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五十七 赛勒斯

卷二 章五十七 赛勒斯

  read_content_up;年轻人的眼神温润如水,却自然而然地内蕴一种无形的强大压迫力。

  在这样的目光盯住,铜须心中一凛,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了些,不过他的镇定功夫相当了得,表面上不动声se,平静地说:“没什么。”

  “哦,是么。”年轻人耸耸肩,不置可否,然后继续发呆。

  铜须悄悄松了口气,再也不敢随便把目光投向至高王座上的那个年轻人了。

  到目前为止,铜须甚至不知道这个人类的真实实力如何。就在前不久,这个年轻人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圆月王庭,迈着悠然自如的步伐,走进王庭主殿。

  当时,六位族长正在议事,对于年轻人的出现,族长们自然大感惊愕。但惊愕不会影响他们的反应,他们早已在牧场环境下锤炼出了最强壮的心脏,xing子火爆的雷霆泰坦王二话不说,抬手一支“三叉雷神箭”就she了过去。

  然而,对此,年轻人根本视若无睹。

  直到箭矢进入他周身两米的范围内,两道身影忽然从他背后窜出,一左一右,同时出拳,闪电般轰击在雷神箭的箭头上,将之拦下。

  那是两个身着骑士甲的男人,容貌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长相一模一样。他们各自手持骑士战枪,腰悬骑士剑,左右护在年轻人两侧,正是布鲁吉和布鲁迪。

  年轻人看着六位族长,笑着摆了摆手,说:“别这么大反应,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他一边说,一边随手挥洒出六道白光匹练。

  每一道匹练都白花花的、明晃晃的,六道白光不分先后。同时落在六位族长身上,将他们冻结在原地,不得丝毫动弹。

  铜须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还来不及抓起身边的火枪,就被一道明亮之极的白光当头击中,然后,他就像齿轮被卡住的炼金傀儡一样,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年轻人如闲庭信步,不紧不慢地走上至高王座。

  然后他回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六位神se惊骇的异族王者。张开手臂,微笑着说:“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塞勒斯,来自伟大的永辉骑士之域,我……是来拯救你们的!”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一个梦境,充满了不切实际的梦幻感。

  直到现在。铜须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个名为“塞勒斯”的年轻人,这个来自传说中的永辉骑士之域的年轻人,在以压倒xing的实力制住六位族长后,用一种自信满满的口吻继续说道:“我是来拯救你们的。我可以帮助你们,帮助你们打破魔法晶壁,离开这个见鬼的牧场。重获ziyou与新生!”

  六位族长闻言,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挣扎,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座上那个满身阳光的人类,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打破晶壁……

  逃离牧场……

  重获ziyou……

  这可是牧场中这些被人类奴役的种族们梦寐以求的东西。是他们唯一的梦想,也是最大的希望!如今突然有一个强大的人类,突兀出现在圆月王庭,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

  塞勒斯说得平静自如,说得自然而然,说得理所应当,似乎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一样!

  接下来,才有了抓捕七星猎人的行动。

  根据塞勒斯的指示,六位族长都派出了麾下最jing锐的部队,散布到牧场各处,尽可能抓捕更多的七星猎人。六位族长甚至亲自动手,参与到一系列捕捉行动中去。

  而塞勒斯,他大多数时候都坐在王座上发呆,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说实话,族长们不知道抓捕七星猎人有什么意义,他们问过,塞勒斯却只淡淡地说:“你们现在不需要知道。”

  对塞勒斯来说,似乎有不少事情都是族长们“不需要知道”的,比如他没有告诉六位族长他准备以什么方式将六族带出牧场,他没有给任何承诺,也没有做出任何保障。他只是平静地吩咐各族抓捕七星猎人,只抓捕七星猎人。

  此时此刻,六位族长小心翼翼地相互交换着眼se,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复杂和不安。

  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们中也许有人并不愿意接受塞勒斯的所谓“帮助和救赎”,但他们没有选择,因为塞勒斯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权利。

  唯一能带给族长们一些安慰的,大概只有“永辉骑士之域”这个名字了吧。

  永辉的历史无比悠久,王庭六族中,至今依然代代相传着“永辉”这个牧场外大陆第一势力的名头。也只有这样的势力,才有可能将他们从牧者之城掌控的牧场中救出去。然而族长们都刻意忽略了一个问题:离开牧场之后,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时,感知能力最强的太阳jing灵王和森林王脸se微动,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殿门方向。紧接着,其他四位族长,还有布鲁吉和布鲁迪也看了过去。

  只见一支队伍破开风雪,步入殿门,向这边一路走来。

  这是一支六族混搭的队伍,哦不,准确地说,是五族混搭,因为其中没有雷霆泰坦一族的身影。

  一名浑身浴血的中年森林弓手昂然走在队伍最前方,手上拎着两个浑身软绵绵、昏迷不醒的人类——蝎和菲克斯。

  看到这支队伍的归来,族长们都露出微笑,唯有雷霆泰坦王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没有从中看到自己的族人。

  这时,塞勒斯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温和地俯视着这支队伍,说:“欢迎回来,战士们。”

  中年弓手略一犹豫,然后跪伏下来,简洁地说:“两名七星猎人带到,他们应该是牧场中最后的两名了,我们一直追到牧场外围才将他们捕获。”

  塞勒斯点点头。赞赏道:“做得很好,不过,为什么只有两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支队伍的目标应该是三人才对。”

  中年弓手把头埋得更低了,说:“战斗中没能控制好,不小心杀了一个。”

  “是吗?”。塞勒斯依然笑得阳光干净,又问:“那么,是谁没控制好呢?是你,还是你身后的某一位,抑或是你们所有人都没控制好?”

  中年弓手的身体开始隐隐颤抖。那是在无形而巨大的威压下自然生出的恐惧和战栗,他努力以尽量平静的口吻说:“是……是我……没控制好……”

  塞勒斯满脸遗憾地叹了口气,说:“我说过的吧,七星猎人的数量,直接影响到下一步计划是否能够顺利进展。我反复强调一定要抓活的。你居然还这么不小心弄死了一个?”

  “非常……非常抱歉。”

  两名火枪矮人忽然站了出来,也不跪下。就那么大刺刺地钉在地上。仰头直视着塞勒斯,大声说:“我们两个也有份!当时打得兴起,那个叫雷诺的人类又是个硬骨头,所以一不小心就把他轰成了三截。三名七星猎人少了一个,我们也有责任!”

  话音落下,塞勒斯还未表态。铜须便断喝一声:“你们两个,跪下!”

  两名矮人对视一眼,犹豫片刻,才不情不愿地跪伏下去。只是他们依然不肯低下头颅。哪怕承受着莫大的无形威压,仍然高傲地抬着头。

  塞勒斯也不生气,他很认真地多看了几眼这两名桀骜不驯的火枪矮人,肃然说:“你们两个,都是真正的战士!我塞勒斯打从心底里敬重你们!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是七级强者的话,或许结果会有所不同。但很可惜,你们不是。所以我没办法宽恕你们对我的冒犯。”

  说着他伸手点指两下,砰砰!两名火枪矮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炸成了无数碎肉。

  铜须脸se猛地一变,身形微动,宽大的手掌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抓身旁的火枪,然而这个动作刚刚做到一半,就被他硬生生地止住。

  这一刻,看着粉身碎骨的两名得力手下,铜须的脸se出奇平静,然而他收回手掌的动作却缓慢得有些艰难。

  塞勒斯若有若无地瞥了铜须一眼,随后看向依然跪伏着的中年弓手,微笑着说:“你很诚实,也比较懂事,这点很好。本来你也是难逃一死的,不过,考虑到目前七星猎人的数量其实已经足够了,少一个也无伤大雅,我,可以不杀你。你要好好感谢其他的捕猎队伍,如果不是他们在你们之前抓到足够的七星猎人,那我也只能杀了你。”

  停顿了一下,塞勒斯挥挥手说:“好了,两个七星猎人留下,你们可以退下了。”

  中年弓手沉默片刻,然后一言不发地起身退下。

  转眼之间,五族队伍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伤痕累累的蝎和菲克斯仆倒在地,地面上铺着两名火枪矮人炸开后的大片血肉。

  族长们的脸se都不太好看,反倒是铜须最为平静。

  塞勒斯始终挂着阳光般温暖的微笑,他重新坐回到王座上,忽然闭上双眼,片刻后重新睁开,双眸已变得璀璨耀眼!

  这一刻,无数的光和热从他双眼中辐散出来,落在蝎和菲克斯身上。在场六位族长都被晃得有些睁不开眼。蝎和菲克斯被无穷无尽的白se光华包裹,只见他们身上的所有创伤,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仅仅一分钟后,两人除了衣衫破烂之外,身上已经看不出半点伤患。

  “唔……”蝎和菲克斯几乎不分先后地转醒过来。

  看到大殿中的情景,两人不由当场愣住。

  不等两人彻底反应过来,塞勒斯再次闭眼,然后再次睁开,这一次,他的双眸不再光芒四she,反而神华内蕴,流转着一种说不出颜se的柔和光晕。

  被他的目光笼罩的瞬间,蝎和菲克斯脸上忽然血se尽褪,流露出一种恐惧到极点的神情!(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