兰德一番话绕得有点晕,最后一句倒是听得清清楚楚,他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我希望你离开牧者之城,去大陆上寻找黑德森,找到他,然后把他带回来。”杜兰德挂着迷人的笑容,风轻云淡地说:“三天后出发!”(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