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四十八 怨恨的矮人

卷二 章四十八 怨恨的矮人

  read_content_up;杜兰德从未想到,和老朋友铁拳久违之后的见面,居然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铁拳住在牧场东北方向上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下,这里生满了高高低低的树木和灌木,山体上则满是巨大粗糙的裸岩。

  距离小山不远,就是沙滩和大海。

  牧场就像一个探出大陆边缘的触角,如果不是冬天的大雪阻挡了视线,站在小山顶上,就能看到金黄se的沙滩和深蓝se的海水。而在沙与海之间,隐约可见一重闪烁着绚烂魔法光辉的魔法晶壁。没有任何人能踏过沙滩,进入大海的范围。

  在牧场中,没有任何一名异族愿意将居住之地安排在海边。

  ——明明能看到广阔得好像无边无际的大海,明明能看到起伏跳跃的海水,明明能看到海面上遨游的飞鸟,明明能看到偶尔露出一鳍的北海巨鲸……却仅仅,只能看着,因为没有任何人能突破魔法晶壁的阻隔去大海中遨游。

  在这里,天天都能看到ziyou,却不是自己的ziyou。

  牧者之城并没有在海上布设防备力量,因为不需要,笼罩牧场的超大型魔法阵的xing质非常特殊,它也许可以从内部被破坏,却绝不可能从外部被攻破。

  杜兰德就曾经尝试过,动用九级左右的力量,从外部攻击魔法晶壁,结果,原本集中在一点上的力量瞬间传递到晶壁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被硕大无朋的魔法晶壁平均地承受了下来。

  也就是说,除非有一击击溃整个魔法阵的攻击力,否则魔法晶壁就是不可攻破的。至少从外部的攻击不可能打开任何缺口。

  牧场中的沿海地带异族鲜至,因此,除了个别脑子抽筋的猎人,基本上不会有猎人到这片没有任何异族的地域来。

  铁拳就住在海边,这在一座背靠沙滩的小山下。孤独住在这个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的地方。

  此刻,杜兰德和薇薇安就站在小山脚下。

  周围全是高大的巨木,不少树木树冠的高度甚至超过了小山山腰。

  眼前则是一片不算太大的营地,营地就坐落在山脚下,可以看到营地的尽头有一个山洞,山洞幽深不见底,洞口一侧支了一个黑se的帐篷。

  从两人站立的地方到山洞洞口,并排竖立着两排几人高下的雕塑,每一尊雕塑都是一张脸,形态各异。有人类,也有非人异族,却唯独看不到矮人。每一张脸上,都挂着无比传神的漠然和冷酷。整个营地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气氛。

  大雪纷纷扬扬飘落而下,然而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一片雪花能够落在山洞外营地的地面上。

  所有雪花刚一靠近营地上空,哦不,更准确地说,是刚刚靠近山洞洞口。就会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碾压得粉碎!

  似乎某种xing质难明的力量正从山洞中不断喷涌出来,沿途将所有雪花通通压碎。

  于是,这片营地没有风,也没有雪。只有孤零零的两排石雕和一顶帐篷,以及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薇薇安全身阵阵发冷,并不是因为天气原因,而是因为从山洞中透发出的那股力量。或者说气息,实在太过骇人了,隐约间。女孩似乎看到了丝丝缕缕的浓稠黑气从洞口飘散出来。

  “那是什么?”女孩小脸微白,低声问。

  杜兰德的脸se也不太好看,然而和薇薇安的不明所以不同,他眼中更多的,是遗憾、无奈、叹惋……似乎还有一丝凝重。

  “那是铁拳。”他说。

  “在山洞中吗?”。

  “嗯。”

  杜兰德紧紧盯着深不见底的山洞,双眼微眯起来。眼前这个山洞,就是铁拳居住的地方,铁拳就在其中。至于洞口旁的那顶帐篷,则是杜兰德偶尔来做客时的住处。

  得知铁拳就在那山洞之中后,薇薇安显得更加不安了。

  主要是洞中透出气息的压迫力实在太大了!

  感受着那股气息,薇薇安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黑德森,想到了那个大块头身上缠绕着的森森煞气。此时薇薇安感受到的气息和黑德森身上的煞气有些相似,却又不太一样。

  就这么稍微开了一个小差,女孩忽然感到眼前的景象猛地一变!

  漫天风雪骤然消失,眼前的两排石雕也瞬间无踪,一同不见的还有帐篷、山洞、周围的巨木……甚至连小山也砰的一声四散无形。她只感到眼前一花,所有东西都忽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脸!一张巨大无比的脸!!

  这是一张非常典型的矮人的脸庞,有着刚硬的线条和浓密且长的胡子,虽然有些模糊,却真实不虚地存在着。

  他仿佛一尊魔神,巍然矗立在薇薇安面前,散发出骇人无比的可不气势!

  矮人脸庞上写满了狂躁郁愤怒,他张大了嘴巴,嘶吼着,咆哮着,状若疯狂,却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薇薇安此时的感受。

  女孩略显僵硬地仰头,呆滞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巨脸。

  在那巨大的气息压迫下,她发现自己就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无法移动脚步,无法转身,更无法调动体内的斗气力量,她甚至连眨一下眼睛都做不到!

  在这个无声的世界,薇薇安很想要大叫,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也叫不出声。

  渐渐的,她的思维也凝滞起来。

  女孩感到自己轻飘飘地悬浮起来,然后居然朝矮人巨脸上那张不断开阖的大嘴飘荡过去。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虽然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女孩近乎本能地知道:当自己飘进那张大嘴时,就是自己死去的时候。

  “我就要……死……了吗……”女孩有些虚弱地想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似乎从天外传来,起初就像囫囵呓语般,微不可闻,然而很快,那个声音就飞快地转为清晰,到最后简直犹若雷霆轰鸣:

  “醒醒!给我回来——!!”

  那是杜兰德的声音!

  砰的一声,无声的世界就好像镜子般被杜兰德的声音吼得粉碎,那张矮人巨脸也随之变得支离破碎……

  “啊啊啊啊啊!”薇薇安大叫一声,眼前一阵光影错乱,等到视线再次清晰时,眼前又恢复成之前的场景:小山、洞口、帐篷、还有营地中的石雕。

  似乎刚才那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大叔,我……我——”女孩扭头看向依然站在身旁的杜兰德,然而一个简单的转头动作,似乎耗尽了她体内的最后一份力量。她没能说完,双腿骤然一软,有些狼狈地坐倒在地,呼呼地剧烈喘息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我怎么变得这么虚弱了?完全提不起一丝力气?还有,头好痛!

  我刚才到底怎么了?

  女孩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脸se难看到了极点,苍白得没有半点血se。她艰难仰头,干涩地说:“大叔,我刚才难道是……”

  杜兰德依然盯着洞口,不等女孩说完便点头道:“你刚才心神失守,差点灵魂直接消散。要不是我发现得足够及时把你唤醒,你恐怕已经死了。”

  “可、可是……我……呼呼……我怎么会……”女孩的灵魂其实已经受创,虚弱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杜兰德摇摇头,凝重道:“别说话了,先好好休息。我……不擅长灵魂方面的手段,没办法给你治疗。好在你没有受到实质xing的打击,只是在巨大的压力下消耗过度,休息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薇薇安喘了口气,点了点头,却再也不敢朝山洞方向多看一眼了。

  刚才那毫无疑问是灵魂攻击,而且非常强大,几乎一瞬间就将薇薇安的jing神拉扯到那个无声的世界中去。

  薇薇安软倒在地,眼中写满了惊惧和不可思议。她可是货真价实的七星猎人啊,还有灵魂防御项链护身,就连灰蛇的灵魂攻击都奈何不了她,怎么会……

  似乎看穿了女孩心中的疑惑,杜兰德淡淡地说:“不用太过在意,刚才那是专属于战职者的灵魂攻击——纯粹以强悍霸道的意志进行压迫,生死全在一瞬。好在铁拳不是有意攻击你的,不然的话,以你的意志坚韧程度,恐怕一瞬间灵魂就会被撕扯得粉碎。抱歉,是我大意了。”

  这么说,刚才那张矮人巨脸就是铁拳?薇薇安暗自想着,又声音虚弱地问:“我可是有灵魂防御项链啊,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扯入jing神战场?”

  杜兰德轻轻叹道:“这很正常,你年龄还小,意志还不够坚韧。要知道任何灵魂防御之器——无论其本身有多么强大——最终能发挥多少威力,还是取决于使用者自身的灵魂、jing神、和意志。这些都是基础,基础不够,哪怕怀揣神器也有可能被杀。”

  嘴上这么说着,杜兰德心中却在深深叹息,其实女孩刚才已经做得很好了,她的确做出了相当程度的抗拒,事实上,如果不是她稍稍抵抗了那么一小下,杜兰德也来不及把她唤醒。

  只不过……

  “只不过,铁拳,”杜兰德紧紧盯着洞口,脸上写满了复杂之se,喃喃说:“你这家伙心中的怨恨,居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