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三十六 水晶的决定

卷二 章三十六 水晶的决定

  read_content_up;“大叔收我为弟子的原因?”薇薇安沉着小脸蛋,认真思索片刻,说:“大概是因为我的战斗天赋很好,又是火系元素武士,可以学习橘焰鬼斩吧……不过大叔说过完整版的橘焰鬼斩我学不了,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姐姐知道大叔是什么职业吗?我一开始以为他是魔法师,结果他就发了很大的脾气……”回想起杜兰德当时的脸se,女孩缩了缩脖子,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我……其实也不知道他的职业。”

  安德丽雅摇头一叹,随即正se道:“你说杜兰德因为你的战斗天赋而收你为徒,只说对了一小半。在有些方面,我很不了解他,但在有些方面我又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战斗天赋只是其中一个理由,更大的理由是——他能在你身上看到他自己当年的某些影子。你和他很像,在某些方面。”

  “哦……”薇薇安似懂非懂。

  安德丽雅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话锋一转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呢?非常愿意做杜兰德的弟子吗?”。

  “大叔那么强,还那么霸道,他也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啊……”女孩不爽地哼了一声,说:“大叔他,救过我的命。而且他的确很强嘛,我也想从他身上多学一点。”

  “他现在都教了你什么?”

  “就一招橘焰鬼斩,没别的了。”女孩老老实实地答道。

  “那,你想从他身上学到更多吗?”。

  “我当然想啊!”薇薇安双眼一亮,旋即又黯淡下去,闷闷道:“可惜大叔他说橘焰鬼斩已经足够我钻研很久了,暂时不愿意教我别的。”

  “哎呀,他一向喜欢干口是心非这种事的,不用在意。”安德丽雅起身坐到女孩身边,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凑近了小声说:“姐姐教你一记杀招,专门对付杜兰德的杀招,简单适用快捷,绝对能让他心甘情愿地把各种压箱底的东西都掏出来教给你!”

  这一刻,安德丽雅笑得好像一只狐狸,悠然说道:“这招其实很简单——改称呼。”

  “该称呼?什么意思?”薇薇安好奇地问。

  “你现在叫他什么?”

  “大叔啊。”

  “这怎么行?要叫老师。”

  “啊?哦……”女孩完全不明白这之间有任何实质xing的区别,不过还是叫了一声:“老师。”

  “不对不对,太生硬了,太平淡了!”安德丽雅一边比划着一边做着指导:“要轻软一点,活泼一点。然后带上那么一点崇拜的感觉。”

  “……老师~!”

  “哈哈,好多了好多了,眼睛里可以多冒一点小星星。”

  “老师~~!”

  “很好!”

  安德丽雅双眼笑成了月牙,无比愉快地说:“就是这样!另外,不要每次都叫老师,大多数时候还是随你自己喜欢的叫吧。”

  刚刚学会了比橘焰鬼斩还要杀伤力巨大的新技能的小薇薇安一脸不解:“这是为什么?”

  安德丽雅嘻嘻一笑,给出一个让薇薇安很久之后才真正理解的答案:“因为这就是男人!”

  ……

  ……

  三天之后,鬼街已经在肯特和鲁格近乎癫狂的集中突击之下,以及蓝灵堡提供的各种财力人力的支撑下。初步有了雏形,不ri就可以正式投入营业。

  有关鬼街即将成为上城区又一重点娱乐场所的消息,也在一众高阶猎人之间不胫而走,并迅速传到下城区。紧接着轰动了全城!

  几乎所有高阶猎人都对鬼街的营业方式生出强烈兴趣,其闯关模式、闯关难度、以及相关奖励也成了上城区最热门的谈资。

  尤其是在这种不适合进入牧场的季节,能在城中有一个真刀真枪干架的地方,对于猎人们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甚至有大量没资格进入上城区的低阶猎人们发出了“把鬼街开设在下城区”的呼声。这种呼声越来越高。然而鬼街自然不会真的转移回下城区,于是鬼街还没正式营业,下城区就雨后chun笋般冒出大批模仿鬼街概念的娱乐场所。试运营的结果却非常不好。

  要知道,鬼街可是八级强者肯特jing心炼制的一个领域,即使没有人cao纵,也能自主地发挥威力,当然不是那些杂七杂八的山寨版本能够媲美的。

  第三天凌晨,鬼街还没有正式营业,其拥有者肯特便在杜兰德的催促下含泪挥别了牧者之城,踏上前往大陆打探黑德森下落的旅程。

  临走时,肯特拉着鲁格的胖手,托付道:“鬼街就交给你了,好好管理经营!还有,你这胖子太贪心,让我有点不放心,等我回来要是知道你偷偷揩油水的话,哼哼……我一定把你转化成彻头彻尾的巫妖,而且我可以保证你的巫妖之躯一定比我这具难看一万倍,记住了吗?”。

  胖子点头如捣蒜,连连应着:“一定,一定!”

  清晨时分,杜兰德准时出现在蓝灵堡大门口,而整装待发的薇薇安早已等在那里。

  薇薇安按照杜兰德的要求,穿了一身轻便的劲装,满头火红se的长发扎成马尾,更衬得她一张小脸神采奕奕。背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行囊,其中有干粮和水。至于牧师卷轴,薇薇安只带了一个,其余还有一些药水和绷带。

  女孩两手空空,没有拿任何武器,看来她的确把杜兰德的话都听进去了。

  “嗯,行头不错!”杜兰德笑着走上前来,点头赞了一句。

  女孩原本腰杆挺得笔直,jing气神饱满,看到杜兰德的刹那却皱起眉头,不满地说:“大叔,你怎么这样?让我少带东西,而且还不能带武器,设了那么多的要求,你自己怎么都不带个好头?你看看,你看看你这身行头,你真的是要去牧场吗?”。

  “我的行头有问题吗?”。杜兰德一脸无辜。

  “大叔你说呢?”薇薇安没好气地说。

  此时杜兰德穿了一身宽松舒适的长袍,肩上还抗了一支长度一米五的巨型火枪,啥行囊也没有,干粮清水疗伤用品更是一概不带!

  面对女孩凌厉目光的逼视,杜兰德摊手一笑说:“该带的东西你都带了,我自然不用费那闲工夫!哈哈,有弟子就是好啊!”

  薇薇安哼了一声,虽然有些愤愤不平,但还是很明智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谁让她是弟子,而杜兰德是老师呢?

  “好了,走吧。”杜兰德收敛了笑意,当先走出蓝灵堡。薇薇安深深吸了口气,紧紧跟上。

  两人的身影很快没入大雪之中,转眼消失不见。

  此时,在蓝灵堡三层的一扇落地窗前,安德丽雅正一脸笑意地看着杜兰德和薇薇安远去的方向,北方。那里正是牧场的所在。

  房门悄然打开,水晶走了进来,然后在安德丽雅身后站定,两女都没有说话,只是出神地看着窗外,尽管入眼的只有漫天雪花。

  许久之后,安德丽雅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说:“水晶……你这丫头,最近有事瞒着我吧?”

  虽然句式是问句,口吻却是陈述。

  水晶异常乖巧地点点头说:“是的,姐姐大人。”

  “你……是不是开始修炼了?”

  “嗯。”

  “为什么?”安德丽雅转过身来,静静看着水晶,眼中闪过一丝疼惜,轻声道:“你不是说过,自己最最痛恨的就是海洋jing灵一族的血脉,以及血脉所带来的修炼天赋吗?你不是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修炼的吗?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且没有跟我商量?”

  说到最后,安德丽雅的话语中已经带上一丝责备。

  “为什么开始修炼吗……”水晶喃喃自语,随后展颜一笑,说:“因为杜兰德喜欢啊!最近,我有些察觉到了——杜兰德之所以一直不愿意接受我,其实并不是因为不喜欢我,而是因为他似乎不想轻易担上责任。”

  “姐姐大人不是说过,总觉得杜兰德他有朝一ri会离开吗?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水晶安静地诉说着:“所以我就想啊,他大概也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而且不一定能带上我们。真到了那一步的话,他就没办法再保护我们了,而如果我们再没有实力,又没有势力的话,他大概也会不放心的吧……”

  安德丽雅叹息道:“所以你决定开始修炼,认为这样就能让杜兰德放下包袱,真正地接受你?”

  “是的。”水晶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确定地问:“姐姐大人觉得,这样做对吗?或者说这样做有用吗?”。

  “……呵,谁知道呢?”

  安德丽雅恢复了平淡,微笑着说:“不过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坚持下去!杜兰德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其实我也摸不透,既然如此还是不要徒增烦恼的好。他是个明白人,我想,他大概有某些无法言说的理由吧,反正我相信他!”

  “嗯!”水晶认真点点头。

  水晶离开房间后,安德丽雅又在窗前站了许久,然后轻轻叹息一声:“傻丫头……”

  她深深知道水晶做出开始修炼的决定有多么艰难。对于水晶来说,海洋jing灵的种族血脉带来的只有伤痛和苦难。

  她曾经生活在牧场中,是海洋jing灵部族中的一员。

  她是被自己的族人亲手捆绑起来,献给牧者之城的。(未完待续……)

  ps:看到不断上涨的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还有点击,难以形容感谢的心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