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五十九 遭遇永辉!

卷二 章五十九 遭遇永辉!

  read_content_up;塞勒斯摸着下巴,认真思索起来。

  足足思考了几分钟后,塞勒斯才缓缓地说:“铁拳不用管他,七级强者的数量已经够了,足以撕开魔法晶壁,所以,我不需要他。”

  “但他可能成为阻碍计划的威胁。”铜须依然抓住这点不放。

  “呵呵,你还真是个好父亲啊……”塞勒斯似笑非笑地看了铜须一眼,说:“你刚才说,你儿子三年前就是七级强者?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哪怕他现在已经突破到八级,也不会对我的计划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

  “那么,杜兰德呢?”铜须又问。

  塞勒斯意味深长地笑笑说:“杜兰德啊……呵呵,这不是你们第一次提到这个名字了呢,他带给你们的恐惧真就那么大吗?”。

  停顿了一下,塞勒斯撇了撇嘴,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杜兰德应该是牧者体制内的某个重要人物。哼哼,你们还不知道吧,据说前一阵子他在牧者之城中可是出尽了风头……能够弑杀一名牧城之车,也算是有些意思。好吧,我承认对他有那么一点兴趣……既然他恰好在牧场之中,那我陪他玩玩也无妨。铜须,知道杜兰德的行踪吗?”。

  “抱歉,大人,我们并不知道他的行踪。”铜须如实应道:“不过一般而言,杜兰德每一次进入牧场,都会在几天之内来一趟圆月王庭。”

  “也就是说,我不需要费工夫去找他了?”塞勒斯问。

  “是的。”铜须肯定道。

  “那好!”塞勒斯打了个响指,:“布鲁吉!布鲁迪!”

  “大人请吩咐。”双胞胎一样的两名永辉骑士立刻跪伏下去,等候命令。

  “今晚出发之前,请两位带上我的‘祝福’,在圆月王庭外恭候杜兰德的到来吧。当然,如果他没来的话,那就算了。我们的计划照常进行。”

  塞勒斯吩咐完,便优哉游哉地走出大殿。事实上在他心中,杜兰德顶多算是“有点意思”,却绝对谈不上什么“不稳定因素”。

  塞勒斯能够拥有这样的骄傲,是有道理的。

  永辉术士,塞勒斯.伊特纳蒂的大名也许不显于大陆,然而在永辉骑士之域内部,他却是强大与神秘的代名词。他的真实实力直追名震大陆的大骑士米兰德,是名副其实的永辉第三人!而且,若论地位和潜力。塞勒斯还要在米兰德之上!

  一切都是因为他同时身具两种千年一遇的强大能力,两种传说中的能力——

  被誉为“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圣灵祝福。

  以及被历代圣骑士定义为“禁忌之术”的能力:永辉凝视。

  ……

  ……

  杜兰德和薇薇安出现在圆月湖畔。

  眼前是一片辽阔的水域,即使在冬天,湖面都没有被冻结,只是零星地漂着一些浮冰。

  杜兰德眸中闪过七se光华,洞察之力发动,目光穿过一重重雪幕,落在湖心的一片小岛上。那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圆月王庭。也是一切疑问即将被解开的地方。

  王庭最外围是一堵高大的围墙。即使以巨人族的身高为标尺,这堵城墙都相当巨大,高高耸立着。隔着老远,杜兰德就能看到城墙上来回巡逻的异族士兵。还有紧紧关闭着的城门。

  在过去将近六年的时间里,这扇城门也不知道被杜兰德轰烂过多少次,看着明显是新装上去没多久的城门,杜兰德脸上隐约流露出一丝恶趣味的笑意。

  “大叔你在笑什么?”薇薇安奇怪地问。她可没有杜兰德那么好的视力。

  杜兰德不答,只是嘿嘿怪笑。

  笑着笑着,杜兰德的笑声渐渐低落。神情则一点点严肃起来,最后变得冷冽而凝重。

  “嗯?怎么了?”薇薇安奇怪地看向杜兰德,就看到杜兰德的双眼一点点眯起,眼缝中居然开始漏出丝丝森寒冰冷的杀气!

  杜兰德骤然断喝一声:“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简直犹如平地惊雷!音波之剧烈,甚至激得那湖面一阵荡漾!只听不远处传来两声闷哼,紧接着,两道人影踉跄着现出身形。

  薇薇安大吃一惊,她一向以自己出se的感知能力和敏锐眼光为傲,没想到居然被人接近到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依然半点觉察都没有。

  女孩凝神看去,入眼的,是两个浑身透发光辉的身影。看着那华丽、恢弘、高高在上的白se圣光,薇薇安的脸se顿时僵硬了一下,然后沉默下去。

  杜兰德没有察觉到女孩的异样反应,他正在一寸寸地认真观察对面两人。

  毫无疑问,那是两个人类。虽然没有骑马,却的确是骑士打扮。尤其引人注意的是两人的容貌一模一样,身高体魄也几乎看不出区别,唯一的差别是左侧那人左手持枪,右侧那人右手持枪。他们的隐匿手段非常高明,可以说比杜兰德曾经见过的众多强者都要高明。

  杜兰德的目光落在两人的胸甲上。

  白银se的胸甲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装饰,只有一个微微凸起的十字枪的印记。看着这个印记,再看看两人身上每一寸肌肤中透she出的光芒,再迟钝的人也会明白这两人来自何方。

  “永辉骑士之域。”

  杜兰德冷冷盯着对方,一字一顿地吐出这个如有魔力的名字。

  而布鲁吉和布鲁迪做出的回应,则是平平端起手中的十字战枪!

  枪头并不如何锋利,枪身造型除了修长流畅之外,也看不出任何华丽出彩的地方,然而被十字枪对准的刹那,杜兰德居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

  完全没有道理的,杜兰德心中生出一个念头:眼前这两柄十字枪,恐怕和传说中的神器“永辉十字枪”的造型完全一样。

  他不知道的是,按照永辉的内部规定,所有永辉骑士的佩枪必须和永辉十字枪一模一样。

  这时,布鲁吉终于开口了:“你的观察力不错,居然能发现我们兄弟俩。”语气平静而傲慢。

  布鲁迪盯着杜兰德打量片刻,又在杜兰德肩上扛着的火枪黑瑟上多看了几眼,然后冷冷道:“你是杜兰德。”

  杜兰德也平静下来,点头说:“不错,我是杜兰德。”

  微微一顿,杜兰德嘴角勾起一个森寒的笑容,幽冷地说:“两位,都是永辉骑士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牧场周围的魔法晶壁应该拥有甄别永辉职业者的能力,无论是永辉骑士,还是永辉术士,都不可能穿过魔法晶壁进入牧场。那么,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们怎么进来的并不重要。”布鲁吉淡淡道。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也不是你有资格过问的事。”布鲁迪接口道。

  杜兰德当场愣住。

  多少年了?已经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嚣张地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了?

  “呵呵,有趣!”一股邪火悄然涌上心头,杜兰德咧嘴一笑,说:“永辉的人都这么嚣张没有礼貌吗?呵,我算是见识到了!”

  他忽然想起刚进牧场时,在雪地里找到的那一缕xing质奇特的光明力量。当时杜兰德觉得很奇怪,因为那缕能量的特xing和太阳jing灵很接近,都是非常纯粹非常强大的光属xing力量,却在某些细微处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当时杜兰德就心有疑惑,现在看来,那恐怕就是永辉骑士之域的人不小心留下的吧。

  只不过……

  杜兰德皱眉看着对方身上的光芒,经过一系列洞察和解析,大量数据飞快地在脑海中闪过,杜兰德立刻知道:眼前这两人身上的力量,与当天在雪地里发现的光属xing能量,并非完全一致。

  “也就是说,除了这两个家伙之外,还有其他永辉的人混入到牧场中来了?”

  杜兰德心中默默想着:“见鬼,三王和皇后都说过,魔法晶壁会把永辉术士和永辉骑士屏蔽在外,这两种职业者应该没可能出现在牧场中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深深吸了口气,杜兰德握紧了火枪黑瑟,枪口对准布鲁吉和布鲁迪,冷声说:“除了你们俩之外,你们应该还有同伴吧?他们在哪里?还有多少人?王庭那些异族最近抓捕七星猎人的行动,估计也跟你们有关,没错吧?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

  话音落下,杜兰德手腕一抖,火枪上的三重缓冲器立刻崩落一个,火枪的威力随之提升至七级。

  杜兰德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人都只是七级强者,考虑到永辉骑士和永辉术士都是上位职业,他们应该比普通七级职业者更强,然而就算如此,在杜兰德眼中依然不值一提。他甚至懒得动用战斗法术、战斗体术、或复制之力,只准备以火枪黑瑟对敌。

  然而下一刻,布鲁吉和布鲁迪同时笑了。

  “你们笑什么?”杜兰德眉头一皱。

  “我们自然在笑你的可笑。”布鲁吉平静地说:“杜兰德,你大概还不理解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吧!我们和那些异族王者不同……我们是永辉骑士!是修炼到七级的上位职业,永辉骑士!最重要的是,我们拥有塞勒斯大人的……祝福!”(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