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四十四 决绝求死

卷二 章四十四 决绝求死

  read_content_up;“不杀我们?哈哈哈,老实交代就不杀我们?”

  普约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话,一边咳嗽一边狂笑,眼神嘲弄而冷冽地盯着杜兰德,狞声说:“你以为这就是对我们的仁慈吗?你以为这就能体现出你的宽容吗?……可笑!你们人类囚禁我们!圈养我们!奴役我们!!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你们就是恶魔!十恶不赦的恶魔!”

  面对普约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杜兰德只是静静听着,然后耸了耸肩说:“说完了?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了?”

  顿了顿,杜兰德深深看了普约一眼,心平气和地轻声说:“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在这种时候激怒我。你大概觉得自己一死,就算解脱了,但别忘了你还有家人朋友……你叫普约?嗯,我记住了。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告诉我的话,也行!那我只好亲自去圆月王庭问你的亲人了。”

  杜兰德慢条斯理地说着,口吻平和,然而话语中透出的威胁之意却让普约脸se大变。他咬着牙齿,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杜兰德,似乎要将这张脸永远刻印在脑海之中。

  死一般的寂静,一时间在场谁都没有继续说话。

  杜兰德好整以暇地静静等待,薇薇安则脸se复杂地站在一旁,yu言又止。

  三名泰坦并排躺在地上,脸se逐渐转为平静,最终普约扭过头不再看杜兰德,咬了咬牙,低声说:“……你杀了我吧。”

  杜兰德笑了,说:“你知道吗?就在不久前,那个森林一族的弓手也对我说了这句话,然后,我杀了他。”

  普约脸皮抽搐了两下。

  杜兰德叹了口气。又说:“你们两个呢?和你们的小队长一个意思吗?也是一心求死?”

  扎克和古特咬牙不吭声,眼中透着决绝的死意。

  “好吧……”

  杜兰德知道继续问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他心中更加好奇了,先是那名森岭弓手,然后是眼前这三名雷霆泰坦,他们全都宁死都不肯透露有关“那个任务”的只言片语,这相当耐人寻味啊。

  杜兰德走近了些,俯身蹲下,叹息道:“我送你们上路吧。”

  就在这时,普约眼中骤然爆发出无比凌厉的jing光。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一伸手掌,牢牢抓住了杜兰德的脚踝。几乎同一时刻,扎克和古特也奋力弹动了一下身体,各自伸出双手,紧紧抓握住杜兰德的一条手臂。

  “死吧!人类!!”三名泰坦脸上带着癫狂的笑容,同时张大了嘴巴,在他们的喉咙深处,各自亮起一道深红se的雷霆。

  “这是……雷霆咆哮?”杜兰德眉头一挑。立刻认出这是雷霆泰坦一族的特殊能力,能够从口中喷出高密度高强度的雷霆,同时带有撼人心魄的音波攻击,有点类似巨龙的吐息。尽管攻击范围没有巨龙吐息那么大,威力却不容忽视。

  看三名泰坦口中亮起的雷霆颜se,他们体内的雷池晶核显然已经破碎。

  这是垂死的一击,是透支生命的一击。也是他们所能爆发出的最强一击!

  杜兰德任凭对方抓着自己的手臂和脚踝,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足以威胁到普通七星猎人的攻击,他只是随意挥手。甩出一缕冰火力量,化为一道冰火光罩将薇薇安笼罩在内。

  下一刻,接连三道雷霆轰鸣之声在他耳边隆隆炸响!

  三团深红se的雷霆同时轰击在杜兰德身上,然后猛烈炸开,薇薇安眼睁睁看着杜兰德的身形瞬间被雷光淹没,她张大了嘴,喊叫着什么,然而所有话语都被雷霆巨响所淹没。入眼的只有狂暴的深红se雷霆,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

  当一切烟消云散,以三名泰坦那和杜兰德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三十米的巨大深坑,就连一旁小山都被炸缺了小半。

  深坑中的地面全都晶化了,这是高温和电击共同作用的结果。

  薇薇安眼中闪过凛然,她知道刚才如果不是杜兰德出手护住了她,自己恐怕会受不轻的伤。

  直到这时,杜兰德的身影才重新出现在薇薇安眼中。

  他就在巨坑的中心,依然保持着蹲伏姿势,身上没有半点受伤的痕迹,衣袍光洁如初。在他身旁,三名雷霆泰坦变成了三具焦黑的尸体,临死还保持着牢牢抓住杜兰德的姿势。

  片刻之后,杜兰德缓缓站起身来,最后看了一眼面目全非的三名泰坦,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

  “我们走吧,薇薇安。”杜兰德从女孩手中接过巨型火枪,轻轻牵起女孩有些发凉的小手,缓步离开了这里。

  笼罩在头顶的蓝se护罩悄然消散,凛冽的风雪立刻重新灌注进这片空间。

  杜兰德没有清理现场,因为没有必要,而且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大雪也会帮他完成清理现场的工作。相信不需要太久,所有战斗的痕迹,还有那三名决然求死的雷霆泰坦的尸体,都会被风雪彻底掩埋。

  ……

  ……

  转眼半天过去,杜兰德再没有碰上任何异族,事实上这才是冬季牧场的常态。这期间,风雪曾经停歇过短暂的片刻,隐约可以看到头顶上方投she下来的一缕阳光。这缕阳光很快就被重新刮起的狂风撕裂,被重新洒落的大雪遮掩。

  杜兰德和薇薇安没有交谈。

  在和三名雷霆泰坦一战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古怪。他们似乎各有心事,虽然肩并肩走着,却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

  薇薇安偷偷看了一眼杜兰德,然后继续低垂着小脑袋,无意识地咬着嘴唇。

  她心中满是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像是重新认识了杜兰德。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薇薇安忽然对杜兰德产生了一丝恐惧。杜兰德平和可亲的模样和冷酷无情的模样在女孩脑海中交错,她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杜兰德。

  表面看起来。杜兰德对女孩的异样全无所觉,但他心里却在暗暗叹息。在杜兰德眼中,尽管薇薇安努力保持平静,但她的心跳、脉搏、呼吸、能量流动……所有的信息都在洞察之力下无所遁形,被杜兰德看得清清楚楚。

  杜兰德知道薇薇安在想些什么,在犹疑些什么,又在恐惧些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

  无论是平和可亲,还是冷酷无情,那都是杜兰德。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杜兰德所做的,不过是将自己的两面展现在薇薇安面前,女孩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也算是他教给她的一课。

  “唉,希望这小丫头尽快调整过来吧。”杜兰德默默想着:“我……是不是有点cao之过急了?算了,先不管了……”

  杜兰德微微摇头,将这件事暂放一边,然后开始思索。

  回想起三王当时的任务说明,这次的任务本该没有什么难度才对,无非是巡查一番。顺便看看七星猎人们为什么迟迟未归。

  对于杜兰德来说,这是最无聊也最无趣的任务,冬季巡查基本上就是在看雪景,不会见到任何异族出没。至于七星猎人……杜兰德一点也不关心他们是否回归。反正从猎手大厅留存的灵魂骨牌来看,他们都没死,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然而。真正进入牧场之后,杜兰德逐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先是在牧场外围就遭遇了一名高阶森林弓手,然后在鲜血丘陵又遇上了雷霆泰坦一族的jing锐。这本身就是十分反常的事情。

  三名泰坦还提到了某个“任务”。他们正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任务,才会在冬季出动。

  仔细回想的话,杜兰德有理由相信之前那个森林弓手也是由于同样的原因,才会出现在牧场外围。

  也就是说,雷霆泰坦一族和森林一族都在执行某项任务?他们是在谋划着什么吗?圆月王庭还有火枪矮人、月jing灵、太阳jing灵、海洋jing灵这四个大族,他们是否也参与其中?

  疑问太多了,杜兰德越想越乱,隐约间似乎抓到了什么,却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感,怎么都无法看到关键的要害所在。

  杜兰德忽然回想起刚刚进入牧场时,在雪地中发现的那一缕类似光明力量、却和以往见过的光明力量有些微妙区别的jing纯能量。

  他不知道那缕能量和牧场中正在发生的某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有没有关系,这一次,他引以为傲的战斗法师的直觉没能给他任何信息。

  杜兰德忽然停住脚步,正想着心事的薇薇安措手不及下向前走出好几步,又被杜兰德拽了回来。

  “怎么了?”薇薇安眨了眨眼,小声问。

  “稍等一下,让我看看……”杜兰德抬眼四顾,洞察之力开启,似乎在辨认着地标。

  薇薇安怔愣片刻,狐疑地问:“大叔,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说什么呢?牧场对我来说就是后花园,我怎么会迷路?”杜兰德不满地哼了一声,轻轻拍拍女孩的小脑袋,说:“我只是要看看我们走到哪里了。”

  “哦……”

  片刻之后,杜兰德牵着薇薇安重新举步,前进方向却变了。原本两人笔直向北,此时却转而向东北方向走去。

  女孩奇怪地问:“怎么调方向了?不是说要去圆月王庭的吗?”。

  杜兰德淡淡应道:“稍微绕一点远路。我要先去见一个人,也顺便带你见见那个人。”

  “什么人?”

  “一个矮人。”(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