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三十八 森林族人

卷二 章三十八 森林族人

  read_content_up;杜兰德自然不知道三天前某个比自己还要自恋的家伙在此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以及说的话做的事背后的意义有多么惊世骇俗。

  他更加不知道黑德森根本没有离开牧者之城,而是被这三个来历不明的人抓住,然后封印在了他们所住的旅馆之中。

  事实上杜兰德巡查全城的时候,曾经路过那家不起眼的小旅馆。如果当时他解开封印,再以洞察之力进行检查的话,应该有相当大的机会察觉到些什么,然而杜兰德不可能每时每刻都保持解封状态,因此他当时只是以七级实力发动了洞察之力,自然什么异常都没有察觉,就这样错过了眼皮底下的猎物。

  “好了,我们走吧。”杜兰德仰头看了看漫天风雪,还有眼前素裹银妆的清冷牧场,招呼一声薇薇安,正准备举步,却忽然眉头一皱收回已经迈出的脚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女孩奇怪地问。

  杜兰德没有回答,而是双眼微眯地扫视了一周,眸中七se光华闪烁不定,片刻后他忽然双眼一亮,向一个方向上走了几步,蹲伏下来,将矮人火枪放在一边,然后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薇薇安被这一系列举动弄得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她也知道杜兰德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于是跟了上去,在杜兰德身边蹲下来,仔细观察杜兰德的举动。

  只见杜兰德在雪地草丛中摸索了一阵,摸到某一处时,他脸se微动,然后单手箕张,虚悬于雪地上方,紧接着,一股无形吸力从掌心席卷而出,一个小小的物事居然被他从雪地中“吸”了出来!

  说是物事。其实不太准确——那应该是一缕能量。

  这缕能量呈现出纯白的se泽,细小的就像一只缩小了十多倍的蚯蚓,在杜兰德掌中微微扭曲着。薇薇安小脸惊奇,她不知道杜兰德是怎么在雪地中找到这么一缕不起眼的白se能量,心中对自己这位老师的能力又有了一次全新的认识。

  “这是什么?”女孩问。

  “能量。”杜兰德盯着掌中的细小白丝说。

  “我当然知道是能量。”女孩的声音很轻,似乎生怕一口气把白se能量给吹没了,“我是问,这是什么能量?它太微弱了,我没办法感受到任何属xingxing质。”

  杜兰德眉头微微皱着,有些不确定地说:“应该是光明能量。这是光系魔法师留下的?还是光系元素武士?不对不对……似乎在能量xing质上不太一样,反倒很像太阳jing灵特有的力量,可是有哪个傻冒太阳jing灵会跑到牧场最外围来??”

  这一丝能量细小微弱,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杜兰德从中嗅到了纯正之极的光明力量。印象中,人类魔法师和元素武士都不可能拥有如此jing纯的力量,在牧场之中,应该只有太阳jing灵的力量属xing和这缕能量最相近,只是其中又有一些杜兰德也说不上来的细微区别。这让杜兰德心中有些困惑。

  想了好半天,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这缕某个自恋男在洋洋得意时不小心遗留下来的能量终于消耗殆尽,随风消散。

  “呼——”杜兰德轻轻吐出一口气,气息化作一团白雾。隐约间。他感到这缕能量不太寻常,然而这一次,战斗法师特有的直觉没能给他带来任何明显的感觉或征兆,既没有犹如针刺的强烈危机感。也没有激得心脏不断狂跳的紧张感。

  片刻之后,杜兰德重新舒展眉头,将这件事放在一边。然而在他心中,隐约蒙上了一层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淡淡yin影。

  ……

  ……

  冬季的牧场无比冷清,入眼的除了白se,还是白se。杜兰德和薇薇安并肩而行,速度并不快,沿途杜兰德一边不动声se地观察着周围的种种细节,一边和薇薇安说着话,偶尔还会比比划划地演示一番橘焰鬼斩的运用技巧。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师徒两人谁都不着急。

  杜兰德不着急是因为任务简单,他只需要巡查一番,顺便看看牧场中是否有任何异常。这种任务其实最简单不过——笔直走到圆月湖的异族王庭转悠一圈就行了,真有什么古怪的话,也一定能在那里发现某些蛛丝马迹。

  薇薇安不着急,则是因为难得有杜兰德闲下来可以全天候对她进行教导的时候。尤其在见识过杜兰德的橘焰鬼斩之后,女孩才真正理解当初杜兰德所说的那句“我教你的版本并不完整”的真正含义。再看看自己施展出的橘焰鬼斩,女孩有一种自己还差得很远、很远……很远的挫败感觉。

  “……橘焰鬼斩的一大要诀,是出其不意。”

  杜兰德缓缓说着:“出手时,避免让对手看到任何预兆,也不要大喝怒吼以增加气势,比如这样——”手腕轻轻一转,奇形长刀瞬间凝聚成形,杜兰德轻握刀柄,轻描淡写的一记横刺,炙热刀锋无声无息地破开他身侧的一棵大树。

  刀锋刺入的刹那,原本看似普通的大树内部猛地传出一声惨烈的尖叫,叫声中饱含无法言说的痛楚和震惊。树冠哗啦啦一阵剧烈摇动,大片积雪飘落而下,树干则一阵蠕动,缓缓浮现出一张巨大的面孔。

  那是一个类人的苍老脸庞,写满了惊惧和痛苦,橘焰鬼斩的刀锋正正钉在脸庞的额头正中。

  树上的面孔嘶声惨叫着:“人类,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可恶,可恶!这是没有可能的事啊啊啊啊啊!!”

  杜兰德撇了撇嘴,唇角带着淡淡的不屑:“不过是森林族中最低端的树妖,你才堪堪超过五级的水准,被我发现难道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手腕一拧,带动刀锋在树干中旋转半周,树妖骤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惨叫声在最高点戛然而止,大树就此不再摇动。

  杜兰德脸se平淡地抽出火焰长刀,回过头来对满脸惊异的薇薇安说:“看到了吗?哪怕已经发现了敌人。也不要轻易表现出来,真正得手之后再说话。当然,面对真正的强敌时,光光得手还不够,必须彻彻底底地杀死对方,然后再杀第二遍,杀第三遍,才算结束。”

  薇薇安脸se一凛,认真点了点头,将这话牢牢记在心里。

  女孩刚想说什么。忽然脸se一变,骤然转头向一个方向上看去,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正有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借着树冠和大雪的遮蔽,小心隐藏着。

  女孩看过去的时候,那人正作势yu扑,意yu从侧后方的死角偷袭,然而一见薇薇安已经发现了自己,那人立刻改变了主意。飞也似地转身逃跑。

  杜兰德微微一笑,说:“你看,刚刚才跟你说过,发现敌人时不要流露半点异样。原本我们可以等他再靠近一些,再从容出手干掉他,现在就得浪费体力和能量去追击。这种错误,以后要尽量避免。”

  话音落下。女孩还来不及应是,就感到眼前骤然一花,杜兰德身形一闪就从薇薇安眼前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闪掠至逃跑那人背后。

  薇薇安急急转头,想要捕捉杜兰德的动作,却只看到了最后一瞬——杜兰德轻轻贴上逃跑那人的背后,伸出右手,轻轻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这一掌的力道很轻,真的很轻,轻到只拍落了那人肩上的少许落雪。

  然而就是这么轻轻的一拍,却恰好令那人身体微微失去平衡,然后一脚踏空,当即就从树上栽了下来。不过那人反应也相当迅速,落地后,就势向旁边一滚,起身就要继续逃跑。然而他的身子忽然定住了,因为一根粗壮黝黑的枪管正抵在他的额头。

  杜兰德面无表情地俯视着眼前这名身手不凡的森林弓手,淡淡地说:“你最好放下右手指缝里藏着的刀片,我的枪可是很容易走火的。”

  森林弓手脸上厉se一闪,恨声道:“可笑!难道我放下武器就能活了吗?”。

  “至少能多活一会儿。”杜兰德很认真地看着他,说:“或者死得好看一点。”

  森林弓手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满眼充血地死死盯着杜兰德,似乎要将对方的面目印在脑海里。不过最终他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木制短弓和藏于指缝的刀片,默然等死。从刚才杜兰德表现出的骇然速度、敏锐洞察、还有几近艺术的战斗技巧来看,森林弓手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幸免的可能。

  从杜兰德发力追击,到不费多少力气地制服这名身手不凡的森林弓手,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

  直到这时,薇薇安才奔跑过来,惊叹道:“大叔你实在太强了!刚才那是什么?就是你拍他肩膀的那一记,简直神了!”

  “那是战斗体术。”杜兰德微笑着说。

  他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持枪的手却稳定得令人绝望。短短的时间里,被枪管顶住脑门的森林弓手已经全身大汗淋漓,根本不敢有丝毫动弹。虽然不明白这个人类手里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矮人武器,但他很清楚这恐怖东西绝对有把自己半点身体轰得渣的威力。

  森林弓手并不怕死,早在亲眼目睹双亲被猎人抓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在这个人类至上的大陆上,最终命运迟早会到来,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以及以何种方式到来的问题罢了。

  “只不过……”年轻的森林弓手暗暗咬牙:“……我还有族长布置的任务没有完成啊,怎么能在这种时候死?!”(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