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三十九 种族倾轧

卷二 章三十九 种族倾轧

  read_content_up;森林族是有资格入主圆月湖的一大异族,虽然在高端战力上不如雷霆泰坦、海洋jing灵等其他大族,却胜在整体实力强劲。

  森林一族的族人遍布牧场各处,林间高高低低的树木中,也许就隐藏着森林一族的树妖和战争古树,各种野生动物中,也常常有德鲁伊变化而成的异兽。

  在森林一族中,森林弓手并不多见,如果把牧场看作一个战场的话,那么森林弓手绝对算是稀有且高端的一个兵种。森林弓手拥有比人类弓箭手更加jing妙的箭术,而且在最大she距上,也远超同级人类弓箭手,配合上出se的身体素质、敏捷、还有不俗的隐匿能力,森林弓手是众多猎人最不希望遇见的异族之一。

  对于猎人来说,森林弓手也许不如雷霆泰坦、太阳jing灵强大,却绝对难缠。超远的平she距离,足以让大多数职业者陷入被动。

  然而,眼前这名森林弓手却有些不同寻常。

  ——之前他并没有以弓箭偷袭,反而选择了近身扑击。这在杜兰德看来是完全反常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拉开距离,再以箭术攻击才对。

  杜兰德示意薇薇安先在一旁等着,随后目光在森林弓手身上扫了一遍,洞察之力下,对方的种种资料数据全都呈现得一清二楚。

  “唔……你的实力还不错,离六级也不远了吧。”杜兰德一边观察,一边随口说着:“不过眼力太差劲了,五级巅峰的森林弓手虽然战力不俗,但你也不看清楚我们是什么级别?居然就那么冒冒失失地扑上来了……”

  森林弓手怒视着杜兰德,不肯说话。

  这时杜兰德目光一转,落在弓手身旁的短弓上,眉头微微一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说:“短弓?怎么会是短弓?”

  “怎么,短弓难道就不是弓吗?”。森林弓手低沉道。

  杜兰德微微一笑,说:“短弓自然是弓,却不是最适合你们森林一族的弓。森林弓手最大的优势就是超远的she距,只用短弓是发挥不出来的,你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刚才你没有拉开距离,反而想要扑近之后再she箭偷袭,正是因为手中只有短弓的缘故吧。”

  顿了顿,杜兰德脸se微冷,居高临下地盯着森林弓手说:“告诉我。你的长弓呢?”

  森林弓手满脸嘲弄地说:“你以为我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吗?我告诉你,做梦!反正我是活不成了,你休想问出任何事情来!”

  杜兰德一点也不生气,握着火枪的手就连一丝颤动都没有,他嘴角微翘,悠然笑道:“你说的没错,你的确难逃一死,不过死有很多死法,我可以让你在一瞬间毫无痛苦地结束生命。也能让你在这冰天雪地中一点点地痛苦惨死,这取决于你是否配合。我再问一遍,你的长弓呢?”

  这次,森林弓手沉默了许久。脸上闪过挣扎纠结之se,最后咬牙说:“人类,你那么关心我的长弓干什么?”

  这也是薇薇安想要问的问题,她也很奇怪。为什么杜兰德抓住这一点不放。

  杜兰德低头看着弓手,平淡却认真地答道:“作为一名森林弓手,手中没有最适合的长弓作为武器。是非常反常的。在没有趁手武器的情况下,还要冒险突进偷袭未知敌人的这一举动,也是反常的。而你作为接近六级的森林弓手,在森林一族中也算是强者了,却在这种季节出现在牧场外围,更是反常。”

  杜兰德每说一个字,森林弓手的身体就绷紧一丝,直到杜兰德话音落下,森林弓手已是全身僵硬,完全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许久许久,弓手嘴唇微微哆嗦着,艰难地低声吐出一句话来:“……你杀了我吧。”

  杜兰德闻言脸se不动,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眼神更是漠然冰冷。

  他看着森林弓手,看着对方那张平静且满是求死之意的年轻脸庞,片刻之后,忽然展颜一笑说:“谢谢。”

  “……什么?”森林弓手愣住了。

  杜兰德深深注视着对方的双眼,平静地说:“你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我足够多的讯息,——这牧场之中,恐怕真的发生了某些特殊之事吧。”

  顿了顿,杜兰德无比诚恳地说:“所以,谢谢!作为回报,我会你一个痛快。”

  说完,杜兰德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粗野狂暴的枪咆过后,原本一片银白的冰雪世界中骤然涂上了一抹惨烈的猩红。森林弓手还算完整的下半身摇晃了一下,似乎带着某种不甘,又带着某种解脱,摔倒在地。

  “走吧。”杜兰德脸se平淡,重新扛起火枪,拉起小脸微微发白的薇薇安的手,继续朝北方走。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杜兰德正在静静思索牧场中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薇薇安则脸se复杂,似乎有些不敢看杜兰德。

  “怎么了,小丫头,你似乎有话想说?”杜兰德微微笑道。

  薇薇安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可亲笑脸,又回想到刚才杜兰德的冷酷模样,一时间有些错乱,呐呐地说:“没什么,只是……唔,只是,有点不适应……”

  停顿了一下,薇薇安鼓起勇气说:“大叔你平时看起来脾气很好,怎么一进牧场就……就那么残暴?”

  “你没在牧场中杀过人?”杜兰德反问。

  “一般来说,我只抓不杀。”薇薇安老老实实地答道。

  杜兰德眉头微微一皱,说:“这可不好。我在牧者之城呆了快六年了,也见过不少像你这种心存仁慈的猎人,其中也不乏强大的六星七星猎人。他们和你一样,只抓活的贩卖,尽量不造成杀戮。你猜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薇薇安心头微微一紧,嘴唇抖动了几下,低声说:“……都死了吗?”。

  杜兰德沉默地点了点头,随后轻轻叹了口气,说:“大概有一半是死在异族手上的。还有一半是死在其他猎人手上的。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大概知道吧。”女孩的兴致有些低落地说:“只是有点难以接受。”

  杜兰德出奇温和地笑了一下,嘴上说出来的话却越发冷酷:“难以接受也要学会接受,没办法接受就想办法接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种族之间的倾轧与践踏是永远无法避免的。征服,或是被征服。奴役,或是被奴役。没有第三种选择。”

  “就不可能大家平等相处吗?”。女孩忍不住说。

  “当然可能。”杜兰德微笑道:“不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双方实力相当。”

  女孩立刻说不出话了,如今的大陆上人类空前强大,永辉骑士之域的光辉笼罩下,非人异族能够存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

  看着女孩闷闷不乐的样子,杜兰德不由心中叹息:还是个孩子啊……

  当年还在家乡森德洛的时候。杜兰德见过森德洛位面内部的势力倾轧,见过主位面之间的残酷争斗,见过主位面对次级位面的征服和掠夺,他知道:这就是位面之间的常态,没有任何存在可以悖逆,因为悖逆的结果就是将自己、将自己的族群送上不归路。

  “好了,先不说这个问题了。”杜兰德有些怜惜地拍拍女孩的小脑袋,微笑道:“你不是好奇我刚才施展的战斗体术吗?想学吗?”。

  女孩惊异地抬起头,看着杜兰德奇怪道:“大叔你不是说。让我先认真钻研橘焰鬼斩,不要贪多求快吗?平时我求你你都不肯教别的,怎么忽然这么主动?”

  心里想的却是:安德丽雅姐姐教我的绝招我还没用呢!

  杜兰德摇头一笑说:“也不是我不肯教你,其实是因为我们职业有别。我的大多数能力你都没法学啊……”

  “比如?”

  “这个,不太好说……”杜兰德脸se无奈,薇薇安作为元素武士,显然学不了战斗法术。洞察和复制之力这种铭刻在战斗法师血脉深处的能力更是没法教,就连橘焰鬼斩也是杜兰德花了不少力气,做了相当的变形和简化之后。才让女孩勉强可以学习。

  想来想去,也只有战斗体术最适合女孩学习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战斗体术。”杜兰德看着女孩,告诫道:“不过橘焰鬼斩的钻研也不能放下,记住了吗?”。

  女孩用力点头应是,小小的脸蛋上重新浮现笑容。

  “好,我们边走边说。”杜兰德说。

  “哦对了,”薇薇安忽然想起了什么,问:“进入牧场之后,我们就一直在向正北方向走,这是要去哪?大叔不是说来牧场巡查的吗?我还以为会多绕些地方呢。”

  “呃,忘了告诉你了……”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我会带你去异族王庭转悠一圈。异族王庭知道吧,北方圆月湖的那个,嗯,异族们一般把它称作圆月王庭。”

  “圆、圆月王庭?!”薇薇安被狠狠震了一下,许久说不出话来。

  ……

  ……

  风雪依旧狂暴,仿佛永不疲倦地抽打着牧场大地。

  被杜兰德杀死的那个森林弓手的尸体一动不动地躺在雪里,恐怕再过不久,他就要被风雪彻底掩埋。

  不知何时开始,一个身影出现在这片被血染红、随后再次被雪染白的林间。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中年模样的森林弓手,容貌和雪地里躺着的年轻弓手有七八分相似。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风雪之中,身上穿着森林族风格的劲装皮袄,背负一张足有一人高下的翠se长弓。在他身后,肃立着十多个类似打扮的身影,全都一脸悲痛和愤恨。

  许久之后,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中年弓手终于开口,低沉地说:“塔耶尔,出列!”

  一个上身异常jing壮的年轻弓手立刻站了出来,肃立说道:“队长,请吩咐。”

  中年弓手没有回头,缓缓地说:“以最快的速度回禀族长——杜兰德来了!”(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大家明早再看第二更吧。这段情节很重要,所以写得比较慢。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