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五十八 塞勒斯的计划

卷二 章五十八 塞勒斯的计划

  read_content_up;作为死灵法师,蝎的小脸本就苍白,被塞勒斯盯视的一瞬间更是血se尽褪。

  菲克斯一向大气稳重,这一刻同样满脸惊骇,毫无形象地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

  塞勒斯深深地、深深地从蝎和菲克斯的眸中看了进去,他的目光如有魔力,以塞勒斯为中心,或者说,以塞勒斯那异芒流转的双眼为中心,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散发出来,笼罩了整间王庭主殿。

  在六位族长的感知中,那气息如狱如海,广阔、浩瀚、而且沉重得难以想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好在片刻之后,塞勒斯就收回目光,那种莫名恐怖的气息顿时消失无踪。

  “累死了累死了……”

  塞勒斯抹了把微微见汗的额头,喘了口气说:“这两个家伙在灵魂方面的造诣都不赖嘛,自身意志也是又臭又硬,差点就失败了啊……”

  六位族长这才看到:王座之下的蝎和菲克斯浑身散发出ru白se的光芒,左右脸颊上多了两道造型古怪的白se条纹,额头正中则被无形热力烙印出一个十字印记。

  两人神se木然,腰杆却挺得笔直如枪,然后单手抚胸、下跪,用标准、机械、甚至刻板的动作向塞勒斯行了一礼,简直好像傀儡一样!

  “咕咚——”雷霆泰坦王悄悄吞了口口水,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他目光一扫,只见其他五位族长也和自己一样,脸se很不自然。

  事实上,这不是六位族长第一次目睹这种场景了。

  在菲克斯和蝎之前被捕捉的那些七星猎人们,也有相同的境遇。他们同样被塞勒斯的目光盯住,几乎一刹那便迷失自我,成为傀儡。奴役他人灵魂的手段有很多,但像塞勒斯这般霸道不讲道理的。像他这般眨眼之间完成整个奴役过程的,像他这般奴役得如此彻底的,却是前所未见!

  “好了!”塞勒斯拍拍手,俯视着菲克斯和蝎,轻笑道:“在正式出发之前,你们俩乖乖呆在王庭监牢里,哪里也不准去,听到了吗?”。

  “是。”

  “是。”

  菲克斯和蝎木然应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自己找路去!”塞勒斯随意挥手,菲克斯和蝎立刻应声离开。

  塞勒斯目送两人走出殿门,然后低头思索起来。片刻后。他似乎有了什么决定,手臂轻轻一撑,轻飘飘地跃下王座,然后沿着王座前长而笔直的楼梯,一步步走下来。布鲁吉和布鲁迪立刻紧随而下,左右护持在塞勒斯身旁,好像影子。

  塞勒斯难得收敛了笑容,变得严肃起来,一边走。一边淡淡地说:“算起来,目前捕捉到的七星猎人数量已有达到二十一个,加上在座的六位七级强者,以及我身边这两位永辉骑士。一共有二十九位七级强者。这个数量,已经够了。这样一来,准备工作已然就绪,我想。是时候告诉六位我的真正计划了。”

  微微一顿,塞勒斯的目光一一扫过神se凛然的六位族长,平缓地说:“整个牧场被巨型魔法阵所笼罩。从外部破坏魔法晶壁几乎不可能,从内部破坏的难度则小得多。”

  “从内部破坏魔法晶壁,其最低要求是拥有八级水准的攻击力。而我,塞勒斯.伊特纳蒂,拥有将七级强者强行拔升至八级的能力!”

  说到这,塞勒斯脸上浮现出一丝傲然,“也就是说,二十九位七级强者,在我的能力帮助下,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拥有八级水准的破坏力。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在魔法晶壁上撕开足够大的豁口,并维持足够长的时间,好让诸位的族人穿过晶壁,离开牧场!”

  “计划就是这样,说起来其实很简单的,不是吗?”。塞勒斯咧嘴一笑,用力挥舞了两下手臂,朗声说道:“那么,六位族长,接下来你们将有一天的时间聚拢族人,然后整装待发。而今晚,将会是你们离开这个见鬼的牢笼,重获zi you的ri子!”

  六位族长相互交换了眼se,都能看到彼此眼中难以掩饰的激动。

  然而就在这时,雷霆泰坦王站起身来,略一犹豫后,还是决定问出那个一直放在心里的疑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塞勒斯停住脚步,微笑着看了过去。

  被塞勒斯盯住的刹那,泰坦王没来由地身子一颤,然后硬着头皮说:“为什么要帮助我们逃跑?或者,让我问得更直接一点吧,如果我们跟你走的话,真的能够重获zi you吗?”。

  “不然呢?”塞勒斯反问。

  泰坦王沉默了一下,低沉道:“你说你来自永辉骑士之域,对吗?据我所知,吾族祖先就是在你们永辉骑士之域的进攻下几近灭族的!战败后,残存的族人四散奔逃,在大陆各处苟延残喘,躲避一次又一次的围捕和追杀。直到牧者之城突兀出现,将吾族在大陆西北部的族人统统捕获,丢进这个不见天ri的牧场,然后繁衍至今。其他各族的状况,应该也都类似吧……”

  塞勒斯笑容不变,平静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泰坦王深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大声说:“永辉的教义是人类至上!人类所谓‘异族’之名,就是从你们永辉之人口中流传出来的。奴役我们的是牧者之城,这点毫无疑问,但导致我们各族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却是永辉骑士之域!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要帮我们逃出牧场?你们永辉,真的能保证给吾族zi you吗?”。

  一口气说完,泰坦王已是浑身大汗。

  塞勒斯无意间散发的气息,就让他无比恐惧,但他必须说出来,否则的话,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带领族人走向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

  塞勒斯饶有兴趣地盯着泰坦王打量片刻,然后竖起三根手指,说:“三点理由。第一,牧者之城是永辉之敌,解救你们就是打击敌人;第二,时代已经变了,我可以保证牧场外的一切已经不再是你们从先祖口中听到的模样;第三……第三点其实不算理由,只是一个事实,——你们没有其他选择,不是吗?既然我来了,你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跟我走。”

  泰坦王目光闪动,脸se隐约有些挣扎,最终他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还有问题吗?”。塞勒斯环视一周。

  “抱歉,塞勒斯大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海洋jing灵一族的王者开口了,这是一个长相绝美的妇人,恬静而优雅,用安静的语调问出了一个颇为尖锐的问题:“我们如何确信,您不会对我们做出之前对那些七星猎人的事?虽然我不知道您究竟等级多少、实力如何,但是,想必以您的能力,像奴役那些七星猎人一样地奴役我们,并不困难,不是吗?那么,您为什么没有那样做?”

  塞勒斯哈哈一笑,说:“有趣的问题!而且,你说的很对,为什么我没有这么做呢?奴役你们六位,似乎能提升不少工作效率呢!哈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笑的,塞勒斯居然大笑了许久,才喘了口气,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看你们还算顺眼吧。另外,我再说一次,时代已经变了,永辉依然坚持人类至上的原则,但这不妨碍我们向其他种族伸出橄榄枝。就是这样!”

  海洋jing灵女王点点头,表示没有其他问题了。

  塞勒斯满意一笑,说:“既然如此,麻烦诸位回去好好准备吧,时间不算太多,当然也不算太少,我的建议是抓紧些为好。其实,六位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不是每一个种族都有资格收到永辉递出的橄榄枝的,比如没资格进入王庭的那几个种族。”

  说完,塞勒斯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大殿,铜须却忽然开口说道:“大人,我还有话要说。”

  “嗯?”塞勒斯眉头微皱,隐约有些不耐烦。

  然而铜须后面的话,立刻将他心中的那一缕不耐打消:“塞勒斯大人,我认为准备工作还未充分,目前牧场中还有两个不稳定的因素,有可能影响您的计划。”

  “不稳定因素?还有两个?”塞勒斯饶有兴趣地问:“哪两个?”

  铜须脸se不动,一字一顿道:“一个是杜兰德.森德罗特。另一个,是我的儿子,铁拳.伏尔。”

  听到杜兰德的名字,其他五位族长明显脸se一变,而听到铁拳的名字时又转为愕然。森林王看着铜须,皱眉道:“铁拳?他不是已经消失三年了吗?”。

  “的确。”铜须沉声道:“我也是前些ri子才刚刚知道,铁拳其实一直留在牧场中,他没有死,也从未离开。”

  “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何将你的儿子划分在不稳定因素之中呢?”塞勒斯问。

  铜须沉默片刻,然后铿锵有力地说:“因为,他很恨我!也很恨我们火枪矮人一族,也许连带着王庭中的其他五族,一并痛恨着!三年前,铁拳已经是七级实力,现在的他实力就算不到八级,也应该在我之上。最重要的是,他和杜兰德恐怕有着某些不为我们所知的联系,也许是交情,也许是交易。这点从他们使用的火枪就能看出。而据我所知,目前杜兰德……就在牧场之中!”(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