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五十三 敌人朋友

卷二 章五十三 敌人朋友

  read_content_up;“交易?”帐篷中,薇薇安轻咬嘴唇看着杜兰德,说不出话来。

  杜兰德盘坐在地上,轻轻摩挲着平放在双膝上的火枪,淡淡笑道:“怎么,很意外吗?”。

  薇薇安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听了铁拳的故事,女孩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毕竟杜兰德之前跟他介绍铁拳时,都说是“一个朋友”,再加上杜兰德对铁拳这个牧场中唯一的八级强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让薇薇安以为他们交情很深,却没想到两人真实的关系,居然是从一场交易开始的!

  女孩抿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她轻轻呼了口气,平复下波动的心绪,又问:“然后呢?交易内容是什么?”

  杜兰德摊了摊手,微笑道:“交易倒没什么复杂的,我只是想要他制作的火枪,说实话,铁拳的火枪绝对是天才的构想!我当时非常惊喜。而作为交换,我承诺帮铁拳摆平当时圆月王庭面临的困境。你知道,到牧场来进行交接任务的人,可都是猎手大厅的直属武士,却被铁拳杀了个干净。加上之前森林一族和火枪矮人一族的所作所为,圆月王庭实际上已经很危险了。铁拳没办法视而不见。”

  “大叔,你这完全就是要挟啊……”女孩瞪着杜兰德。

  “就当时来说,完全正确。”杜兰德大大方方地承认道。

  “所以他答应了?”女孩又问。

  杜兰德摇摇头,脸se有些唏嘘,轻叹着说:“他拒绝了,只让我直接杀了他。不过我实在很想要他的火枪,跟他磨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说服他。说到底,铁拳他还是放不下自己的族人,哪怕刚刚被父亲和族人出卖。他还是很爱火枪矮人一族的。”

  顿了顿,杜兰德眼中浮现出回忆的神se,缓缓地说:“我能从他的眼神看出来,他当时已经不想活了。明明已经做好了一心求死的觉悟,却依然无法割舍血脉的联系。唉,这家伙也算是……不管怎么说,最后他答应了,然后就在牧场中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住了下来。大概是因为太痛苦了吧,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铁拳他发了疯一样地训练自己。一口气从七级突破到八级。一个二十岁就突破到八级的火枪矮人啊,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也明白吧。如此天赋、如此修炼速度,我想,铁拳他父亲如果知道的话,大概要吐血三升吧。”

  说着杜兰德拍拍腿上的火枪,笑道:“铁拳晋升到八级之后,制作了两支火枪——红锤和黑瑟。他把黑瑟给了我,算是完成了他的交易承诺。红锤他自己留着。喏,就是他还抓着的那支火枪。”

  薇薇安看了过去,只见铁拳紧紧抓着火枪,哪怕在昏迷中都不曾放手。

  对于火枪矮人一族而言。火枪是比胡子还要重要的东西,每一个火枪矮人都会无比珍爱自己的火枪,但达到铁拳这种程度的,还是少数。

  女孩心下恻然。在她看来,铁拳紧紧抱着火枪的样子,与其说是珍爱。不如说是紧紧抓着最后的希望。一个人孤独地住在海边,铁拳他恐怕已经把“红锤”当作最后的家人了吧。

  “他……回过家吗?我是说圆月王庭。”女孩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杜兰德点点头,默然片刻,然后说:“据我所知,他回去过一次,偷偷地。”

  “然后呢?”女孩从杜兰德的脸se和口吻中听出了一丝不太好的感觉。

  果然——

  “铁拳得知他的母亲死了。”杜兰德垂下眼皮,轻声说:“就在他被抓的那天夜里,他母亲死了,好象是自杀。而且他父亲似乎没有阻止。”

  “……”

  瞥了一眼愣愣说不出话来的薇薇安,杜兰德继续说道:“正是那一次,铁拳剪掉了半截胡子。也正是那一次,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痛苦和怨恨,第一次陷入狂暴的失控状态,结果恰好被我撞上了,费了我好一番手脚才让他清醒过来。”

  说到这,杜兰德微微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说起来,铁拳应该已经两年多没有犯过这毛病了,也不知道这次怎么会突然爆发……”

  女孩有些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故事,她忽然狠狠摇摇头,似乎要将这些令人心酸的事情摇出脑海。

  杜兰德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脑袋。

  薇薇安长长呼了口气,努力展颜一笑,说:“大叔,还是说说你跟铁拳吧,你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这个嘛……”杜兰德扬起眉毛,挠着脸蛋,不太确定地说:“他大概还是挺恨我的吧,毕竟是我先后两次阻止了圆月王庭的出征……尽管那对我来说不过是例行公事。不过,我也算救过他,也的确帮他摆平了当时圆月王庭的麻烦,加上这些年我对火枪矮人一族也一直比较照顾,所以我估计铁拳对我的心情还挺复杂的……”

  撇了撇嘴,杜兰德斜睨着铁拳,哼道:“这家伙就是这样,各种纠结。换了我是他,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定找机会干掉我!呃,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别扭……”

  女孩噗哧一笑,盯着杜兰德的眼睛追问道:“那你呢?大叔,你把铁拳当朋友?”

  “是啊。”杜兰德理所当然地说。

  “可是,我还是不太理解。”女孩眉头微锁:“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你为什么把铁拳当朋友?”

  杜兰德似乎被问住了,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按理来说,杜兰德和铁拳应该是敌人,而非朋友,然而杜兰德仔细回忆半晌,骤然惊觉自己仿佛从未对铁拳生出jing惕之心。

  “大概是因为看他比较顺眼吧。”杜兰德犹犹豫豫地给出一个完全不靠谱的答案。

  薇薇安还想问什么,忽然发现杜兰德脸se一动,扭头朝一旁的铁拳看了过去。女孩也跟着看过去,只见不知何时,矮人已经睁开双眼。

  “嗨。铁拳,你醒了?”杜兰德呵呵笑着站起身,说:“醒了就别装死了,赶紧起来吧,我还有急事要问你呢。”

  铁拳木然看着前方空处,过了好半天才低低“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直起上身。

  他盯着杜兰德看了很久,脸se有些复杂,最后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随后他目光一扫。落在薇薇安脸上,双眼渐渐眯了起来,瞳孔深处溢出丝丝危险的味道,低沉地说:“杜兰德,这是谁?你应该知道我很讨厌人类,让她走!我不想见任何人!”

  杜兰德翻了个白眼,根本不买账:“少废话,我不也是人类吗?”。

  “我知道你是人类,不过我打不过你。不然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铁拳冷冷地说。

  薇薇安显得有些不安。

  如果没有听过铁拳的身世,她也许会因此而生气,但现在,女孩心中没有半点愤怒或不满。她站起身来,对杜兰德微笑说:“大叔,那我先出去了,你跟铁拳大叔先聊吧。”

  铁拳有些意外地多看了薇薇安一眼。

  杜兰德却伸手按住女孩的肩膀。不悦道:“老老实实坐下,你是我的弟子,想站哪就站哪。想坐哪就坐哪!铁拳,你要是看我弟子不顺眼,麻烦你自己出去,左拐右拐随便你,哼!”

  矮人呆住了,眼中掠过十分意外的神se,问:“你说什么?她是你的弟子?”

  “没错。”

  “……好吧,那你留在这吧。”铁拳瞥了一眼薇薇安,叹了口气说。

  杜兰德立刻哈哈一笑:“这才对嘛。”随后他收敛了笑容,换上一副肃然凝重的表情,认真地说:“铁拳,我这次来,本来是有事要问你,没想到正好撞上你陷入失控,看起来,似乎更有必要仔细问问了。”

  “你想问什么?”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之前你说‘他们只抓七星猎人’,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字面上什么意思?”

  “他们,只抓,七星猎人。”

  杜兰德摇头道:“铁拳,你什么时候学会说笑话了?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微微一顿,杜兰德眯起双眼,大有深意地看着铁拳,沉缓地说:“还是说,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让你不愿意说出来?”

  铁拳沉默下去,片刻后,他倏然站起身来,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焦躁,粗糙的大手用力抓挠着头皮,呼吸隐隐变得粗重起来。

  薇薇安看得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明白眼前这一幕是什么情况。

  杜兰德则好整以暇,平静地说:“我很清楚,牧场中出事了,这也是我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季节里出现在这儿的原因。虽然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我猜这次的状况可能和过去都不相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两年半没有陷入失控的怨恨状态了。铁拳,你看着我,然后回答我,——你这次失控,和牧场中正在发生的某些事情有关,对吗?”。

  杜兰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时间上实在太巧合了。要知道,铁拳两年多来的情绪一直相对稳定,却不早不晚,恰恰在这次爆发,铁拳他显然知道些什么。

  “我来这里的路上,先后遇上了一支森林族的队伍,和一支雷霆泰坦的队伍。”杜兰德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他们似乎在完成某项任务,我猜这个任务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只抓七星猎人’的任务吧?我比较好奇的是背后的原因,铁拳,你知道些什么,可以告诉我吗?”。(未完待续……)

  ps:霍霍霍~大笑三声,今天早更!每天让大家等到九十点钟实在汗颜,另外,认真求一下推荐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