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五十三 铁拳和杜兰德

卷二 章五十三 铁拳和杜兰德

  read_content_up;带着我和弟弟曾经一起约定的理想和承诺,我潜心修炼,遨游在拳术格斗和火枪制作的广阔世界中。我的天赋和潜力被一点点挖掘出来,我很快突破到六级,然后是七级。两年之后,十九岁那年,我的实力已经不在父亲之下。

  然而,在父母亲眼中,我依然是那个在弟弟开始冲击六级时才堪堪达到五级的铁拳。

  我不打算告诉他们我的修炼进度,反而小心地隐瞒着自己的真实实力。

  我自己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后来想想,大概是因为弟弟曾经对我说的一番话吧——森林一族出征那次,弟弟和我一起目睹了那场盛大的出征仪式。和我当时的热血沸腾相比,弟弟显得冷静得多。他抱着双臂,冷眼旁观,然后带着一丝不屑,低声说:“还没开打就亮拳头,简直愚蠢!”

  我知道,弟弟其实是坚决主张与人类开战的,但他更重视隐藏与积蓄实力。

  他曾对我说,如果让他执掌全族,至少十年之内,一定会约束族人,绝不踏出圆月王庭半步,沉下心来积蓄实力,然后再找准时机和人类决战。

  我深信弟弟是对的,因为他那样的聪明。

  可我不知道弟弟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忘记了隐藏自己。他太耀眼了。

  两年后,我十九岁。两年前遭遇重创的森林一族还在休养生息,前代森林之王的弟弟成为了新的族长。

  初chun,太阳jing灵一族忽然做出了再次出征的决定,和两年前的森林族如出一辙。不同的是,这一次太阳jing灵们决定在暗中进行征战,悄悄削弱人类的力量。征战出奇地顺利,顺利到父亲不顾母亲的劝阻,带领火枪矮人一族加入了战斗。

  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直到一个全身缠绕着冰霜和火焰的人类出现。

  那人好像从天而降,直接出现在圆月王庭最外围的要塞大门前。他一袭宽袍,没有说话,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容,然后轻描淡写地打出一拳,轰飞了三十米高的要塞大门。

  于是,第二次出征就此结束。

  我并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等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要塞门前时,那个人类早已不见踪影,我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门洞和八十多米外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大门。身上阵阵发冷。

  已经达到七级实力的我,深深明白要把大门轰到七八十米外需要多大的力量。我很奇怪,这么大的力量集中在拳头一点,怎么会没有把大门直接打破轰爆?显然,那个人类对劲力的运用远超我的想象,他轻易地将拳劲分散到了整扇门上。

  出征就这样结束了,然而事情却还完。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夜里,父亲把我叫到仪式大殿中,要和我“谈谈”。我站在高远空旷的大殿中。没来由地感到阵阵寒冷。我隐约听到母亲的嘶喊,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父亲背对着我,站在高高的王座前,用一种异常平静的语气开口了:“两年前。你弟弟就站在你现在站立的位置。”

  我愕然,不明所以。

  父亲依然背对着我,继续说了下去:“我们的征战失败了,彻底失败。铁拳。你还记得我教过你们兄弟俩,失败了会怎么样吗?”。

  “失败就要付出代价。”我不假思索地重复着父亲曾经的教诲。

  父亲似乎叹了口气,嘴里喃喃重复着:“代价……代价……”

  然后。他缓缓转过身来,俯视着我对我说:“铁拳,我的儿子,由于我的错误决定,直接导致了这次的失败。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是即成的、无法改变的事实。后悔没有意义。现在,我们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平息人类的怒火,换取一段时间的和平。你愿意成为这个‘代价’吗?”。

  问句的句式,却是陈述口吻。

  我彻底愣住,睁大了双眼干瞪着父亲。大殿中静得针落可闻,然后,我慢慢明白过来。

  我用渐渐充血的双眼看着父亲,问:“两年前,弟弟也成为了父亲所谓的‘代价’吗?”。

  “是。”

  “你把他作为失败的代价,献给人类了?”

  “没错。”

  我看着父亲平静的脸se,听着父亲淡然的口吻,忍不住放声咆哮,我质问父亲,质问他为什么甘愿奉献自己的儿子,质问他知不知道弟弟的超卓天赋,质问他知不知道弟弟是火枪矮人一族的未来……其实我不太记得当时我说了什么,唯一清晰记得的,是父亲简短地回了一句:“我知道,正因如此,‘代价’的分量才足够。”

  我浑身颤抖地说不出话来。

  大殿各个角落和yin影中走出一个个族人,他们沉默着,将我团团围住。我认出他们都是父亲的左膀右臂,是我们火枪矮人一族最jing锐的力量。我感到悲哀,想要放声大哭,我从未想过有朝一ri会面对族人们的拳头和火枪。这就是两年前弟弟经历的事情吗?

  我没有抵抗,渐渐瘫坐在地上。我很想知道两年前弟弟面对这一切时,是怎样反应的?他战斗了吗?他反抗了吗?按照弟弟的xing格,应该不会像我这样束手就擒吧……我也想要战斗,却无法对族人出手。就这样吧。

  直到我被捆绑起来押入监牢,我都没有告诉父亲我已经是七级实力了。

  三天后,我和太阳jing灵一族的某位“代价”被王庭联合部队一同押送到牧场某处,和牧者之城派来的人类队伍进行交接。

  我的族人,将我把交给人类,以换取暂时的原谅与和平。

  可笑的是,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圆月王庭,却不是自己走出来的,而是被囚车和铁笼运出来的。一路上我没有说话。周围押送我的正是我们火枪矮人一族的族人们,我发现他们都不敢看我,刻意回避着眼神交流。我不由冷笑。

  不远处太阳jing灵一族的囚车中,一个年轻的太阳jing灵愤怒地嘶吼着,他对着自己的族人们不断重复着一个词:“懦夫!懦夫!懦夫!!”

  我的血渐渐沸腾。好几次伸手摸向放在身旁的火枪,却始终没有勇气抓起。我的武器没有被没收,人类似乎并不担心我们这些被族人牺牲、被族人贡献给牧者之城的家伙会暴起伤人,他们大概对自己奴役他族的手段很自信吧。

  在复杂、混沌、迷茫的心情下,我们到了。

  对面是一支人类队伍,为首那人盯着我看了好久,似乎看到了某些令他十分惊奇的东西。然后他回过头,对后面的人大笑道:“你们看,这家伙和两年前那个矮人简直长得一模一样啊!啊哈哈哈哈,我都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我说。倒霉的小东西,你和两年前那个叫什么‘钢硝’的矮人,难道是双胞胎吗?”。

  我眼中忽然焕发出一丝生气,我抓着铁笼的钢条,半个脑袋几乎都挤出了铁笼,盯着那个人类吼道:“我弟弟现在在哪里?他在哪?他还活着吗?告诉我!我弟弟现在在哪?”

  那个人类摇了摇头,恶狠狠地说:“你弟弟?哼,那混蛋太他/妈的难cao练了,训练了一年多都不愿意乖乖成为奴隶。简直混帐!”

  我脸se一白,隐约预感到了什么,然后就听那人带着一丝郁闷说:“前阵子……一不小心给弄死了,可惜了。原本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死了。

  死了。

  我全身僵硬得好像雕塑,灵魂深处最后一缕亮光噗的一声湮灭。

  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清醒过来时,周围倒了一地的尸体。全是人类。为首那人的脑袋就被我提在手里,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恐惧和惊愕。

  手中的火枪正在散发着高温。

  囚车中的太阳jing灵疯狂大笑,状若癫狂。

  负责把我们运送过来的其他太阳jing灵和火枪矮人们。一个个静若寒噤。从他们看着我的眼中,我看到了恐惧。

  恐惧?

  我被激怒了!

  我今年十九岁,已经是七级强者,弟弟如果没有被牺牲出去的话,一定比我更强!我们俩联手,原本可以为族人打下一个大大的天地!是你们,是你们这群愚蠢的家伙为了一时的和平而断送了弟弟的xing命,是你们亲手毁了一族的未来,你们还他/妈的有脸感到恐惧?!

  有那么一刹那,我想要继续杀戮,但我忍住了。我无法将枪口对准眼前的族人们。我不是他们!

  我沉默着离开,失魂落魄地走在陌生的牧场大地上,直到我遇上了一个人类。那人两手空空,什么武器都没带,似乎只是来牧场散步的。

  我毫不犹豫地一枪轰了过去,弹药却没能打中目标,被一层寒冰与火焰构成的护罩挡了下来。

  一刹那,我就知道我遇上了谁。

  脑海中回想起要塞大门扭曲破败的模样,我知道继续战斗下去,那就是我的下场。但我依然疯狂嚎叫着,冲了上去……

  然后我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我一动不动地仰躺在地上,双眼模糊地看着天际,弟弟的脸庞出现在天上,大声对我说:起来!战斗!战斗啊!不要放弃!

  但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赢不了,那个人类太强大了。

  “杀了我吧。”我说,真心实意地说,我太累了,承受不住了。

  那人蹲下来,没理会我,反而抓起我的火枪摆弄起来,我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然后他转过头来,认真对我说:“你的火枪很不错啊,我看你应该刚到七级不久,但这支火枪已经接近八级的水准了,是你自己做的吗?”。

  我不说话,双眼空洞地瞪着天空。

  那人笑了笑,不以为意,用轻快的语调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杜兰德。你和你的火枪对我很有价值,不过我不太喜欢强迫别人,要不,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